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 不曾改变的历史-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五十七章 不曾改变的历史

    带着满腹的疑云回到家中,我打开门,脸上写满了疑惑。

    “哦,回来了?”文文正把腿翘在茶几上,一副大老板的姿势,“怎么愁眉苦脸的?还有,是谁在你脸上写了这么多的疑惑?”

    “啊?”我伸手一抹,满手的黑墨水,“哦,可能是幽香趁我不注意写上去的?”

    “到底怎么了?我听说人之里中邪的事了,不过你不是已经解决了吗?我听铃仙说的,还是说你当时是在敷衍八意永琳?”文文并没得到dá àn,她最想知道的不是我脸上的字是谁写的,而是我为什么满脸疑惑好像也不对?

    “那件事早就解决了,算了,把所有人叫出来,我从头说起吧。”魍心剑的事我可不想瞒着家里人,瞒着四季映姬是因为工作需要,而且我也没打算告诉八云紫,我要把知道这件事的人的数量控制在十指之数以内,为的,当然是我那虚无缥缈的预感。

    其他人都好说,唯有琪露诺磨蹭了一小会儿才从地下室上来,看她的样子明显是又在修仙,而且

    “小9,你是不是变黑了一点?”我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问题,但是琪露诺看上去真的比平时黑了一点,妖精是不会晒黑的,所以,“你多久没洗澡了?”

    “你的错觉。”小9还是那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扑到我身上开始四处乱爬,最后占领了我的脑袋往上面一趴,“有什么事情赶快说啦,老娘还要成为天下第一呢!”

    “好好好,是这样的,今天,我在”叽里呱啦叽里呱啦我用最为简洁的语言描述着今天所经历的一切,从我上山郊游,到人之里中邪学生们发病,再到我和永琳调查现场,然后是铁塔男暴打邪灵,再到我和四季映姬一起去外界寻找根源,最后讲到了魍心剑,“然后我就得到了魍心剑,名字是今天在幽香那吃饭的时候她提出要起个名字的,我就让这小家伙自己决定了。”

    “那不是挺高兴的事?你愁眉苦脸干什么?”看来我的表情完全没有改变,刚从屋里叫出来的小恶魔都看出我表情上的问题来了,我的脸现在有这么明显吗?好怀念当年那个喜怒不形于色的我啊,当年我好歹也是号称冷面shā shǒu啊,“哦,我明白了,主人你肯定又起了什么歪心思了对吧?说吧,你又有了什么大胆的想法?”

    “大胆个屁,要真是一天都这么顺利,那倒好了。”之前说的只是我这一天的梗概,现在要说的才是重头戏,“今天晚上回来的时候,我在半路上被虫子围攻了。”

    “虫子?围攻了?你?”文文一脸的错愕,愣了半天才站起来往屋里走,“那你等一下,我去问问凯瑞甘到底怎么回事。”

    “等等。”我正要拦着文文,就看见铃仙把文文拉住了,真不愧是我的贴心软猬甲,“文文,你肯定搞错了,现在的虫群是扎加拉当政,你找凯瑞甘没有用啊,还是我听我的,找扎加拉比较好。”

    “”我被铃仙背叛了,我好心痛。

    “你听听你们说的这叫什么话!像话吗像话吗像话吗?”小恶魔站起来一脸的义正言辞,让我的心里稍稍的得到了一点安慰,“扎加拉的虫群早就不主动进攻人类世界了好不?这明显是野生虫群嘛,有时间联系领导人搞什么强烈谴责,还不如先找找主人身上是不是被人放了灵能发射器。”

    “”我认输了,这家没办法呆了,眼看着这是上了贼船了,我得走!

    “你们都没考虑过主任说的会是普通的昆虫吗?”我都要出门了,艾尔一句话让我留下了,啊“您没有尝试沟通吗?”

    “那些虫子明显是被控制了,而且,我也没办法跟昆虫沟通,我的解析系统只能适用于主流的动物,别说昆虫,就是蜈蚣蝎子蜘蛛这一类的动物我都无法沟通。”解析系统的最初目的是为了方便,你在清扫房间的时候还会考虑房间里的蟑螂的感受吗?

    “有怀疑对象吗?”文文也恢复了正经,我的这样子明显就是没能抓住幕后黑手的黑手,“比如什么人跟你有仇或者看你不顺眼之类的。”

    “跟我有仇的人不多,看我不顺眼的满大街都是。”就是八云紫有时候都看我不顺眼,特别是我跟她唱反调的时候,“再说了,谁跟我有仇你还能不知道吗?”

    “也是,除了自卫队那帮傻货,也没人恨你啊,可是那帮人怎么可能有你说的这种控制昆虫的能力。”自卫队的人都是外来的,而非幻想乡土生土长的村民,在没了大部分枪械之后,他们一对一连自警队都打不过,体格差异在那摆着呢,整天坐办公室的能打得过每天挥锄头扛大包的?就说今天那个暴打邪灵的兄贵,要是打肉搏估计自卫队全上都不是他的个,超过七百公斤的臂力,打谁谁开花。

    “所以我才觉得奇怪啊,明天我得去问问莉格露,她好歹也是虫姬,总能问出点什么来吧。”事情说得差不多了,天色也已经不早,我得看看今晚是谁会不幸的留下来安慰我受伤的心灵,不过在此之前,“艾尔,把琪露诺给我带下去,再敢修仙,打屁股。”

    “没问题。”艾尔从我的脑袋上抱起琪露诺就往房间走,而琪露诺不停地挣扎着。

    “放开我!我要修仙!”琪露诺摆动着小短手大叫。

    “修你麻痹,跟我回房间!”艾尔不为所动,抱着琪露诺回到了房间,锁住了房门,启动了隔音板,一切都是那么的熟练。

    “嘿嘿嘿”我把魍心剑收回脑子里,慢慢靠了上去,“秃驴,你敢跟贫道抢师太!”

    “你说什么?”小恶魔被我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吸引到了,没能像文文铃仙这两位老手一样成功逃脱,很遗憾,这句话仅仅是诱饵而已。

    “师太,你就从了老衲吧。”捕捉成功,接下来的事情就人尽皆知了,嘿嘿嘿

    第二天,下午,我从睡梦中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回头一看,床居然塌了,老王被压成了重伤等等幻想乡哪来的老王?

    “啊!”我突然惊醒,发现只是一场梦,但是却也确实吓得我满头大汉,这几个大汉我还都认识,卖盘的老李,种菜的老刘,曲艺团弹仙子的胖子

    “啊!!”我再次惊醒,发现又是梦,这个梦中梦,总是会意味着什么,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起床下地,这时才发现,不对劲,我躺在一张单人床上,身上穿着很普通的衣服,而且,我的左臂不是太阳精金的,是我自己的,怎么会

    “你可真够能睡的。”一个中年大叔从门外进来,把手里的锄头靠在墙上,“我都从地里回来了。”

    “布斯塔?”我呆住了,因为在那一瞬间我认出了这个人,与此同时,一段尘封在我记忆里的时光突然涌现了出来,那是一段我并不想忘记,但是却在无意之中被我融入了身体之中的记忆,“怎么会”

    “怎么了,你看上去像见了鬼一样。”布斯塔挠了挠头,笑得很爽朗,“我有那么可怕吗?你昨天砍翻那些山贼的时候都没露出这种表情。”

    “啊,没什么,刚刚做得梦有点吓人,我梦见我戴了原谅帽。”我随便找了个借口。

    “嚯,那是够吓人的。”布斯塔走到水池边拧开水管子洗了洗手,“我要准备中午饭了,能请你帮忙去村外面的河里打点水回来嘛,村里人从下到大都吃那条河里的水,就是现在装了水管子,还是喜欢用那的水做饭。”

    “当然”我的眼眶红了,我知道在我走出村口之后会发生什么,但是我什么都做不了,因为我很清楚,这已经是过去发生的事情了,即使我现在做了什么,也无法改变既定的事实,我扛起门口的水缸,朝村外走,走出村口的一瞬间,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一束刺目的白光从天而降,就如同我记忆之中的一样,整个村子里所有的生物在一瞬间被同化,原本hé píng快乐的小村子从此变成了人间地狱,只剩下我一个,我肩膀上的水缸摔到了地上,碎成了好几块,我的拳头死死地攥住了。

    “呃”即使这是过去发生过的事情,即使我知道自己这只是在经历过去的景象,但是,我依然无法接受,我依然无法遏制,我的愤怒,村子的愤怒,所有,被混沌之光同化的生物的愤怒,“混沌之光!!!!!”

    我不由自主的朝天怒吼着,而混沌之光也不打算放过我这个幸存者,又是一道白色的光开始在空中凝聚,就如同当初一样,然而,在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失去力量。

    “天祭之暗!”我的全身翻涌出了大量的黑气,这些黑气围绕着我的身体,最终凝结成一体,当天空中的光柱落下,这些黑气也凝结成一道黑色能量柱迎了上去,巨大的威力瞬间冲垮了光柱,连带将天空都打得支离破碎,最后消失在异空间之中,“呼呼啊”

    天祭之暗:完全爆发黑暗之力,在短暂的蓄力后向正上方爆发出威力极其巨大的破坏光线,虽然拥有惊人的破坏力,但是因为只能向正上方攻击而很少使用,破坏力在末日终结者和压缩版ssbr之上,是当时威力最高的攻击

    “啊啊啊!!”我用力的向一侧挥拳,却掉到了地上,果然又是梦,但是,这是真实的梦,是我永远无法挽回的遗憾,已经发生的事,即使回到过去,也是无法改变的,因为,当你回到过去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回到过去这件事,早就已经发生过了,你并没有做出任何的改变,仅仅是这个时空,让你以为你做了改变,实际上,你回到过去,这件事本身,就是早已注定的事情了。

    “主人?”小恶魔被我的动静吓醒了,爬过来看着倒在床下的我,“你又怎么了?”

    “我不我只是,想起了一些过去,有些激动,有些激动”我舒了口气,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一回忆起混沌之光,我就没办法平静。”

    “别太放在心上了,毕竟已经过去了。”听我说是想起了过去的事情,这让小恶魔松了口气,同时床底下的老王也怎么老有老王啊!老李,从衣柜里出来,跟我一起打他!还有老刘,从天花板里下来吧!先打老王!

    胡思乱想了一阵,本来是想调节心情,没想到结果心情更糟糕了,哎呀,这个王八不好当啊。

    出了卧室的门,正看见铃仙和艾尔也打着呵欠出来,而文文正好从外面送报纸回来,巧了,都赶上了,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

    “得,今天不开火了,咱们出去吃。”拖着家带着口,我可不能像月夜见一样寒酸,一行七人就跟下天山一样啊?你问为什么是七个人?等等让我算算哦,不好意思,我把魍心剑也算进去了,总之,我们六个人直奔力口联合酒店。

    “嚯,稀客。”加岛勇正在门口打扫门面呢,看见我们来直接推开了门,“里面请。”

    “怎么就你一个?”进了酒店,发现里面客人不少,但是却偏偏少了一个重要的人,加贺川,这个大股东居然没在,“就你一个人当厨子忙得过来吗?”

    “忙不过来也得忙,老川他,带着小千代纸扫墓去了。”加岛勇解释,至于是谁的墓,恐怕已经不难想到了,加贺川是半妖,但是我却从没见过他的父母,甚至没听说过,“要点什么啊?”

    “我老样子,她们拿个菜单来吧。”这酒店我来得很勤,不过基本上都是跟妹红一起,拖家带口还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