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 奥尔良烤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六十一章 奥尔良烤翅

    再一次将光束shǒu qiāng里的能量电池倒出来,我下意识的去弹药包里拿,却抓了个空,再一摸索,原来所有的能量电池都已经在刚才的战斗中用完了,本来光束shǒu qiāng就很少用到,能量电池一直也没有补充过,再加上这一次至少开了上千次枪,直接把电池都用完了。

    “哦,真应该未雨绸缪的……”我将光束shǒu qiāng放回枪套,跑回小仓库又拿了一把nova-03,不过弹匣都被月夜见她们包圆了,我又一路跑回出口,让她们每人匀给了我一个。

    “夜幕快降临了,准备跑。”机器人已经全部清空,这下我们可以正常的前进了,就是不知道距离主控室还间隔着多少个需要这样跑过的路段,应该不会太多。

    乘着又一次短暂的夜幕降临,我们冲进了下一栋建筑物,这一次没出任何的意外,算算也应该正常一点了,毕竟我们都在机器人身上浪费了那么久的时间,再出事就太说不过去了,得寸进尺也要有个限度吧。

    “好吧,至少我们发现了一部分人。”进到建筑物内部,随着白昼的来临,这里的照明设备又开始了工作随着光线亮起,这里的惨相也变得清晰可见,十几具尸体七零八落的倒在墙边,大部分是被扭断了脖子,也有一些是被枪打死的,看来他们就是刚才那些机器人的第一批受害者。

    “好吧,你觉得前面还有活人吗。”这些尸体的身边都散落着wǔ qì,再加上刚才那一大群机器人的状态,我姑且可以将当时的事态模拟还原一下,这些人应该也是从跟我们刚才一样的路跑过来的,也是在那个小仓库里拿到了wǔ qì,这一点可以从我们一开始发现的那具尸体上得到证实。

    他们成功的冲到了这里,但却因为某些原因引起了那些机器人的注意,因此在寡不敌众之下被戕杀于此,但是,这些人到底是不是全部的人,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一定还有,这里的尸体只占了总数的一部分,所以我们继续往前肯定还能发现些什么。”月夜见从尸体上搜索出了一些弹药,至少这些东西能增加其他的幸存者,或者是我们自己的生存几率。

    “坏消息。”去前面的出口探路的依姬和铃仙二号跑回来了,“前面的路太远了,一分半钟只够跑三分之二。”之前,仅仅两三秒的阳光直射就让月夜见的防护报销,并且灼伤了我的外皮,按照依姬的说法,我们这次要直接暴露在阳光下超过四十五秒,这可真的会要命的,要了除我之外所有人的命。

    “如果是这样,那之前的幸存者怎么可能通过的?”铃仙悄悄问我。

    “别忘了,一开始我们探测到的时候,夜晚还能持续三分钟,按照这个数据跑过去是毫无问题的,但是现在小行星的自转加速了一倍,甚至可能在之前我们耽误的一个多小时之中又加速了,现在的夜晚有没有一分半钟都很难保证。”

    小行星的自转速度在增加,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但是问题就在于没人知道这个速度增加的数值是多少,但是不难想象,我们已经不能再在这颗小行星上待太久了。

    “就算有防护服,也不可能撑过这额外的四十多秒。”月夜见这下犯了愁,“路上没有什么遮掩物吗?”

    “什么都没有。”依姬摇头,“而且就算我们拿着挡板一类的东西强行突破,挡板也会在几秒之内就加热到我们无法拿取的程度,到时候一样会被烤干。”

    “我倒是有个办法,就是不知道好用不好用。”我考虑了各种可能性,发现只有这一个选择是成功率最高的,“索德布雷加!”一瞬间切换为索德布雷加形态,虽然因为这里是真空环境,我们都无法飞行,但是索德布雷加的优势也不仅仅是能飞行这么简单。

    在经历了d-255事件之后,索德布雷加形态下的翅膀和头饰已经可以自由的收放,那么既然翅膀可以缩小到没有,那么反过来,应该也能放大。

    “唔唔唔……啊啊……”头一次实验这种事情,让我的脸再次像是便秘了一样憋得发红,但是,我的翅膀上也确实传来了正确的反应,这代表我的尝试是有效的,“开!”一声喝出,我的翅膀骤然增大了一倍,这下,大小就够用了,“等下躲在我的翅膀下面,比起你们,四十五秒应该不止于要了我的命。”

    “……好吧。”月夜见纠结了好半天,但是确实没有更有效的方法了,这一点是我亲自确定过的,单论大脑,月夜见也不可能比得过我,“无论结果如何,月之都欠你个人情。”

    “你们早就欠了,不过这一次我可要记账。”欠个人情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但是一旦记账了,这可就是一张空头支票,在必要的时候,这一张空头支票可是能形成很大的效果的,“夜幕降临了,我们走!”

    比依姬计算的还要早,就在我们跑到了大约二分之一的路程的时候,太阳已经照了过来,敢问有谁玩过拳皇吗?感觉就跟被大蛇的阳光普照打中了一样,酸爽的一逼,而最直观的状态就是,我的羽翼直接着火了,我就知道不能信任羽毛制品!

    不过即便是着了火,我的羽毛也不是那些鸡毛鸭毛鹅毛之类的便宜货,一时半会儿还烧不完,依然没有一丝阳光能透过翅膀照射到下面,就凭借着这两片熊熊燃烧的火翼,我硬是将四个人送过了这条死亡壕沟。

    ‘呲!’好不容易挨进了建筑内部,铃仙立刻拿起设施中的灭火器喷灭了我翅膀上的火,不过实际上灭火器是不能直接对人喷射的,小盆友千万不要学哦,熊孩子就无所谓了,反正迟早被人打死。

    “啊……这感觉……”虽然不在意疼痛,但我依然觉得难受的要命,两片羽翼上的羽毛已经完全消失,只剩下漆黑碳化的骨架,但是令我惊讶的是,就算只剩下黑色的骨架,我的翅膀依然可以huó dòng,甚至我还有种感觉,即使翅膀变化成了这样,在大气环境下我还是可以飞行,这已经完全不符合科学,“等下,你们先转过去,对,背对着我,铃仙你不用。”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记得我做过一次实验,索德布雷加的翅膀在我的本体状态下是我的两颗蛋来的,那么现在翅膀烧焦了,羽毛都没了,表现在我的本体上又会是什么样子的捏?这个想法一出现便如同有一只小爪子在心上挠一样,痒得不行。

    眼看除了铃仙之外所有人都转过了身子,我解开裤子,伸手进去探了探,结果就卧槽了,我的毛居然都不见了?这也太形象化了吧!原来他妈羽毛对应的真的是毛啊!

    我气愤非常,下意识的一拍后脑,居然将自己所有的头发拍成了粉末掉了下来,连带着还掉下来一块熟肉,原来我的头发早在第一次被阳光照射的时候就已经碳化,仅仅维持了个形状在头上,在被机器人围攻的时候都没有掉下来也算是仁至义尽,如今终于被我一巴掌拍下来了。

    至于那块熟肉,好吧,是我脖子后面的肉,烤成这样还没焦,果然我的耐受力就是要比一般人好得多,我该自豪吗?

    “好了,都转过来吧,有人要吃吗?”我捡起那块熟肉,“烤的火候正好,没人要我扔了,我们还剩下五十分钟。”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的,没人敢吃,这群没种的家伙。

    当我们再一次靠近建筑出口,月夜见就兴奋了起来,原因无他,下一栋建筑物正是主控室,而且,这一次的道路既没有刚才那么长,也没有捣乱的机器人,可以说完美,虽然,按照刚才的时间来算,现在的小行星自转速度已经再次加快了一大截,昼夜都只剩下了一分钟多一点,但是也足够了。

    成功的进入了主控室,我们趁着太阳出现的时候启动了系统,在监视器的显示中,我们惊喜的发现似乎所有的幸存者都聚集在了主控室所在建筑物的另一端,我们只需要直接跑过去就可以。

    一分钟的时间过去的非常快,很快,电源再次中断,我们全员赶往目标地点,不出意外的话,这一次行动很快就能结束了。

    “停!”眼看着再转过最后一个拐角就要到了,跑在最前面的依姬突然一挥手阻止了我们的脚步,再侧耳听去,拐角之后居然传出了沉闷的击打声,依姬紧贴在拐角的墙上,偷偷地将头探出去了一点,立刻又缩了回来,那缩头速度比乌龟还快,“机器人,五十个以上,聚集在门口,有几个正在砸门,没有枪械。”

    “干掉它们,幸存者就在大门之后。”月夜见伸出左手比划了三个数字,最后一握拳,自己先一个翻滚冲出了拐角,反正机器人都没有持械,在这个距离完全没有威胁,除了我还没有动作之外,铃仙她们也跟着月夜见一起出去了。

    机器人被四人的子弹一时打懵逼了,再加上铃仙和铃仙二号还时不时地用眼睛开一发大炮,在机器人放弃大门冲过来之前,就已经被解决了一半,毕竟这一次的机器人,比起之前那次的数量实在是少了太多了。

    尽管如此,nova-03的火力对付机器人的护甲依然不甚理想,先发制人又有重火力的辅助并不能完全的弥补这种缺陷,还是有一半的机器人靠近了过来,这时候就轮到我出场了。

    铃仙朝我这边瞥了一眼,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我立刻转过拐角,左手一拳打中了一台靠近的机器人的胸甲,那机器人毫无疑问的朝后面飞了出去,撞倒了另外几台机器人,我立刻瞄准了那台机器人被我一拳打得开裂的胸甲,开枪打中了暴露出来的蜂巢中枢,机器人当时就停机了。

    在我们的攻击之下,机器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到最后只剩下三个,但是我们的弹药也都耗尽了。

    三台机器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我仿佛都能听到他们的狞笑:嘿嘿嘿,小样,猪撞树上了,你们撞猪上了吧!

    下一秒,三道镭射分别打中了三台机器人的胸口,摧毁了三个蜂巢中枢,一道蓝色,一道浅紫色,一道黑色,要说那道黑色是谁发出去的,哦,别忘了,我的左眼里可不仅仅是安装了探照灯,至于颜色,是我在安装探照灯的时候顺便改了一下led灯的颜色。

    “开门吧,小心点,里面的人可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东西,记住,不要刺激他们。”人在紧张和焦虑之下精神就会变得很不稳定,没人愿意因为这种原因而吃了自己人的枪子,根据之前监视器里看到的画面,这里面可是有人持有wǔ qì的。

    “我挨几枪也无所谓的。”现在,这种子弹跟本就无法伤害到我的皮肤,更何况还有混沌道服,我单手拉住了闸门的下沿,往上一举,将门打开,与此同时月夜见一个矮身钻了进去。

    “注意火力,是我!”月夜见一进入房间立刻亮明了身份,然后等了很久也没听到我所期待的枪声,唉,可惜,太可惜了,真想看看她被子弹打得抱头鼠窜的样子,“所有人都在这了是吧?准备移动,我们要立刻撤离!”

    “月夜见尊,还有一些人没能赶到这里,您看到他们了吗?”一个拿着t-10能量shǒu qiāng的兔耳娘问了一句,虽然穿着厚厚的防护服,但是声音总不会搞错,这家伙要么是女的,要么是娘炮。

    “他们全都阵亡了,在我们到这里来之前,这里再过不久就会完全变成地狱,我们得立刻离开。”月夜见看向铃仙二号,“发xìn hào吧,把运输机叫过来。”

    “了解。”铃仙二号激活通讯,然而耳机中只有杂音,就跟来的时候一样,“不行,xìn hào完全被干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