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五章 地底的核动力机械魔神——非想天则-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八十五章 地底的核动力机械魔神——非想天则

    “赶快解决回家睡觉了,魔理沙,朝那里全力来一发。”灵梦不耐烦的摆摆手,大冬天的时候灵梦最大的享受就是吃着橘子喝着热茶然后缩在老子送给她的被炉里,真是太他娘的让人羡慕了!如果有朝一日我也能过上这样的生活哦,那我一定会无聊死的。

    “不,单凭魔理沙一个没办法影响到空间。”想法很好,但是想要让攻击直接影响到空间可不是简单的事情,除了像月夜见那种直接修炼空间剑术的特殊情况之外,想要影响到空间只有使用巨大的瞬间火力才能做到,别说是魔理沙,就是让魅魔一个人完成都有点困难,我跟幽香每次打架都搞得地动山摇的,也没有几次把空间打碎的。

    至于像魔理沙之前在打破八云之家结界的时候产生的仿佛空间破碎一样的效果,那其实是结界的破碎,而不是空间的破碎,真正的空间破碎是像巴克西姆打碎天空那样的效果。

    “所以呢?你怎么打算?”灵梦自然也仅仅是说说而已,她很清楚就算是她自己的梦想封印也不一定能打破空间。

    “很简单,一起来就行了,阿空,还有你,你也一起,来一个爆炸性的结局吧。”灵乌路空,制造爆炸性结局程度的能力,是时候好好的观赏一下了。

    “爆炸性结局?没问题!最喜欢这么玩了!”阿空二话没说举起了右手的第三足,魍心剑在手,符纸漫天浮动,弑神八卦炉也被魔理沙举到了胸前,“听你的了大哥!”

    “哦,那放。”我很是无所谓,反正只是打个炮而已,“ssbr!”

    以此为契机,梦想封印,终焉火花以及米加耀斑一起发射而出,正中那处被我所观测到的空间涟漪,那一处的空间毫无意料之外的爆裂开来,紧接着阿空就感觉到,灼热地狱继续产生的原子能已经没有之前那种莫名的损耗了,然而,她还没来得及高兴,整个灼热地狱就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

    “怎么回事?地震吗?”我们都飞行在空中,所以并不受到震动的影响,但是整个灼热地狱此时仿佛被石子投入的水面一样,震动用肉眼都可以观测到,“荷取,你们那里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我们这里并没有出现任何的震动!不是地震喂!你们身后的墙壁裂开了!”荷取说到一半突然大叫起来。

    “什么?”我们立刻转身,然而迎接我们的是一束绚丽的光,绚丽,但却充满着恐怖的死亡气息,灼热地狱那经过改造的足以抵抗核融合力量的外壁被像是卫生纸一样的穿透,“所有人!快闪!”

    说是这么说,但是其实我很清楚没人能逃出去,因为这一道光束的宽度太可怕了,它覆盖了我们所有人,我立刻将变形系统切换到ns,激活了系统,启动了能量护盾又将纳米护盾展开拼接在正前方,而灵梦则用最快的速度将所有人强行扔到了我的身后,下一秒,光束来临。

    作为先头部队,我和灵梦受到了光束的直接攻击,灵梦那边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能量护盾仅仅坚持了很短时间就耗尽了所有的能量,纳米护盾也很快被摧毁,光束毫无保留的直接照射在流亡者的外装甲之上,面甲上的数据一片飚红,然后我就朝后飞了出去,并且开始下落,我还隐约感觉到自己撞到了什么人,软软的。

    光束又穿透了另一边的外壁,然后射进了岩壁深处不知去向,幸好灼热地狱的位置即使在地底也是最低的,没有处于平行位置的生物,否则刚才这一下很有可能就此殃及池鱼。

    “啊”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我能直接看到灼热地狱的景象而不是面甲,再仔细一看,原来面甲已经只剩下一半了,而我正面的护甲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方,几乎都已经被打的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不少地方都能直接看到里面的混沌道服,双臂的装甲已经完全爆开,左臂完好无损,右臂则早就被勇仪扯掉了,所以非常戏剧化的一点是,我居然可以说是毫发无损,但是问题在于,这里并不只有我一个人,“灵梦!魔理沙!小五!还有活人吗?”

    “你压死我了”屁股下面传来虚弱的声音,我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发现阿燐居然正好被我压在了下面,我刚一离开,她就开始张嘴喘大气,“呼呼呼呼呼”

    “阿燐,其他人呢?”流亡者变成这样等同于又废了,我解除了武装,把流亡者往旁边地上一扔,拉着她的肩膀开始摇晃,“你说啊!”

    “我我我”阿燐被我晃得差点一口咬了舌头,“我哪知道啊?刚才白光过来之后我就被你直接砸下来了。”

    “该死”我转身往墙上的洞里望去,里面黑咕隆咚的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更看不到到底是什么突然袭击了我们,还能发出这么巨大的火力,“灵梦,你还活着吗?”

    “呃咳我还算是活着吧”本来我都要放弃了,却没想到不远处的碎石堆底下却突然有了动静,紧接着,灵梦一手拎着一个人从碎石堆里站了起来,“我只抓到了这两个,你有看到咳!呸!看到魔理沙吗?”

    灵梦一边说着还咳出一口带着黑色的痰,明显是刚才爆炸时吸入的黑灰,而她双手上拎着的正是阿空和小五,两个人都处于昏迷状态,但是好在都还活着,现在就剩下魔理沙了。

    “没有,我也正在找。”解析系统因为光束带来的强烈干扰依然处于杂乱的状态,根本就没办法找人,不过看到了灵梦耳朵上戴着的太阳精金shè xiàng头之后,我突然就有主意了,“荷取,魔理沙的shè xiàng头现在获取到的景象是什么样的?”

    “呃一片漆黑,话说爱丽丝已经晕过去了。”荷取回答,“还有,根据我这里的显示,弑神炮系统已经完全毁了,没有爱丽丝之后单凭我是没办法进行修理的。”

    “想办法叫醒她,让阿求来做。一片漆黑我知道了!”我转身看着之前光束在另一边的墙上打出的巨大空洞,“灵梦,去那里面看看!魔理沙可能被那一下打到那洞里了。”

    “好。”灵梦没有推辞,直接起飞飞进了那被打出的漆黑洞口之中,过了一会儿才拎着全身黑乎乎的魔理沙飞了回来,“找到她了,她的命还真硬,这都没死。”

    “这是有原因的。”魔理沙如今也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身上也有很多的伤口,但是都不算太严重,事实上命中了她的那部分光束先是被我挡了一阵,然后又被弑神炮系统所阻拦,再加上之前帕秋莉为她加持的魔法盾和魔法护盾,这才保住了她的小命,“不过我现在没心情去想,阿燐,带所有人回地灵殿,这里交给我们。”

    “嗯,你们自己小心,我不知道刚才那东西是什么,但是如果没有你,那东西绝对会直接把我变成烤猫。”阿燐将三个人搬上了自己的手推车,向上飞往地灵殿。

    “阿求,爱丽丝叫醒了没有?”弑神炮系统已经暂时不需要修复了,但是支援部队还是完整一点比较好,这一次的事态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料,接下来再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奇怪,我只希望凭我和灵梦两个人可以控制住局面,但也要做好更加麻烦的打算。

    “我已经醒了。”回答的是爱丽丝,看来果然阿求的效率够高,“你现在打算怎么样?”

    “当然是搞清楚刚才是什么在攻击我们灵梦!你感觉到没有?”在刚才的光束出现后,周围的震动就停止了,但是现在,震动居然又开始了,只不过,跟刚才不一样的是,这一次的震动并不持续,而是一下一下的,就好像打桩机的那种动静,“这是”

    “脚步声?”灵梦跟我对视着,我们都看到了对方眼睛之中的惊讶,这么沉重而巨大的脚步声?这代表了什么?

    突然,从之前射出光束的那面墙壁之后传来了一声闷响,紧随而来的是整面墙壁的开裂,崩塌,最终,当尘埃落定的时候,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台超过一百米高的巨大机器人,而且这个样子,这个配色

    “是袭击月之都的小行星矿场的机器人!”没错,这巨大机器人的外表跟当初小行星上的幸存者所描述和画下来的完全吻合,毫无疑问,这就是当时将小行星一炮轰炸出运行轨道的巨大机器人,而且,凭借它刚才展现出的火力,想要将一颗小行星打出轨道并不困难。

    “sr,解析系统已经恢复正常。”西斯特姆传来简讯,就在这一刻,解析系统上的混乱消失了,我也得以对于眼前的庞然大物进行系统的观察。

    “高度,一百米,装备有核融合反应炉和热核炮,而且这个连接方式跟金古桥类似,肢体部分独立构成吗?”我逐步sǎo miáo着巨大机器人的全身上下,渐渐地,我大概明白一切的来龙去脉了,“就是这家伙,袭击月之都的小行星以测试火力,但是,在那么遥远的空间进行行动消耗了太多的核能,所以它就从这里盗取核能,但是”

    “但是这么大的东西如果去到了幻想乡之外,八云紫那老太婆怎么可能会没有察觉到?”灵梦如今的表情比我更加的呆滞,好歹我曾经也见过比这更加巨大的足有一百八十米高的吉尔达之心,但是灵梦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巨大的存在,荷取她们的只有二十米,上一次的宇宙大怪兽贝蒙斯坦也不过四十多米,跟眼前的钢铁巨兽相比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除非它还搭载了折跃引擎但是什么人能制造这样的”就在这个时候,我sǎo miáo到了巨大机器人的腹部,发现了令我毛骨悚然的东西,一把弓,没错,就是一把弓,而在我的记忆中,这把弓曾经击溃了永琳的箭矢并给永琳造成了几乎致命的一击,那一击和神绮手中那把魔弓的名字一样,都是阴阳穿影,但是这把弓的名字却是未知的,“255”

    没错,这把弓正是255当初手中的那把弓,当初255死后我们谁也没找到这把弓,当时我还以为这把弓和小八88的黑剑一起被摧毁了,没想到居然躲到了地下。

    “又见面了,秦钺炀”就在我嫉妒惊讶的时候,巨大机器人之中居然传出了声音,那毫无疑问是255的声音,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也是我自己的声音,“很惊讶吗?面对我这台核动力机械魔神,非想天则的力量”

    “非想天则?”我默默地抬头看着这超过一百米的非想天则,心中居然涌现出一股蚍蜉撼树螳臂当车的感觉来,当年对抗比这更巨大的吉尔达之心时我都没有这种感觉,“你还没死你居然还没死?”

    “是的,我没死,但你马上要死了!”非想天则迈开脚步,朝着我的位置一脚踩下,被我一步跳开,“下次记得,一定不要忘了补刀,哦,对了,前提是你还有下次的话。”

    “灵梦!别傻愣着了!攻击!”左手握紧魍心剑,我反手就是一击黑神斩波,而另一边,灵梦也放出了梦想妙珠作为试探攻击,然而,不论是哪一个,都没能在非想天则的外装甲上留下任何的伤痕。

    “紫!这东西太了!怎么办!”无奈之下,我也只有场外求助,下一秒,紫就带着爱丽丝和帕秋莉从隙间之中走了出来,“你不怕不能进入地下的规定了?”

    “规定是很重要,但是我更不能让你们两个死在这!”紫抬手就是一大片的飞光虫,然而依然没有作用,“怎么会你有什么特殊的计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