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 加隆大锤-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七十四章 加隆大锤

    在我的努力下,灵梦与魔理沙两人安然的通过了咋整桥,我回到了地,黑谷山女则和帕露西一起留在了桥头。

    “帕露西,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山女对于帕露西刚才的反应依然是无法理解,“那个人让你看了些什么?”

    “一切,他让我看到了一切,他身为黑暗的继承人,消灭混沌之光是他的任务,但是,光与暗是相对的,一旦他完成了,你知道那代表什么嘛?”帕露西朝旧都的方向看了一眼,“如果光被清除了,暗又该何去何从?到时候,过于强大的力量只会招致毁灭而已,真是个有意思的人,他从一出生就在执行一个近乎于自杀的任务,如果勇仪见到他,肯定会有好戏看,不过……这么有趣的人居然在我之前有那么多的人认识,太让人嫉妒了!!!”

    “……”山女觉得自己多余担心,帕露西的性格一点没变,仅仅是在面对我的时候才有些变化,因为她觉得没必要嫉妒一个从出生之时就注定自取灭亡的蠢货,“鱼,好大的鱼,虎纹鲨鱼。”

    “啊?你说什么?鱼?”帕露西没听清山女的后两句,只听到了开头的鱼,“你要买鱼吗?旧都里有个叫卖鱼强的人,他的鱼不错,尤其是金鱼。”

    “是吗?”山女也不解释,“只不过不知道她们两个过不过得去旧都这一关,那些家伙,可是最喜欢强大的人类了,她们不一定会输,但是十有**会被留下不让走”

    另一边,灵梦和魔理沙走过的道路旁边已经渐渐出现了残破的建筑残骸,很明显,这里已经靠近旧都的外围,这些都是当初地狱缩减开支减小地盘的时候留下的建筑损坏后的遗迹,这些残留多少也象征着当年地狱系统的庞大,至于地狱为什么会突然亏空,那就要问那失踪的十位阎罗王不是阎萝王了,天知道他们tān wū了多少。

    “你闻到什么味道没有?”灵梦单手扶在一段颓圮的墙,墙体直接倒塌了,“好像是从前面飘过来的。”

    “我闻到了,是酒味,而且,不像是人类酿的酒。”类似的味道魔理沙只在几个人身闻到过,其中就包括我和萃香,只不过我们身的味道要重得多,“感觉像是小哥和西瓜身酒味的稀释版。”

    “不会吧……”灵梦已经想到那座被称为旧都城市里可能住着些什么人了,“该死的老太婆,居然一直都瞒着我们!”

    灵梦的通讯一直是开着的,她跟魔理沙的对话和她自己的感叹自然也都被我们听了个一清二楚,在场的人都是智商至少两百以的天才,而阿求更是绝对超过二百五,灵梦能想到的可能性,我们自然也能想得到,这不,萃香的眼眶都已经开始红了。

    “八云紫,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但是,首先发难的却并不是萃香,更不是我,而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咳,就是爱丽丝,她可能还是第一次用全名直接称呼八云紫,即使她的身份和辈分远远比八云紫要高,“你知道鬼族的性格,你知道鬼族的能力,即使这样你还让魔理沙她们自己去?”

    “只有一件事我没有骗你们,地下世界禁止非人类进入,像秦钺炀那样止步桥头已经是极限,信不信由你们。”八云紫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不过她这个反应早在我的意料之中,既然灵梦她们已经前往地下调查,那么这件事迟早会曝光,但是八云紫却依然牙关紧咬的不肯开口,那就代表,她早就做好被千夫所指的准备了,这需要一个理由。

    “你到底受到什么限制,宁可被喷成筛子也不肯说实话。”看来这只有一个解释了,当年她跟四季映姬以及她口中那个怪咖所定下的规矩一定还对她自己本身有什么限制,“都到这个地步了,与其自己背负一些不必要的债务,还不如坦白从宽,对吧?幻想乡没有监狱,自然也不会让你牢底坐穿。”

    “好吧,呵,当初那个怪咖说不要告诉任何人鬼族买下了旧地狱的地产然后定居的事情,不然就拧掉我的脑袋然后塞到我的屁股里去。”八云紫摊摊手,妥协了,“你知道,我不怎么擅长近距离作战,我的腰太脆弱了,但是这方面正好是她的强项,而且我的大部分弹幕打在她身都没有作用,她就像是个人形坦克一样。”

    “所以现在是我们自己猜出来的,或者说是调查出来的,就跟你无关,你也不用掉脑袋然后菊花变成向日葵了是吧?”少小离家老大回,菊花已成向日葵,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的,但是即便如此,八云紫这次也有点过分了,“你真让我失望。”

    “我知道,但是我也是个独立的生物,我有权利感到恐惧,并且趋吉避凶。”八云紫这次是彻底放开了,什么都不在乎了,脸也不要了,节操也不要了,内裤也不要了。

    “我失望不是因为这个。”八云紫完全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人都会害怕,我也一样,让我感到失望的是,你居然会觉得当她来拧你的脖子的时候我不会帮忙?她也许很难对付,但是她也绝对对付不了两个人。”

    “星熊勇仪……你所说的怪咖就是她吧。”萃香突然嘟着小嘴抬起头,“灵梦!魔理沙!你们两个等下到了旧都之后给我现场表演一次打砸抢五,事后我额外支付你们二十万!”

    “你是说真的?”魔理沙还好,灵梦一听这话连手里的石头都捏碎了,“此话当真?”

    “当真!”

    “果然?”

    “果然!”萃香连续确认了两次,“你没听错,给我砸!”

    “好!魔理沙,把我的胜利雪茄拿来,我博丽云龙今天要干一回老本行了!”灵梦一步在地踏出一个大坑,身体如同离弦之箭直接撞向了旧都那土huáng sè的外城墙,坚硬的岩石被直接撞得粉碎,灵梦的脑袋洞穿了城墙之后去势不减的撞塌了好几栋民房,许多鬼族光着屁股就从房子废墟里爬了出来,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灵梦一拳一个全部打飞。

    “灵梦!”魔理沙再想lán jié早已经来不及了,眼看越来越多膀大腰圆气势汹汹头长角的鬼族朝灵梦的位置围了过去,她也没得选择,激活了弑神炮系统,骑扫把就跟了过去,“该死的,西瓜搞什么啊!”

    “喂!这可不在计划之内!”八云紫都因为萃香的突然爆发傻眼了,我也一样,事实在场的人都差不多是一个反映,当我们回过神来的时候,惨剧已经发生了,“萃香,你干什……啊!”紫正要跟萃香理论理论,却被萃香一拳打飞,好半天才爬回来。

    “好吧,好吧!没办法了!爱丽丝,荷取,姆,准备支援!”计划被彻底打乱了,原本灵梦她们只要悄悄滴进村,打枪滴不要,直接穿过旧都就好,可是现在只能把整个旧都的鬼族都打趴下了,“阿求,我需要你随时注意鬼族的动向,有问题吗?”

    “当然……没有!”阿求推开纸笔把身的混沌道服往旁边一扔,里面居然多了一套紧身衣,“啊幻想乡!”

    “别叫我姆!”好吧,终究还是要来这么一句,话说我只不过是忘了而已。

    监视器中,魔理沙飞行在半空中,朝地面的鬼族一阵乱轰,有不少鬼族从附近的房屋废墟举起大石头来对魔理沙进行投掷,但都被她简单的躲开了,就这些鬼族的水平,还威胁不到魔理沙,不足以达到让帕秋莉进行辅助的程度。

    但是相比于魔理沙的精明,灵梦现在就完全是被天降横财冲昏了头脑的样子,居然跑到人堆里跟鬼族打起了肉搏战,虽然她每一次攻击都能将一个普通的鬼族打飞出去,但是还是那句话,灵梦的体力是有限的,就算她能坚持到穿过旧都,又能保留多少体力来应对地灵殿的突发事故呢?

    然而,我们不知道的是,头疼的人并不只是我们几个。

    旧都,中心,最高大的建筑,顶层。

    “大姐头,出大事了,两个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人类突然打穿了城墙开始在我们的城里演真人打砸抢五啊!”一个路人脸没戏份连名字都没有的鬼族站在房间里的高台之下,向高台的人汇报,“她们实力强悍,弟兄们都被砸成花村游戏厅老板了!”

    “哦?人类?有意思……”高台的人脚下踩着一双木屐,没有袜子,穿着一件露肩的和服,胸围不比八意永琳小,接近小町的程度,配合露出度极高的露肩和服整个外表相当的色气,身材也比帕露西更高挑,但是,如果再看到她额头的独角和手脚腕的金属镣铐,那这种色气就基本变成了怪异。

    换句话说,论外形,这确实是一个金发大美人,但是,当你被她那双红色的眼睛注视着的时候,你会感觉自己就仿佛被不朽爸爸注视着的蟑螂一样,除了瑟瑟发抖什么都做不了,这就是星熊勇仪,鬼族中最霸气的红色有角三倍速,子所不语的怪力乱神。

    “是啊,我们也奇怪,但是那确实是人类没错。”无名氏鬼族再次开口,强行给自己加戏份。

    “好吧,让那几个小东西过去huó dònghuó dòng。”勇仪端着手里的红色大杯子,另一只手一指那鬼族,“你,消失。”

    “是!”那鬼族扭头就跑出去了。

    “人类?哈哈哈哈……在老娘的地盘闹事,不知道你们够不够斤两。”勇仪看着手里的大杯子,仰头喝了一口,然后猛的吐到一边,“该死,放太久了,哼,真怀念那家伙的破葫芦,说起来……还有那家伙的枡,那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的来着?”

    旧都之中,灵梦的附近已经躺倒了成山的鬼族,全都被灵梦用拳头打到失去意识,但是很快,灵梦就停下了手,而空中的魔理沙也停止了轰炸,因为,在她们不远处的一处塔的后面,有一个体型比平常鬼族大出三倍的鬼族,拎着一把刻着加隆两个字的大锤走了出来,在他走出来的时候,其他的鬼族都自觉地让开了一条路。

    “人类,你们很不错,打倒了我们这么多人,不过,到此为止了。”巨大鬼族把手的加隆大锤往地一放,顿时黄土下陷了一截,足见这大锤的重量,“洒家乃这旧都的防卫队长。”

    “是吗?那你应该好打一些吧!”灵梦毫无德行的直接出手突袭,却被鬼族一大锤锤到了地下,整个人都被压在了锤头下面,从外观来看简直像是被砸成了肉饼一样。

    “真是失礼啊,人类,如果你们都是这幅样子的话,那洒家也不会再讲什么公平了。”大鬼重新抬起锤头,魔理沙飞下来费了好大的力气还用弑神炮系统当做推进器才把灵梦从黄土地里拉出来,“洒家名号帕瓦,来好好的打一场吧。”

    “如你所愿!”帕瓦的一锤灌顶也让狂热的灵梦清醒了不少,她拍了拍脸,强行唤醒自己的理智,“魔理沙,你让开,我来解决,我也要让秦钺炀看看,谁才是这里的头号城管!”

    “好吧,你自己小心。”魔理沙知趣的退开了,她太了解灵梦,知道灵梦认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改变的,除非能有比她更强的执念,“小哥,可以吗?”

    “让她疯吧,发泄一下也好。”我明白的,就像我们因为被八云紫坑了而愤怒一样,灵梦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但是对于灵梦来说,八云紫也像是另一个妈妈一样,在她那所谓的阿妈失踪之后,八云紫就照顾起了她的一切,“对了,你看一下周围,有没有特别突兀的建筑物?”

    “呃……”魔理沙环顾四周,同时shè xiàng头也跟着她一起转,“哦,看到了,那座高的不行的塔,那也太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