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三章 参天大葱-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六十三章 参天大葱

    “铃仙,去永远亭把这件事跟永琳说一声,让她心里有”永琳对这次的事情还一点都不知道,再怎么说月之都的事情她也是直接关系人,无论如何还是告诉她一声比较好。

    “好的,秦大人,您不先回家治疗一下吗?”铃仙看着我的光头和脖子后面的缺口,“您这样看上去真的有些吓人。”

    “用头发遮一下就好,在经历了d-255那件事之后,我姑且也能做到一些事情。”我闭上眼睛,心中暗暗用力,我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了回来,比原来的更长,也遮住了我脖子后面的伤口,“剩下的回头再说吧。”

    “嗯。”看着铃仙蹦蹦跳跳离去的背影,我只能说……洒家这辈子,真他娘的值了。

    “sir,您打算先去谁那里?”西斯特姆的虚拟影像出现在了我的解析系统上,同时她的声音也是直接响在我的脑子里,一般这种情况下,我们说的都是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在您做出选择之前,您是否应该先考虑一下那件事?”

    “确实,本来我还觉得不用急,但是现在,必须立刻提上日程。”西斯特姆这话算是说到我心坎里了,虽然不愿意承认,而且颇有臭不要脸之嫌,但是现在我确实是幻想乡最大的守护者,灵梦也许在幻想乡内很强,但却无法在幻想乡外处理事务,外交上的问题全都是我来负责,“放手去做吧,记得我们的首要目的吗?”

    “当然,sir,您的意志便是我前进的方向。”作为一个兵器,自从我的创造者死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家人,而西斯特姆,是我第一个家人。

    “去做吧,不过同时也要研究一下魍心,我跟她谈好了,她不会有什么抗拒性。”说真的,当我第一次从魍心的情绪中感受到她的性别是‘女’的时候,我感觉自己都阿斯托尔福了,这年头连剑都分男女了,不知道白楼剑和楼观剑又是什么性别,“我先去找冈崎梦美。”

    “了解,sir。”

    不久之后,我来到一棵足有几十人怀抱的粗大树木旁边,在树干上先敲了三下,然后又敲了一下,最后又是三下。

    树干上打开了一个小窗户,一颗小脑袋探了出来,奇怪的是,在我的解析系统中冈崎梦美的xìn hào就在这里,可是眼前这个小萝莉,我居然不认识,只能看出是个跟小9大酱类似的妖精,而不是莉格露露米娅那样的萝莉妖怪。

    “你找谁?”小萝莉长着一头清爽的直发,黑灿灿的,看上去表情有些……不情愿?

    “冈崎梦美在这里对吧,告诉她,她爸爸来了。”窗口很小,我只能看见小萝莉的头,具体的就什么都看不到,不过我没感觉到任何敌意,所以,是敌人的可能性低于百分之十三,威胁性低,能量等级,更没什么威胁性,说实话就凭我现在的身体,这种程度的攻击甚至都无法破防。

    “等下。”小萝莉关上了窗,似乎是回屋里通知去了。

    大约等了十几秒,大门突然打开,冲出一个手持手榴弹的暴徒,不对,不是普通手榴弹,是烈性炸弹,不对,不是烈性炸弹,是……原子弹!

    “干你大爷,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狗娘养的小兔崽子敢在老娘面前充大辈!”冈崎梦美举着手里的原子弹就冲了出来,我不紧不慢的从门后站了出来,四目相对,冈崎梦美双膝一软直接就跪下了,原子弹也一下子扔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我怀疑那东西是纸糊的,“哟,大爷,您来了!快快快,屋里请……”

    冈崎梦美身后,大树屋里面,三只小萝莉大眼瞪小眼的看着眼前这不知道该说是喜感还是杯具的一幕,其中就有刚才那个黑长直小萝莉,而且,根据解析系统,三个小萝莉都是妖精,能量等级均为级,只不过,那个头发橙金色,长着虎牙的小萝莉的能量要稍高一点,的程度,跟当年的琪露诺相当,还有,我总能从她们三个的身上感受到一种因幡帝的感觉,也就是恶作剧的气息。

    三只小萝莉的身高都跟琪露诺差不多,也各自拥有着翅膀,奇怪的是这么明显的特征我以前却从来没见过她们,不过,既然是妖精,那就好对付得多,一点小礼物就能让她们开心,而不会像因幡帝那样多少胡萝卜都养不熟。

    不动声色的进了大树屋,我发现这里面居然装饰的还不错,而且看风格不像是冈崎梦美的手笔,这就说明,这三只小妖精里,至少有一只不同寻常,我跟小9大酱打了这么多年交道,对妖精可以说是非常了解,妖精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因为源自于自然,妖精选择的装饰一般都会与自然有关,但是这屋子里的装饰却都是一些像是布料,缎带之类的人造物品。

    三小只用丝毫不加掩饰的目光看着我,眼中有警惕,有疑惑,有兴奋,还有喜悦,妖精的心都是难以捉摸的,不是说她们的思维复杂,而是说她们的思维虽然单纯,但是却很跳脱,脑洞不够大的人是跟不上她们的节奏的。

    三小只还真以为自己的观察很隐蔽,熟不知,她们这些有趣的小动作早已被我尽收眼底,甚至,她们都没有注意到,就在她们暗中观察我的时候,我也在用解析系统偷偷观察她们,当然,她们是无法发现我的动作的。

    打量三人的同时,我也在悄悄的观察屋子里的场景,三张矮桌和三把小椅子,分别位于房间的三个方位,看来这三个小妖精每个人都有一个专用的位置,在我看到的第一张桌子上,放着半杯咖啡,一本翻开后倒扣过来的书,还有一副黑框眼镜。

    第二张桌子,相比于第一张,简直是另一个极端,饼干,蛋糕,小点心……堆了满满一桌子,每一种的数量都不多,但是质量都很不错。

    最后一张桌子,相比于前两张就显得非常的空旷,除了一瓶路易十三和酒杯之外,就是两个蘑菇盆栽,花盆上有着小星星的图案。

    我立刻就明白了什么,转回目光,果然,黑长直小妖精的衣服上全都是星型图案,而亚麻金卷发的小妖精,太阳穴的位置有一道浅浅的晒痕,那是只有戴眼镜的人才会有的痕迹,三中其二,剩下的一个就不需要再分析了,可以直接得出结论。

    黑长直妖精喜欢酒和蘑菇盆栽,亚麻金卷发妖精喜欢咖啡和阅读,橙金发妖精喜欢美食,这就是我得出的结论,我立刻联系了西斯特姆,让她派一台流浪者过来给我送点东西。

    做出这一切的判断和决定说起来复杂,实际上从我进屋才过了几秒钟的时间,冈崎梦美才刚把门关上。

    “大大大大大……”冈崎梦美不知道我今天突然过来是干什么的,而且看起来最近她……又在搞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所以面对我直接露出了一副奇怪的表情。

    “好了,叫不叫大爷没关系,先介绍一下吧。”流浪者飞过来还需要一点时间,我正好可以用这种方式拖延时间,然后,我的任务栏里又多了一项,看来阿求的幻想乡缘起也该更新了,如果幻想乡缘起里有记载的生物我不可能不认识。

    “咳,这个嘛,还是让她们自己说吧。”冈崎梦美居然有点难以启齿的样子,真是让人觉得奇怪,她这么不要脸的人也会难以启齿吗?我怎么这么不信呢?

    “咳!”我正奇怪呢,橙金发的小妖精突然大声的干咳了一下,明显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我们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为了防止森林被破坏,为了守护森林的hé píng。”亚麻金卷发妖精的语气明显就不像前一个那么冲,反倒有点尴尬,说起来妖精会感到尴尬,这本身就不正常,所以我觉得我似乎找到装饰这间屋子的人了。

    “贯彻爱与真实的恶搞,可爱又迷人的酱油角色。”黑长直妖精的情况就更加的不同,跟前两个人比起来她的语气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几乎没有什么感情元素,感觉就像是对着剧本在干念一样,“斯塔-萨菲雅。”

    “露娜-切云德……”亚麻金卷发妖精站到了斯塔的左边,语气还是很尴尬。

    “桑妮-米尔克!”唯有这个,语气里满满的元气,简直就像是琪露诺转换了属性一样,我突然很好奇把她和琪露诺扔到一起会不会打起来,嗯,估计绝对会打起来的,你看她那插着腰站在两人正中间挺着小胸脯的样子,是不是跟以前的琪露诺一模一样?

    ‘嘭嘭嘭!’三人身后三束礼炮炸响,分别冒出了金银白三色的烟,不知道到有没有人看过五色战队?就是那种感觉,桑妮身后是金色,露娜是银色,斯塔是白色。

    当时我并不知道的是,再后来,当有一只磨人的小妖精跑进来并且带来了红蓝两色之后,这就真的变成五色战队了,虽然终究是凑不齐五个人。

    自我感觉良好的摆了一会儿pss,桑妮就被露娜强行拖到一边去了,为了维持这个姿势,露娜的脸色都变得铁青了,她好像是真的很不适应这个出场方式。

    “咳!”挣脱了露娜的拖行,桑妮又跑了回来,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我们已经说过了,你又是什么人。”

    “哦,你们刚刚没有听到吗?”我把冈崎梦美一把揽过来,用平时拍萃香的力量拍打着她的肩膀,拍得她脸色紫红,全身叮呤咣啷的,“啊哈哈哈哈……我是她大爷啊。”

    “骗人,你进门之前明明说你是她爸爸。”斯塔突然冒出来一句,当时就搞得我们很是尴尬,“怎么就才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你就变成你哥哥了?”斯塔的表情上完全看不出她的心里有如此剧烈的huó dòng,“哦,我明白了,你出生的时候一定是双胞胎吧,然后死了一个,死的那个是你,你是你哥哥,对不对?”

    “好吧,既然被识破了那也没有办法。”没想到这年头的妖精智商都这么高了,西斯特姆居然还没把东西送到吗?“重新自我介绍一下!看美国比利摔跤,赏资本主义大吊。听保加利亚妖王,做社会主义基佬!吾乃,幻想乡城管头子兼外交部长兼国防部长兼最高官兼……拳打湖畔红魔馆,脚踢冥界白玉楼,秦钺炀是也。”

    “喂,听头衔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三小只凑在一起暗中开会,露娜明显看出我不太好惹,“我们是不是应该收敛一点,附近住着的那个魔法使据说就是城管什么的,虐打我们没商量,你们说城管头子是不是比城管厉害啊?”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桑妮就是三人之中的头头,能量也稍微高一点,这种事情她连想都不用想,“不过就这么认输有点太怂了,斯塔,你怎么看。”

    “我无所谓,如果你们打算动手,我会加入,不动手我也没什么损失。”斯塔好像对什么事情都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没有什么太过于热衷的东西,“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你们是不是没听懂他其他头衔的意思?拜托你们平时也多积累些常识好不好?一个打完红魔馆踢完白玉楼还能站在这里的人,你们惹得起吗?”

    三小只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消除了声音,虽然她们肯定是在说话可我却一句都没听见,好在,老子懂唇语,所以,她们自以为很隐蔽,其实她们说的每一句话我都知道。

    “说说吧,你怎么跟小妖精纠缠到一起的?”不过我也不打算说破,反正等西斯特姆把东西运过来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我还是先搞清楚冈崎梦美为什么会住在这参天大葱里,“你又在偷偷搞什么幺蛾子?警告你,最近幻想乡附近不太平,如果你干了什么最好赶快坦白,否则来抓你的就会是van力灵梦,她可不懂什么叫手下留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