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一章 火力对决-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八十一章 火力对决

    魔理沙一句话刚刚喊出,灵梦就纵身一跃,左手一把抓住了推车的后板,右手的御币猛然插入地面,强行刹车,动作颇有几分小川剑的气势,只不过小川剑当时拉动的是客机,可比一辆小推车难多了。

    在灵梦的拉扯下,小推车很快就停了下来,猫耳娘垂头丧气的下了车,连耳朵都垂了下来。

    “记十二分,暂扣驾照,车辆扣押,交罚款!”灵梦伸手要钱,可惜钱没要来,反倒挨了一炮

    一束巨大的光柱突然从正方完全覆盖了灵梦的身体,但是距离灵梦不到十厘米远的猫耳娘却是完好无损,很明显,这一下就是朝着灵梦去的。

    “灵梦!”魔理沙叫了一声,但是立刻发现灵梦站到了自己身边,“亚空穴?”

    “啊,看来她来帮手了。”灵梦左手符纸右手御币,看着方的岩壁,或者说,岩壁被打开的大洞,“来了,你闻到了吗?”

    “闻到了,有点像小哥家那只笨蛋妖精的味道,但是更热一些。”魔理沙默默的替换了扫把尾部已经损坏的八卦炉,“我记得我们本来是来了解情况的,不过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改一改了?”

    “当然,拒捕的话……应该可以当场击毙吧。”灵梦的话等同于默认了。

    另一边,从穹顶被打开的大洞之中,呆头鸟缓缓的飘落下来,单手抬起星河披风将猫耳娘护在了身后,一双鲜红的眸子狠狠地盯着灵梦。

    “怎么回事阿燐?”呆头鸟一边防备着灵梦和魔理沙,一边向阿燐询问情况,“有人欺负你吗?”

    “这两位大姐突然就开始追我,然后还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然后找我要钱什么的。”阿燐解释着,不过她的表达方式也确实是有点问题,这样的解释完全就加大了误会,“她们好像自称是城管什么的,还有,她们是人类,不知道从哪来的。”

    “哦,抢劫的啊,那就简单了。”但是话说回来,灵乌路空这个鸟脑袋的回路本来就不怎么好用,所以他反而就直接把所有的语言简单化,仅仅留下了那句找我要钱,“先炸了再说!”

    灵乌路空抬起了右手那巨大的炮管,直接发射了一发光炮,速度之快即使是灵梦都很惊讶,更无赖的是,这一招如此迅速的攻击,威力居然完全没有量产型攻击的弱小,这威力已经等同于正式的符卡了。

    “来的正好!”魔理沙单手举起一个八卦炉,“好久没用这招了,极限火花!”

    无名光炮和极限火花在双方的正中间撞击在一起,引起了巨大的爆炸,原本狭窄的洞穴被骤然拓宽成了地下空洞,大小足以容纳足球场,而其中的碎裂岩石已经被两发魔炮的混乱力量全部蒸发。

    “灵梦,这个会打炮的交给我了!”魔理沙二话没说骑扫把就朝着灵乌路空冲了过去,“呼叫本部,遭遇敌军,预计抵抗强烈,随时准备支援!”

    “了解,请注意作战时间,正面战场怨灵数量拥有压倒性的优势,预计留守部队将会很快落败。”荷取回复,“灵梦,你也要注意。”

    “知道了。”眼看魔理沙已经超对面的鸟冲了过去,那么灵梦自己的选择就只剩下猫了,她正要动手,却看到那只猫再次跳手推车,毫无义气的跑路了,“魔理沙,你自己小心,我去追她!”

    “去吧!”魔理沙随手扔出了几个瓶子,一挥手,瓶子居然自己爆裂开来变成了一堆绿色的星型弹幕,而这句话也不知道到底是对灵梦喊的还是对自己说的。

    “核子分流!”一些金huáng sè的光弹从阿空的身体周围浮现,然后一口气撞碎了所有的绿色星弹,“投降吧,这样还能简单点!在终极能源的面前谁也不是对手的!”

    “终极能源?呵,该说你井底之蛙吗?或者是地底之鸦?”魔理沙加速躲开了,那些金色的光弹,光弹打中她身后的石壁竟然就这么将石壁融化了,显然这些光弹带有着绝对不容小觑的热量,“我见识过真正的终极能源,我可不觉得你能跟他比。”

    “你会后悔的。”阿空右手突然一抬,一道热线划过了地面,魔理沙一个来不及,被热线划过了扫把的一小部分,然而很奇怪,这一道热线似乎完全没有破坏力,木质的扫把柄没有因此而受到任何损伤,仅仅是最外圈被热线扫到的位置有一点焦黑。

    “你搞什么?这就是终极能……我靠!”魔理沙脚下的地板突然爆炸,迸发出炽热的岩浆,尽管她第一时间飞了起来,裙摆依然被烫出了不少小洞,这时候她才突然想起来一件最为重要的事情,“灵梦!你他娘的倒是把小哥给的药都给我留下啊!”

    “结束了!下地狱去忏悔吧,小劫匪!”阿空依然认定了魔理沙的劫匪身份,下手丝毫不留情,或者说,她的单核大脑里根本就没有手下留情这个概念,毕竟对于一个只擅长爆炸性结局的鸟头来说,思考简直是世界最痛苦的事情,“爆符米加耀斑!”

    “魔符重身幻影!”然而,就在高热流体命中魔理沙的一刹那,魔理沙却突然一分为四,分别飞向了四个不同的方向,这让阿空的鸟头完全反应不过来,不仅让她停止了攻击,脑袋还萌哒哒的歪到了一边。

    “啊嘞?”阿空不停的审视着朝着四个不同方向飞行的魔理沙,“四胞胎?藏在哪里的?我的眼睛怎么了?是不是应该公费医疗一下啊……”阿空这时候最希望的反而是自己的眼睛出现了问题,然而不管她怎么擦怎么揉,四个魔理沙依然是四个魔理沙,而且此时,有三个魔理沙同时举起了八卦炉,“犯规啊你们!遮光核热护罩!”

    阿空刚刚撑起核子护盾,三发极限火花就射了过来,阿空立刻用最大力量撑起了护盾,尽全力抵挡,但是她很快就发现了不对,三发看去就很牛逼的光炮打过来之后自己居然没有丝毫的感觉?她立刻抬头,发现无论是三个魔理沙还是三道攻击全都不见了,唯一存在的只有自己在正前方使用出的核热护罩。

    “抓到你了!”魔理沙单手拉着扫把从阿空的背后出现,带着一股酒驾先锋塔萨达尔的气势全速冲向阿空的死角,另一只手中的八卦炉已经蓄势待发,同时弑神炮系统也已经分散,各自积蓄着魔力,“联合火花连击!”

    “下流!”阿空只来得及喊出这两个字就被完整的火力所笼罩,看来她对于魔理沙使用幻术自认为而感到相当的不满,鸟脑袋就是鸟脑袋。

    “呼,打完收工!”魔理沙骑回扫把之,正打算转身离开,却感到了无与伦比的巨大热浪,自己的帽檐和衣摆都在瞬间开始了冒烟,吓得她立刻后退了一大截才敢停下,“又怎么了?”

    “魔理沙,小心,你周围的环境温度在急剧提高!滋咂……”荷取的声音刚到此,通讯之中就只剩下了杂音,无论魔理沙再怎么呼叫也没有了任何反应,而周围的温度确实变得越来越高了。

    “啊啊啊啊啊!!!!”爆炸的烟尘突然散开,同时传出的还有阿空的大叫声,魔理沙放眼望去,阿空的身体在半空之中摆成了大字形,而在她的身体周围,居然包裹着一个橙色半透明的巨大球体,强大的热量从球体之散发出来,一阵一阵的热浪冲击的魔理沙的身体和内心,“地底的太阳啊!烧尽一切!”

    “我去……被这玩意碰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虽然没学过天文学和物理学,魔理沙依然明白眼前这颗巨大球体绝对不好惹,而且是那种碰就会死的不好惹,那些阿空脚下的已经开始熔化的岩石就是最好的证明。

    很明显,魔理沙刚才的攻击也全部都被这颗人造太阳所同化了,阿空呆在这颗太阳之内,就如同给自己套了一个无敌的护盾一般,只有最为重型的攻击才有可能穿透这太阳的外壳,从而攻击到内部的呆头鸟,换句话说,这呆头鸟傻归傻,战斗力是实打实的,如果没有弑神炮系统,魔理沙甚至不可能有打败灵乌路空的能力,人类的本质终究有着太多的局限。

    在魔理沙或者说任何人眼中,如今套了太阳外壳的灵乌路空都已经在这场战斗中占据了巨大的优势,但是阿空自己明显不这么想,因为她一开始制造这颗地底太阳的目的就不是为了防御,而是为了进攻,所以她即使到现在也完全没往那个方面去想,而是将人造太阳向托举了起来,浮到了半空之后朝着魔理沙的方向砸了过去。

    这一行动做的毫无逻辑,根本没有任何的有效性,所以魔理沙也根本没想到,她是直到看到太阳朝自己砸下来,热浪已经将自己的头发烤的有些发卷的时候才刚反应过来,眼前这只呆头鸟居然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这就好比正在跟恐怖分子谈判,聊得好好的时候突然有个恐怖分子一枪把人质给崩了一样,总之会让现场变得比在公共场合外放听音乐不小心播放成威风堂堂还要尴尬。

    巨大的太阳毫无停留之意的砸到了地面,将周围的岩石全部熔化,最后却没有爆炸,而是慢慢坍缩后消失,再看地,已经是一片熔岩之海,搞得像是迪亚波罗老家一样,没准一会儿真的会有个大菠萝裹着浴巾从岩浆里跑出来呢,不过如果真的是那样,我希望出来的是莉亚波罗,多可爱,比原来的大菠萝漂亮多了。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要大喊一句,干你娘的小菠萝崽子,把莉娅还给老子!

    “哼,这才是结束。”阿空看着一片赤色汪洋的地面,情不自禁的想打个鸣,幸好忍住了,“啊……到底哪些能量都去哪……”阿空突然转身,右手的炮管径直砸下,正砸在一根扫把柄,木质的扫把柄被这一击砸得弯曲到了极限,眼看着要断开的瞬间却又坚持住了,“你这小劫匪为什么还活着!”

    “速度那么慢的球,你以为真的能砸中人嘛?”魔理沙用力抵挡着阿空的炮管撞击,她的扫把柄经过特殊处理,非常的柔韧,即使在如此的弯曲程度下也没有断裂,“归根结底,你的速度太慢了。”魔理沙突然侧身,炮管从她的身侧砸了下去,与此同时魔理沙两脚踢在了阿空的肚子,魔法使可不都是近战弱鸡,至少魔理沙有着自己的一套肉搏打法。

    “速度?那你可别后悔!”不知为何,魔理沙一句速度太慢好像严重的伤害了灵乌路空那脆弱的小心脏,为此,她全身都开始绽放出金huáng sè的光来,魔理沙严阵以待,不知道她又打算搞些什么,“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八咫乌的速度!”

    与此同时,妖怪山山脚下。

    加岛勇跟巡山的白狼天狗打了招呼之后,径自走了妖怪之山,一路毫无停留的迹象,最终来到了玄武之泽的河童重工门前。

    “哦,加岛先生,怎么,有事吗?”有位于门口的河童和加岛勇打着招呼。

    “荷取在吗?”加岛勇问道,“我想找她商量一点事情。”

    “呃,不在,头儿她出去帮秦大人的忙了。”河童耸了耸肩膀,表示加岛勇白来了。

    “这样啊,那算了,我那台机体怎么样了?”加岛勇说着看向了机库的方向。

    “还在测试阶段,因为没有实战过,所以一切数据都不够详细。”河童摇摇头,表示情况并不怎么乐观,“您有什么指教吗?”

    “指教谈不,只不过我确实有点想法,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很快就会有实战数据可以研究了。”加岛勇留下了一句让河童摸不到头脑的话,自己走向了机库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