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八章 来自太阳的求救xìn hào-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五十八章 来自太阳的求救xìn hào

    “行。”加岛勇拿来了菜单,我把动起来没完的小9抱在胸前,没想到她闲的无聊居然拔我的胡子,拔吧,随便拔,我这破胡子长得比刮的还快。

    “哟,什么时候你这的菜单居然改得这么面目全非了?”趁着文文翻菜单的时候我也顺便瞄了两眼,这一看可让我吃了一斤,菜色居然多了不少,尤其是肉类,放在以前,这里也就是猪牛羊肉比较多,鸡鸭肉也有,可是再看看这上面写的,驴肉,这在幻想乡可不好弄,“你发达了啊,从哪弄来的?”

    “月之都。”加岛勇指指墙上,“现在我们在跟月之都搞联合,而且最近你没发现生面孔见多吗?都是月之都下来感受不一样的生活的,虽然我并不觉得他们能习惯这里的生活,不过反正有客人愿意来,那我还在意什么呢。”

    “说的也是,那我也换换菜吧。”在琪露诺头顶的大蝴蝶结上抚了抚,她很快就安静下来了,这是我跟艾尔学来的,她又是跟大妖精学来的,据说百试百灵。

    很快,菜点好了,我们一家人坐在桌子前等着,正是饭点,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又进来两桌,真怀疑加岛勇能不能忙得过来。

    “来了,您几位的抄驴肠。”一个fú wù生端着一个盘子跑了过来,放在了我们桌子上,正要离开,被我叫住了,“怎么,您还有什么吩咐?”

    “把加岛勇叫过来,有急事。”我拦住了正打算下筷子的小恶魔,示意fú wù生把加岛勇再叫过来。

    fú wù生跑去了后厨,不一会儿,加岛勇又跑回来了。

    “怎么了?有什么急事?”加岛勇身上还穿着围裙,手里拿着炒勺,一头的汗,明显是忙的不行,不过这次我叫他来确实是有急事。

    “你自己闻闻。”我把盘子推了过去,让他自己闻,他闻言低下了头,“闻出来没有?”

    “呃,这个”加岛勇很尴尬,“唉,我就实说了吧,平时洗肠子这个活都是老川干的,今天他这一走,我这就忙不过来了,这不就这样了吗。”

    “我说的也是这个问题,就咱们两个这个交情,你别说是这肠子没洗干净,你就是真给我端一盘子驴粪上来,那我又能说什么啊。”我轻轻拍着琪露诺的小脑袋,就跟逗猫一样,“但是万一这一盘子你要是端给别的桌子了,这不是砸牌子吗。”

    “是啊,但是这唉,忙中出错,就是太急,那萝卜快了不洗泥嘛。”加岛勇也知道这次失误出的有点离谱,不过也不能再说什么别的了。

    “那倒是,可是你说那个东西,它跟泥不一样啊。”我用筷子指着那一盘没洗干净的肠子,“那个吃着倒是不牙碜,可那玩意吃多了上头你明白吗?”

    “明白,明白,我去换一盘来。”加岛勇端着碟子又急急忙忙的往后厨去了。

    “唉,这老家伙,也该雇几个厨子了。”我摇摇头,接着等,想当初我刚来的时候,他就是个卖拉面的,店面一个人怎么样都忙得过来,哪像现在,产业大了,反而打理不过来了,要说幻想乡的无业游民里想找几个厨子出来还不简单?大妖精,影狼,实在不行再把米斯琪拉来一起合作,这样一来我还能混点股份。

    “对了,你今天到底梦到什么了?”小恶魔突然想起来,“你说你想起过去了,到底是什么?”

    “混沌之光的暴行,还有我当时的无力,当时的我能抵抗甚至击败混沌之光,但是却偏偏无法救回那些被混沌之光所同化的人,那有很多都是无辜的人,我就是想起了他们,不错的小村庄,不错的人们,已经不在了。”可能是得到了魍心剑的关系,让我的记忆进一步的恢复了一部分,但是全都是这一类的事情,没有实际帮助,只是让我越发的憎恶混沌之光。

    “真可惜”铃仙叹了一句,在我这算上西斯特姆和魍心剑足有八口人的大家庭中,铃仙的性格最为感性,虽然在很多时候感性只会拖后腿,但是铃仙并不会拖后腿,这是因人而异,就好像一般人喝完酒就直接趴了,武松喝完酒还能醉打蒋门神一样。

    “没什么可惜的,现在我得到了另一个机会。”直到现在,我都没能在幻想乡发现那该死的杯子,但是我知道,他绝对没有离开,虽然他单凭隐匿能力可以瞒过我甚至是八云紫,但是如果他穿越大结界,八云紫绝对能感觉得到,“我不会再让幻想乡步上那些我没能拯救的人的覆辙。”

    一般来说,我是个坏人,但是在面对混沌之光的时候,因为混沌之光是地地道道的坏人,所以我也会去当个好人。

    守矢神社。

    “秦钺炀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虽然他答应不说,但是必须要做好准备。”神奈子和诹访子坐在屋子里密谈着,而早苗则守卫在门口,“哎,你去检查运行情况,没出什么问题吧?”

    “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呢。”诹访子的表情却很是凝重,“设备运转很正常,但是问题在于,产生的实际能量跟预计的对不上号,大约有五分之一的能量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了,但是,凭借我们跟她们的技术,根本无法调查出那些能量去了哪里,即使是被你赋予了力量的呆头鸟,也感应不到动向,那些能量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不会是误差吗?”神奈子还有着侥幸心理。

    “误差也不可能达到五分之一这么多吧!”诹访子直接否决,因为这根本不可能,“现在看来,我们是要做好准备,就目前的情况看,很有可能有人在盗取我们的能量,如果他是为了做什么坏事,我们到时候也是难逃干系,别说什么能源革命,我们自己的命都有可能搭上。”

    “这倒是,八云紫和秦钺炀为了幻想乡的稳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如果我们的存在间接的导致了平衡崩坏,他们绝对会把我们当作首要处理对象。”神奈子说到这又放松了一下,“但是问题是,现在秦钺炀已经知道一部分了,那我们就不是不能继续。”

    “嗯,如果他默许的话,一切都还有回转的余地,而且我们也不能保证一定是有人盗用了能量,也许还有其他原因,就这么停止我也觉得遗憾,那就继续吧,不过要让她们密切jiān kòng整个过程。”诹访子也下定了决心,一切照旧。

    我并不知道,我的一次小小的装逼行为居然将两位神明引入了歧途,让她们做出了一个虽然不能算错但是也绝对不可能算对的决定,不过,也正因为这个决定,才让很多人得以脱胎换骨。

    在力口联合酒店解决了伙食问题,我们一家老小又是就地解散,各奔东西,文文还是去取材,艾尔和小恶魔去红魔馆帮忙,过了这么多天,图书馆还是没有完全重建完成,不是建筑问题,而是将那些个书按照原样码放在书架上简直是累死人的工程,而且最关键的是,什么书放在什么地方只有帕秋莉自己和小恶魔两个人知道,这再次加大了工作难度,最终结果就是到现在我的亚空间超级仓库都没有要回来。

    琪露诺回到了地下室,她现在可是把训练室包下来了,只剩下我和铃仙两个人,我们都没有什么事,索性打算去魔法森林跟莉格露询问一下我昨晚遇到的昆虫的问题,不过,可能是老天爷觉得这样太过于枯燥,随着西斯特姆的呼叫,一切的计划又改变了。

    “sr,我接收到一个在广泛的频道中播放的求救xìn hào。”眼看就要走出人之里的时候,西斯特姆突然汇报,“xìn hào是循环播放的。”

    “求救xìn hào?在什么地方?”求救xìn hào可不多见,如果是良民,那帮一把也算是结个善缘,但无论如何,首先要确定的就是求救xìn hào发出的位置。

    “稍等,我正在定位不,sr,这不可能,我一定是搞错了。”西斯特姆不知道是发现了什么,居然变得吞吞吐吐的,“根据计算,求救xìn hào的位置居然在水星的公转轨道以内,这根本不可能,水星以内是没有天体存在的,而且就算有,那里的地表在太阳光直射下会达到超过七百度,没有生物可以生存。”

    七百度对于我来说也几乎是承受极限,而且前提还是依靠混沌道服的帮助,在混沌道服的帮助下,我现在的身体可以直接承受大约七百四十度的高温,这已经是极限了,在这种温度下不可能有任何生物可以生存,理论上是。

    “也许,但你不是确实接到求救xìn hào,并且确定位置了吗。”问题是,既然求救xìn hào已经被接收到,那么再继续讨论那里有没有生物存在就是毫无疑义的了,没有生物,哪来的求救xìn hào?“你觉得会是什么人发出来的?”

    “总之不可能是外界的人类,他们最近几年都没有发射过往太阳方向去的飞行器。”西斯特姆回答,“如果排除其他星系的来者,那么最有可能就是月之都的人。”

    “有可能,铃仙,月之都有派往靠近太阳位置的人吗?”虽然很像是无稽之谈,不过,既然接到了xìn hào,姑且还是问一问。

    “我不知道,至少一千年前的时候没有,可是现在您也知道,月之都在这一千年中有了很大的变化,所以”铃仙也给不出个准确的答复。

    “那就直接问问本人吧。”我停下了继续往魔法森林的脚步,“给我接通月夜见。”

    “已经完成通讯校正,sr,月夜见在线上了。”西斯特姆接通了通讯。

    “有什么事吗?这么急着找我?”月夜见看上去脸色有点不对,好像有什么心事。

    “我在靠近太阳的位置接到了一个奇怪的求救xìn hào,是你的人吗?”事态不明,我也就直说了,但是我没想到,我刚一说出口,月夜见就开始大呼小叫起来。

    “什么?你收到求救xìn hào!”月夜见大力的拍着桌子,“太好了,太好了!你能确定具体位置吗?不,你能来帮忙吗?现在!”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转头看着铃仙,“你呢?”

    “我跟您一起。”铃仙不打算让我一个人去。

    “那就抓住我。”发动穿梭次元,我直接将自己和铃仙带到了月夜见面前,“现在,说说怎么回事吧。”

    “其实,我们在几百年前,在水星附近发现了一颗小行星,内部是满满的矿产,你知道对于一个处于月球这种资源贫乏星球上的国家来说在,这是多重要的发现吧。”月夜见没有隐瞒,立刻讲起了来龙去脉,“我们在上面建立了开采基地,本来已经几百年没出问题了,但是今天,开采基地突然失联了。”

    “那为什么我接到了求救xìn hào,而你们没接到?”如果是这样,那小行星上的人应该将首要求救目标定为月之都,而不是在那么广泛的频道里循环发布,只不过这一点,西斯特姆很快给了我dá àn。

    “sr,我接到求救xìn hào的时候,xìn hào的强度非常弱,幻想乡应该就是xìn hào极限范围,而月球在地球三十八万公里之外。”此时,月球跟太阳正在地球两侧,月之都距离太阳的距离比幻想乡要更远,所以正好掉出了xìn hào传输极限,形成了一种巧合,“而且,求救xìn hào的位置在水星轨道以内,很有可能很有可能小行星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改变了轨道,位置朝里面走了。”

    “这样就解释的通了。”既然是月之都的人,那我就不能坐视不管了,“我们需要立刻前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就是这么想的,战舰已经就绪,只要我们登舰,立刻就可以进行折跃。”月夜见看来是要亲自去了,“我相信他们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