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佐渡的二岩-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六十五章 佐渡的二岩

    “哦,你不喜欢狐狸吗?”好接受也不代表我要妥协,这可是蓝送给我的,天下独一无二的混沌道服(男款),唯一能相提并论的只有八云紫身上的女款,虽然说起来变身索德布雷加之后我这一套也可以叫做女款,“狐狸明明那么好,毛茸茸的。”

    “此言差矣。”自称狸猫的浣熊妖怪晃了晃自己的大尾巴,“在老朽看来,狸猫也同样是毛茸茸的,比狐狸之流好多了。”

    “呃,先让我姑且问一句,可否?”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自称狸猫的浣熊妖怪小妞明明长得挺年轻的,却偏偏给我一种老气横秋的感觉,简直跟八云紫是两个极端,那家伙是明明长得挺老的却给我一种装嫩的感……

    “喂,喂!”自称狸猫的浣熊妖怪伸手拍着我的脸,“怎么了,为什么你说话说到一半突然不动了?”

    “啊?”我突然惊醒,立刻看了看周围,发现什么都没有,这才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刚刚突然感觉有什么在拉我,应该是错觉,错觉。”

    “哦,这样啊,那好,你刚才想问什么?老朽会视情况来回答你。”自称狸猫的浣熊妖怪的性格看起来很是谨慎,她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随意问,但我不一定会回答,也不一定会说真话。

    “好吧,第一个问题,你是谁?”一直叫她自称狸猫的浣熊妖怪,再这样下去要被观众举报凑字数了,好歹先有个名字吧,你哪怕编一个呢,“顺便一说,我是秦钺炀,在这个幻想乡里登记外来人口调查可疑人员都是我的工作,所以这一点麻烦你实话实说。”

    “哦,我听说过你的名字,这倒是没问题,老朽乃佐渡之二岩,二岩猯藏是也。”似乎是觉得这一点没有必要撒谎,一个名字而已,这年头都得实名制。

    “哦,二岩……麻美藏?”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名字,我突然想起了刚刚见过的桑妮露娜斯塔三月精组合,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事先确定一下,你跟辘轳首没有什么关系吧?”

    “并没有,那种妖怪现在还存在吗?老朽之前一直生活在外面,好久都没有见到过辘轳首妖怪了,反倒是脱出型nt见的比较多。”巴麻美……藏居然是从外界来的?可是八云紫却没有告诉我?如果巴麻美……藏是穿过大结界进来的,怎么可能瞒得过八云紫?“还有,请不要刻意的改变音节的停顿,老朽叫猯藏。”

    “团藏?怎么,你居然还没有便当吗?带土!带土!你看看你他娘这办的叫什么事!”我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来来来,给我表演个风遁。”

    “老朽是狸猫,不是镰鼬。”啊,这个巴麻美……猯藏怎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的样子,太无趣了太无趣了,“还有,请不要继续纠结我的名字问题,可否?”

    “好,下一个问题,你是怎么进来的?”人口普查是个非常具体的工作,所以我直接从附近搬了几块石头过来,围成了桌子和凳子,坐下谈,“幻想乡可是被宛如我这头发一样乌黑龍密的大结界包裹起来的,但是恕我直言,我并没有从大结界的管理者那里接收到任何关于你这样的妖怪入境的信息。”

    眼前的这位二岩猯藏,能量等级可以说相当之高,ss-,跟蓝不相上下的妖力,以这种妖力在外界完全可以当山大王,弄个狮驼岭之类的地盘,再派几个小钻风去巡个山什么的。

    “呃,这个老朽可以解释,因为老朽在你们这里面还是有些朋友的,所以,为了避免入境麻烦,老朽就姑且用了个小号进来。”猯藏一拍头上的叶子,突然就爆出了一团烟雾,烟雾再次散开的时候,我眼前的人已经变成了一个头发左侧戴着一片叶子发卡的读少女,全名:人之里的大姐姐。

    “哦,也就是说非法入境是吧。”我一拍作为桌子用的石头,吓得她一哆嗦,“你这泼猴,这种事情为什么不直接找我呢?从我这里购买一份幻想乡的合法入驻证明只需要二十块而已,顺便一提,我也jiān zhí做做蛇头的行当,偷渡去月之都的船也归我管。”

    “老朽真是有些……无法理解,你们这里的管理员都是这样不务正业吗?”明显是被我的话惊讶到了,她现在完全是一副看见执法者知法犯法的表情,不过好在像我这么干的人在外界大有人在,所以她很快就适应过来了。

    “因为城管的工资实在太低了,再加上最近一直都没发生什么异变,我们也很难混啊,听说灵梦都去当偶像拯救废社了……”我把嘴撇到一边,小声嘀咕着。

    “咳,你说什么?”我的声音很小,导致她完全没听清。

    “没什么,下一个问题吧。”既然她是用小号进来的,那就完全可以理解了,一个普通人进入了幻想乡,八云紫当然没必要通知我,而以二岩猯藏的妖力,她进行的变化想要骗过不怎么专心的八云紫还是很容易的,“你一直强调你是狸猫妖怪,对吧,就像信乐那样的。”

    “呃……是,虽然很不想承认那只长期沉迷烟酒、女人以及赌博中的狸猫是同族,但是果然还是……唉,师门不幸啊,你能理解的吧,一个本来欣欣向荣的种族突然出了一个奇葩的感觉……”提到那只大叔狸猫,猯藏是唉声叹气的,看起来就像是恨铁不成钢的老奶奶一样。

    不过由此我也确定了一件事,猯藏口中的狸猫跟我记忆中的狸猫并不是同一个概念,她们好像普遍认为长着浣熊尾巴的狸猫才是完整的狸猫,因为同为狸猫妖怪的信乐也长着一条浣熊尾巴,但是奇怪的是信乐完全不讨厌身为狐狸妖怪的银仙,反而憧憬与银仙的女性形态,这一点跟猯藏完全不同。

    “讨厌狐狸是你自己的问题呢,还是说你们整个种族都讨厌狐狸?”因为感觉很奇怪,所以我就直接问了,相信她应该能听懂我问的是什么意思。

    “基本上来说老朽这样的狸猫都是不喜欢狐狸的,在老朽的老家佐渡,是没有狐狸的。”猯藏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另一只手在石头上画着圈,“但是老朽也不能排除有异类的出现,你的想法老朽也能明白,信乐那种怪胎只要长得好看,连阿斯托尔福都能接受,何况是狐狸了,这也没什么好说的,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呢。”

    “嗯,对了,你的变化能力,你可以变成一些非人形的生物吗?”变身系能力的范围非常的广,有很多分支和亚种,而且各个亚种和分支之间的变身能力还不尽相同,比如龙珠,乌龙和普尔这两个同样拥有变身能力的角色,因为学习时间的不同都能导致变身的结果有很大的差距,更何况其他的。

    “当然可以,记得老朽曾经在无聊的时候变成过暴龙,好像还吓到了人。”猯藏没有说具体时间,不过看样子应该很早了,现在的猯藏太过于老成,不像是会用变成暴龙这种硬性恐惧来吓唬人的性格,不过暴龙?

    “呃,你看过猪猡公园没有?”暴龙……是什么来着?哎呀,一下子突然想不起来了。

    “没有,侏罗纪老朽就看过。”

    “哦,对,是侏罗纪……那个……暴龙是鬼鬼祟祟走来走去的那条呢,还是啊……”我张大嘴巴发出啊的声音同时两只手也张开作怪物状,“的那一条呢?”

    “是啊……”猯藏也学我的样子张大嘴巴一边啊一边举着手,“的那一条。”

    “哦,那条啊,那一条很没人性,最喜欢追着吃小孩的。”好,这下我就确定暴龙是什么样子的了,不过看起来猯藏也不是那么古板。

    “不会,老朽变成的那条绝对不会。”猯藏还以为我在说她,连忙摆手,话说狸猫妖怪确实是没有吃人的传统,反倒是某个装嫩的……咳,今天似乎不太顺利,这样的话题还是到此为止比较好,回头我得去把护身符戴上,等到下一次再有这样莫名的恶意来袭我就一刀砍掉,没有比魍心剑更适合的护身符了。

    “嗯,这一点我相信,所以……你的名字太难打……咳,太难叫了,以后我叫你大狸子怎么样?”猯藏猯藏,发音却是麻美藏,搞得我超级混乱,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我可怜的被麻美了的学姐,明明胸那么大,啊……元首,你到底何时才能抓住爱的战士!给我们这些买了学姐股的人出口气呢?

    所以,我打算起个外号,就好像魔理沙叫霖之助为香霖一样,作为一个代称,具体情况就好像我,永琳,紫,幽香四个人喜欢互相称呼‘老不死的’。

    “哦,恕老朽直言。”大狸子似乎有话要说?无所谓,我先这么叫着,“这个名字并非第一次被提起了,只不过,也并非所有人都能如此称呼老朽,来做个试验吧。”

    只见她摘下了腰上的白色酒篓,往桌子上一放,打开了塞子,一股好闻的味道飘了出来。

    “尝尝吧,我自己酿的。”大狸子似乎突然改变了话题,转而跟我推销她的酒。

    “哦,谢谢。”不过我正好感觉自己话说的有点多,歇一歇也无妨,我掏出一根吸管,伸进了酒篓里,开始吸,吸管很粗,大约有珍珠奶茶吸管的两三倍,所以我吸了三四口就停了下来,毕竟不是萃香的伊吹瓢,喝太多不合适,“味道不错,什么啊这是?”

    “地瓜烧。”大狸子一开口把我吓了一跳,看样子这一篓正好半斤,幸好我没都喝了,不然是妥妥的fla,死是死不了,不过肯定得倒霉,“嗯,看你的样子,可以,你可以这么称呼老朽了。”

    看来我无意中解锁了某种成就,可我真的只是喝了点地瓜烧而已,等等,这也就代表……原来这大狸子也是个喜欢豪♂饮地瓜烧的同道中人,刚刚是在试探我的酒量,不巧,老子的酒量可是能跟鬼族掰一掰手腕的,像这种酒完全是小意思,有道是:木吉鬼步成绝响,一生功名全给党。

    “那好,大狸子,最后一个问题了,在佐渡生活得好好的你,为什们会突然跑到这幻想乡里来?”要说她是怎么找到幻想乡并且进入的,那倒不用在意,以前就说过,大妖怪级别的人如果真的希望的话都有出入幻想乡的法门,所以最关键的果然还是她进来的原因。

    “这其实是个意外,嗯,对,可以这么说。”大狸子自己喝起了地瓜烧,姿势很豪爽,“前些日子,在老朽的佐渡那边,来了一个奇怪的四人组合,她们似乎就是在寻找你们这里。”

    “哦?四个怪人,这可真不少。”有四个人,是人,在找幻想乡,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幻想乡可以为妖怪所知,但是却不能被外界的普通人类所知,一旦走漏风声,八云紫的努力就都白费了,“具体说说吧。”

    “那四个人摆明了是寻找你们这幻想乡的入口,但是似乎没有什么发现,而且她们似乎还在找一个人,因为她们一直提到这个名字,叫冈崎梦美,你知道她吗?”大狸子又爆出猛料,不过这一次,我反而不担心了,既知道冈崎梦美又知道幻想乡的人,虽然绝对很麻烦,但是却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冈崎梦美我知道,所以那四个人是……”我姑且也能猜到,不过果然还是要确认一下。

    “是,那四个人分别叫朝仓理香子,北白河千百合,宇佐见莲子和玛艾露贝莉-赫恩。”不出我所料,果然就是这四个跟冈崎梦美颇有渊源的人,而且我还知道了一件事,八云紫绝对没有认真的观察梅莉,否则这种事情她一定会告诉我,这个臭不要脸的……

    “听她们说的挺有意思的,所以我就偷偷进来看看。”大狸子是进来参观的,这就是她进来的目的,可以说中规中矩,没什么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