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二章 第二次接触-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八十二章 第二次接触

    另一方面,灵梦终于在洞穴的尽头追上了阿燐,扣住了手推车。

    “听着,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们绕弯子。”灵梦用御币指着阿燐,差一点就碰到了阿燐的鼻尖,“你们地下的怨灵没完没了的往地上冒个不停,我们有一批人正在为此而艰苦奋战,这本来是不应该发生的!都是因为你们地下的怨灵!”

    “怨灵在往地上冒?”阿燐对于怨灵起了反应,虽然灵梦不知道,但是阿燐确实是怨灵的管理者,“这不可能,我没有发现怨灵有什么大的动向!”

    “那你来告诉我,现在在地面上跟我们好几号城管对抗的都是些什么东西?”灵梦用了一个投影的小花招,让阿燐看到了地上蓝她们的遭遇战,当然是最早那一段时间的所以灵梦也不知道,此时的战况已经非常不妙,已经有一半的人因为能量耗尽而暂时无法作战,“你该不会告诉我这些不是怨灵吧?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

    “这”阿燐明明白白的看到了那些随着间歇泉一起喷涌而出的怨灵,这下她的脸上挂不住了,“难以置信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带你去见觉大人吧,也许,觉大人知道些什么。”

    “那就赶快。”灵梦不知道阿燐口中的觉大人是谁,但是这是现在唯一的线索,在这一刻两个人同时选择性的忽略了正在洞穴里拼火力的两只魔炮侠反正就算去阻止她们,她们也未必会听劝,像魔理沙这种一根筋和阿空这种两头堵,灵梦和阿燐是拦不住她们的。

    拦不住是肯定的,而魔理沙处于下风依然是肯定的。

    “我射!我射!我射射射!”魔理沙将弑神炮系统全开,朝着不同方向同时进行攻击,然而却无一命中,即使是魔炮,飞行也需要时间,而就是那短短的一瞬间,就足以让阿空移动到下一个位置,此时全身金光的阿空将体内的核反应过载并使其失控,由此而让自己发挥出爆炸性的速度,魔理沙的眼睛和大脑根本来不及同步,更何况是瞄准和预判,“该死,躲来躲去的真不干脆!”

    反观阿空,由于核反应失控对于她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即使在这样的速度下,阿空依然能够保证绝大的射击精度,再加上核反应失控时阿空的身体本身就会不停的往外发泄核能,这些核能离体之后便会凝聚成球自己朝着四面八方胡乱的射击,如今的战局简直就是阿空的天下。

    又是一发原子球命中了魔理沙身上的魔法护盾,护盾闪烁了两下,宛如肥皂泡一样破开了,下一秒阿空的核能炮就擦过了两个玄火八卦炉。

    “爱丽丝!修复!”八卦炉一受损,荷取的面板上立刻就得到了显示,“修理人偶释放!”

    “魔法护盾,嫁接!”帕秋莉也只能立刻再加上一个魔法护盾,嫁接魔法的缺点就是通过嫁接释放的魔法无法叠加,换句话说一次只能释放一个魔法护盾,至于防御力更高的魔法盾,魔理沙连阿空的人都跟不上,更谈何阿空的攻击了,“水符湖葬!”

    对于使用火焰力量其实是核能的阿空,帕秋莉很清楚就算是皇家烈焰估计都造不成伤害,但是既然要灭火,那就自然是用水了,水符湖葬是极大范围的水魔法攻击,不是点攻击,是无法擦弹的。

    “水?我讨厌水!”然而让帕秋莉没想到的是,阿空面对漫天的水幕居然完全没有减速的直接撞了过来,她身上的金光直接在水幕上蒸发出了一个大洞,没错,水的正中间出现了一个大洞,一般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现象,但是现在就是出现了,“我也讨厌下雨!讨厌蜈蚣!讨厌冷冰冰的地底!焰星十凶星!”

    刺目的光芒一时间照耀了整个洞窟,不仅仅是魔理沙,就连监视器之前的爱丽丝她们也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发现洞窟的体积已经又扩大了三倍,而在洞窟靠近顶端的位置,十颗橙红色的球体不断的绕着中心旋转着,那样子就仿佛天上出现了十个太阳一样,小太阳,迦尔纳。

    十个迦尔纳的正中心正是魔理沙的位置,高温让她脸上的汗珠不住地流下,没错,不是低滴落,是顺着脸颊往下流,也就是传说中的庐山瀑布汗。

    “给我上!”阿空用力一挥手,十个小太阳同时朝着中心的魔理沙包围了过来,四面八方被全部封锁,而再往下就是熔岩,只剩下一条活路可选,往上!

    魔理沙踩着扫把向上加速,然而阿空却早已等在那里了,魔理沙一脚将扫把踢到手中,向上一挡,阿空右手的炮管带着巨大的压力差点又将扫把柄打成两截,魔理沙脚下无处借力被以更快的速度打了回去,穿过十凶星的正中朝着岩浆就掉了下去。

    “卧槽,你爸我要归西!”最后关头,魔理沙将所有八卦炉的火力朝下释放,在岩浆之上冲开了一条路险之又险的擦了过去,“不过这下你也没办法躲了吧!”

    在发动十凶星之后,阿空身上的金光就已经消失不见了,魔理沙不知道所谓的核能和核反应,更不知道那金光到底代表着什么,她只知道,有金光,阿空的速度就爆炸的一比,没有金光,速度就跟自己差不多。

    “修复完成,所有八卦炉上线了,魔理沙!”恰在此时,爱丽丝的声音传进了魔理沙的耳朵。

    “n,爱丽丝。”魔理沙的牙齿露了出来,直接把组合完成后的弑神八卦炉提到了胸前,“这次有能耐挡你就给我挡挡看!弑神简单易懂的终焉火花!”

    “在终极能源面前谁也不是对手!”阿空也完全没有认输的意思,尽管速度已经不再,但是她体内的核反应,那些氢元素,依然活跃不堪,与之前那虚假的地底太阳不同,这才是,真正的太阳,是被称为神之火的核能的全力爆发,是连阿空自己都会觉得太热的究极火力,“所有核融合激活!深渊新星!”

    比之前刺目十数倍的,甚至能让阿空自己都失去视觉的强烈光芒以阿空为中心朝周围剧烈的爆发开来,最终形成了一个以阿空的身体为中心的巨大球体,不是之前的橙色或者橙红色,而是金色,纯粹的金色,而在球体的一边,一道九彩光柱正全力打在球体的表面之上。

    这一场对拼并没有决出胜负,因为在下一秒,一个人影撞碎了洞窟的石壁直接飞到了光柱和球体的交汇之处,并且导致了双方的力量紊乱,使得原本安定的双方攻击同时爆炸,如果这里不是荒野而是人之里的地下,这会儿铃奈庵的任务委托肯定爆满了。

    人影被爆炸直接炸到了下面的岩浆之中,不一会儿又冲破了岩浆飞上了半空,阿空眼睛一瞥立刻就是一愣,“这不是勇仪大姐吗?怎么怎么突然跑到我们中间来?”

    “你看呢?”勇仪的右侧脸颊上有一个通红的拳头印,个头还不一看就是被一只大手握成的拳打出来的,“我当然是被人一拳打过来的!”

    “哦,看来我不小心打得太远了。”又一个人从之前勇仪撞开的岩壁洞口里飞了出来,没错,就是我,穿着流亡者的我,二十分钟早已过去,流亡者的主体已经自我修复完成,当然,之前已经完全破碎的左拳手指部分的装甲还是坏的,“魔理沙?你在这里干什么?”

    “小哥,看来你打得不错啊。”魔理沙飞到了我旁边,“我就不行了,遇到了一个火力好巨大的家伙,你看,就是那个右脚穿水泥右手带烟囱胸口纹眼睛的大鸟。”

    “吼?能让你说火力强?”我把视线转了过去,恰好阿空也把视线转动过来,四目相对,我们同时一愣,一股熟悉感扑面而来,“卧槽,那时候的地狱鸦?”

    “那时候的铁皮罐头人!”阿空也一眼认出了我,我们同时朝对方冲了过去,就在魔理沙打算看好戏的时候,却看到我们直接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吓得下巴都掉到脚面上了,“哦,你好吗?”

    “反正过得肯定比你好。”我拍拍阿空的鸟头,“恋恋呢?我好久没见到她了,你跟她提过我对吧?”

    “诶?啊,我是提过你,不过”阿求挠了挠自己的鸟头,“关于恋大人去哪了我还想问你嘞,你不知道吗?恋大人失踪好久了撒,把觉大人急的,就这三天去火的药吃了四百多斤了。”

    “失踪了?”我是知道恋恋喜欢没事到处乱转,没想到会有这么有严重,“对了,觉大人是古明地小五?”

    “小五?不不不不不。”阿空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如果你要这么叫的话那应该叫小五萝莉才对。”

    “好麻烦,那我还是叫古明地盆好了。”古明地家当代家主是个极其神秘的人,有四张**,古明地觉,古明地盆,古明地小五和古明地小五萝莉,这一点我当年应该也提到过,“对了,她吃什么去huǒ yào?能吃四百多斤?有效果吗?”

    “呃好像是叫什么六味地黄丸?”阿空挠着鸟脑袋想了半天,“有没有效我不知道,反正觉大人吃的胡子都快长出来了,那壮的,跟”阿空说到这默默的看了一眼在一边看好戏的勇仪一眼。

    “她疯了她?”我当时就把隔夜的晚饭喷出来了,六味地黄丸当去huǒ yào吃?你还不如直接吃红糖腌人参呢,一天两根,还能死的快点,“对了,你全名到底叫什么?”

    “呃诶,勇仪大姐,我全名叫什么来着?”鸟脑袋就是鸟脑袋,自己的名字都要求助场外观众,好在勇仪不打算跟她一起疯,没理她,“诶,你先说你叫什么名,我的名字容我先想想。”

    “秦钺炀。”我的名字一出口,就看到阿空崇拜的眼神,“怎么了?”

    “居然想都不用想就能说出自己的名字?大哥你是个天才啊!”阿空的眼睛里都亮起核反应了,“阿燐整天说我傻,我明明只是不聪明而已”

    “好好好,我明白”摸头杀,在收了小9当徒弟并且照顾过一段时间的露米娅之后,我发现自己太擅长跟笨蛋打交道了,而且最关键的是,我完全不受各种类型的猴氏智减法的影响,咱这智商,杠杠的,“所以你到底叫什么呢?”

    “灵乌路空。”也许是因为少有的没有被说成呆头鸟,阿空的智商居然直接突破了个位数,毫不犹豫的想起了自己的名字,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嗯,这名字不错,你说对不啊!”我的屁股上突然挨了一脚,一脚就把我踢进了下面的岩浆里,我立刻冲出岩浆,“是哪个吊毛敢暗算本大爷!”

    “我说”勇仪站在阿空旁边,一只脚上的木屐碎成了好几块,指着自己脸上的拳头印,“你是不是忘了我们还没打完?哦,凭什么你刚占了点便宜就能结束?我的本还没要回来呢!”

    “喂,那你也不能踢我的屁股啊!”我很生气,没听说过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吗?“你这样很不道德你知道吗?你的公德心呢?”

    “咳好吧,我承认我刚才是偏激了点。”勇仪难得一见的脸红了,对于鬼族来说,偷袭可是相当相当可耻而且丢人的事情,相对于人类来说,就好像那种偷了人钱包被几十号人追着的时候一下子掉进了粪坑里一样的感觉,当然,也有个别人会吃饱了打着嗝上来,那种人趁早枪毙吧,“我跟你道歉,老兄,行不?”

    “等这次的破事结束了你得请客。”勇仪都这个地步了,我也得给她个台阶下,“如何?”

    “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