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一章 水桶妖怪钓瓶落-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七十一章 水桶妖怪钓瓶落

    洞穴之下,灵梦和魔理沙依然在不停的下降着,由于远离地面,光线已经几乎没有,好在她们可以自己制造光源。

    “我们下降了多久了?”魔理沙问了一句。

    “我怎么知道……看!下面好像是地面?”灵梦听见问话往下看了一眼,却隐约的看见了地面,“降落下去看看!你可要小心。”

    “嘿,灵梦,别小看我啊。”灵梦和魔理沙,这两个可以说从小一起长起来的撒尿和泥的小伙伴,就是不知道她们两个到底是谁撒尿谁和泥,但其实魔理沙一直有一个野望,就是超过灵梦成为头号城管,当然,现在灵梦已经是二号城管了,魔理沙就算超过灵梦也摆脱不了万年老二的窘迫境地。

    两人加快了下落速度,很快,脚踏实地的感觉传来,让两个人的心都稍稍的放了下来,人类毕竟是站在地上的生物,飞在天空中太久,经常会忘了自己吃几碗干饭,不仅仅适用于飞行,也适用于某些暴发户,吃两天饱饭忘了西北风冷不冷了。

    “我去,这下面还真不小?”魔理沙往前探望着,一条深邃的洞穴往黑暗之中延伸,很难想象这里面有些什么,就算是通往虚空啦,通往下界啦,通往末地啦,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哼,要是小的话就不需要我们来调查了,测试一下通讯功能,有人听得见吗?”灵梦大喊了一声,在空旷的洞穴中不断地回响着,“我们落地了,前面是洞穴,我们正打算进去调查,听见了就回复一声,秦钺炀,你个隐遁幕后的头子不会这次真的什么都不管了吧!”

    “诽谤我信不信我抽你?”好吧,至少我们证明了通讯xìn hào很好,灵梦的屁话我一个字都没落下的全听见了,“我们了解了,先留在原地不要动,正在投放补给。”

    在我的示意下,紫空投了两个带有头灯的施工安全帽过去,一个韭菜色的一个芹菜色的,在头灯的照耀下,两人可以将照明所消耗的灵力和魔力节约下来,准备迎接之后可能出现的突发事件。

    “行了,继续前进。”头灯照亮了一部分洞穴,但是更远的地方依然是漆黑一片,我下达指令,往前探索。

    两人开始在不知尽头的洞穴之中迈开脚步,周围的岩壁看起来毫无特色,洞顶倒是很高,洞壁也很宽,就算是赫拉克勒斯或者阿斯忒里俄斯那种巨型身体在山洞中并排行走也不会觉得拥挤。

    “灵梦,你说这山洞是天然形成的吗?”魔理沙走到了岩壁旁边,前行的同时敲了敲岩壁,“哦,真结实,这岩壁的坚固度跟妖怪山有一拼吧。”

    “如果不结实的话,在这么深的地下,早就被压垮了,只不过,我看不出用工具开凿过的痕迹,但是,要说是天然形成的,也太……太规整了吧。”灵梦不是没见过自然形成的奇观,但是那些奇观的特点就是没有规律,不像生物建造的建筑那样有整齐的规划,“还是那句话,小心为上,我们不知道在这黑暗之中隐藏着什么。”

    “我只希望不会是克苏恩,哪怕只是它的一部分。”魔理沙打了个寒颤,“还记得二傻子在尼鲁布地下遇到了什么吗?”

    “放心,幻想乡里可不会有上古之神,而且,要说上古之神,秦钺炀不是也算吗?”除了不是神之外,单说上古,我倒还确实够资格,可是……现在是在探索中,你们能不能安静一点,别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结束了相互的小玩笑之后,两人加快了速度,渐渐地,山洞之中居然亮了起来,不是因为靠近出口,而是山洞石壁包括顶部都镶嵌了不少晶体状的石头,正是这些石头散发着的一丝淡淡的荧光照亮了山洞,灵梦的脚步当时就停下了。

    “姓秦的,这些石头是什么?值钱不?”果不其然,能让灵梦延后任务的的就只有现钱。

    “荧光石,十块钱一大把,你要想要明天我送你十吨。”然而,并不是会发光的都是金子,也有可能是精子,至少这次,灵梦看上的绝对是天底下最不值钱的东西之一,我说的十块钱可是日元啊!十日元,连包辣条都买不起。

    “那算了……这些石头有可能像这样自然生成吗?”在赚钱的念头消下去之后,灵梦立刻就发现了真正应该被注意的情况,“仔细看看这些分布,太规律了点吧。”

    “说对了,自然生成的荧光石都是一大块一大块的隐藏在地下的地层之中,像这样小块分布的如此均匀的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换句话说,这是有人为了照明故意放在这里的。”这至少能代表有人就在附近,至于是敌是友,那还要等接触过之后再说。

    “小哥,如果发现地底生物,我们在什么情况下才允许攻击?”魔理沙看了看那些荧光石,默默的拿出了一个不属于弑神炮系统的玄火八卦炉,藏在了袖子里。

    “呃……在你们遇上坏人的时候,你们被准许进行攻击。”可以的话,我并不想搞得鸡犬不宁的,把地上和地下的关系搞得那么僵硬,连月之都都能成为自己人,何况是地下的呢。

    “好吧,可我该怎么确认对方是好人还是坏人呢?”魔理沙追问。

    “这简单,朝你们的脸放aoe的就是坏人。”坏人很容易认出来,他们的脑门上就会写着坏人两个字,而且行为举止也是坏人,“除了这些,还有试图踢你们的屁股的人,还有,魔理沙,如果你遇上这种人,建议先不要躲。”

    “这……行,我试试看。”魔理沙似乎还不了解自己铁尻的可怕之处,明明她都已经用铁尻当做wǔ qì攻击人了,所以说人最难有的是自知之明啊。

    正在两人继续前进的时候,突然,一个木桶居然从天而降,‘duang~’的一下正中魔理沙头顶,魔理沙一声没吭就‘啪叽’一下倒在地上,晕过去了,而那个木桶又重新弹起,落在了地上,开始自己晃动起来,没一会儿,一个梳着绿色双马尾的小女孩就从桶里钻了出来,只露出上半身,双手扒着木桶的边,窥视者灵梦。

    说是小女孩,她真的很小,看体型居然比琪露诺还要小,仅仅比身为人偶的梅蒂欣大上一点,即使幻想乡萝莉体型的人不少,这小丫头也可以排上一个幼小排行前三的排名,前两个是梅蒂欣和……还没定下来。

    “哦……见鬼……”灵梦看着魔理沙倒下去,心中万匹***奔腾而过,之前说的那么热闹,现在一砸就晕了?“嘿,我不管你是谁,把魔理沙还给我,我们很忙的。”

    “哦……”小女孩听了灵梦的话伸手在自己的木桶里翻找着,不一会儿就拿出了两个足以让灵梦心跳停止的大家伙,比木桶还大得多,没错,两个等身大的魔理沙,她眯起了眼睛,问起了灵梦,“年轻的城管哟,你掉的是这个金队友呢,还是这个银队友呢,还是这个晕过去的队友呢?”

    “三个我都想要,而且,你也没有别的选择。”灵梦直接用亚空穴抢过了小女孩手上的两个魔理沙,然后发现……塑料的,“靠!魔理沙!你还打算睡多久!给我起来!”灵梦被耍了,强行迁怒于魔理沙,以天霸风神脚将魔理沙唤醒,一脚踢中了……魔理沙的屁股。

    两相抵消,魔理沙醒了,灵梦也没受什么伤。

    “什么啊,居然偷袭我!”魔理沙抬起玄火八卦炉就要趁热来一发,被灵梦拦住了,“为什么拦我啊!”

    “她既没朝你的脸放aoe,也没踢你的屁股,按照秦钺炀的分类标准,你不能攻击她。”灵梦解释着,眼睛却不停地盯着小女孩的木桶,似乎是想看清那里面还装了什么其他的好东西,“你,叫什么,什么滴干活?怎么知道我们是城管的?”

    “琪斯美,种族是钓瓶落。”琪斯美偶尔简称小桶回答道,“至于你们……地下也有新闻的,虽然都是过期的,但是多少也可以看一看。”

    “那你为什么要袭击我?”魔理沙揉着自己的头顶,那里依然还隐隐有些作痛,连她的尖帽子都被砸扁了,“居然还用偷袭这种方式!太过分了吧!你们地下生物都是这么没有素质的吗?我要找你们的头子举报!我要尚仿!我要见你们郭嘉朱熹!我要见师座!”

    “闭嘴!”灵梦很是不耐烦的打断了魔理沙的乱嚷,“姓琪的,你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要攻击她?”在她的眼中,琪斯美的实力太低了,完全不构成任何威胁,所以她自问如果是自己绝对不会用这种方式登场,又不是清真来的,喊什么安拉胡阿克巴。

    “呃……如果我说是因为我木桶上的绳子突然断了你们信吗?就像噶韭菜一样。”琪斯美自己抬起了木桶的把手,上面拴着一小根绳子,已经断了,断口很毛糙,一看就是老化导致的,而非被什么利器切断。

    “你把自己拴在山洞顶上?”魔理沙完全不相信,谁会把自己像吊死鬼一样拴在山洞的顶上呢?

    “其实你仔细看看,山东顶上有个滑轨,绳子的另一头跟滑轮相连,所以……”琪斯美努力的辩解着,看过报纸的她也知道,眼前这两个人可能是城管中最不好惹的两个,顺便一提,据民间消息,城管评价中我的评价似乎是最高的,其次是谁你们都猜不到,是艾尔,难以置信吧?

    “好,那现在我……什么?”灵梦正打算继续,却接到了我的指令,只能改变问题,“好吧,你的桶里都装了些什么玩意?”

    “这个……不太方便。”琪斯美听到这话脸色红的不行,似乎是很害羞,但是灵梦可不会因此而心慈手软,换了我可能会,“不……不要!亚美得!亚美得哟!”

    不顾琪斯美的挣扎,灵梦直接将琪斯美的身体从桶里拎了出来,然后示意魔理沙将桶整个反过来敲打,很快,桶里的收藏品嘁哩喀喳的散落了一地,看得收藏砖家魔理沙眼睛都冒蓝光了,4k的哟!

    最先掉出来的是七八个人头……模型,就是外界拍电视常用的那种断头,搁地上骨碌的那种,就好像关二爷斩颜良诛文丑的时候,再然后掉出来的就是许多的……手办?我去居然还有我的!我也沦落到被人出手办的地步了吗?除了我的之外幻想乡里凡是我熟悉的人全都一个不少,甚至像加岛勇加贺川这类平时隐姓埋名的人的手办都有,而且加岛勇那个还是穿着联邦军服的。

    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了,魔理沙放下桶,将那些倒出来的手办又塞了回去,她本来还想tān wū两个,被我一声咳嗽制止了。

    琪斯美被放回了木桶里,捂着脸冒着蒸汽,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不打算见人了。

    “为什么要放这么多人头模型呢?”灵梦拿起一个人头模型,看不出来做的是谁,仅仅是脸上粘了一些假毛发而已,“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

    “因为据传说钓瓶落都是喜欢砍掉人头收集起来的妖怪,可是我出生到现在从来没砍过人啊!”琪斯美继续捂着脸,她的声音很轻,即使是大喊,也仅仅像是哼哼一样。

    “有趣……”灵梦将手上的人头模型一扔,“那我们说正题吧,我们来这里,是因为你们地下的怨灵像疯了一样随着喷发的温泉冒上来,搞得我们苦不堪言,对此,你知道些什么吗?”

    “我不常跟人交流,所以……不过有个人可能知道。”琪斯美提起了另一个人,“她在地下的妖怪群体中很受欢迎,只不过她的能力对人类来说不太友好。”

    “能力不太友好?”魔理沙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不是本人的态度不好,而是能力的态度不好,“说说看,她的能力是什么?”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