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隐藏的秘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五十五章 隐藏的秘密

    “哦,这样啊,搞清楚就好……”四季映姬点点头,她自己无法在房间里停留,自然也就知道里面的东西不应该多问,但是,就在我朝她迈了两步之后,她的眉头突然一皱,“等等!站在那别动!”

    “啊?怎么了?”我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不过还是站住了。

    “嗯……”四季映姬闭上了眼睛,仔细的感受着,“果然,你身上有什么东西让我感觉很不自在,你进这房间之前就没有,但是很奇怪,我只能感觉到这东西应该是在你的身上,但是具体的又什么都感觉不到。”

    “让你感觉别扭?”要说我在进入房间之后多了什么,那就只有黑暗圣剑了,黑暗圣剑会让四季映姬感到别扭?我不禁想起了那个‘d-255’最后留下的那句话,黑暗圣剑之中还有着其他的秘密,“可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呃……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现在你能确定这个地方会不会造成威胁了吗?”四季映姬没有忘记来意,她之所以前来,就是为了确定这个地方还会不会制造出第二个邪灵。

    “当然,说实话,这个邪灵之所以能来到这里获得力量,都是夏蓉的算计,她只是想把我引过来,然后告诉我一些我以为是正确的但是实际上是错误的事情。”当然,更主要的是黑暗圣剑,但是我暂时不想暴露这件事情,这种隐藏的手段会在关键时刻给我的敌人带来美妙的惊喜。

    “那就行了,回去吧。”走出山洞,我们通过任意门,回到了是非曲直厅,“慢走,不送。”

    “你这是下逐客令啊。”虽然我确实是想走了,但是这么说话还是让我感觉十分的受伤。

    “唉,实话跟你说吧,最近的情况有些复杂,我这里也……如果不是今天出了邪灵这么一档子事,你根本就见不着我。”四季映姬似乎是有苦说不出的样子,“不说了不说了,你自便吧。”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样呢,下回见。”我知道她们这种纯粹的公务员的难处,毕竟我也算是,虽然我的上面没有上司。

    回人之里看了一眼,一切都已经恢复了正常,只不过因为忙活了很久,永琳还坐在药店里休息,正好,可以试验一下。

    “永琳。”我装作若无其事的靠过去,“情况安定了?”

    “是啊,我给他们开了药,让他们回家自己处理就行了。”我已经靠得很近了,不过永琳并没有表示出什么不对的地方,跟四季映姬那时候的表现完全不同,“你把邪灵搞定了?”

    “嗯,交给四季映姬了,这小子有的受了。”邪灵虽然是被夏蓉的力量所蛊惑了,但是俗话说苍蝇不叮没缝的鸡蛋,夏蓉之所以选上他就是因为这小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那我就先回去了,本来我还在妖怪山郊游呢。”

    “行,你去吧,我再歇会儿,好么这一天下来,累死我了,老了,胳膊腿都不行了。”永琳摆出一幅阴暗的面容,“有时候我都在想,是不是应该跟公主大人摊牌,我已经累了,我们也该各走各的了吧。”永琳将面前的笔记本转了过来,屏幕上显示的一排都是老年人相亲网站,“你觉得怎么样?”

    “唔……我可不好说,不过与其找那些莫名其妙的糟老头子相亲,我倒觉得不如……”我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我预计会在二十年之内要个儿子,要不你等等?不死人只需要十年就能将身体机能完全成熟,入洞房也没问题。”

    “明白了,你的丈母娘变成了你的儿媳妇呗,你这不就是占我便宜吗?”永琳本来因为铃仙的关系在辈分上比我大了一辈,但是如果我那未来的儿子成功的话,我就比他大一个辈分了,就算儿子不成功也没有关系,我还有未来的孙子呢。

    “这种事情,谁说的准呢?”我把那些网站一个一个的删掉,“你这些东西还是别让辉夜看到的好,不然她绝对会又发疯的试图把蓬莱药吐出来的。”

    “说的也是,算了,那我就先等个二十年再说吧,反正不差这二十年。”永琳挥了挥手示意让我出去,“行了,让我安静一下,别在这现眼了。”

    妖怪山,我又回到了小屋前的麻将桌那里,没想到三个人居然还在,而且一个个脱得就剩下内衣内裤了。

    “哟,你们都还没走啊。”我靠近了麻将桌,刚坐下,就看见秋静叶痛苦的捂着胸口倒了下去,然后是秋穰子,雏连忙去扶,但是刚站起来就跌倒了,同样也是捂着胸口面露痛苦之色,“这是怎么……诶?”

    我心念一动,压制了黑暗圣剑的气息,三个人的症状当时就消失了,一个两个都莫名其妙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互相看看,又看看我,找了半天都没找到自己突然就痛苦不堪的原因,但是,因为三位可爱的神明xiǎo jiě的牺牲,我的心中有了腹稿。

    黑暗圣剑影响了四季映姬,也影响了秋姐妹和雏,但是却没有影响永琳以及我一路上山所遇到的那些天狗巡逻队,秋姐妹和四季映姬的实力差距巨大,所以受到的影响不同可以理解,但是四季映姬和永琳实力相当,一个能感受到而另一个感受不到,这本就很说明问题,再加上那些完全不受影响的巡逻队,完全可以证明黑暗圣剑的影响跟实力无关,而是跟其他的东西有关,而这个东西,一定是四季映姬和秋姐妹雏她们都有但是永琳和天狗们没有的。

    “呼,怎么搞的,刚刚都感觉心脏要停跳了。”穰子轻抚着自己那比姐姐大上一圈的胸甲,一脸的心有余悸,“诶,你回来就代表事情解决了是吧?”

    “没错,多谢你的苹果,不然还真不好办。”没有那个蓝色苹果,我是无法发现那些小丑人偶的问题的,可以说在这一点上穰子厥功甚伟。

    “那就好,不过刚才到底怎么回事?”穰子又把话题拉回了,这可不好,“雏,你知道吗?”

    “不知道,我就看见你们突然倒下去了,然后我的心脏也开始不对劲了。”雏虽然是厄神,实力也就那德行,自然都感觉不到问题是出在我的身上,不过就算这样,时间长了还是可能引起怀疑,我得转移话题。

    “你们看看,打麻将过度了吧,都回去好好休息吧,这都秋天了,眼看天气越来越凉你们还一个个的穿着内衣内裤在这坐着,不难受才怪。”连吓带唬的把三人忽悠过去,我知道什么地方可以印证我的判断。

    一路小跑,我来到了我的目的地,守矢神社,早苗还是老样子的在清扫院子,不过不是用扫把而是用风,没错,就是由她所控制的风,进行清扫,一方面也是为了锻炼能力。

    “秦先生,欢迎您的到来。”早苗还是像当时那样上来迎接我,但是,就在她靠近我的时候,我稍微解开了对黑暗圣剑气息的压制,早苗当时就眉头一皱,手也捂上了胸口,但是症状上要比雏她们轻微很多,“呃……”

    “怎么了?”得到了dá àn的第一部分,我再次压制下气息,“你看上去不太妙。”

    “我也不知道,刚刚突然有点心慌,现在好了。”心慌来的快去得更快,甚至给了早苗一种自己是不是感觉错了的错觉,“您今天来是?”

    “你们那两个逗比神明在吗?”早苗的反应进一步加深了我的判断,但是果然还是要最后试一试,没有比这两个神明更合适的实验对象了。

    “神奈子大人就在里面,诹访子大人出门了。”运气不错,有一个在的就行,我蹑手蹑脚的走进屋里,发现神奈子正背对着门口看报纸。

    “嗯?”因为我又放松了对黑暗圣剑气息的压制,神奈子很快就感觉到了不对,她立刻回头,然后就看到了我,“你啊……吓我一跳,可是为什么我总感觉你身上有一股危险感呢?”

    “我一直都很危险吧。”试验完成了,我压制了气息,神奈子很快就感觉不到了,“你说说,我有什么时候是不危险的吗?”

    “说得倒也是。”神奈子摇了摇头,发现再无任何的感觉了,“对了,你来干什么?”

    “有些事情要找你问个清楚。”为了防止尴尬,我决定编一个理由出来,“说说吧,我已经知道事情真相了。”

    “这……”神奈子突然呆住了,她的表情告诉我我似乎是歪打正着了?只见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沓子钞票塞进我手里,“咳,那什么,这一万块拿去喝两杯,这事暂时别告诉别人,尤其是八云紫,行不?”

    “行……吧……”我默默地把钱揣起来了,这种外快不赚白不赚,“反正我对这种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你可要注意点,出了问题那可就……你明白吧。”虽然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就是要用这种方式让她以为我什么都知道。

    “您放心。”神奈子连敬语都用上了,看来这件事小不了,回去之后我得好好调查一下,不过现在还不能表现出来,“您慢走,小心台阶……”

    离开了守矢神社,我走下了妖怪山,往家里行进,虽然对于神奈子的秘密很是在意,但是现在更重要的还是黑暗圣剑,就我所进行的实验来看,很明显,这把黑暗圣剑确实有着特异之处,也就是所谓的‘其他秘密’。

    首先,这把剑对于秋姐妹,雏,四季映姬,早苗和神奈子都有着大小不同的影响,可以看得出实力越强的人受到的影响就越小,但是,还有一些人完全不受影响,这就代表,受影响的人和不受影响的人应该分为两个阵营,而受影响的人之间一定有一个共同点是另一个阵营所没有的。

    那么就很有意思了,四季映姬是阎魔,雏是厄神,静叶是红叶之神,穰子是丰收之神,早苗是现人神,而神奈子是大和神,她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点是永琳所没有的呢?dá àn只有一个,神性,这些受到影响的人,毫无例外都拥有神性。

    其他人都是毫无疑问,至于四季映姬,这个地藏出身的现任阎魔毫无疑问并不是神,但是,不是神不代表就没有神性,而由此我也可以得出最后的结论,这把黑暗圣剑,有克制神性的能力,换句话说,这是一把对神宝具,而且是威力巨大的对神宝具,因为它同时也是对城宝具。

    非常遗憾的是,在本体状态下,我无法完全发挥索德布雷加的能力加成,换句话说,我并不能熟练的使用这把黑暗圣剑,还需要更多的修炼,没有比实战更好的修炼了,而且,也该去看看她了。

    心意一动,身体先行,我当即转变了方向,改为朝着太阳花田的方向移动,没有比她更适合作为修炼对象的人了。

    太阳花田,风见幽香并没有像往日一样过着赏花的悠闲生活,而是跟自己进行着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湮符!”幽香和分身相对而立,然后同时发出了攻击,自己和自己的攻击威力当然是一样的,分身被直接震碎,而幽香本体也被震飞出一截,“不够……这完全不够!”幽香的脑子里不断地回放着当日被d-255几乎一击秒杀的景象,强烈的屈辱和不甘心让她的青筋都爆了出来,“无论对手有多强,我都要变得更强,这才是我,这才应该是我!”

    “你又在钻牛角尖了……”刚来到太阳花田就让我看到这一幕,这让我觉得十分的……有趣,“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如果晋级神灵,你不会比他弱的。”

    “这不是借口!”幽香转身怒视着我,“他是神灵级而我不是,这对我来说就是输!”

    “好吧,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只不过劝导人通常都需要一些冠冕堂皇的借口。”我将黑暗圣剑显现在手中,“来打一场吧。”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