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 三月精-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六十四章 三月精

    “呃……我真的没干什么啊……”冈崎梦美一脸懵逼,完全没反应过来我说的是什么,如果她是装的,演技也太好了,我的解析系统比外界人类的测谎仪精准几十万倍,任何的谎言在我面前都无所遁形只要我愿意,所以,看来冈崎梦美真的跟那巨大机器人没关系,“我只是觉得有点丢人,跑路的时候被妖精救了什么的……”

    过了一会儿,我才知道冈崎梦美为什么会这么羞涩,为什么会躲在这,原来,上一次假学死人入侵的时候,她被堵在了魔法森林里,孤掌难鸣独木难支,俗话说,单丝不成线孤木不成林,她一个rén miàn对那么多假学死人只有逃跑的份。

    冈崎梦美有很多的攻击手段,严格来说也是很强的,可是偏偏她遇到的却是假学死人,这将她克制得死死的,因为冈崎梦美本身的魔力并不很足够,她的攻击大部分都是精确型的打击,而假学死人却是近乎不死之身,她的攻击打在假学死人身上就好像用三十七毫米炮去打kv-2重型坦克一样,连个坑都留不下,反而白白浪费力气。

    打又打不过,冈崎梦美只能一路逃跑,也许是她运气好,在草丛里乱跑也能撞上利用能力隐藏起来的三月精,在斯塔用能力感受到了真的有一大群物体在靠近之后,三月精直接带着冈崎梦美隐藏了起来,用桑妮的能力折射了光线达到了光学迷彩的效果,又利用露娜的能力消除了声音,瞒过了假学死人逃过了一劫,自那之后,冈崎梦美就利用自己那点特长融入了三月精的小圈子里。

    说起来,三月精的名字越来越给我一种既视感,桑妮就是太阳,露娜是月亮,而斯塔是星辰,三个人组合起来就是日月星辰,这样的概念本应让她们成为非常强大的妖精,就像现在的小9和大酱一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所有的妖精都无法依靠自己突破妖精的极限,达成以前蕾蒂说过的妖精超进化,小9是被我拉上去的,而大酱是被幽香拉上去的。

    “哦,看来真的跟你没关系……”三月精的问题目前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最主要的还是那巨大的机器人。

    “到底怎么了,让你都能变得这么焦头烂额?”冈崎梦美是被我带进来的,从那时候她就知道我的身份和能力绝对不想表面上那么简单,她有理由相信就算是我跟八云紫对上,输赢都是未知数,这个输赢指的不单单是实力,还有势力,人力,财力,物力。

    “月之都的一些人被一台超级巨大的机器人攻击了,遭受了不小的伤亡,损失了大量的资产,那台机器人据幸存者所说有超过一百米高,但我却找不到可能建造它的人。”我越来越觉得那机器人就在幻想乡内部,虽然说八云紫什么都没感觉到,但是相对的,也不是所有的进出幻想乡的方式八云紫都能感觉得到,她能感觉到的仅仅是基于一般的空间法则实行的能力,像我的穿梭次元这样的更高层次的能力,她就感受不到。

    “那么大?”冈崎梦美的嘴可以塞下一整个苹果,“你也太抬举我了,别忘了,我造个留琴都没把供能系统设计好,更别说那么大的了。”

    “但是幻想乡里能做出机器人的一共就只有三个地方,你这里,河童重工,还有我那里。”隔行如隔山,紫和永琳的脑子虽然强大,但是对于这种设计就完全是入门级别,都不用列入考虑,再说了,她们也没有理由攻击月之都,好不容易才建交,哪有立刻翻脸的道理?

    “那就奇怪了,难道幻想乡里还有其他的我们都不知道的势力?”冈崎梦美托着下巴,时不时地挠挠头,“你觉得呢?”

    “肯定有其他的势力存在,但是问题就在于,除了河童之外,根本不会有妖怪对机械感兴趣,就算有,他们也没有河童那种先天条件,想让他们造出一百米以上还能在太空行动,火力强悍的机器人完全是天方夜谭。”就算是荷取她们现在使用的s,也是从我的流亡者中获得的灵感,要说有妖怪在机械领域中的研究超越了河童,恕我难以相信。

    我们在这开大会,三月精在一边开小会,反倒是让这大树屋里一时之间变得有些冷清,但就在这个时候,西斯特姆的快递终于送到了,可以先休息一下,改善一下关系。

    趁着三月精不注意,我去到屋外取回了东西,然后返回了屋里。

    “好了,初次见面,我带了一些礼物过来。”我叫过了依然在纠结要不要对我进行恶作剧的三月精,打开好感度面板,开始进行攻略任务,首先是桑妮,“白玉楼特产蛋糕。”

    白玉楼特产蛋糕,添加了一些只有在冥界才会产出的植物调味剂,会对普通人类造成巨大的伤害并导致折寿,但对于妖精就没什么作用,反而能大幅度的提升味觉享受,魂魄家族荣誉出品。

    “噢噢噢噢!!!”跟我想象的一样,桑妮看到这玩意就跟小9看到冻诹访子一样,抱着满天花板的乱跑。

    ‘叮~’系统提示响起,桑妮-米尔克好感度提高五十。

    “接下来是你的,布莱克星特产咖啡豆。”布莱克星,是曾经全灭了a宇宙侦察队的恶魔行星,但是讽刺的是这颗星球上却有着全宇宙第一的咖啡豆,在布莱克星被雷欧奥特曼炸成碎片之后,这种咖啡豆已经绝种,但是,通过强大的科技手段,我成功地模拟了布莱克星的环境,利用原本自己手中的少量存货,完成了这种咖啡豆的培育。

    “呃……谢谢。”露娜有点脸红,这只妖精真的跟一般的妖精不一样,她好像……更加的情绪化?这跟大酱那种单纯的害羞还不同,露娜这种更像是……受宠若惊的感觉?总之怎么说呢……感觉相比于露娜,身为妖怪的露米娅反而要更像妖精。

    ‘叮~’系统提示再次响起,露娜-切云德好感度提高五十。

    ‘叽……’一道目光映过来,当我转头的时候,斯塔迅速把头转过去了,我把脑袋转回来,目光又看过来了。

    “好吧好吧,不会落下你的……”看起来挺有常识,但实际上还是个挺纯真的小丫头呢,“旧精灵时代遗迹里开采出来的两万年年份水晶酒。”两万年的年份,这可比当初我喝掉的那瓶千年陈酿久上太多了,由于时间太过于久远,里面的酒已经升华,直接喝下去就算是鬼族也会一觉不醒,必须稀释之后才能饮用。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不敢把这类的酒当做礼物送给萃香,以她的性格会去把酒稀释吗?到之后只会让幻想乡多出一个乃至一群睡美人而已,而且还是怎么亲都叫不醒的那种,八云紫一定会扒了我的,绝对会。

    “嗯,谢谢。”接过酒瓶,斯塔又恢复了那一副处变不惊的表情,只不过,妖精毕竟是妖精,她的眼睛始终能暴露出她内心的波动。

    ‘叮~’系统提示再一次响起,斯塔-萨菲雅好感度提高五十。

    ‘叮叮叮叮叮~’三月精好感度均达到友好级别,开启三月精支线任务。

    “西斯特姆,你玩够了没有?”现实之中是不会有什么系统提示和好感度之类的东西的,之前的那一连串提示自然都是西斯特姆搞的鬼,这家伙,总是在不应该熟练的地方特别熟练,明明我才是先来的啊,为什么你这么熟练啊!

    “sir,我建议您先抱住头。”西斯特姆刚回答完,我的头上就重重的挨了一下,冈崎梦美居然突然冲过来以下犯上,拿着不知道从哪掏出来的大扳手就开始对我进行殴打。

    “白学者死ね!”冈崎梦美的瞳孔中被一片白色所遮蔽,嘴里只是不住的喊着这一句,然后将扳手朝我的头上狂砸,“死ね!死ね!死ね!死ね!死ね!”

    不知为何,这一次我居然觉得疼的要命,我狼狈不堪的抱住脑袋,大叫道:“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白学了!我要是以后再敢白学就让八云紫吞粪自尽!”

    话音刚落,冈崎梦美白眼一翻,‘咣当’一声躺地上了,看来确实是被什么不明生物上身了,至于到底是什么呢?天知道。

    不过,由于冈崎梦美的突然袭击,我的头发乱了,脖子后面的烧焦伤口也就露了出来,正让三月精看了个满眼。

    “呃……你的脖子……”斯塔有点不能理解,“你……不疼吗?你的脖子烂掉了啊。”

    “那又怎么样,你以为脖子烂掉老板就会同意我的休假吗?”我装出一副苦逼脸,苦大仇深的痛诉着黑心老板八云紫的罪行,反正她也听不见,就算听见了,那又能把我怎么样?

    “呃……你真可怜……”斯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干巴巴地回了这么一句,妖精嘛,是体会不到劳动人民的苦大仇深的。

    “呃……”冈崎梦美捂着摔倒时撞到的后脑站了起来,脸上写满了疑惑,“我……怎么会躺在地上?谁来解释一下?”冈崎梦美迈步过来,脚却踩在了扳手上,“啊嘞,我的扳手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刚刚……你刚刚请神了!”我想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借口,被冈崎梦美暴打一顿什么的我自己无论如何说不出口,虽然那个打我的实际上并不是冈崎梦美,而是一股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是吗?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冈崎梦美捡起扳手,重新插回到屁股后面,就听‘噗’的一声,当她再把手伸回来的时候,扳手已经不见了。

    “没什么,既然你找到地方住了,那件事也跟你没关系,我就先走了。”冈崎梦美和三月精,这个组合有人想到过吗?我觉得没有,不过被莫名的暴打一顿可能已经严重了损害了我在三月精眼中的形象,我还是先离开的比较好,“对了,如果发现什么线索立刻联系我。”

    “可以。”

    离开了三月精的大树屋,辨别了一下方向,我打算前往第二站,问问莉格露关于上次虫子的事情,至于我刚刚被暴打的事情……能不能别他妈再提了!

    “……我一瓶撒冒火的毛肚,我一齐射把我弟乱摸,我一罐奶统统吸干,比利的妈妈撸爆蛋……”奇异的歌声从不远处传过来,难道这里居然也有与我志同道合的社会主义基佬?

    “天增岁月人增寿!”不行,我要试探一下,看看到底是敌是友,这年头叛徒太多了。

    “今天是封箱。”嗯?居然对上了,有意思,不过,我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大太太和花匠找回来了吗?”第二关,我倒要看看他姓蒋还是姓汪。

    “已经派厨子去了,厨子走的当天,二太太就失踪了。”哟呵,又对上了,这就算是个奸细也是个高级奸细啊,很好,看我最后一招。

    “八百标兵买大力,北坡炮兵搞比利,炮兵万万没想到啊,标兵怕碰好萝莉!”能对上这一句,我就承认你是我们的同志,来啊,来互相伤害啊!

    “八百标兵加特技,北坡炮兵出奇迹,炮兵万万没想到啊,蛤蛤蛤蛤蛤蛤蛤(馆长脸)!”又对上了,这一次,草丛中一阵混乱,紧接着,一个身影从草丛里冲了出来,戴着眼镜,头上还沾着一片叶子。

    “啊嘞?浣熊?”看着她的那条大尾巴,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浣熊,俗话说得好,小浣熊其乐无穷啊!

    “是狸猫啊!”来者摆出一副张牙舞爪的姿态,又马上停住了,单手放在嘴上干咳了一下,“失态失态,老朽只是很不喜欢汝身上的那股狐狸味。”

    “说人话。”我看着眼前的自称狸猫的浣熊妖怪,又是一个没见过的。

    “咳,老朽只是很不喜欢你身上的那股狐狸味。”换了一个字眼,这句话就好接受多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