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无辜的怪物——魍心剑-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五十六章 无辜的怪物——魍心剑

    久违的与风见幽香大打了一场,摧毁了方圆直径三公里的范围,我手握黑暗圣剑与幽香对峙着,正中间站着梅蒂欣,双手左右张开阻止我们的继续。

    “不能打架,不能打架。”梅蒂欣这话喊得晚了点,我们已经打完了,本来也没打算继续打,毕竟,这天都黑了,“吃饭吃饭,吃完饭了。”

    说到晚饭,那就不得不提一件事,鉴于风见幽香那比志村妙强上一个等级但是甚至还不不上古河早苗面包的厨艺,梅蒂欣自学成才成为了太阳花田的一级厨师,目前太阳花田每天的伙食都是由梅蒂欣友情tí gòng的,当然,如果大妖精过来的话,就是两小只合作。

    就这样,我们跟着梅蒂欣往太阳花田的方向走,梅蒂欣在前面飘着,而我们两个走在后面。

    “你变得不一样了,在握上这把剑之后。”风见幽香说出了自己的感觉,“但是我却没有丝毫的长进。”这一场比试跟以往的任何一次一样都是平局收场,但是这一次,我是真身直接参战,没有流亡者的辅助,单凭黑暗圣剑就跟幽香打成势均力敌,这让幽香多少有些不能接受。

    “你走错路了,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可以跟你说说。”然而,我却在这一场战斗中看出了一点不同的东西,以前曾经有过一次,幽香在完全爆发力量的情况下变回了绿色的瞳孔,这次也是一样,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发现了一点不对劲,即使全力爆发,似乎幽香用出来的力量还是少了。

    “没有什么信不信的,你说就是了。”幽香自认再这样下去她就要改名为风见五五开了,跟谁打都是五五开,那还活着有什么意思?“我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实际上我也说不好,但是我总有一种感觉,即使爆发全力,你在攻击的时候,无论是直接攻击还是妖力攻击,都没有真正的拿出全力,怎么说呢,就好像是……对了,就像是我的流亡者一样。”我在我的记忆中找寻着相似的例子,然后突然想到了流亡者,“你还记得我的变形系统吗?”

    “记得,不就是那个可以针对不同的对手改变战斗侧重点的系统嘛。”风见幽香从没有具体的看过流亡者,但是她可能是幻想乡里跟我对打过最多次数的人,她没有理由不知道。

    “这就对了,变形系统的常态只会在各个方面都发挥百分之七十五的能力,各方面都是最平均的,但是相对的,也毫无突出的特色。”攻守平均听上去很不错的样子,但是就像原来的美铃一样,遇上比自己弱的来多少都无所谓,但是遇上比自己强的无论怎么样都打不动,这就是很尴尬的事情了。

    “你是说我现在……我在下意识的……真的吗?”幽香很聪明,尤其是在战斗天赋方面,绝对比永琳和紫都更有天赋。

    “应该没错,即使在近身攻击战的时候,你也在浪费着一部分妖力用来维持可能使用的远距离妖力攻击的威力,没错,这些攻击确实有可能会用到,但是这不是你在近身战的时候也浪费妖力的借口,如果想要获得最大的直接攻击效果,就应该放弃维持其他可有可无的部分,就好像变形系统一样。”

    变形系统的效果是单一的强化某一个方面的能力,一旦该能力不需要使用就可以立刻切换,风见幽香虽然拥有近乎无限的妖力,但是她一次性可以控制的妖力却是有限的,浪费一部分就意味着攻击威力被削弱,在同等级的战斗中,就是这一点点的削弱就会导致败北,能达到顶尖大妖怪级别以上的人,哪一个不是人老成精?会抓不住这样的机会吗?

    “如果……好吧,我会试试的。”说起来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即使是幽香这种天才也无法说到做到,人毕竟不是机器,不可能一下子就完成这种能量的无意识抽调的控制,这就好像下棋,你只要编写了正确的代码,a就能正确的下棋,但是即使你将下棋的规则完全告诉一个人,他也未必就能不出错误,除非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

    由于在讨论交流战斗经验,我们走得很慢,直到我们结束话题,才刚刚走到太阳花田门口。

    “对了,难怪我之前就觉得……你的那个什么darkssalbr是不是就是类似的原理?”进了洋馆,在桌子旁坐下,幽香正想用我的黑暗圣剑举例子,却没在我身上看到,“诶,你的新玩具呢?”

    “我收起来了。”我摊开手掌,黑暗圣剑在我的掌心慢慢显现,“你想说什么?”

    “面对大量弱小目标的时候就专注于扩大范围,在面对个体的强大目标时就专注于点攻击,你这不是就相当于刚才你自己说的话吗。”如果不是幽香提醒,我还真没意识到,毕竟我跟她的情况不同。

    “是吧,至少有了它之后我的作战灵活性高了不少。”今天我分别使用了黑神斩波和darkssalbr,都得到了幽香很高的评价,至于黑神穿击波,因为威力不高而且性能中庸,我并没有使用,直接用威力更大的darkssalbr代替,反正我也不用担心能量不足的问题,虽然不知道黑暗之种的能量都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不过肯定很耐用,“我最近也得到了一些新的想法和创意,我已经让西斯特姆进行试验了,如果成功的话,再过不久我又要脱胎换骨了。”

    “你还真是一点都不打算让我赢你啊。”幽香白了我一眼,拿起幽阳咣咣的砸我的左臂,太阳精金撞上太阳精金,那动静跟闷雷一样,声音不大,但听的人心慌,“你这把剑怎么得来的,你还没告诉我呢。”

    “嗨……还不是今天,我去妖怪山郊游……”事情说到这,我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当即,我把今天一天遇上的奇葩事都说了一遍,同时直接用黑暗圣剑开始切盘子里的牛肉,然后,碟子被切开了。

    “哦,中邪,这还是挺有意思的,不过,你给这把剑起名字了吗?”幽香叉起一大块牛肉,往嘴里一塞,开始大嚼起来,“别说什么黑暗圣剑,那不是名字,而是概念,它应该有个自己的名字,就像幽阳一样,概念是阳伞,名字是幽阳。”

    “说的有点道理。”我举起黑暗圣剑,“你想要个名字吗?”

    黑暗圣剑剧烈的震动了起来,我能感觉到一个很清晰的意思,它想要个名字,既然如此,那就应该由它自己来决定自己的名字,堂堂的黑暗圣剑,总不至于是个文盲吧。

    “你自己决定吧,你的名字!”我将那半个被切开的碟子往半空中一扔,黑暗圣剑主动飞向了那半个碟子,开始在上面刻字,很快,碟子落下,而黑暗圣剑也落回我的手中,我将碟子放在了桌上,上面清晰的刻着三个字,“魍心剑,这就是你的决定?”

    黑暗圣剑再次震动了起来,表示它已经决定了,说实话,这名字中规中矩,没什么亮点,也没什么坑人的地方,毕竟是黑暗圣剑,不能像那些闪闪发光的圣剑一样高高在上的,只能跟我一样行走在阴暗面,见证整个世界,魍是怪物,心就是心,魍心剑,就是以怪物的心愿而形成的剑,夏蓉毫无疑问就是怪物,而她又将这把剑送给了我这个怪物,这把剑,象征了两个无辜的怪物,为了对抗混沌之光而不得不行动的,无辜的怪物。

    “那就这么决定了,以后便如此称呼你,你可别反应不过来。”改了名字的人在一开始经常会反应不过来,我可不希望某一天呼唤魍心剑的时候发现没有动静,没有比那更尴尬的事情了,“又或者我干脆就一直拿着你?可是你要是有个鞘就好了。”

    魍心剑上突然涌出了一团黑气,最后凝结成了一把黑色的外鞘,表面上是精巧的浮世绘,通体深邃逼人,非常漂亮,下绪的颜色却不是纯黑色,而是带着一些金丝,既低调又能显出奢华,别的不说魍心剑自己的审美观还是很不错的,又或者说这是夏蓉的审美观?

    “真漂亮。”梅蒂欣赞叹道,即使挑剔如她,也无法表达出什么有缺陷的地方,“这更像是艺术品。”

    “不是像,刀剑,本身就是艺术品,它们的存在并不只是为了发泄智慧生物本能的野蛮和杀戮**,还标榜着智慧生物的智慧并没有完全的变质。”如果有一天,这些美妙的刀剑变成了纯粹的wǔ qì,那么,智慧种族的末日就来到了。

    “我没看出来,你居然还是个哲学家。”幽香明显是在嘲笑我,她不可能不知道哲♂学家是个什么意思,不过,我可不会退缩。

    “我早就是了,而且我相信总有一天,你我能在一起仔细的讨论研究哲♂学。”为了防止梅蒂欣听懂,我也用了相同的手段进行了反击,这一次,不是五五开,是我赢了。

    吃完了梅蒂欣精心准备的七分熟牛肉之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來,在幻想乡,没有电灯,天黑就意味着伸手不见五指,索性还有着月夜见免费tí gòng的朦胧月色,让我不至于打着探照灯回家。

    “漆黑的夜晚,多么适合shā rén放火啊,你说对不对,魍心?”漆黑的夜晚,正是我们这些为光明所不容的黑暗分子出没的时间,“不过我们没找shàng mén,反倒是有人自投罗网啊……”

    此时,我正身处荒郊野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四周的‘嗡嗡’之声骤然加剧,短短几秒之后,无数的昆虫就将我包围了起来,这些昆虫中,既有螳螂这样的肉食性昆虫,也有蚂蚱这样的草食性昆虫,既有蜜蜂这样的益虫,也有苍蝇这样的害虫,但无论是哪一种,此时给我的感觉都是混乱的,就好像,它们的理性都被完全剥夺了一样,而现在,它们已经包围了我,正打算发起进攻。

    “这可不正常,sr。”西斯特姆发出警告,“螳螂居然连旁边的苍蝇都不去捕食,这太不正常了。”

    “我知道,这些虫子都被什么人控制了。”无论是好是坏,只要敢攻击我,就要付出代价,左手的大拇指推上魍心剑的刀镡,将魍心剑略微的推动出鞘,我做好了准备,此时我的四面八方都是虫子,但是还有一个方向没有,正上方,“如果我真的去正上方,可就着了你的道了,真当我是白痴吗?黑神斩波!”

    右手握上剑柄,魍心剑‘嗡’的一声出鞘,我一出手就是三道黑神斩波,密集的虫群顿时被撕开一个三角口子,我又立刻变招,一击黑神穿击波将三角口子中心的虫子全部消灭,然后从中冲出了虫群的包围,完全解放魍心剑需要一点时间,而现在就是时候。

    “魍心剑!”冲出包围的瞬间我立刻转身,双脚在地上拖出两道沟壑,手中魍心剑高举,“darkss……albr!”

    这一次我没有完全的压制范围,在场的虫子在一招之下全灭,毕竟是些普通的昆虫,又不是什么虫子妖怪,不过说到虫子,我反射性的想起了莉格露,虽然这件事不可能跟她有关,不过姑且还是找个时间去问问的好。

    仔细的感应了一下周围之后,我没有发现犯人,无奈,我只得先行回家。

    就在我离开之后不久,一处地面被推开,自卫队头子森田弘毅拿着一个破损的杯子爬了出来。

    “我的能力已经初见成效,而且你的隐藏能力也完全骗过他了。”森田弘毅对着杯子小声说着,“只不过,我还是只能控这些弱小的昆虫,对于那些同样没什么脑子但是实力强大的妖兽就不行了。”

    “没关系,时间有的是,而且反正我们也证实了这家伙又获得了新的力量。”杯子里也传出一个声音,“看来我的感应没有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