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异常的气质-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六十七章 异常的气质

    “嘛,演技这种东西是练出来的,只是要记住,在练会了之前尽量不要表演,现在有很多演员被人讨厌就是因为这个,还没等学会呢就红了,你让他们再回去学去他们自己还不认头呢。”我打了个呵欠,决定不追究爱丽丝为什么会做出一个魔理沙的等身人偶出来。

    俗话说吃饱了食困饿了发呆,这话一点都没说错,我这刚一吃饱啊,就感觉有点困,这一困呢,我这个手脚就有点不听使唤,我这一手脚不听使唤呢,我就一不小心按到了魔理沙人偶的耳环上,没想到啊,就是这一下,给我惹出祸来了。

    “爱丽丝,爱你哟。爱丽丝,爱你哟。爱丽丝,爱你哟”我的手碰到耳环的同时,人偶的嘴里就开始不住的重复着这样的语音,听声音原汁原味的魔理沙声带,绝非刚才爱丽丝冒充的声音可比,可是这样一来,问题就变得有意思了。

    “爱丽丝没看出来啊,你还有这爱好?”我的表情变得暧昧了起来,而米斯琪则是把脸转了过去,装作什么都没看见,莉格露更直接,抱着露米娅就跑远了,“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呃这个我可以解释的”爱丽丝脸上的汗一泡一泡的往下流,把人偶藏在身后连连后退,“这个不要用看我那笨蛋妈咪的眼神看着我啦!”

    “很遗憾,我现在只能用这种眼神看你。”我摇着头,非常的失望,“我原以为,神绮的变态属性是随机性基因,现在看来,这果然是遗传性基因啊,我本来还期待着你会有些不同呢,真是让我失望你回去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我对爱丽丝的好印象已经完全毁掉了,以后我也只能用对待灵梦的态度对待她了,幻想乡终于又少了一个节操瓶子。

    “”爱丽丝双膝无力地跪在了地上,面朝黄土背朝天,“我只是我只是我只是在练习制作新的作战用人偶而已啊!”

    “制作作战人偶需要听魔理沙说爱你哟吗?”我毫不留情的戳穿了爱丽丝的小借口,为了防止她在神绮的道路上越走越深,必须一次下猛药,将事态的萌芽掐死在摇篮里,如若不然,怎么对得起诶,我要对得起谁来着?关我什么事?

    到这里,我突然又冒出了另一个疑问,既然魔界神神绮创造了她那个魔界,还有魔界的生物,那么,神绮又是谁创造的?有谁有能力直接创造出一个神灵?

    这么一想,dá àn就很明显了,能直接创造出一个sss级别的神灵,就连性质改变之后的虚无之神赛特和混沌之神迪恩都做不到,他们两个虽然强化了毁灭方面的力量,但却削弱了创造方面的力量,所以,能做到的就只有至高神爱思特尔,还有黑神夏蓉而已,而从神绮的力量性质考虑,就只剩下一个可能性,夏蓉,又是她搞的鬼,如果这么算起来,我们应该是兄弟,对,神绮纯爷们,铁血真兄弟。

    而另一方面,夏蓉利用爱思特尔的部分力量将自己的本源转化为了混沌之神迪恩,而黑暗之种又是混沌之神的衍生物。

    依照这个逻辑,神绮是我弟弟的同时又是爱丽丝的妈妈,换句话说,我最终还是无法逃脱奥特之舅的身份,成为了一个货真价实的舅舅,哦,真是太乱了

    “”爱丽丝哑口无盐,无话可说。

    “爱丽丝,你要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怎么想的?”这么算起来,爱丽丝的辈分除了比我小之外,可能比永琳都大,不过这无关紧要,重要的是爱丽丝如今跟咲夜一样成了我的晚辈了,“你对魔理沙有想法?不用不好意思,妹红慧音都被我撮合到一对了,再来一次也没什么。”

    “咳,您您多费心,我先走了”爱丽丝如蒙大赦,抱着魔理沙人偶跑路了,这算是默认了吗?好,这就好办了,等我下次去人之里就跟魔理沙她爸爸定个娃娃亲,不同意也得同意!我家爱丽丝哪一点配不上你家那个哦,对了,断绝关系了那就直接跟魔理沙摊牌!

    “他大姨妈”有气无力的声音。

    “哦,他大姨夫”我正在思考家里小辈的终身大事,就没怎么上心,“哟,回来了啊。”

    “是啊,回来了。”天子晃晃悠悠的在要石上坐下,一拍桌板,“兀那厮,给洒家切二十斤好肉上来!再来两坛好酒,快些!”

    “给她二十串八目鳗,再上两瓶酒。”我坐在旁边为眼睛都变成了的米斯琪翻译了一下,“衣玖呢?你别告诉我你没追上吧,你跑的还没一条皇带鱼快?这可不是在水里。”

    “别扯了,我把她送到人之里的婚姻介绍所去了,她也不愁嫁啊。”天子打着呵欠,“刚到那,还没进门,就被三百多号单身汉举着抬走了,说是要拼到最后剩下一个人,这会儿正在人之里打擂台呢。”

    “我就说嘛,她就是不自信,就冲那个身材那张脸,不比你好往外嫁啊?嗤”我精湛的眼光扫过天子胸前的绝壁,嗤笑一声,比小9还小!都快凹进去了。

    曾几何时有个大头死变态曾经这样说过,欧měi nǚ人胸和谐部假,韩国女人胸和谐部平,rì běn女人胸和谐部凹,要是贾平凹听见这话,那是会哭出尿来的,如今一见,果然不假,哈哈哈哈哈

    “兽人永不为奴!”绯想之剑当的一声与我右手的筷子撞在一起,我用筷子牢牢夹住了绯想之剑的两侧,任凭天子怎么用力都无法夺回,“熊人族无所畏惧!”

    “你这是自寻死路。”我的筷子轻轻一松,天子自己朝着后面倒了下去,后脑在泥土地上砸出了一个凹坑,“干什么,突然袭击可不像是天人应该做的事情,你是银魂里的天人吗?”

    “明明是你先散发出那么明显的恶意,当我白痴啊你!”天子颇费了一番力气才把脑袋从土里拔出来,“你胸大了不起啊?”

    “是啊,你奈我何?能奈我何?”我光明正大的承认了,承认了又如何,有种你来咬我啊,“好了,别费那么多话,这次你不惜大头朝下的完成一次天使坠落,总不是为了跟我犟嘴的吧,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幻想乡里有的是比我更好的选择,说吧,找我想说什么?”

    “好吧”天子拿起一整瓶酒,一口气把自己灌了个半醉,“你知道,我能收集气质,而且最近在有顶天,我也会有事没事的就从幻想乡各处地方随意的收集一些气质。”

    本来,天子从小娇生惯养,被呵护着长大,所以性格上相当我行我素,对自己的能力有着绝对的自信。由于对自己以外的所有存在都是很看不起的,所以只要稍微有点事不顺她的心意,就会很激动,发怒等等,很急性子,不讨人喜欢。

    但是,自从上次被我狠狠揍了一顿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天子的性格好像转变了,没那么棱角分明了,虽然还是有个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习惯,但是比原来好多了。

    所以,即使她说又在漫无目的的收集气质,我也仅仅是在等待她的下文而已,不然,我早就一锤子过去了。

    “所以呢,你收集气质之后,又惹出什么麻烦来了?”酒壮怂人胆,要是没出什么事,天子至于喝了一瓶酒之后才敢开口吗?“你是又窝了娼了,聚了赌了,还是练了了?”

    “你说对了一半,确实又有麻烦了,不过不是我惹出来的。”天子伸出手,一团淡淡的气质浮现在了她的手心,“这是我在幻想乡里随意收集到的一个气质,你自己感受一下吧,凭你的能力应该能完全的感受到,然后你就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哦?是吗?”我将手按在了那一团气质上,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气质之中隐藏的情绪,蓦地,我突然睁开了眼睛,“暴躁,愤怒,仇恨,还有不可一世的狂妄和强烈的报复冲动,想对幻想乡直接发难吗?是什么人会对幻想乡有如此巨大的仇恨?而且这个人居然还是在幻想乡内部!”

    “明白了吧?这就是我来的原因,毕竟什么来着?”天子本想好好装个逼,但一时之间居然忘了天人的装逼专用语句,自己在嘴里念叨了十几遍才想起来,“哦,对了,毕竟天人就是偶尔降临到地上进行忠装告逼的一种存在。”

    “哼,好吧,这次我不计较你的冒犯,但是,这一团气质你是从什么地方收集到的?人之里吗?”放眼望去,幻想乡里可能有这么强烈的负面情绪的人只有可能是来自人之里的自卫队了,除了他们不可能有别人,但是,万一呢,万一是别的人呢,而且,说实话我并不希望这次的目标真的是自卫队。

    自卫队之所以一直存在,就是因为他们表面上并没有做出什么大事,强行驱逐会使我们站在道德的劣势,影响幻想乡的稳定,所以即使我跟八云紫都希望分分钟解决掉他们,但是我们却也必须忍着,而这一次,天子的气质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感觉到,更无法作为证据,很容易导致强行撕破脸,不好收场。

    “我倒希望是,人之里,这样我还可以看好戏,但是很遗憾,这一团气质,来自你脚下。”天子说这话的同时还用自己的皮靴跺了跺脚下的黄土地,“明白了吗?”

    “来自地下?”地下世界,我一直都怀疑幻想乡的地下并不是那么单纯的,因为恋恋说过她来自地底,但是,关于这一点,八云紫似乎一直都没有跟我透露过,而且,除了恋恋和那只被恋恋称为阿空的地狱鸦之外,我再也没见过任何来自地底的人了,“这可不是小事,为什么你选择来告诉我,而不是直接告诉八云紫呢?”

    “因为我觉得比起她来,你更容易打交道,跟你打交道最多被揍一顿,跟她可就不好说了。”就连天子这种抖都完全看不上八云紫,由此可见她的人性到底有多差,“我不是说你比不上她,而是比起她来,你似乎更喜欢直来直去的解决问题。”

    “没错,提出问题,解决问题,这就是我的行为方式。”一点一线,也许有些枯燥,但是却是最为简单快捷而且有效的解决方式,“不管怎么说,谢谢你的情报,今天这顿我请了,米斯琪,她的钱算我账上。”

    “了解。”

    本来我打算问完莉格露之后就去人之里跟阿求讨论一下幻想乡缘起更新的问题,只不过现在看来,该修改一下了,那气质的怨念太强了,无论如何必须早作打算,就算不能将萌芽掐死,也要在他彻底发育之前将其阉割,而且是诗意的阉割。

    “西斯特姆,准备好补给品,我要先进行一次补给,联系八云紫,问问她地底之下到底有些什么。”但是话说回来,我的伤还没治,光束shǒu qiāng的能量电池也用完了,魍心剑和流亡者更是放在家里,没有这些,说实话面对幻想乡里层出不穷的妹子们,我还真没什么底气,阴盛阳衰这个成语在这里被发挥得淋漓尽致,对此,坟头草还没长出来的霖之助和易者表示完全不想说话。

    对,现在易者还没死,但是迟早会死的,不要着急,静候佳音,好饭不怕晚,好梦留人睡,迟早有一天,来把菊花会。

    彼岸居。

    “秦大人,您怎么一脸的您心情不好吗?”铃仙早已通知完了永琳,回到了家里,见我一进门就是一脑袋官司,有些奇怪。

    “我遭遇了一个磅礴的小下体,必须想办法阉割掉,但是还要看八云紫的意思。”我拍拍铃仙,“我先治疗一下,联系所有城管,我今天要逼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