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八章 逼宫-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六十八章 逼宫

    半个小时之后,我带着一帮人站在了八云之家的外围,也就是八云之家结界的外面,面前是一片空地,只有穿过结界才能看到真实的场景,就像当年的永远亭。

    “你今天已经用过能力了吧。”灵梦皱着眉头子,一脸的不爽,“你又不能靠自己进去,那还把我们都叫过来干什么?你以为八云紫会主动放我们进去吗?”

    “灵梦,你还是老实点吧,我感觉今天小哥身上的气息很吓人,你再这么挑衅小心被咔嚓掉。”戴着帽子拿着扫把站在后面的是真正的魔理沙,背后背着一个巨大的八卦炉,仔细看看,那居然是由十二个玄火八卦炉的零件拼成的。

    “哈?就凭他?”灵梦似乎是太久没有跟我接触了,态度居然会变得倨傲起来,看起来,是应该好好管教一下了,必须让她给我搞清楚,这里到底谁才是老大。

    “就凭我。”我握紧拳头,一拳在灵梦头上打出一个大包,“感觉如何?”

    “啊疼疼疼”灵梦抱头鼠窜,好半天才想起来,我的法则抗拒系统可以一定程度上削弱大结界对她的保护和加成,换句话说,她那引以为豪的幻想乡最强的名头在我这里是不管用的。

    “哼,愚蠢的白痴”小9骑在艾尔肩膀上,抱着肩膀闭着眼睛酷酷的吐出一句,那神情颇有流川枫的精髓,而且,对灵梦造成了成吨的伤害,尤甚于我刚才的一拳。

    “琪露诺眼中的白痴灵梦,你还是自己cí zhí吧。”文文毫不留情的在这基础之上又施加了附加伤害,而且产生了暴击,“就你这个智商以后基本上也就告别城管了。”

    在我们一群人的嘲讽之中,灵梦低下头,不说话了,脸色隐隐发黑,身上的气息陡然变得危险起来,众人皆以为惊,曾不为鬼巫女乎?然,非也。

    “灵梦桑,这样可不行。”作为守矢神社的代表,早苗这也算是第一次正式出任务,虽然她平时布教之余也会在小铃那里接取一些鸡毛蒜皮的日常任务,就像其他的城管一样忙碌在人之里的大街小巷,但是,像这样以城管的身份受到召集而出动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这让她很是兴奋,同时又很紧张,就好像新兵第一次上战场,“这次我们来可是有任务在身。”

    “”灵梦的气势突然又弱了下去,倒不是因为早苗的话,而是在她心中,任务等于工资加奖金加补助,灵梦不会跟钱过不去,所以,忍了,她忍了。

    “对了,魔理沙,你后背上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虽然看得出个大概,但是还是了解一下,没准能对以后有什么帮助呢,“八卦炉?”

    “啊,这个啊。”魔理沙抖了抖背后的巨型八卦炉,巨型八卦炉完美的贴合在她的后背上,“这个是魅魔大人特意在河童那里帮我定做的全射程火力支援系统,本名弑神炮系统。”魔理沙将魔力灌注进入巨型八卦炉之中,巨型八卦炉瞬间被激活并且分解组合为十二个玄火八卦炉,仿佛浮游炮一样悬浮在魔理沙身侧,位置不停的变化。

    “弑神炮系统,这名字可真够不要脸的。”我不知道这名字是谁起的,我不是针对某一个人,我只是说这个名字起的,实在是太垃圾,“这东西能储藏魔力吧,不然单凭你自己的魔力用不了多久就被抽干了。”

    “呃小哥你应该是说错了,只不过也不能说完全错了。”魔理沙绕着自己的头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些改造过的玄火八卦炉能将魔力放大,仅仅消耗很小的魔力就能发挥出可观的火力,只不过,这确实是因为我的魔力总量不足。”

    “还有什么功能?”这越看越像浮游炮的所谓弑神炮系统虽然很抢眼,但是我总觉得这应该还不是全部,以魔理沙乃至魅魔的性格,也不会做出这样一种单纯辅助的攻击系统,如果说每一个玄火八卦炉都能增幅魔力效果,那么

    “小哥你好像已经猜到了啊真没意思,为什么你总是能猜到呢”魔理沙看着我的表情心里的感觉有点复杂,就好像努力几十年的成果让人一眼看穿的感觉一样,“我能将这些玄火八卦炉组合成像之前那样大小的弑神八卦炉,并且发出完整的终焉火花,不过以我的魔力总量,最多只能用五次而已。”

    “哦,五次,那也很不错了。”我看了看八云之家的方向,那里依然没有任何动静,看来八云紫是不会亲自出来欢迎我们进去了,之前的扯皮就等于是给八云紫的最后通牒,既然如此,我也要真的来一次逼宫了,“来,试一次,让我看看效果,就朝这里射。”

    “这里?”魔理沙看着面前的一片旷野,“好啊,都退开点呃,有问题吗?”

    “”妖梦抱着楼观剑,一副夕阳武士的做派,站在原地瞪着双眼没动静。

    “咳”离妖梦最近的咲夜又过去碰了妖梦一下,没想到妖梦一下子跟被吓到了一样,楼观剑差点就拔出来了,反倒把咲夜吓退了几步,“呃,妖梦,r弄啥嘞?”

    “啊?哦睡着了,不好意思”仔细看看,妖梦今天的眼袋很厚,黑眼圈也浮现了出来,看上去就好像一连熬了三个通宵一样,她大打着呵欠,跟我们不停的道歉。

    “怎么回事妖梦?”这可不正常,看着这样的妖梦,我心里觉得非常的别扭,这根本不是我记忆中的曲林静树。

    我如今的感觉,就好像一个老牌特摄粉看到了美国1998年的哥斯拉一样操蛋,哥斯拉永远应该是一条霸气的原子恐龙而不是一头略显傻叉的变种蜥蜴,妖梦也是一样的,那种凛然的气质早已成为过去,现在的妖梦看上去就是个熬夜上的女初中生,这太太过分了,妖梦你这样可是要被送到杨叫兽那里电疗的啊!

    “啊没什么”妖梦扶住了自己的额头,“最近楼观剑和白楼剑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很不安定,晚上睡不安牢,白天又幽幽子大人的食量您也清楚吧。”

    “这可不好这可不好”我从妖梦手里接过楼观剑和白楼剑,仔细的感受,却没发现什么问题,我试图拔出白楼剑,却没能成功,这才想起来,我现在并非索德布雷加。

    没办法,我只能唤醒魍心,想听听她这个同族的意见,却没想到刚刚唤醒魍心,两把剑就开始在我的手中震颤起来,不禁让我觉得奇怪,也让妖梦一瞬间警觉起来。

    “就是这样,最近这几天每天晚上它们都是这幅样子!”按照妖梦的说法,楼观剑和白楼剑的不安定居然会是因为魍心?说起来,仔细想想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妖梦说两把剑只在夜间出现反应,而夜间因为光明暗淡黑暗现形,魍心剑的力量会得到增幅,也许正是因此而泄漏了气息。

    “魍心,你每天晚上都在干什么?”我没办法阻止夜晚对黑暗之力的增幅,就只能从魍心这一边下手,只是没想到,当我问出这个问题之后,我得到的回答居然是跳街舞?我去你妹夫的你一把剑大半夜的跳什么街舞?你可是女的,要跳也应该跳钢管舞吧?

    在我的苦口婆心之下,魍心同意以后晚上不跳舞了,我将楼观剑和白楼剑还给妖梦,示意她以后不用担心这两把剑的稳定性了,然后让她回去休息,为了防止她回去之后进一步受到幽幽子的压榨,我让西斯特姆发了个口信过去,让她今天去我家吃饭,只要她去到了,明天下午之前是别想回去了。

    我可没打算给幽幽子tí gòng伙食,对付这种人,用幻觉就足够了,留守的小魔会处理好的。

    妖梦离开了,城管队伍少了一人,但是该做的事还是要做。

    “魔理沙,差不多了,来吧,想办法干他娘的一炮!回头我赏你半斤地瓜烧。”我拍拍魔理沙的肩膀,自己也往后退出了一段距离,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了解了,感受我的力量吧!弑神简单易懂的终焉火花!”魔理沙将大号的弑神八卦炉摆在胸前,全力爆发,这一炮差不多有魅魔的七成半左右的威力,很是不错,平静的空间之中很快就像是玻璃一样开始了大片的开裂。

    最终裂缝扩大到极限,啪的一声碎裂开来,露出了里面的小院子,以及几栋合式房屋,八云之家,首次展现在这么多人眼前。

    “呼痛快!”魔理沙收了弑神炮系统,两三步退到我身后,既然这里是八云紫住的地方,那她在做了如此不人道的事情之后就不能再继续抛头露面了,即使她有了弑神炮系统,论硬实力,八云紫还是远远在她之上,“小哥,接下来看你的了。”

    “不用害怕,魔理沙,八云紫不能把你怎么样,还有,爱丽丝似乎是看上你了,你对她的感觉如何?”我的解析系统扫过整个建筑群,顺便提起了爱丽丝那一档子事。

    “呃?”魔理沙的帽子不由自主的歪了,“看上我是什么意思?”

    “就是想跟你成为我和文文这样的关系。”通过sǎo miáo,我很快就发现了八云紫的位置,真是太不务正业了,我们在这里站了这么久,她居然在睡觉?

    “容我考虑考虑”魔理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居然没有直接吓呆或是出口拒绝,看来这件事呦西,咳有戏。

    “行,回头你自己去跟她说。”大步迈进,我示意所有的人先去主客厅集合,我自己则前往八云紫的卧室,那卧室里遍地陷阱,只有我知道怎么回避开。

    “主人,您可要小心。”艾尔最后一个进入客厅,不忘回头提醒我一句,八云紫的家在她眼中仿佛就是龙潭虎穴一般,但是我不在意,就算真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降龙伏虎。

    悄无声息的推开卧室的门,我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慢慢的抬起左脚,跨过那个清朝的盆,又缓缓的抬起右脚,躲开那个唐朝的碗,再轻轻的转身,躲避那双一八三零年的鞋,接着歪过头,闪过那两只一七六四年的袜子

    经过一阵艰苦的奋斗,我靠近了八云紫的床,八云紫完全没有感受到危险,依然还在熟睡之中,我看了一眼床边堆成铁塔状的易拉罐,用力一踢,易拉罐叮呤咣啷的散了一地,也把八云紫吓醒了。

    过了十几分钟,我强行拉着虽然洗过脸但还是睡眼惺忪的八云紫,来到了客厅之中,一眼看到自己家里居然进来了这么多人,差点让八云紫以为自己在做梦,但是,在仔细的感应到自己布置的隐藏用结界已经被摧毁之后,八云紫的脸上挂不住了。

    “我希望你们有恰当的理由,否则,死啦死啦滴干活!”八云紫展现着自己作为妖怪闲者的威严。

    “地底有动静,我有理由相信地下正存在着正体不明的人在策划巨大阴谋,所以,你现在必须告诉我们,地下,到底有什么!”我不想再废话了,一切,我现在就要知道一切!

    “地下?你确定?”八云紫还有些疑问,但看到我的表情就知道我没开玩笑,“好吧,地下我也没办法形容,但是,如果说有人想要搞大事情的话,也不是不可能”

    “那我就亲自去检查。”既然八云紫也无法给出准确的dá àn,那就只有亲眼见证了。

    “我知道你会这么想,但是,不行。”八云紫却直接将我的计划否决,“幻想乡有规定,下属不可一波上司咳,不对,地上的非人类禁止进入地下,这是地上地下分割时定下的规矩,就算要检查,也只有她们两个能去。”

    八云紫看着我们一行城管中唯二的人类,灵梦和魔理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