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八章 王胃之争-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八十八章 王胃之争

    “那我该用什么打?拳头吗?”小恶魔很正经,灵梦却不合作了,“我可不想跟那种东西打哲♂学战役!你至少给我来个wǔ qì什么的吧!”

    “你手边有一个光的huáng sè按钮你看到了吗?”我提醒着灵梦正确的操作方式,“现在按下去!”

    灵梦噗叽的一声将按钮压了下去,下一秒,在歌利亚双臂上所装备的两面护盾的顶端,弹出了两只机械爪,看上去非常的霸气。

    “这是什么?”只不过灵梦对于这种从护盾上弹出来的东西还是很难理解,她甚至不明白护盾这种防具上为什么会弹出wǔ qì来,“这东西到底干什么用的?”

    “你看到那台蓝色机体的护盾了没有?”我示意灵梦看看加岛勇的机体,“那个护盾顶端有两根尖刺对吧,这种前端带有尖刺的小型护盾的特点,就是可固定于地面制造掩体,帮助地面人员挖掘坑道以及用来应对紧急时刻的近身作战,在复杂的环境下也能灵活运用,而这台歌利亚的双突击护盾也使用了类似的设计,这顶端的机械爪就是用来砸人的!”

    我正在解释,帕秋莉已经控制着歌利亚移动了起来,原来对面被灵梦一拳糊了脸的非想天则终于重新找回了方向感,这是巨人之战。

    “来了!”灵梦眼看着非想天则那巨大的拳头打了过来,也将手臂挡了上去,也许是博丽巫女那在战斗中级好运的属性影响,这一下竟然正好将非想天则的手臂夹在了机械爪中间,我趁机给机械爪的力道提升到了最大,将非想天则的手臂牢牢抓住,并渐渐将其捏得变形,非想天则的外装甲明显比精金的等级还要低一些,大约跟钒合金相当,只不过它那能抵抗异力攻击的变态特性和巨大的体型才让它没有被紫和勇仪打垮。

    非想天则挣脱不开,便举起了另一只手,打算零距离射指部射线枪,却被帕秋莉控制的腿一脚踢歪到了一边,紧接着歌利亚的另一只手就在灵梦的控制下打在了非想天则的胸口上,所以说四个人操纵的灵活性完全要比一个人高多了嘛,只要别出现那种上下身不协调的bug就好。

    这一下造成的伤害乎了灵梦的想象,也越了d-的想象,歌利亚的机械爪居然直接穿透了非想天则的主装甲,在非想天则的胸口上开出了一个洞,当机械爪从非想天则的胸前拔出的时候,我们甚至能看到里面银白色的辅助装甲和缓冲带。

    “你……你就不能让我赢一次吗?你他妈的!”d-突然将通讯传到了歌利亚内部,并且声音和语言也变得有些疯狂,“直接熔了你!x死光,放!”

    非想天则的眼睛再次亮起,而且这次是近乎零距离的直射,根本就没有任何躲开的可能。

    “灵梦,抬起手臂!”然而,我却并没有做出什么其他的指令,只是让灵梦将那只刚刚收回来的手臂再次举起来,“把护盾挡在前面!”

    灵梦像个小白一样忠实的执行了我的指令,幸亏如此,因为在很多情况下我都没有时间去跟她解释清楚我做某些事情是因为什么,而灵梦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一向是懒得去问,所以她能临时充当驾驶员,而魔理沙就不行,如果真的要她临时充当驾驶员,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打她一顿,让她暂时没有开口问问题的勇气才行。

    炫目的光束不知道是第几次出现了,但是这一次,光束打在了歌利亚单手的护盾上,居然没能打穿,虽然护盾正面也确实熔毁了一部分,但是那却仅仅是整个护盾厚度的三分之一而已,远不像之前这光束一击摧毁流亡者并且在墙上开出大洞的那样夸张。

    “我勒个去……”这下连帕秋莉都惊呆了,“这护盾你用什么做的?”

    “百锻精金,为了这两面护盾我可是下了好大功夫的。”歌利亚的整体用的还是普通的精金,只有这两面即是防具又是wǔ qì的护盾,被我额外灌注了更多的心血,这也是百锻精金的次正式使用,而它也毫无疑问的拥有普通精金十倍以上的耐久度,当然,重量也是十倍,“灵梦,揍他!”

    “了解!”在见识到了歌利亚这两面护盾的强大笑过之后灵梦内心的破坏**被无限制地增大了,能亲手拆掉一台高达一百零九米的巨大机器人,那是多么痛快的一件事啊!“宅魔女!配合!食我天霸风神脚啦!”

    灵梦居然用歌利亚释放出了天霸风神脚,要不是帕秋莉跟上的度足够快这一招绝对会搞成一个大乌龙,不仅仅是攻击接不上,还会暴露巨大的破绽,给对方的非想天则以可乘之机。

    “再来再来!尝尝我的博丽神拳!”即使是刚才的天霸风神脚的过程中,歌利亚钳住非想天则手臂的机械爪依然没有松开,而此时的灵梦就借着这样的机会朝着非想天则的胸腹部一通老拳,机械爪的攻击深入骨髓,将非想天则的正满装甲掏出了好几个大洞,只是很可惜都没有能伤到里面的辅助装甲,这台非想天则别的不说,缓冲带做的确实不错。

    非想天则的那只自由的手臂再次举了起来,朝歌利亚射了射线枪,但是却在灵梦的随手一抬盾之下便土崩瓦解,那些细小的射线枪甚至没能在护盾上打出一个印子来,但是也就在此时,歌利亚的身体剧烈地震动了一下,外装甲损伤警报也响了起来,我立刻查看损伤原因,却看到非想天则居然从双肩的缝隙处射了两道竖直的弧形金色光波,之前正是这两道光波命中了歌利亚才导致了外装甲的损伤。

    “这家伙居然还有没使用过的wǔ qì?”这一下可把我惊得不轻,可也给我tí gòng了一些不错的灵感,谁会想到在关节的缝隙里居然会藏匿着wǔ qì呢?“d-,我得说,你的创意水平有很多比我更好,但是,在实用性上,终究还是我赢了!”

    在机械臂的拿捏之下,非想天则那只被抓死的手终于在一声不堪重负的响声之后被捏断了,我可没忘记,这拳头是可以表演铁甲飞拳的,必须要第一时间铲除。

    “宅魔女!脚步移动!我要用全部力气把它扳倒!”灵梦的兴头已经被完全引上来了,这是她一直买不起主机的怨念,但如今,她居然玩上了比vr还真实的实战,机械爪松开了非想天则那已经扭曲的手臂,改为钳制住非想天则的双肩,同时帕秋莉控制歌利亚的腿部绊在了非想天则的腿上,将非想天则扳倒在地,非想天则那巨大的体型直接倒在地上真可谓是地动山摇。

    “灵梦,举盾!”非想天则的双眼又亮了,d-想要故技重施但是说实话一招用了这么多遍之后就根本不新鲜了,连狗都来得及反应,俗话说谦虚使人进步,连屎人都能进步,何况我们这些个肉的。

    灵梦再次举起了那面护盾,护盾之前被熔掉了三分之一,但是再挡一也没什么问题,我正这么想着,面板上却突然弹出了警报。

    “非想天则的核能输出突然提高了五倍?”我立刻抬头,现非想天则的光束已经从白色变成了淡金色,“灵梦!把另一面护盾也顶上去,帕琪,移动!”

    我们的配合非常的默契,在毫厘之间躲开了非想天则那毁灭性的正面火力,然而迎接我们的却是另一只铁甲飞拳。

    “滚开!”灵梦挥舞护盾将那只拳头挡到一边,却因此暴露了一部分空当,而就在下一刻,从非想天则那释放铁甲飞拳后仅剩下手肘以上的手臂的断面中心连续射出了六个浑圆的半透明能量球体,而且飞行度非常快,在灵梦回防之前就先击中了那面已经被袭击了两次的护盾,而且,每一都打在同一位置,就是之前损坏的中心点。

    护盾传出了开裂的声音,原本因为两次不同功率的光束攻击那一处护盾的厚度就已经剩下了不到四分之一,并且原本的结构也被破坏了,如今早已是不堪重负。

    “质子撞击炮?”这些球体的样子简直太让我眼熟了,这就是盟军质子撞击炮的缩小版,同时也是未来科技公司先锋武装战艇机上撞击加农炮的放大版,而从刚才的射方式上来说更像是二者的组合产物,保留了常规质子撞击炮的威力和连续性,又减小了体积和充能时间。

    “你居然跟我提实用性?你难道忘了,从各个角度上来说,我的实用性本来就要比你强!”d-再次说话了,这一次的语气带上了嘲讽,“你的全部荣耀都来源于那一颗黑暗之种,没了它,你还算什么?”

    “算人渣,无赖,怪胎和变态,你又懂我的什么?”前四个球体炸穿了护盾,后面的两个则直接穿过护盾命中了歌利亚脆弱的肩膀关节,歌利亚的整条左臂被从肩膀上卸了下来,飞到后面撞在了墙上,看得勇仪的眼睛一阵抽搐,这可都是她辛辛苦苦造出来的(大雾),“当年我玩半藏菜鸡互啄,双方对射十几回合的时候你连单细胞动物还不是呢!虽然事到如今我玩半藏一样是菜逼,但是架不住我美妈强啊!”

    “也许,但那无关紧要。”非想天则那只被扭断的手腕也自己脱落了下来,砸到了地上,手臂上出现了和另一只手相同的炮管,然后是相通的六连能量球,“你今天会死在这的,我愚蠢的父亲哟。”

    “那也不是由你来定的!”只不过少了一只手而已,又不是不能动,我这台歌利亚虽然是赶工完成的,但是也绝对不会输给区区杂牌机!“你一台升阳帝国的机体居然装了盟军的wǔ qì,你这不是不务正业吗!芳郎天皇可是在哭啊!”

    “芳郎天皇都进了骨灰盒了你还跟我要什么自行车!”非想天则的背部装甲突然打开了,刚才被灵梦打飞的铁甲飞拳也重新装回了非想天则的手上,只剩下另一只手臂还在朝我们不停的射质子撞击炮,灵梦举起了另一边的护盾,暂时还能顶得住。

    “喂!他掏大宝剑了!”帕秋莉的驾驶舱位置最靠下,一眼就看见了我们这里因为护盾的阻挡而看不见的东西,非想天则从打开的背部装甲之中拔出了一把大宝剑,“我们还有其他的wǔ qì吗?”

    “有!”我突然切断了护盾和手臂之间的连接,同时帕秋莉控制着歌利亚往旁边一闪,质子撞击炮炮弹推着护盾砸到了墙壁上,而我也将自己和灵梦的操纵权限进行了调换,反手从背部的装甲之中拔出了一根折叠着的实体长矛,“灵梦,你来控制躯干了!”

    “一闪炸裂吧!坑爹剑!”非想天则已经挥舞着大宝剑冲了过来。

    “你的息子才要炸裂!华丽的中出吾儿之矛!”歌利亚手中的长矛自然要比非想天则的剑要长,所以歌利亚的矛尖先刺穿了主装甲,缓冲带,辅助装甲,最终刺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上,而与此同时坑爹剑也划过了歌利亚的腰际。

    满屏幕的警示亮了起来,歌利亚的腰部已经被完全切断,但是我的矛尖也已经钉在了非想天则的核心之上,只要再往里一点,再往里一点……!!

    非想天则的机体突然分解成了躯干,双臂和腿部四个部分,同时飞向四个方向躲开了歌利亚的最后一刺,这走位是如此的风骚让我一瞬间想起了金古桥,紧接着非想天则又在歌利亚的背后重新组合,但由于歌利亚的前冲太猛,上半身已经从断口开始滑落,最终沉重的砸在了地上。

    “你炸裂了,x死光……”非想天则的双眼最后一次显现白光。

    “小魔!动手!”就在这一瞬间,我下达了最终指令,小恶魔立刻拉下了蓝色手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