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 魔理沙的改修计划-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六十九章 魔理沙的改修计划

    “你在开玩笑吗?”我简直难以理解,幻想乡本来就是为了防止非人类被人类彻底吞没而建立起来的,现在她居然告诉我,幻想乡里有只有人类能进入的地方?人之里都没有这么严格,即使在早些年,慧音也是人之里的固定居民,“那我希望你给我说清楚,谁定的规矩?”

    “我,阎魔,还有一个连我都不愿意招惹的怪咖。。: 。”八云紫没有给我留下任何回旋的余地,“别妄想从这一点出发了,如果想要调查地下所发生的事件,就只能依靠人类完成。”

    “好,那这次我就稳居幕后了。”事已至此,那也没办法,也该让灵梦干点活了,每次都是我解决,“只不过,魔理沙,你,暂时还不能直接去。”

    “啊?为什么?”魔理沙本来因为这次特殊的任务而处于兴奋状态,却被我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直觉,身为一个设计者的直觉,也是身为一个长者的直觉。”我转头看着八云紫,“如果你无法形容地下的是什么东西,至少透‘露’一下大概水准吧。”

    “水准?这简单,底下的那些家伙,平均水平大概跟你家的那一坨天使差不多。”八云紫指着艾尔,“没错,就她那个级别,当然,大部分的要差一些,但是也有几个比她强的。”

    “这就对了。”我的直觉应验了,“魔理沙,你自认现在的你能对付艾尔吗?”

    “呃……一个的话还是可以的。”魔理沙看了看艾尔,在脑子里模拟了一下大概过程。

    “嗯,灵梦,你呢?”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但是如今的魔理沙必须下点猛‘药’才能让她认清现实。

    “二十个吧,三十个也可以试试。”灵梦在大结界内近乎无敌,但是她的灵力和体力是有限的,所以她并不能永无止境的打下去,即便如此,也足够了。

    “没错,这就是差距,我来说说为什么吧。”我走到客厅墙上的电视边上,利用解析系统入侵到了电视内部,然后在上面播放我想要播放的图像,电视的画面从中间分隔,左边显示的是灵梦,右边则是魔理沙,画面上分别是她们过去的战斗场景,“看出问题了吗?魔理沙的攻击力不比灵梦低,但是防御力差太多了。”

    事实就是这样,灵梦跟魔理沙的战斗力差距大部分是体现在防御力量,在攻击和速度方面,灵梦虽然强,魔理沙也未见得就弱到什么地方,毕竟是走高爆发线的魔法使,近战同样,灵梦有专用的博丽神拳,魔理沙也有独特的铁尻,但是在防御上,灵梦内有亚空‘穴’这种类似瞬间移动的能力,外有防御‘性’的灵符和大结界的防御加成,可以说无懈可击。

    但是反看魔理沙这边,就完全是另一个样子,她几乎没有什么防御‘性’的符卡和能力,针对攻击常常是进行闪避,或是用更大的火力进行覆盖,这样一来,灵梦遇到躲不开也无法化解的攻击还可以利用防御的能力抵抗,但是魔理沙就不行了,再加上魔理沙本身判定点要大上不少,在擦弹方面也很是苦手,这就更是雪上加霜。

    这同时也证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束‘胸’对擦弹并不能带来什么提升,所以没必要为了追求这一点而不敢去选择早苗这样的巨凶自机。

    “……”魔理沙看着屏幕,表情很尴尬,人来疯的‘性’格让她不会因此而受到什么打击,但是这不代表她不会注意到自己的问题,“但是我就是纯能量型的魔法使,让我用防御什么的,现在学也来不及了啊……”

    “所以我考虑出了一种补偿方案,在那之前我要问一句。”我停止播放影响,顺便将电视改装成了一台黑白大彩电,“早苗和咲夜也不能下去是吧?”

    “没错,她们都只能算半个人。”八云紫的回答不出我所料,早苗是人类的同时也是现人神,咲夜则有不死人的血统。

    “那就没得选了,我们要把你的弑神炮系统改良一下。”属‘性’不够装备来凑,这是最直观的思考方式,“魔理沙,你有没有考虑过一件事,如果在连续的战斗中,你的一部分玄火八卦炉损坏了,那该怎么办?”

    “噫……不用了呗……”魔理沙也就能想出这种主意来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但是我可不能把思路跟你同步在一条线上。”想要改造这一套弑神炮系统,我是做不到的,里面涉及了太多的魔法相关,况且,我来做也是舍近求远,最关键的是,这次我想偷个懒,“荷取,听得见吗?”

    “当然,盟友,有什么事情吗?”荷取在另一端的声音听起来还‘挺’愉快。

    “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讨论,你有时间吗?”

    “当然。”

    搭着八云紫的便车,荷取加入了我们的团伙。

    “我希望这一套弑神炮系统,不仅仅要在攻击上,也要能tí gòng防御能力,而且,还需要能自动修复一些没有伤及核心组件的损坏。”也许有一天魔理沙能修行到魅魔的程度,但是那不是现在,现在,就是要靠装备,而既然是出公差,那就要给她最好的装备。

    “盟友,我并不是打击你的积极‘性’,但是我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完成你所说的那些……功能。”荷取倒是很想要帮忙,但是无奈能力有限,“除非……除非能有什么东西来直接进行修理,一定要小,即使带上很多也不能影响到战斗,还要足够灵活,能够远程控制它们进行修理工作,但是即便如此,防御上……这就不好办。”

    “等等,如果是防御的话……帕秋莉大人可能会有办法。”荷取本来已经完全否决了利用弑神炮系统提升防御力的可能‘性’,但是咲夜的一句话又峰回路转,“我以前也跟帕秋莉大人学过一段时间的魔法,这一点我以前说过,我记得帕秋莉大人好像会使用一种嫁接魔法。”

    “嫁接魔法?”这种魔法我还是头一次听说,毕竟膜法阵之外的魔法我都不怎么了解,“有什么用?难道还能把魔法嫁接出去吗?”

    “正是如此。”咲夜解释,“嫁接魔法就是先在某一样物品的上面描绘出魔法印记,然后再使用魔法的话就可以选择将魔法在那件物体旁边发动。”

    “旁边?”旁边可是个很模糊的字眼,前后左右上下,这全都叫旁边,“她怎么能确定魔法释放的方向?”

    “如果能看到的话,就能确定方向。”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我回头一看,发现帕秋莉居然已经站在屋里了,手上还拿着一件让我眼熟的要死的东西,“你的小金库还给你,借了这么久了,正好最近收拾完了。”

    “只要看到就能确定方向?”我将亚空间超级仓库放回腰上,固定好,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对啊,我们也必须看到,我们必须能看到这次探索的全过程,shè xiàng机,wēi xíngshè xiàng机,不仅要小,还要清晰,更要能保证在战斗中不会损坏,西斯特姆,到你出场了。”

    “sir,您要用太阳‘精’金吗?”西斯特姆一听我的话头就知道我想干什么了。

    “不是刚到手了一块吗,做两个满足我要求的wēi xíngshè xiàng机出来。”之前在小行星上得到的那块太阳‘精’金矿石,如今正好派上用场,“姆……咳,帕琪,如果是通过shè xiàng机的影像,你也能确定方向吗?”一不留神差点又叫错了,幸好我改的快,不过这个称呼好像只有蕾咪和芙兰会叫的吧……

    “嘁,算你改的快……”帕秋莉把手上的火球熄灭掉,“就像你想的那样,只要图像足够清晰,我就能完美控制魔法方向,防御魔法,我多的是。”

    “魔理沙,你觉得如何?”虽然事情已经算是定下来了,但是姑且还是问一下魔理沙的意见,就当是尊重人权,虽然,魔理沙同不同意结果都是一个德行,不过多少要做做样子,这样我们就可以问心无愧的说我们很是尊重人权,但其实,幻想乡也不过是个帝制国家,只不过这里的皇帝不止一个,而且不会过世,更不会相互倾轧,至少现在不会。

    “嗯,好啊,不用我自己防御当然好了。”魔理沙爽朗的竖起大拇指,摆出一张牙齿可以反光的迈特凯同款笑脸,“我会尽量躲,躲不开的就靠你了。”

    “行,只要以后你别再去我那里偷书。”帕秋莉的言外之意就是威胁,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就不介意在应该使用防御魔法的时候慢上一拍。

    “咳咳咳咳!”魔理沙差点没一口口水呛死自己,脸上的尴尬不自觉地又增加了许多,“我……我尽量,我尽量……唉……”

    “提议很不错,咲夜。”如果不是咲夜的提示,我们是不会想到帕秋莉的,可以说她厥功甚伟,于是,能者多劳,“防御的问题解决了,你对于刚才讨论的修复问题有什么看法?”

    “是,老祖宗,噗……”自从咲夜搞清楚自己的身世之后,人也变得开(逗)朗(‘逼’)多了,原来的高冷形象一扫而空,当然,冒然提起pad还是会导致game-over,因此,切记,谨言慎行,“我觉得如果需要小东西,而且是‘精’密的小东西来进行修理的话,爱丽丝可以列入考虑。”

    “人偶吗?好主意。”我回头看着突然出现的爱丽丝,跟之前的帕秋莉一样都是八云紫的手笔,“你觉得如何?”

    “并不是做不到,只不过如果要大量携带,就必须在进行缩小和轻量化,而且,我并不会维修机械。”爱丽丝也没有任何的意见,尤其是这一次支援的还是魔理沙,但是技术‘性’问题并不是依靠气势和毅力就能弥补的,就好像一个计算机系大学生再怎么下定决心也写不出经济学论文一样,革命工作,分工不同,我来打水,你来拎桶。

    “修复工作可以由我来控制。”荷取偏偏就是这个技术人员,“如果我们能合作的话,就能完成这一项。”

    “那就需要特制的人偶,我会想办法设计出来的。”爱丽丝同意合作,“剩下的‘交’给你。”

    “嗯,我会完成控制芯片以及‘操’作台,不过需要些时间,具体什么时候行动?”荷取跟爱丽丝敲定了合作方式,询问着具体的行动时间。

    “就是因为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会在什么时候发难,所以我们才需要调查,所以,时间倒是不算太紧张。”我算了算时间,觉得还算充裕,如果那东西真的跑到地面上来作‘乱’,那正好就可以直接宰他,连探索都省了,只不过那样终究是下下之策,“给你们一个月,如何?”

    “这也太宽裕了,这样吧,我们什么时候完成了,就立刻通知你们。”荷取想到了折中的办法,“嫁接魔法呢?”

    “如果需要的话,三分钟我就能安全完成手术……施法。”帕秋莉表示嫁接魔法完全不是问题,任何时候都可以进行魔法印记的设定。

    “那就这么定了。”我进行最后总结,“诸位,这一次我们要面对地下的一些未知的生物,我们对它们一无所知,所以务必做好万全的准备,即使是我们这些不用前去的人,也要随时待命。”

    “好吧,只要有钱拿的话,打谁都一样。”身为这一次的主角,灵梦也没有任何的表示,这代表这一次的事情就这么敲定下来了,轰轰烈烈聚集过来的人又气势汹汹的散去,留下八云紫一个人。

    “……”八云紫在原地站了很久,她一直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待所有人走远后,她终于回想起来,“到底是谁把我的结界打破的!”

    方圆百里空空‘荡’‘荡’,已经没有人可以回答她了。

    “sir,八云紫为何要有所隐瞒?”回家路上,西斯特姆与我偷偷地‘交’谈着,“她肯定知道些什么,关于地下的。”

    “很简单,我太了解八云紫了,她不会信任任何人,对你我也不例外,当然反过来,我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