第七百五十四章 黑暗圣剑-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五十四章 黑暗圣剑

    “小心点。”我交代了一声,先一步走了过去,我隐约有一种怀疑,但是却也无法确认,“你既然能叫出它们的名字,那就应该知道这些东西有多难缠。”

    “啊,我知道。”四季映姬的手中拿起了wǔ qì,悔悟之棒,一般来说,悔悟之棒是为了判决罪人而使用的,但是在必要的情况下,悔悟之棒也能进化为热能jun1 dāo大雾,从而作为wǔ qì使用。

    我们渐渐走近了石像鬼的范围,石像开始开裂,很快,石像鬼们挣脱了最外层的石头壳子,重新激活,但是,就像我之前怀疑的那样,这些石像鬼并没有试图攻击我,反而都朝着四季映姬一阵龇牙咧嘴,但由于四季映姬站在我身后,它们仅仅是吼叫了两声,没有其他的实质性动作。

    “跟我想的一样。”我伸出一只手,往下一摆,所有的石像鬼同时闭上了嘴,蹲坐在了地上,就仿佛是一群看门狗,“好了,可以进那扇门了。”

    “你到底是跟这里有什么关系?”四季映姬问出了她想知道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本身就有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问题本来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可惜我并没有dá àn。

    “我也不知道。”我推开了尽头的门,发现里面是一间小小的祭坛或者说是神殿,在正对着门的位置,矗立着一尊小小的雕像,非常精致,惟妙惟肖栩栩如生,而且,那副面容,我一眼就能认出,那几乎是铭刻在我脑海之中的面容,她的名字从我口中脱口而出,“爱思特尔,之高的创世神,爱思特尔”

    “这就是,至高神?”四季映姬跟着我往屋里走了一步,就在这一瞬间,状况突变,原本石头纹路的雕像突然有了颜色,而就是这一下,让我确定了这雕像绝对不是至高神爱思特尔,“怎么回事?”

    “这不是至高神,这是”雕像的头发和瞳孔都变得血红一片,而真正的至高神爱思特尔的头发和瞳孔都是天蓝色的,而且随着颜色的显现,雕像的表情也开始变得狰狞和邪魅,她的嘴里甚至长出了獠牙,“对啊,原来是这样啊!”

    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原来之前我的理解一直都错了,甚至归一神殿的所有人,都搞错了,二古神并不都是爱思特尔留下的,而至高神也不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至高神是创造者,那她就不存在毁灭,那么毁灭去哪了呢?”创造和毁灭是相对的,就好像光和暗是相对的一样,有一个,就注定有另一个,“这就是,至高神的另一面,至高神的影子,黑神,夏蓉s。”

    “你说什么?黑神?”四季映姬大声的朝我的耳朵喊着,但我却完全注意不到,只是不停的自言自语。

    “至高神从来没有迷惑,更没有因此而分裂成二古神,她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位面的生物出现了错误,由于错误的心而导致自己神格劣化为了虚无之神赛特而已”赛特的力量强大就是因为这个,不是因为他是由至高神所分裂的,而是因为他本身就是劣化了的至高神本身,而由于在创造上,母体的作用比父体大得多,她在劣化时也从女性变为了男性。

    “喂!秦钺炀!你听得见我说话吗?”四季映姬还试图叫醒我,但是我已经完全沉溺于了这段让人更为惊讶的历史之中。

    “是你吗?夏蓉?你用至高神劣化时所分散的力量和你自己的部分本源创造了混沌之神迪恩吗?那我又是什么?黑暗之种和破灭水晶又是什么?我们真的是像归一神殿所想的那样吗?”我的意识即是黑暗之种,但是我却无法控制黑暗之种,因为破灭水晶并未被正确的激活,但这样一来,我们又是什么?

    就在此时,房间中的气氛再次变化,大量的气息涌向了四季映姬这个外来者。

    “映姬!你必须立刻出去!关上大门!”我在这一瞬间清醒过来,朝四季映姬发出了警告,“这个房间是夏蓉的领地,她允许我的入内,却并不允许你,你的黑白太过分明,太过平衡了,待在这里会丢掉性命的!”

    “希望我没有做出一个错误的决定!”四季映姬不在停留,转身冲出房门并将门死死地关上,屋里的气氛登时缓和,同时封闭的房间形成了一道结界,隔绝了屋内屋外。

    “回答我,伟大之暗,黑神夏蓉!”我一步一步的朝着雕像靠了过去,雕像没有发出丝毫抗拒的意图,反而像是在推波助澜,“你已经无法回答我了吗?你希望我自己去寻找真相吗?”

    终于,我的手触碰到了雕像,然后,我的手居然就这么穿入了雕像之中,深入了一片未知的空间,碰到了一件坚硬冰冷的东西,像是**的剑柄?这种触感,这种纹路,我的手绝对不可能感觉错!我一把握住那剑柄,用尽全力往外一拉。

    “!!”就在我彻底拔出这把剑的同时,一句话响彻在我的脑海,是一个非常温和但是却强硬的女声,我无神之下将这句话复述了出来,“只要光明一息尚存,黑暗就永不消融黑暗圣剑ssbr”

    我手握着这把黑暗圣剑在原地呆立了好久,直到房间之中夏蓉的气息彻底消散,我才怔怔的看向手中的黑暗圣剑,跟我之前感觉的一样,这把剑的外形是很标准的**,但是却来的短,全长只有一百厘米,而不含镞的刃长则是七十一厘米,相比我以前用的波动战刀还要短一些,但是我有理由相信,这把剑的威力远远超过波动战刀。

    “多美妙,是吧?”蓦地,房间中响起了另一个声音,一个男人的声音,一个我再熟悉不过的男人的声音,“你不这么觉得吗?”

    “255”我抬起头看着这个似曾相识的混蛋,狠狠握紧了剑柄,抬手就是一斩,“黑神斩波!”一道黑色的弯月形能量斩波从刀锋之上挥出,直朝255飞了过去。

    黑神斩波:利用黑暗圣剑发射出的斩击波,威力不俗,拥有强悍的切割力

    “哦,真是热情。”255身体一侧,黑神斩波打在了石壁上,坚硬的石壁被如同豆腐一般的击穿,最后被结界挡住,“不过还是不够看,如果你只有这点能耐的话,我可就要取代你了,末日粉碎!”

    255省略了蓄力过程直接摆出姿势发出了末日粉碎,虽然威力降低了不少但是速度明显加快,摆明了是为了出我不意。

    “你永远别想取代我,冒牌货!秦钺炀只能是我!”我再次举起剑,往前挥出在,这一次,我的剑在半空中停下,尖端直指255的方向,一束黑色的能量波从剑身上凝聚而出,朝着末日粉碎怼了过去,“黑神穿击波!”

    黑神穿击波:黑神斩波的另一种使用方式,形成类似连续能量攻击波的形态,不常用

    “好吧,你就这点能耐了。”255却直接摇了摇头,攻击能量输出瞬间暴增,“末日审判!”

    黑神穿击波毫无悬念的被压倒,末日审判正中黑暗圣剑的剑身,然后又打中了我的前胸,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飞出撞到了门上,这才滑落下来。

    “呃”末日审判并没在我的身体上留下任何的伤口,但我却久违的感觉到了疼痛,这只有一个解释,眼前这个255的攻击,是直接针对灵魂的,他本身就是个灵魂体!我用黑暗圣剑撑住身子让自己站稳,用力摇了摇头来试图摆脱脑子里的不适。

    “你真的走错路了,知道吗?”255突然换了一副语气,“黑暗圣剑的力量远不止于此,它跟你的黑暗之中是相连的,你能使用刚才的能量攻击也是因为这把剑能在一定程度上替代破灭水晶的作用,虽然它的力量还不足以让你单独使用黑暗之种的力量,但是,你应该明白的,所有的一切,这把剑都已经告诉你了。”

    “你不是255,但我也不在乎了,打败你就可以,对吧,那就无所谓了。”我第三次举起手里的黑暗圣剑,这一次,该做个了断了,“来吧。”

    “很好,这很好。”眼前的255点了点头,重新开始蓄力动作,“末日审判!”

    “一切早就告诉我了。”我双手握住黑暗圣剑举在胸前,“只要光明一息尚存,黑暗就永不消融!黑暗圣剑!ssbr!”

    一剑挥下,漆黑的剑光覆盖了整间屋子,周围的石壁都被彻底的削掉了一层,我甚至能感觉到,如果不是屋子周围的结界,这一剑的范围可以覆盖整座山,甚至还要更大,这是宝具吗?我不知道,但是255的末日审判确实在这一招之下被抵消了,这可是连幽香的十一倍幻想火花都无法相提并论的攻击,虽然眼前这个255的招式威力要弱小了不少,这一剑的威力依然要超过当时的十一倍幻想火花。

    “”即便如此,这个255似乎仍然不满意,“你在打什么?这里只有你跟我,无意义的使用那么大的攻击范围,你这样也算是神剑勇者吗?”

    “范围?对啊”在他的提示下,我突然想到,攻击范围扩大了,威力就会下降,但如果我将破坏力都集中于一点呢?“你,在指导我吗?”

    “不算是。”255翻了下白眼,“不过如果你想这么认为的话我也不介意。”

    “那就再来吧。”剑锋高举,我重新开始,“只要光明一息尚存,黑暗就永不消融!黑暗圣剑!ssbr!”这一次,我挥出的是一道黑色的光柱,只有三十厘米粗细的光柱,凝聚了之前大范围内攻击的所有能量,形成的黑色光柱。

    解放ssbr:完全解放黑暗圣剑的力量,发出惊世骇俗的一击,攻击范围非常巨大,属于对城宝具的级别,可将攻击范围压缩来提高对点的攻击力

    “末日审判!”255最后一次蓄力攻击,然后光柱就将他的末世审判连同他的身体一起打穿,光柱打在了结界上,且并未像之前一样直接消散,而是将结界打到变形,过了十几秒才消失,255的身体也倒在了地上,“很好,这样就好,记住,这把剑还有其他的秘密”

    “其他的秘密?”255的身体在我的面前消散,留给我的依然是疑问,毫无疑问,这把剑能在一定程度上代替破灭水晶,让我依靠它发出一部分黑暗之种的力量,同时完全解放就是威力巨大的必杀技,但是,秘密,会是什么秘密呢?“别的先不说,这玩意怎么带出去呢?”

    这把剑的存在我暂时还不想让四季映姬知道,直到我搞清楚它所有的秘密,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黑暗圣剑居然化作一团黑雾从我的右手之中渗了进来,我立刻感应全身,发现一道黑色的雾气正随着我的经脉扶摇直上,最后冲进了我的大脑,不见了踪影,应该是跟黑暗之种到一起了,我一直以来也都感应不到黑暗之种。

    “好吧,这下倒是不会被发现了,可是我怎么用呢?”一念之下,黑雾居然又渗透了出来,在我的手上重新凝结成了黑暗圣剑,我心里再次一动,黑暗圣剑又自己跑了回去,这可有意思了,“嚯,小东西,你还挺方便的,以后就跟我混吧。”

    大脑中传来一阵亲切感,那是黑暗圣剑的回应,看得出来,这把黑暗圣剑虽然还没有完整的灵魂出现,但是却也已经产生了简单的自我意识。

    转身拉开门走出房间,四季映姬正在门外等我。

    “如何?”见我出来,四季映姬开口发问。

    “都搞清楚了。”没错,一切都清楚了,正是夏蓉引诱了那邪灵的生前,然后借给了那邪灵力量,为的就是将我指引至此,身为全知全能的至高神的另一面,这一点并不难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