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 蓝球-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七十九章 蓝球

    旧都附近,我和星熊勇仪的战斗依然还在继续,她的身上出现了许多大大小小的伤口,而我的流亡者上也满是被拳头打中后出现的开裂,在纳米机器人的修复之下,这些开裂正在缓缓的修复,但是相对的,星熊勇仪身上的伤口也在愈合。

    默默地对视着,我们都试图从对方的动作中读出对方下一步的行动,但是在这种过于接近的战斗中,战斗直觉几乎无法形成什么帮助。

    “sir,变形系统过热了,需要一段时间的冷却才能继续使用,同时由于纳米机器人消耗了一部分能量,ex系统剩余时间十六分钟。”西斯特姆汇报着目前的情况,并且将这些数据都显示在了面甲上,“您用的太过于频繁了。”

    为了让自己适应星熊勇仪的全部数据,我必须拖延一部分时间,为此,我在短短五分钟内将变形系统连续切换了几百次,终于使其不堪重负了,不过好在,目的已经达成了,我已经习惯了她的速度和力量,以及各种各样虽然简朴但却威力十足的攻击。

    与美铃妖梦这些技巧流派的战斗者不同,也跟同为鬼族的萃香有很大的差异,勇仪的战斗方式真的只能用简朴来形容,没有那些华丽的修饰,有的只有中上一下就会让你翻江倒海的纯粹,是最直接的攻击。

    “真是太有意思了,你知道我有多久没这么愉♂悦了吗?”勇仪抬起右手,转了两下,“现在,攻守交替了!”勇仪一脚踏碎了地面,将一块可能比铃奈庵还大的石头朝我砸了过来,这完全跟符卡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威力上却不比神奈子的御柱要来的差劲,别忘了,这里是地底,地底的石头,跟地表的也不同。

    “哦,我可不怎么愉悦,打架是挺好玩,不过后续的维修……啊!烦死了!”两道黑神斩波劈成十字型将巨大的岩石从中分成四份,散开的岩石落地砸坑,但是原本应该位于石头之后的勇仪却不见了,“收!”我突然收招,将魍心剑从自己的肋下朝后面刺了过去。

    “鬼符!”魍心剑刺到一半就遇到了巨大的阻力,与此同时我的背部受到了重重一击,我超前冲了出去,落地一个翻滚同时将魍心剑刺入地面稳住身体,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看向我原本的位置。

    “sir,喷射背包损坏,修复时间预计二十分钟。”尽管我的反应速度已经非常快,但是勇仪的一拳依然直接打坏了喷射背包,等它修好我估计都已经打完了。

    “你那把剑很奇怪啊。”勇仪看着自己右手的掌心,上面是深深的血口子,毫无疑问,刚才魍心剑感觉到的阻力正是来自于勇仪的手掌,她用右手抓住了魍心剑的剑刃,然后左手对我施以拳击,“一般的wǔ qì可是伤不到我的,但是被你这把剑砍到之后连愈合速度都变慢了。”

    “哦,这可不规矩,等我们打完,我会全都告诉你,至少现在,我还没傻到会暴露自己的信息。”没了喷射背包,流亡者的巨大重量就要由我自己进行抵消了,这无异于找死,我干脆的脱离了流亡者,宁可不要额外的wǔ qì和防护,也不能太过分的降低速度,空有力量没有速度,那就只是一个活靶子。

    “为什么把壳子脱下来了?”勇仪看了看自己站到一边的流亡者,“我没见过这样的东西。”

    “在我来幻想乡之前,这里所有的人都没见过。”控制着流亡者继续进行自我修复,同时关闭了ex系统,我重新拿好魍心剑,摆出了防守的姿势,“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攻击我的背后,不过你打坏了我的喷射系统,所以我只能先暂时放弃……你听不懂吧?”

    “不懂。”勇仪干脆的承认了,“那又如何?难道这样就不继续了?”

    “那怎么可能,我的战斗力可不都体现在流亡者上。”将左手默默的准备好,没有了流亡者的保护之后,所有躲不开的攻击都必须由这只左手挡下来,否则我吃不消。

    “这才像话!”勇仪又动了,这一次,她没有进行任何的掩饰,直接朝着我的位置冲了过来,“那就继续了!”

    找准她冲刺而来的一个瞬间,我将手中的魍心剑用力挥下,在我的心里已经闪过了一万种她的不同的闪避方式模板,无论她选择哪一种我都能立刻跟进,只是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啊,她根本就没躲。

    ‘噗!’刀锋入肉的声音,魍心剑直接砍进了勇仪的左小臂之中,砍进去的深度足有手臂的一半,连骨头都切开了一部分,但与此同时我的胸口上也挨了一拳,我事先勉强将左臂挡在了胸前,因此这一拳是先打中了我的左臂,然后才撞到我的胸前,我的左臂抵消了大部分的冲击,但却依然让我的身体后退了两步,魍心剑也从勇仪的手臂中拔了出来。

    “别把鬼族当做是不敢面对攻击的生物啊!”然而,勇仪却没有就此放过我的意思,受伤的左臂顺着魍心剑一绕,锁住了我的整只右臂,右腿紧跟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人不让之势如破竹的速度踢在了我依然摆在胸前还未放下的左臂之上,“希望你掏得起医药费!如果掏不起,我帮你掏了!”

    我的身体毫无意外的朝后面退了出去,但是我的右臂却还被勇仪的左手锁着,在这样矛盾的情况下,我的右肩关节终于脑子开窍,‘啪’的一声断开了,我的身体朝后倒退着,而我的右胳膊连同魍心剑一起还留在原地,随后就被勇仪随手扔到一边的地上。

    “不是我说你,但是没了那壳子之后你的身体素质就完全跟不上了,你那只左手倒是很有意思,但是那也不能弥补你的缺陷!”扔开手臂之后勇仪乘胜追击过来,打算再进行第二次的殴打,在靠近我的时候,她的脚以独特的方式在地上连续迈了三步,“四天王奥义!”妖梦一剑将十几只怨灵斩成虚无,而她身后化身为与她一模一样的半灵做了相同的事情,“没完没了,还是没完没了!冰屋里都快要被它们填满了!”

    “奇迹!”早苗是第一次面对如此数量的敌人,简直比上一次的假学死人还要难以应付,这让本来就没什么太多的战斗经验的她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事实上,疲劳已经开始侵蚀冰屋之中的所有人,即使是拥有无限体力的妖梦,精神上的疲惫也是无法忽略的,“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算结束啊!”

    “别抱怨了,就算抱怨它们也不会停止冒出来!”文文却依然冷静,并且气势上没有意思的衰弱,仔细一看,她的手上带着我的结婚戒指,近乎无限能量gòng yīng的戒指,其实这等于zuò bì,“你还能唤风吗?能的话我们可以试一试合作!”

    “我试试!”早苗举起了自己的御币,同时扔出了漫天的白色符纸,“属性不够装备来凑!在幻想乡可不能被常识束缚住啊!大奇迹!”

    虽然是在冰屋之内,但是风依然渐渐的刮了起来,而且不是一般的风,是旋风,以冰屋的中心点为风眼的旋风,几乎挤满冰屋的怨灵丝毫没有躲闪的余地,全都被这狂风带动着不停地旋转起来。

    “来了,这戒指到底能一次性tí gòng多少能量呢,你也很想知道吧,尽管你才是制造者,不过你却用不了呢……来吧,我们来看看……风神!”

    漫天的旋风突然开始疯狂的搅动起来,就仿佛变成了一台大型的粉碎机一般,而文文的脸色则已一个极其快速的速度变得苍白,身体也开始颤抖,很明显,即使是戒指tí gòng的能量也不足以支撑这一招的挥霍,估计又是绝留下来的招数,消耗如此巨大,效果也是绝佳的。

    在这巨大的旋风绞肉机之中,怨灵纷纷被撕扯成一片空虚,再也不留任何的痕迹,但是由于妖力的过度压榨,文文连皮肤都开始出现开裂了。

    “我……还真是堕落了呢……居然到了要让别人来帮我完成使命的地步……”然而,在旋风之外的一角,蓝却在低着头默默的自责着,或者说是自省,“本来这些应该都由我来解决,可是现在,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已经忘记怎么战斗了吗?是因为过得太安逸了吗!不对!这不是借口!”

    蓝的声音越来越大,终于,连周围的人都听见了,就在所有人都将目光注意过去的时候,蓝突然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动作,她一把抓住了自己头上那满是符咒的帽子,一把拉下扔到了一边,露出了下面那一对金色的毛茸茸的狐狸耳朵,随之而来的便是极其巨大的妖力释放,在这一刻她的瞳孔都开始闪亮起来,看起来有点吓人。

    “紫大人,秦大人,看好吧,一切不同往日了!”蓝突然变回了九尾狐本体,而且身体开始异常的巨大化,最后变得足有十米多长,紧接着,她的身体整个缩成了一个球,全身的所有毛发全部炸起,每一根都指向外侧宛如无穷无尽的长针一般,“妖狐!”

    将自己变成了巨大刺球的蓝直接冲进了狂暴无匹的旋风之中,开始碾压其中的所有怨灵,每到一处,那里的怨灵都会烟消云散,怨灵对物理攻击的抗性就好像消失了一般,完全发挥不出来。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