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六章 苍天上的来客-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六十六章 苍天上的来客

    “原来如此,那就简单了。”我将已经收录的数据保存,然后从身上掏出了一张登记表,“填了吧,一式两份,以后如果再遇上有人盘问你,直接拿出表格来可以减少很多麻烦。”

    “哦,谢谢。”大狸子填好了表格,我在表格上打上了钢印,然后给了她一份,另一份收进了我自己的口袋,“姑且还是问一下吧,如果她们真的找到进来的办法了,你会怎么做?”

    “就我个人来说,我是不希望她们进来的,因为这里对于人类来说还是蛮危险的,她们进来之后肯定不会满足于整天只能待在人之里和其他的工农业区,到时候很容易出问题。”冈崎梦美算是个例外,她本身就有在幻想乡生存的能力,但是这次的四个人嘛,那就不好说了。

    朝仓理香子和北白河千百合我并不了解,所以不做评判,但是莲子和梅莉,虽然说她们长得是有点像灵梦和紫,但是这并不能说明问题,她们好像也有些各自的能力,有异于普通人类,具体的八云紫比较清楚。

    “但是呢,如果他们真的能依靠自己找到进来的路,那就代表她们的能力已经足够了,到了那个时候,我也不会刻意的去阻止她们,不过,如果她们中有人想像当初的冈崎梦美一样作死的话,那就另当别论。”身为一个优秀的城管,我不会特意的去干涉什么,对我又没有什么好处。

    “嗯,难怪,当时听她们提起你的时候,好像说你只是带了那个叫冈崎梦美的人进来,原来是因为这个。”大狸子挂好酒篓,站起身。“那就这样吧,有缘再见。”

    “祝你好运。”

    与大狸子分道扬镳之后,我继续前行,不过看来阿求的幻想乡缘起是应该做一次大的更新了,最近都没见到她,也不知道她的精力都发散到什么地方去了。

    一直走到了地方,我才懊恼的一拍脑袋,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夜雀庵在这个时间是不开放的,我就算是来了也没有用,而且作为夜间餐饮行业,她们三个半天是要睡觉的,这可就尴尬了。

    没办法,我的失误总不能让其他人背锅,我找了块石头做下,打算就这么等到米斯琪她们出现,说起夜雀庵我还真的饿得不行了,今天忙活了一溜够,我还什么都没吃,也就凭着我的身体特殊,要是换了普通人,按我这种不规律的时间生活绝对会搞出胃病来。

    “唉”不想起来还没什么,这一想起来肚子里叽里咕噜的,难受的不行,我换了个姿势,半躺在石头上,看着周围的一棵棵大树,“这偌大的一片森林,却不能给洒家换酒肉吃。”

    嘭!就在我因为饥饿感而快要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响将我惊醒了,我睁眼一看,前面不远处冒出了滚滚烟尘,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砸在了土地上一样,惊起了不少瞎家雀,真不愧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啊

    挣扎着爬过去,刚到了被砸出来的坑边上,就看见有一个人正用跟我一样的姿势从里面往外爬,四目相对,我们都是一愣。

    “喂,你身上有吃的吗?”我抬头问她。

    “有,你会做推拿àn mó吗?”她点了点头,反问我。

    “会。”这就好了,我们可以各取所需。

    三分钟后,我嘴里塞满了桃子,感觉自己又重获新生了。

    “噗。”我吐掉了嘴里的桃核,拍了拍双手上的土,放在了她的肩膀上,一捏,就听咔吧一声,她原本错位的骨头被我拧了回去,“你怎么会从天上突然掉下来?还是用脸着的地,你是想体验一次天使的感觉吗?你要想体验跟我说啊,我带你去月球,从那往下跳。”

    “哦”她的脸上泛起一抹潮红,看来是骨骼连接恢复正常让她爽快了不少,也有可能是啊,我不能再想了,跟变态待太久会传染的,“你有资格说我吗?那你这堂堂的城管头子怎么会饿晕在这里?”

    “请叫我秦裕禄,我可是为了公务忙活到现在,八云紫那种上司你又不是不了解,指望她不是跟指望你一样吗,都是指望不上啊”我换了位置,双手一托她的腰,又是咔吧一声,她刚才掉下来的时候身上大部分关节都错了位了,“我可是幻想乡的优秀干部,跟你不一样。”

    “说得好听,过程不一样,可结果还不是跟我差不多。”她嗤笑道,“对吧,秦裕禄?”

    “闭嘴,不然不帮你治了!”寓意倒是挺好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名字从她嘴里叫出来就能变了味,满满的讽刺意味,搞笑,“怎么就你一个掉下来了?我们的姿势帝呢?”

    “她说她要在空中多进行几次托马斯旋转,现在还没掉下来呢。”姿势帝姿势帝,如果不能在空中转体个三万六千度叫什么姿势帝?“你看,这不是下来了嘛。”

    顺手一掌将她的髋关节打回原位,我抬头看了看,嗯,一条绚丽的皇带鱼飘下来了,啊,万恶的灯笼裤!

    “就知道你会往上看。”皇带鱼满分落地,一手叉腰一手指天,“完美的姿势帝不留死角!”

    比那名居天子和永江衣玖,真不知道今天遇上她们是福是祸啊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还是熟悉的推车,还是熟悉的成员,当夜雀庵三位小mèi mèi到达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已经有三个人在这里等着了。

    “啊极乐”塞了满嘴的八目鳗,用一口酒送下食道,我长舒了一口气,感觉这才是人生,“一肚子桃子什么的,太太空虚了。”

    “嫌弃我的桃子?有能耐就不要喊饿。”天子把绯想之剑靠在一边,没有坐在夜雀庵自带的凳子而是坐在了一块要石上,似乎是被我的话刺激到了,她一定要彰显一下不良天人的传统,将桃子切开,剔出桃核,在加进八目鳗,然后开吃,桃子跟八目鳗的味道混在一起呕!“喂!你什么意思!”

    “你太恶心了,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努力把喉咙之中的呕吐感压制下去,我抱起露米娅,以此来恢复自己受到伤害的灵魂,啊,好可爱好软像个娃娃一样却不知唐僧肉是个什么味道。

    露米娅完全没感觉出我心里的想法,只是在我胸口上蹭个不停,如果不是她头上的灵符,这本来应该是个治愈向的小丫头,我将手又抚上了灵符,虽然不多,但是灵力确实在下降了,不知道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八云紫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dá àn。

    “谢我?谢我什么?”天子依然是那一副能把所有人膈应死的吃法,真亏得她居然能吃的下去。

    “谢谢你不是我女朋友啊,要不然我可能真的就莫回头我跳楼自杀去了。”我说完这句话的瞬间身体抱着露米娅向后凭空平移了一截,下一秒,绯想之剑劈在了我的凳子上,“哦,真危险,像你这种女人怎么可能嫁的出去。”

    “哇!”突然,衣玖捂着脸哭着就跑远了,我跟天子包括米斯琪和莉格露都是一副囧傻呆萌的样子戳在原地,只有露米娅完全没去注意,所以说这个吉祥物就是有好处啊,无忧无虑的。

    “她怎么了?”我僵硬的转过头,看着跟我同样处于死后僵直状态的天子,“吱一声啊。”

    “可能是对你那句嫁不出去起了某种反应了吧,衣玖她多少有点剩女的烦恼?”说起来幻想乡里的妹子无论年龄大小似乎都没有愁嫁的,与其说是不怕自己嫁不出去倒不如说是完全不在意自己嫁不嫁的出去,不过现在看来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啊

    “哦,这样啊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追啊!”我单手拎起天子将她朝着衣玖跑开的方向扔了出去,然后又把绯想之剑也一起扔了过去,不一会儿就听到远方传来一声巨大的shēn yín,也不知道是不是又刺到了什么不好的地方,嘛,罪过罪过。

    眼看天子和衣玖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我抱着露米娅轻轻摸着她的小脑袋,坐回凳子上叫过了莉格露,打算问一问。

    “莉格露,你是虫姬对吧?”将莉格露叫到我身边的座位上,我倒上两杯酒,以表诚意,“最近我遇到了一件怪事,一件有关虫子的怪事,我希望能听听你的意见。”

    “呃,请将。”莉格露有点不太能适应我这样正规的语气,“如果是虫子的事情我姑且还是能解释一下的,应该”

    “不必如此,我只是问一问,如果得不到dá àn也没什么关系。”我是很想得到dá àn,但是我也不希望因此而对莉格露造成什么压力,“最近,人之里不是出了一件事吗,很多孩子都中邪了,你知道吧。”

    “知道啊,妹红和慧音老师来这里的时候提到过,不过我听说那件事不是已经被您和阎魔大人解决了吗?”莉格露点头。

    “那件事确实解决了,我只是用那件事来表明一下时间,其实就在当天晚上,我从太阳花田往我家走的时候,我被一大群昆虫袭击了。”我仔细的描述了那天晚上被袭击的全部过程,包括我自己的猜测,事实上我完全可以确定那些昆虫绝对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

    “被大群的昆虫袭击所有的昆虫都是被人控制的”莉格露托着下巴摆出一副沉思者的姿态,“我想不到,不过我可以问问。”莉格露猛的挥了下手,从草丛里冒出了一大群昆虫,这些昆虫排好了队伍一只一只的跳到了莉格露的手上,然后没过多久又回到了草丛。

    “如何?”很明显莉格露也是在号令昆虫,只不过这些昆虫明显保留了自我的意识,跟那一天晚上我所遇到的疯子昆虫群完全不同。

    “最近确实有一些昆虫群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但是具体的它们也说不好。”莉格露摇摇头,驱散了剩下的虫子,表示她没能得到什么具体的有效情报,“真是抱歉。”

    “没什么,那就这样吧。”没能得到想要的dá àn,但这也在意料之中,“看来幻想乡又要不太平了,保护好自己,如果那家伙想用虫子做点什么文章那么你也是潜在的目标。”我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喝干,“米斯琪,你也是,你们这里太偏远,一旦出什么事,我不一定能第一时间赶得过来。”

    “好的。”米斯琪应下了,她和莉格露都是了解人情世故的小丫头,露米娅虽然说傻乎乎傻乎乎的,但是至少不像小9那样容易惹事,她们三个的组合我还是比较放心的,至于大妖精,她现在大部分时间都会在太阳花田,所以反而不用担心。

    附近传来了脚步声,我还以为是天子或者衣玖,结果等正主出现才发现原来是魔理沙,奇怪的是,今天魔理沙既没戴着帽子也没拿着扫把,这让我有点怀疑。

    “你是谁?”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报出你的名字来!”

    “呃魔理沙。”来者回答着,乍一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仔细推敲之下却是lòu dòng百出狄仁杰脸。

    “哦?不是吧魔理沙的可不是你口中的啊!”这么明显的问题以为我会忽略掉吗?真是太小看我了!“她的和你的可是完全不一样的啊魂淡!以为我分不出来吗?”

    “咳,抱歉”被我戳穿之后,爱丽丝从草丛里钻了出来,我这才发现,原来眼前的魔理沙是一个人偶,做得和真人一毛一样,唯有瞳孔不同,魔理沙的瞳孔也是金色的,而这个人偶是青色的,而且,人偶的耳朵上戴了耳环,但魔理沙本人却根本没有打耳洞,她最怕疼了,“看来我的配音演技还是有待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