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 战-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七十八章 战

    “还不错,至少就我知道的部分还不错,现在她在上面因为你们的事跟八云紫掐架呢。『→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 kanshuge”眼看灵梦和魔理沙都已经走了,那么这一架什么时候打就无所谓了,先聊聊天再打架,这样更有助于消化,还有交流感情,“当年她刚来的时候还试图用自己的能力把你们都召集回来,只不过失败了,更没想到你们居然就在幻想乡里。”

    “我们在这里也很久了,至于我们离开的原因你应该也知道,就是那种破事,我们这一个种族是最讨厌麻烦事了,所以既然这里有空地我们就买下来了,隐遁起来,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灯下黑。”勇仪看看周围的围观群众,脸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小比孩子都给老娘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在这围着!”

    勇仪的威信(物理层面)还是很高的,她这话一出周围所有围观的鬼族全都在三秒之内跑得一个都不剩了。

    “啊,人类有的时候确实很麻烦,但是也不能否认他们也是很有意思的。”鬼族和人类的矛盾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这种矛盾其实有着独特的特异性,并不是一概而就的东西,毕竟智慧生物本质上都是矛盾的,“你说对吧?”

    “确实,罢了,看得出来你应该跟萃香关系也不错吧。”勇仪看了看杯子里的酒,没敢喝,时间太久,都快变成假酒了,“我能感觉得到,跟你说话真的很投机,我们换个地方继续交流吧,在这里的话,重建的时候可就要大出血了。”

    “随意,你的地盘,你说了算。”我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既然现在语言上的交流结束了,就该进行肢体交流了,跟风见幽香一个德行,我感觉这两个人碰上也一定会相当的投缘,“哦,我的裤裆在震动。”

    “怎么了?”勇仪正把我往旧都之外的那片荒地领,回头看我,“你的裤裆怎么了?被人撒了辣椒面了?”

    “不不不,shǒu jī,震动的。”我掏出shǒu jī看了看,“好吧,给我五分钟可好?我的fg疲劳快满了,我先刷掉一些。”

    “那你快点。”勇仪在原地停下等着我,“多大的人了,还信奈须蘑菇那一套。”

    “瞧你说的,庵野痞子那套我也信啊。”痞子我所欲也,蘑菇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un曰:不能打架,不能打架。

    “你很擅长游戏吗?”五分钟要是真说起话来也能聊上好几句呢,“p端怎么样?”

    “没问题。”第二发光炮清场,我等着游戏进入第三战,“怎么?”

    “你知道gta5偷超武那关直升机怎么钩潜水艇吗?我在那死了三百多次了。”没看出来,勇仪还是个手残党,“那破潜水艇在海里飘来飘去的根本对不上。”

    “那个啊,那个确实挺恶心,回头我帮你试试……好了!”第三发光炮清场完成,我收回shǒu jī换为魍心剑,直接开打,“黑神斩波!”

    我一连劈出七道黑神斩波,分别打击勇仪身上不同的位置,而与此同时,荷取她们那边的监视器上多了一个窗口,显示的是我这里的情况,八云紫看着我用魍心剑劈出的黑神斩波,眉头拧得像十字路口一样。

    “该死的秦钺炀,居然一直在瞒着我,什么时候获得这种力量的?”八云紫的声音咬牙切齿,全身都散发出生人勿进的气息,即使是萃香都在下意识地远离她,“哼,果然,你不会相信任何人的,对吧,老朋友。”

    我和勇仪当然听不见八云紫的话,就算听见了也不会有什么变化,我们这种人一旦打起来,在打完之前都不会被阻止,除非场上能出现一个战斗力远远超过我们并且同时与我们所有人为敌的一般被设定为最终bss的家伙,就好像为了对抗执行灭世计划的救世主加瑟多而再次联合起来的圣焰联合公国和冷夜帝国一样。

    “哦啦哦啦哦啦!”我持续的挥动魍心剑释放黑神斩波,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我能永无止境的发射这些黑色的强力切割斩波,当我获得了魍心剑之后,我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变成了和风见幽香类似的无限能量个体,只不过我能使用的招式还是太过于稀少。

    “木大木大木大!”然而,勇仪仅仅只用拳脚的打击就将我的黑神斩波全部打碎,这些足以断石分金的斩波甚至无法穿透她的皮肤,这种防御力,绝对超过龙腾状态下的美铃了,如果美铃不能找到那所谓的同源催化物修复基因断层,那她一生都达不到勇仪的这种程度。

    而现在,勇仪不仅仅是打散了我的黑神斩波,在此基础上还在不断地贴近我,这可不好,我非常的不喜欢!

    “抓到你了!”终于,勇仪跟我之间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了两米以内,在这个距离上,她的拳头可以发挥出全部的威力,但是因为我脸上面甲的覆盖,她并没有察觉到在面甲之下我嘴角上的那一抹冷笑,“鬼符怪力乱神!”

    “我闪!”然而,我却突然下蹲,躲开了勇仪的拳头,“你以为我刚才的攻击只是在做无用功?你的攻击习惯我已经知道了!”

    没错,就在勇仪挥动拳头击打我那些斩击波的时候,我已经通过她的动作分析出了她的战斗习惯,也就是所谓的套路,通过这一点,我可以预知她的下一步动向,紧接着,我手中的魍心剑横着挥了出去,“只要光明一息尚存,黑暗就永不消融……魍心剑……darknessalibur!”

    全力解放的魍心剑直接劈在勇仪那八块腹肌的小腹上,黑色的光柱顶着她的肚子把她向后推了出去,并最终发生了爆炸,但是,我很清楚,这样的一击是无法对她造成什么有效的伤害的,所以我又立刻朝着爆炸的中心举起了左臂。

    “ex系统,启动!变形系统,per-de,ax!零式冲击蓄力……放!”将流亡者的输出功率也提升到最高,我当即又补了一发零式冲击过去,期待着能造成什么成果。

    又是一声爆炸响起,我静静的等待着尘烟的消散,面甲不停的sǎo miáo着尘烟内部的情况,具体的不知道,但是一个能量等级ss的目标依然健在且没有丝毫的衰弱是肯定的。

    烟尘彻底散尽,星熊勇仪的身影再次显现,只不过,跟之前的略微有点不同,她的手歪着,手上的星熊杯也歪着,里面的透明酒浆洒了出来,沾满了她的小臂。

    “……”勇仪的神情明显有点惊讶,她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张湿巾,仔细的擦拭着自己被酒洒满的手臂,然后将星熊杯里剩下的酒随意一倒,表情又变得异常的兴奋,“我还是小看你了,你知道有多久了吗?没人能让我杯中之酒洒出来,我果然没感觉错……再来!”

    勇仪突然将星熊杯朝我扔了过来,星熊杯的边沿高速旋转着,仿佛刀锋一般,我一脚震起一块石头踢了过去,星熊杯毫无变化的将石头从中劈成两半,又继续朝我飞了过来,而在那之后,勇仪也加速冲了过来,之前她一直只用一只手,现在,她终于用上全部的能力了。

    “这才像话!放水可是不好的行为!”我右手之中魍心剑一挡,一挑,将飞来的星熊杯挑上半空,再次落下的时候,我一脚将其踢到了一边,星熊杯直接撞到了旁边的岩石上,有一半的杯沿都镶嵌进了岩石之中,卡得结结实实的。

    “四天王奥义三步必杀!”就在此时,勇仪的拳头已经到了,她的距离太近,魍心剑已经无法进行反应,不过,我还有左手。

    “博丽友情破颜拳彼岸居版!”我对着勇仪的拳头也挥动了自己的左拳,两只拳头毫无保留的碰撞在一起,爆发的气劲将周围的岩石全部震碎,就连我们脚下的地面也一下子下陷了一大截。

    这一拳,将我左手手指部分的装甲打的粉碎,毕竟关节部分的装甲是最薄弱的,我们的拳头僵持在了半空,勇仪明显对于我能用这种方式挡下她的四天王奥义而感到越发的兴奋,不过我可不会兴奋,我要保持理智,什么叫理智呢?那就是在对方兴奋的时候继续攻击。

    “蓄力,放!”手指上的装甲碎了,不代表手臂上的装甲也会跟着出问题,我激活左臂上的三联装光炮直接就是一炮,射击角度经过调整之后正对着勇仪的眼睛,即使是鬼族,眼睛也是不折不扣的弱点,就好像魔理沙铁尻的弱点也是在另一层面的眼睛上一样。

    “!!”勇仪立刻收回拳头同时上半身朝她的左边一闪,光炮擦着她那伟岸的装甲飞了过去,勇仪得理不让人,左臂一拳正中我的前胸,装甲开裂的声音再次响起,拳击的力量也让我的身体开始朝后飞行,在最后一刻,我一脚踢在了她的侧肋之下,我们两个人同时倒退,又同时稳下身体,正面交锋,平局。

    另一边,魔理沙在使用了我给的激增内啡肽之后已经恢复了活力,而在我与勇仪对决的这段时间里,弑神炮系统也已经修复完毕了,淘汰了三个损坏得太过头的玄火八卦炉,由魔理沙自己携带的玄火八卦炉进行补充。

    “我们现在该往哪边走?”魔理沙动了动身体,发现并无大碍,胸腔里的疼痛也已经完全感觉不到,开始询问灵梦下一步的计划。

    “那边,你看到什么了吗?那些飘着的。”灵梦指向了不远处的一条通道,那里零零散散的飘荡着一些半通明的要是让妖梦在特定的场合看到能把她吓到小便失禁的东西,跟博丽神社后山出现的那些如出一辙,怨灵,“而且我也能感觉到,这里还有其他东西。”

    “其他东西?”魔理沙左右看了看,什么都没有,“你指什么?这里没有东西啊。”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你没感觉到吗?这里的温度,比刚才的咋整桥,还有旧都的温度都要高,别忘了,现在外面可是冬天,这附近一定有什么会发出热量的东西,而且能将周围的一切全部都变得温热起来。”灵梦拥有极其敏锐的感官,即使周围的温度只上升了一点点她都能感觉得到,只不过一般时候她并不会使用自己的这种感观而已,那样会在某种程度上失去一些生活的乐趣。

    “小哥已经跟那长角的鬼打起来了,我们现在听谁的?”魔理沙是感觉不到温度这种细小的变化的,她还是更倾向于最简单快捷的提出问题解决问题,“不管你信不信,灵梦,我有点怀疑,住的比鬼族还要深的人,会是什么东西。”

    “紫老太婆,你还在线吗?”灵梦联系了后勤部门,“现在你还不能告诉我前面还有些什么人嘛?”

    “我只能说,那家伙跟你过去见过的所有人都不同,如果星熊勇仪仅仅是我不怎么敢招惹,那么这个人就是我连面都不想,或者说不敢见的人。”紫自认古明地小五那个奇葩能力实在是太克制自己了,自己无论想什么都会被读出来,这还让她怎么好好的安心当黑幕?

    “该死,你就这么喜欢卖关子吗?”但在灵梦听起来,紫的这种含含糊糊的说法等同于没说,“至少告诉我们是不是应该朝着有怨灵的那条通道走吧?”灵梦自己是这么觉得的,但是在这种地形下,她有点不敢完全信任自己的直觉。

    “没错,说实话我也很久没有去到地下了,对那里的事情真的已经知道的不怎么清楚了,这一次算是我的私心作祟,但是这一次我没有瞒着你们。”我都已经下到地底了,事态已经转变,但是即便如此,八云紫也不可能知道一个自己已经好几百年没有去过的地方的具体情报,她所知道的只有大概的位置,“从那通道进去,一直沿着左边的通道,你们就能到达地灵殿,在那里,也许我们都能得到dá à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