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三章 帕露帕露帕-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七十三章 帕露帕露帕

    灵梦和魔理沙迈步就往桥上走,走了半天却发现自己和咋整桥的距离完全没有缩短,低头一看,两个人的身体上都缠着一根蜘蛛丝,在两人身后,黑谷山女的脸都憋紫了,没办法,两个人的力气太大,想拉动这两个人可不容易。

    “这两个……辞退了吧,太迟钝了。”监视器前,我们深深地为两人的行为默哀,这反射弧也太长了,都以为自己是牛魔王吗?

    “留厂察看,留厂察看……”八云紫都快不知道说什么了,“先让她们两个当一段时间的观察处分者看看情况,黑白还好,灵梦的后台有点硬。”

    “嘁,你这样也好意思当妖怪闲者?”后台?论后台老子的后台是黑神!就算灵梦她妈是创世神,我的辈分也比她高!

    我并不想跟八云紫继续,同时朝她丢了一只蕾姆,然后继续关注监视器。

    “绑我们干什么?”灵梦轻易的就撕开了身上的蛛网,“那座桥有问题?”今天不知道怎么,灵梦的智商好像上线了,“你还有什么事情没说吗?”

    “先……先放开我好不好?”魔理沙看着自己身上的蛛***哭无泪,“为什么到我这里就是龟甲缚?好紧,喘不上气了!”

    “啊啊啊,抱歉抱歉,下意识就……总感觉你不是用一根蛛丝就能拦得住的人。”山女的预感还是挺准确的,只不过这个捆绑手法……有空应该交流一下,我挺擅长捆猪扣,“其实这座桥上有一个吃公粮的看守人,没有她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通过这座桥,她的性格有点……别扭,总之,先让我去交涉一下。”

    “松开了魔理沙身上的束缚,在灵梦的默许之下,黑谷山女前往桥梁之上与那未知的看守人进行着交涉……”阿求可能是太无聊了,居然开始记录过程了,只不过,什么叫灵梦的默许?灵梦只是巴不得有人去帮自己趟雷而已,虽然这也算是一种默许,“来吧,让我看看这个所谓的看守人是个什么鬼。”

    “很遗憾,根本就不是鬼。”我看着监视器中从桥的背面突然跳出来的金发碧瞳的小姑娘,隐隐的闻到了一股嫉妒的味道,这种味道根本不存在,因为我根本没在洞里,这只是一种感觉,就好像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嫉妒,满满的嫉妒,类似的情况还有风见幽香,只不过她给我的感觉是暴怒,“这种悲惨的感觉……是桥姬吗?”

    与黑谷山女这种跟娇小的体型不同,这个疑似桥姬的生物体态修长,跟咲夜差不多,耳朵尖尖的,不过不是精灵那种,而是跟文文的差不多,皮肤很白皙,不知道是不是终日不见阳光的原因,而且,她的面貌明显一股西方人的味道,有点像爱丽丝的这种感觉。

    “帕露西,你又躲在桥底下。”山女开始跟这个被称为帕露西的生物交涉关于桥梁通行的问题,“这两位是从地上来的,绝对的良民。”

    “呵,我才不信,这种满满的现充的气味,真让人嫉妒!”帕露西仰着头挺着胸一副‘我不好惹’的样子走了过去,“人类?真让人嫉妒。”

    “是是是。”魔理沙示意灵梦不要轻举妄动,然后摆出了一副明显就是在电视剧里学来的表情和姿势,“敢问您有何指教?”

    “我,水桥帕露西,哦……这名字真让我难以接受,你们的名字听起来那么好听真让人嫉妒!”虽然她还没说,但是我已经能百分之一百确定她是桥姬了,只有桥姬才会这么无聊的把好嫉妒啊四个字挂在他妈的嘴边上,“说,干什么的?”

    “送粮食的。”魔理沙眼珠一转,想到了好玩的东西。

    “哪的?”帕露西可不知道魔理沙在想什么,她只是对于两个人到这地底来送粮食感到奇怪而已,所以多问了一句,没想到这不问还好,一问问出事来了。

    “三十里铺的。”魔理沙一看帕露西上钩了,就开始继续扯皮。

    “回去!这不让运!”帕露西这下要是在听不出来魔理沙在耍自己那就太过分了,三十里铺,幻想乡里根本没这么个地方。

    “老总,我这有条子!”魔理沙伸手掏出一把金条,往地上一放,“这下行了吗?”

    “岂可休!”然而,帕露西的反应却超出了魔理沙的意料,只见她咬着手绢,眼珠子都快瞪出血了,“区区人类居然还有这么多金条,太让人嫉妒了!”

    “就是!区区一个魔理沙而已!”在帕露西旁边,瞬间叛变的灵梦用一样的姿势叼着手绢,眼珠子都快瞪出屎了,“说!你哪来的这么多钱!不说信不信我崩了你!”

    “我投资米斯蒂娅的夜雀庵,这就是分红啊。”随着人类和妖怪关系的改善,夜雀庵也成了许多人之里村民的好去处,现在生意好得很,尤其是在后半夜,“有什么问题吗?没问题咱继续吧,到底怎么样才能让我们过桥?”

    就算改了名字,这里过去依然是奈何桥,奈何桥下的河水跟三途川一样是飞不过去跳不过去游不过去的,当然,我是例外。

    “过去?行啊,那我倒要好好查查。”帕露西恢复了常态,虽然散发着满满的嫉妒气息但是好歹没有表现出来,不过说起来,身为可以说是嫉妒化身的桥姬,帕露西身上的衣服却是相当可爱的搭配,给人一种开朗的印象,这两种相互矛盾的感官会带给异性一种独特的冲击力,换句话说,虽然还没真正见过面,但我有点迷上她了,哈哈哈,我要克制一下。

    “呃……有这个必要吗?听说地上已经满地都是怨灵在肆虐了,时间不等人啊。”黑谷山女不想把事情闹僵,过来打圆场,希望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再继续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居然连地底偶像一般通过山女都为你们说话,他奶奶的太让人嫉妒了!”帕露西听见山女的话眼镜明显闪烁了一下,但是很快压制不住的嫉妒心就直接涌上来压制了所有的理性,“有良民证吗!”

    “您请看。”魔理沙从身上掏出一张良民证递了过去。

    “咳……”帕露西被呛着了,接过良民证看了半天,发现居然是真的,“哼,有工作证吗?”

    “您瞧瞧。”魔理沙掏出城管工作证和蘑菇养殖证,递了过去。

    “嘁……”帕露西有点火了,“有通行证吗?”

    “您过目。”魔理沙从屁股后面‘噗’的一声拔出一根铁棍子来,从铁棍子中心掏出了一张纸条,通行证。

    “我……我……我说你他妈没事出来带这么多证件干什么啊!”帕露西彻底拉不下脸了,这算什么?自己居然被打脸了,而且是连续三次!

    “那要没这么多证件我也不能来到这里啊。”魔理沙把证件一张一张收好了,“现在我们能过去了吗?”

    “唔唔唔……”

    监视器前,爱丽丝很疑惑。

    “魔理沙今天怎么变得这么精细了?”不仅仅是灵梦,今天魔理沙的行为也让她感到匪夷所思,灵梦那边至少贪财的本性没有改变,但是一向大大咧咧的魔理沙居然会表现的像个正常的城管一样,这本身就不正常,“你知道些什么吗,大舅?”

    “当然,她的这些行为都是我让西斯特姆教给她的。”上次爱丽丝叫我二舅被我吐槽了一顿,今天就改口了,这也太听话了,“我只是选择了最可能hé píng解决事情的手段,只不过,看起来有点不太奏效,毕竟桥姬这种生物不能按照常理而论,她们会嫉妒任何事情,除非……你能让她觉得你的身上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值得嫉妒的地方。”

    “看起来问题复杂了,秦钺炀,你去,解决她。”我正跟爱丽丝讨论关于帕露西的事情,八云紫却突然给了我一个新指令,“非人类只要不越过桥梁应该就没问题,上吧。”

    “……”八云紫说这话时没有一丝的犹豫和迟疑,这就代表……她早就知道这一点了,她果然隐瞒了很多东西,不仅仅是我,也没有告诉萃香,甚至可能连蓝都不知道,“开路。”

    眼看帕露西和魔理沙的鼻尖就要碰上了(只是呛火,不是啃嘴唇,别想歪,想歪了小心爱丽丝吃了你们),一道隙间将我扔到了桥头,我解除流亡者武装,走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灵梦皱着眉头,“紫老太婆怎么想的?这里不是不允许地上的非人类到来吗?”

    “她又改口了,说是只要不过桥就没关系。”我中断xìn hào让上面的监视器出现了十秒左右的静音,同时继续,“八云紫的脾气,你还不明白吗?她一直都知道这里的一切,只不过她故意不说而已,不过这话你知道就好,别暴露,通讯恢复。”

    “这家伙,简直……”灵梦摇了摇头,回头看着那边对着眼顶牛的帕露西和魔理沙,还有站在一边被水淹没不知所措的黑谷山女,“那她既然送你过来,你应该有办法对付那个麻烦的小丫头吧。”

    “什么小丫头,人家比你大多了,amigo。”之前说了,只有一种办法能让桥姬不嫉妒你,而很不巧,我的大脑里,就……

    “哼,有点过去的意思。”想当年,我才刚来到幻想乡,而灵梦当时是唯一的正式城管,那也算是一段孽缘了,“上吧,让我看看你的能耐,amigo。”

    “闪开,魔理沙。”我一巴掌拍在魔理沙屁股上,当然,用的是左手,“看看你大爷我是怎么解决这种小问题的。”

    “你又是什么人?”帕露西不知深浅,先开口了,正好,你不开口我还没办法说话。

    “秦钺炀,不才,算是她们两个的上司。”我整了整身上的混沌道服,又摸了摸自己浓密的大胡子,说实话就我这胡子,又黑又硬,我要再晒黑点演张飞都不用化妆。

    “嘁,居然是上司,爬到这么高的的位置肯定捞了不少油水,真让人嫉妒。”帕露西这话要是放到外界肯定是要被抓起来电疗的,然后没两天就会出现一起碎尸案,警方勘查后断定为自杀,哈哈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你嫉妒我?”只不过在我这里,她现在嫉妒我反而是上了我的贼船,再想下去可就不容易了,“那好。”我突然走到帕露西面前双手按在了她的头上,“你不是嫉妒我吗?那你就来感受一下我曾感受过的!”

    我直接利用生化计算机将我的过去的一部分记忆化为电xìn hào灌入帕露西的大脑,让她能感同身受的感受我的过去。

    “啊!!”帕露西突然开始惨叫,就在这一瞬间,我松开了手。

    “感觉如何,还嫉妒我吗?”我挖了挖鼻孔,用指甲一弹。

    “你……怎么……为什么……”帕露西的眼睛已经有些泛红了,两行泪水从眼角滑落下来,“我不明白,如果你……你早该……为什么你还能……你知不知道你的最终就是……”

    “我知道,但是那也改变不了现实,现实如此,所以我也要如此。”我把右手放到了她的头上,虽然她比我矮不了多少,但是这个动作却没人会感到突兀,“我们都是如此,上帝给我们的出厂设置就是一套只能当做算盘用的渣渣,全都靠我们自己后天的自我更新,无论如何,我们只有顶着压力自救。”

    “不,你不一样,你说这话就可以,换了别人不过是无病shēn yín,只有你被赋予了那样一个至高无上的目标,那会让你一去不返。”帕露西让开了位置,“让你的人过去吧,不过小心点,旧都的人可不像我这么友好。”

    “也许吧,但是我必须回去了。”隙间已经在我身后打开,看来八云紫并不希望我继续前进,可能这次她没说谎,前面真的是非人类禁止入内也说不定,“灵梦,靠你了。”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