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七章 打破规则的777-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七十七章 打破规则的777

    “哦?既然你们看出来了为什么不早说!”我和阿求的对话通过通讯系统传到了灵梦的耳朵里,然后她的抱怨立刻就来了,看到没,这就叫念完经打和尚,过河拆桥,“神技天霸风神脚!”

    帕瓦的身体在不断的恢复,但体力也毕竟是下降了大半,根本无法抵抗灵梦的攻击,这一脚结结实实的将他踢了半空,在这一瞬间,他已经知道自己的特殊能力被发现并且破解了,再打下去已经毫无意义,鬼族本来就不是磨磨唧唧的人,于是在灵梦继续攻击之前帕瓦干净利落的认输了。

    灵梦也没有继续追击,而是任凭帕瓦摔落在地,她的任务不是处决,更没有必要因此而浪费不必要的体力,她立刻打算帮助魔理沙,但却发现魔理沙和星熊勇仪的拉锯战早已跑偏到旧都之外了,地只留下一条拖动的痕迹,那是魔理沙用屁股承受勇仪的拳头之后身体发生位移而留下的。

    “该死,这两个人跑得这么远?”灵梦的视力已经看不见痕迹尽头的两个人的实时状况,“老铁,你看到什么了吗?”

    “魔理沙的屁股暂时还顶得住,弑神炮系统快要修好了,建议你现在过去支……什么?”我正看着监视器里十分好笑的持续到现在的一幕漫不经心的进行转播和建议,却突然看到勇仪后退了两步,没有再继续出拳,相反,她头的独角反而泛起了红光,“不好!魔理沙屁股防御的弱点被发现了!”

    即使是魔理沙那刀枪不入的臀部,同样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没错,正是人之魄门所在,这一弱点用拳头击打是不会被击破的,唯有如同现在一般,以尖锐之利器集中突击,一击之下,魄门爆裂,纵使刚烈如铁尻,也只得落下一个肛裂的下场,更有甚者,但凡铁尻被破,则魔理沙几无可以抵抗之力,实乃凶险非常。

    “弑神炮还没修好!”我立刻看向荷取但是荷取那边的面板依然一片飚红,我立刻冲向风穴的位置,却被八云紫拦住了,看来萃香已经被她人道毁灭了。

    “别妄想,你不能下去!”八云紫还想遵守那个老掉牙的过时规矩,她到底在怕什么?“你不怕四季映姬,但是我怕她。”

    “你当真要拦我?”我打开面甲,“你该不会不知道对于一个未成年不良少女来说肛裂是个多可怕的玩意吧?”

    “我知道,但我更知道四季映姬是个多可怕的玩意。”八云紫没有退缩的意思,“医药费,赔偿费,伙食费,精神损失费这些我都可以出,但是,你不能进入地下。”

    “好,我给你一个面子,但是别指望我什么都不做。”我看了一眼监视器,勇仪头的独角红光已经爆发到了极致,“你听过移山**的典故吗?”

    “什么?”八云紫楞了一下,“什么移山**?”

    “很简单,精髓就是一句话,移山**,山不过来,那我就过去。”我看向了地下旧都的位置,“现在,既然我不能下去,那我就让她自己来好了,只要计算好角度,从这里直接攻击她就好。”

    “别开玩笑了,你知道这是多厚的地层吗?就算你全力发射零式冲击也不可能打穿这么厚的地层!”八云紫的双手比划了个超级大的手势,“就算我帮你,让你用末日终结者,也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这我当然明白,但是,别忘了,这里是幻想乡,众神眷恋之地,换句话说,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带有神性。”想贯穿这样的地层,确实需要比零式冲击和末日终结者更强大的攻击,原本是没有的,但是牵扯到神性之后,一切就不同了,“我说的对吗?”

    “就算这样那又如何?”八云紫当然知道这片土地跟神灵之间的关系,虽然幻想乡里没有神灵存在,但是这片土地确实曾经被神灵所祝福。

    “那就够了,你以为,我会一直停步不前?”是时候了,虽然之前不想暴露,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别的能立刻实行的方法,黑气从我的脑部开始移动,渗透过流亡者的护甲凝聚到我的右手之中,“魍心剑!”

    “搞什么?”八云紫怔怔的看着我手中突然出现的魍心剑,以及如今我全身散发的黑色气息,心里莫名的感觉有些恶心,这些黑气让她的身体本能的产生了抗拒感,“这算什么?”

    “没什么,只是建议你让开!”我将魍心剑举过头顶,魍心剑开始从周围的环境之中汲取力量,而且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爱丽丝的身居然也冒出了一丝丝的黑气,融入了魍心剑之中,毫无疑问,那是属于神绮的力量,这些黑气的作用是环境气息的百倍,“只要光明一息尚存,黑暗就永不消融……魍心剑……arknessalibur!”

    在使用言灵的情况下,魍心剑解放的破坏力要比直接使用时更加强大,再加对神性的特供效果,在压缩能量的攻击方式下足以完全击穿地层,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在八云紫那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一道漆黑的光柱穿入地面之中,不断地穿透着下面的地层,而在这时,星熊勇仪独角的金色星星也亮了起来,她的攻击准备已经完成了,以星熊勇仪的能力,使用这招都需要事先准备如此之久,可见这一下一定能击穿世界最为坚硬的痔疮。

    “力业大江山颪!”终于,星熊勇仪将头的独角朝着魔理沙的屁股撞了过去,目标正是魔理沙最强防御的最弱一点。

    力业大江山颪:比力业大江山岚更极端也更令人蛋疼,无论是攻击的力道还是华丽程度都远远强过大江山岚,虽然我看不出用头的独角去刺别人的有什么华丽程度可言

    就在星熊勇仪发出头槌撞击的一刻,在监视器的显示之中,一道黑光穿透了旧都的顶棚岩壁,直朝着星熊勇仪的位置打了过去,如果星熊勇仪继续攻击的话,这一道黑光会在她命中魔理沙的屁股之前先打中她的脑袋。

    “嗯?”星熊勇仪立刻收招抬头,眼中满是兴奋之意,“有趣,终于,这个有趣多了!”

    星熊勇仪后错了一步,黑光没有打中她的身体,而是朝着地面射了过去,我用力将魍心往一提,黑光居然在打中地面之前改变了方向,在地擦出了一道凹槽之后继续朝着星熊勇仪那伟岸的飞了过去。

    在最早一开始得到魍心剑的时候,我是没办法做到如此精细的控制的,但是随着我和魍心剑的默契程度越来越高,这种程度也不是做不到。

    “直接从地打下来的吗?打穿了那么厚的地层居然还有这种程度的威力和控制力,真是……太有意思了!”星熊勇仪已经看出自己不可能躲开黑光的攻击了,她一脚踏在地,握紧了一只拳头,当然,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中她右手杯子里的酒也完全没有洒出来,“鬼符怪力乱神!”

    利用脚踏地面改变了自己整个身体的发力方式之后,星熊勇仪狠狠一拳打在了黑光之,在穿透地层时已经消耗了大半能量的黑光终于坚持不住,被一拳打碎,而相对的,星熊勇仪收回拳头,随便的甩了甩。

    “一个没见过的家伙,我不记得地有使用这种攻击的人,真有意思,我的手还真麻。”星熊勇仪看着穹顶的开口,由于arknessalibur在地层中的行动轨迹是直线,以勇仪的视力甚至能看到我这边透进去的阳光,“你,下来,我们好好来一场。”

    “这下你拦不了我了。”我面带微笑的看着八云紫,她还依然沉浸在我之前释放arknessalibur的一幕之中不能自拔,“现在可是她要求我下去的,而四季映姬连我随意出入是非曲直厅都管不了,三个人定的规矩,两个人都不反对我,那么我已经赢了。”

    没有等待八云紫的回答,我绕过她僵硬的跟木姨奶……咳,木乃伊一样的身体,纵身跳进了风穴之中,见过小桶琪斯美,又跟桥头的帕露西和山女打了个招呼,我以的速度冲到了旧都,当我到达的时候,灵梦正扶着魔理沙与星熊勇仪对峙。

    “我来了,灵梦,你带着魔理沙先前进,离开旧都,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然后继续任务。”我掏出一个橙色扁平的从面看是个正方形的小盒子,扔给了灵梦,“给魔理沙用一针,等她又疼了就继续用,不过别太频繁,省着点用,只有五个。”

    “什么啊这是?”灵梦打开盒子,里面是六个快速注射器,看起来很像diàn yǐng里军用的那种,其中五个是绿色,一个是红色,“看起来很危险的样子。”

    “激增内啡肽,对于魔理沙这种伤情非常好用,只不过用多了就不是好事。”因为我的到来,勇仪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我,毕竟身穿流亡者的我怎么看都跟正常人不太一样,“别乱用。”

    “我不傻,这个红色的是什么?”灵梦听到我说的激增内啡肽只有五个,那自然就只能是那五个绿的,但是这个红的我却没有提到。

    “我根据永琳那个半成品的狂战士药剂再加我自己的身体细胞研究出来的,我叫它难以触及药剂,效果是注射后一段时间内咳以迟钝对疼痛的感觉,变得暂时对伤害免疫,没有狂战士药剂对力量的增幅,但是也没有副作用。”

    当年永夜抄时期,月夜见就曾经使用狂战士药剂来对付我,但是狂战士药剂在效果消失之后会有痛觉提高十倍甚至是一百倍的副作用,而我的这个难以触及药剂取消了这一种副作用,也失去了对破坏力的提升,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不过记住,无论你们两个人谁用了这该死的垃圾药剂,都别忘了,暂时免疫伤害不等于不受伤害,别让自己死在外面了。”

    “管好你自己吧。”灵梦不在停留,扶着魔理沙朝着旧都之外的位置走去,没有鬼族试图lán jié,因为比起已经退场的人,鬼族的特性让他们更关注这里的对决,尽管我们还没开始打,但是看看周围,啤酒瓜子爆米花都已经准备好了。

    “先自我介绍一下,秦钺炀,尘世中一个迷途小城管。”作为公平竞赛的开端,一般都是互报姓名,然后打死为止,“我听萃香提到过你,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鬼族定居在这里的事情瞒着她?”

    “萃香?她也在这里吗?”然而勇仪的反应比我还要夸张,“我不知道啊?我也从来没打算瞒着她啊?”

    “诶,你不知道吗?”勇仪的回答推翻了我原本所有的猜测,这可就太尴尬了。

    “我应该知道什么吗?”勇仪十分无辜,“也没人来告诉我啊?我们来这里之后我还试过想办法联系她来的,但是没有消息啊,没有结果啊,找不到她啊,你既然认识她那你应该知道她那个能力吧,她的能力一发动,正常人谁找得到她?我们地下的人也不能随意去地huó dòng啊。”

    “靠,那合着这是误会了……”事情这下明朗了,勇仪根本没有打算瞒着萃香关于鬼族的行踪过,只不过就像地的非人类不能随意下来一样,同时地下的她们也不能随意的到地去,而萃香又经常把自己化成雾气导致谁也找不到她,误会就这么结下了。

    但是这样一来……恋恋是怎么回事?恋恋毫无疑问就是地下的生物,虽然不知道她具体住在什么地方,可她确确实实是经常出没在地,这一点似乎有些不太正常,不过反过来想想,就算恋恋跑到地了,这里也没人能发现。

    “误会啊,真是太过于巧合了……萃香还好吗?”勇仪还是很关系自己的老朋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