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二章 地底的建筑大师-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七十二章 地底的建筑大师

    “她的能力是操纵疾病,而且主要是严重的传染病,人类感染上之后很难被动痊愈,通常都要花掉不菲的医药费,虽然……其实她并不喜欢平白无故的让人类患病。”琪斯美解释,跟雏的那种无法控制的厄运不同,这里这位的疾病是可以控制的。

    “哦,那无所谓。”魔理沙竖起大拇指呲牙一笑,“我们这次可是出公差,伤害补贴和公费医疗都是很全面的,所以呢,她现在在哪?”

    “应该快到了,这里其实是她的地盘,我只是房客。”琪斯美指指身后的洞穴,双手扒着木桶边一点一点的往那边蹦,说起来这种带着木桶一起跳的移动方式可是累死人,因为木桶很大,而且每次跳跃还要用两只手拉着木桶将桶一起抬起来,这在力学上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

    就像人不能抓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拎起来一样,在人跳跃的时候,人的脚会对木桶产生一个力,使人往上而木桶往下,但在这同时又要让木桶跟自己一起往上,这就很恶心人了,具体到底是不是这么解释我也不知道,因为老子的物理是他妈语文老师教的,不过姑且就是这个意思。

    话又说回来,会飞的人倒是可以抓着头发做出把自己拎起来的假象,但是那终究是假的,现实中是不可能做到的,萃香也不可能,她只有可能把自己的头发连同角一起揪下来而已,反正鬼族的角都是可拆卸的。

    “你们听到了,现在怎么做?”灵梦发回通讯,让我们进行裁定,“要等等看嘛?”

    “可以,等等吧。”到目前为止,琪斯美没有坑我们的必要,而且,关于钓瓶落这种妖怪,我们也需要详细的记录一下,幻想乡缘起连地面上的生物都没有记录完全,更不要说地下的了,这些可都是要更新的……为什么我们不直接把阿求一起叫过来?“紫,现在能直接把阿求拉过来吗?”

    “靠,这主意不错,怎么之前都没想到?”八云紫一道隙间就把还穿着睡衣的阿求拉过来了,还是半透明的,这个伪萝,简直太……太……太他娘的会发福利了,“阿求,立刻开始记录……你的睡衣怎么穿得比我的还xìng gǎn啊!”

    “矮油,人要学会享受人生嘛,我现在又不用担心死了没地方埋,哪的黄土不埋人呢?对吧。”阿求一把石灰粉过来迷了我的眼,然后走到了紫旁边一把扒下了衣服,给自己套上了,“狐绒就是好,这大冷的天。”

    直到阿求拿起纸笔开始记录,八云紫依然没有想清楚阿求是怎么把她身上的混沌道服一下子全脱下来的,但其实说穿了很简单,阿求这招快的看不见闪电霹雳无敌脱裤手,可是在我送她的diàn yǐng里学会的。

    趁此机会,我把关于三月精和大狸子的情报也一并说了,由此一并记录,也省的我多跑一趟,只不过阿求这一把石灰粉也太狠了,我的眼睛到现在都看不清东西,左眼是假的没事,可右眼可是我自己长的啊。

    “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啊!爷爷响起妈妈的话啊!你有我有全都有啊!”莫名其妙但还挺带感的歌声从山洞深处传出来,这意味着琪斯美所说的人确实靠近了,而且应该没什么敌意,没有说打架之前唱这种歌给对方提气的。

    拼命揉了揉眼睛,算是勉强恢复了视力,我继续看着监视器,在山洞中,渐渐跑出了一个人,虽然是跑,但却跑得很慢,与琪斯美白色调的衣服不同,这个新来的小妞身上均以土huáng sè和黑褐色为主色调,她的裙子肿的像个大钟一样,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现在的设计师的设计理念我确实看不太懂。

    “嘿嘿,嘿呦黑诶!”魔理沙接着就唱了起来,两个人的声音正好接上,“你就是她所说的地底大明星?”

    “明星?别开玩笑了,我只是喜欢交些朋友而已。”来者走进三人,看了看琪斯美木桶上断开的绳子,抬头看了看,突然一抬手,‘唰’的一下,一道蛛丝连接了她的手和山洞洞顶,她另一只手拉住琪斯美的木桶,身体一跃将两个人一起拉了上去,过了一会儿,只有她一个人跳了回来,“好了,这次应该不会断了,两位,喝酒吗?”

    “呃……改日,改日……”灵梦被这扑面而来的自来熟气息冲了个跟头,眼前这貌似四百大妈的小妞隐隐给她一种魔理沙第二的既视感,魔理沙也是个自来熟,而且开场就是魔炮糊脸,一点都不带商量的。

    “……抱歉,我……我不接那种生意,您要是想要那种fú wù呢……出门吃小碗拉面去。”这黑黄的四百大妈明显是理解错了灵梦的意思,改日和改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意思,小朋友记住,千万别学……不对!我说过多少遍了!小孩子不要看同人啊!

    “别说那种一般人都听不懂的梗!”灵梦怒掀茶几,“老子叫博丽云龙,这个。”一指魔理沙,“啊,无所谓,哈。”

    “哦,欢迎,我认得你们,我是黑谷山女,土蜘蛛,呃……不是,搞清楚,我不是滑头鬼里那个土蜘蛛,我是这幻想乡的土蜘蛛,会吐丝的土蜘蛛。”黑谷山女,种族土蜘蛛,称号一般通过山女,特殊技能吐丝和匀速直线跑过屏幕(落海),我亲眼看着阿求在纸上写下了这一段话,看来幻想乡缘起就快要从纪实文学转变成为小说了。

    “哦,土蜘蛛啊,不是四百大妈啊,话说……灵梦!凭什么到我这就无所谓啊!”魔理沙很不满,心里非常憋屈,那感觉就像是转角遇见麦克雷,遇上几回死几回,但是随着灵梦一个眼神,立刻怂了,“咳!言归正传,你知道地底的怨灵都集中在什么地方吗?现在它们正跟疯了一样往我们的(灵梦一道目光闪过)……博丽云龙的地盘上冒啊!”

    “怨灵?这可有意思,这边,跟我过来。”黑谷山女一听怨灵两个字就好像知道了什么,带着灵梦和魔理沙往洞穴深处走,“怨灵确实是我们地下的特产,但是,却并不出现在我们这里,而是在最后方,一个叫地灵殿的地方附近最为众多,地灵殿的所有者就是怨灵的管理者,如果你们想要得到什么,去那里应该会有些收获。”

    “怎么走?”灵梦问了一句,我注意到,在灵梦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八云紫的眼睛闪烁了一下,果然,她肯定知道些什么,只是瞒着我们,或者,只是为了瞒着我们中的某一个人,不管是因为哪种原因,她都有所保留。

    “很简单,顺着这山洞一直走,到了尽头会有一条河和一座石桥,叫咋整桥……”黑谷山女刚刚说到这里,就被两个人同时打断了,灵梦和魔理沙对视了一眼,最后灵梦抬了下下巴,示意魔理沙先问。

    “咋整桥?你们这桥东北人造的啊?那也没有叫咋整的啊?”咋整桥,这名字听着就这么喜感,太接地气了,“为什么叫这个名字daze?”

    “这个嘛……这个就涉及到这里以前的事情了。”黑谷山女想了想,从身上掏出一大包骨灰倒在地上,堆积的老高,然后示意两个人坐下,“坐,听我来讲讲过去的故事。”

    “总觉得我好像吃亏了?”灵梦想了一阵子也没想出哪里有问题,但是就是觉得自己吃亏了,好在上头有工资压着,还能让她老老实实的工作,“算了,说吧,怎么回事?”

    “过了桥之后有一座城市叫做旧都,那里原本是地狱的一部分,但是后来地狱经营不善,收支不平衡差点崩盘,结果地狱只能将地盘缩减,退到了三途川之后,就成了现在的地狱,而这边的建筑渐渐的成为了遗址,被称为旧地狱,后来,有一些人来这里占领了那些遗址,又雇用我过去进行修复和重建,才将那里改造成了现在的旧都。”

    按照黑谷山女的说法,她还是个建筑高手,尤其是在土木工程方面,这让在场的荷取眼睛亮了亮,河童不会去嫉妒比自己能力强的人,她们会选择合作发展。

    “这座石桥原本的名字你们应该也都听过,就是奈何桥,但是从地狱撤走之后,奈何桥也有了新的,这里的自然就不能再叫奈何桥,我们一想,奈何不就是怎么办的意思嘛,再把怎么办缩减成两个字,就成了咋整,这座桥也就变成了咋整桥。”

    黑谷山女非常的健谈,这么一段历史讲下来,居然没让灵梦觉得无聊,换了慧音那估计就睡倒一片,这就是差距。

    “嗯,也就是说,我们只要穿过旧都,就能找到地灵殿?”灵梦是这么理解的,咋整桥后面是旧都,那么旧都后面应该就是地灵殿了,否则……地图太长了,肯定得有传送阵什么的,没有说跑地图跑好几天的,仙剑也不能这么做啊,就算是仙剑三外传那个反人类的迷宫地图。

    “这个……我就说实话吧。”黑谷山女似乎有什么话不好说出口,“理论上说旧都往后确实就是地灵殿的位置了,但是,如果你们贸然进入那些通道,可能就回不来了,那些通道有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死路,里面布满怨灵,几乎无穷无尽,而且,包括我们在内,没人知道到底通往地灵殿的是哪一条路,只有地灵殿的人自己知道。”

    灵梦想的确实没错,地图确实不长,但是却用宽度弥补了长度,只不过,这一点,并不是无法克服。

    “灵梦,魔理沙,听我说,我会让西斯特姆利用声呐探测正确的道路,我现在把hud目镜传送给你们,你们现在先穿过旧都,然后后面的道路会显示在上面,接好。”为了应对这种可能出现的状况,我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绝对不容有失,“紫,帮忙。”

    两个hud目镜被隙间传送过去,计划得以继续进行。

    “这下就不用担心走错路了,好了,带我们去旧都吧。”灵梦戴上了目镜,画风瞬间转化为科幻,“占领旧都的是些什么人?”

    “这个,等你们看到就明白了。”黑谷山女卖了个小小的关子,带着两个人前往咋整桥,两人正在思考着旧都的可能性,却并没有想到在她们到达旧都之前就会先遇上棘手的家伙。

    山洞的路途比起预想的还要漫长,但是空气却很充足,按理说这么深的地底空气应该是不足的,这就代表了一件事,那些占领了旧地狱并且将其改造为旧都的人,一定也需要呼吸,至少大部分人需要呼吸。

    “喂,喂喂。”眼看灵梦走在了最前,魔理沙悄悄的靠近了山女,拉了拉她的手臂,“问你个比较私密的小问题,据我所知蜘蛛是通过身后的某个器官排出某种‘汁’并且迅速固化来形成丝,而且可以喷射很远,那你的蜘蛛丝是从哪喷出来的?”

    “这个啊,确实挺私密的问题,不过也不是不能说。”山女摊开了手掌,“我的双手可以依照我的想法凝结出蜘蛛丝,当然,必要的话,双脚,嘴里包括你脑子里龌龌龊龊的想到的那两个洞也可以,不过,要我说,要是真的被敌人攻击到那个地步,那还不如死了的好。”

    “这倒是……喂!我可没有龌龌龊龊的想东西啊!我可是以批判性的眼光去分析的!”魔理沙强行辩解,然而并没有什么卯月。

    “是是是,你们这些人啊,说什么都是对的,放心,我明白,你是一位教师,你是一只叫兽,对吧。”山女一看就是对人类颇有了解。

    “那就是咋整桥?”就在这时,山洞走到了尽头,周围的空间豁然开朗起来,居然是一处无比巨大的地下空洞,而不远处就是山女口中的咋整桥,“走,上桥!”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