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惨胜之后-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九十章 惨胜之后

    “绝对大,没有你的戒指我可能已经变成乌鸦干。”文文把戒指摘了下来,放到了我们中间的桌子上,“你看,晶耀石里的能量已经消耗到警戒线了。”

    “嗯,等它自己慢慢恢复要过上一段时间了。”我拿起戒指看了看,上面的晶耀石已经消耗的只剩下一个底座,“不过用其他晶耀石充能的话就能恢复的很快,一会儿交给西斯特姆处理一下吧。”

    将戒指重新戴回文文的手指上,我侧耳听了听,周围非常安静,由于是冬天,连鸟虫之音也不存在了,不过迷途竹林里,寂静才是根本,如果给这里来点雾霾,那谁还玩寂静岭呢,遗憾的是幻想乡里还没有出现激光wǔ qì,也不需要雾霾进行防御。

    “其他人呢?”但是一般来说,彼岸居周围还是很热闹的,毕竟有个总也闲不下来的小9在,自从离开了雾之湖之后她将自己原本的冻青蛙爱好升级了一下,冻兔子,可惜迷途竹林呃兔子在因幡帝的带领下一个个比贼都精,小9直到如今还没成功冻上过一只兔子。

    “这次战斗,我军伤亡惨重,艾尔小天使被怨灵咬伤了屁股,七个城管开花八个城管挂彩,现在都在永远亭集中处理呢。”文文把上半身瘫在了桌子上,把胸前的装甲都挤到侧面了,“妖梦都被怨灵吓出心理阴影了,正在那求阴影面积呢,铃仙在帮忙,小9在冰箱里回复呢,蕾蒂陪着她。”

    “这么惨?你们怎么撑下来的?”虽然我根本不觉得在场的城管会有文文说的那么多,事实上所有的城管加起来都到不了文文说的数字,不过全当这是夸张就好,“蓝是可以挡一挡,但是剩下的人呢,挡得住吗?”

    “当然挡不住了,好在到最后有外援赶过来帮忙。”文文揉了揉满是血丝的双眼打了个呵欠,“奶奶的快困死我了……”

    “你睡去呗。”情况想了解什么时候都可以,我又不着急,反正现在该着急的是八云紫和神奈子那逗比,对了,说到神奈子,我还得好好跟她说道说道,这次我得再讹她一笔,“别硬撑着了。”

    “我饿啊!你不饿吗?”文文一拳锤在桌面上,桌子腿就断了,文文的上半身顺着倾斜的桌面就滑了下来,脸正好怼在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上,“不,我说的饿了,不是这个饿了,你别误会。”

    “我不误会你先起来行不?”这种事情要是都能误会那我得是个多污的人啊?我说了多少遍了,我是个正直勇敢勤劳善良的坏人!“你这样保持着别人就要误会了。”

    “我腿软了,胳膊也软了,还有……”文文还没说完就被我拎起来了,在我的手上她的四肢包括整个身体随风摆荡着跟面条一样,“我现在是史莱姆人。”

    “行,你说了算。”把文文揉成一团放回椅子上,被她这么一说,我的肚子也开始惨叫了,“所以……吃什么呢?”

    “小魔不是在做嘛……呃……”文文一口气泄出来,整个身体又瘪下去了,“这什么破天,西北风都不管够……”

    “饭好了……诶?桌子怎么塌了?”文文刚抱怨完,小魔就抬着十六个菜一个汤出来了,但是,桌子已经归西了,“发生什么了?”

    “设备老化,回头再砍点竹子重做一个就好了,回屋吃饭吧。”抱起已经在椅子上缩成了一个球的文文,我感觉自己就跟抱着一个油库里一样。

    用尽全力把碟子往嘴里倒,大约持续了三分多钟,桌上的东西被我们三个撕干净了,碟子少了好几个,留下的几个上面也满是牙印儿,整张桌子的桌面薄了一层,筷子也都变成了只有一半长,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吃了些什么,反正文文和小魔一致声明她们的嗓子好像被什么东西扎着了。

    吃饱了食困,随着肚子被填饱,睡意便疯狂的袭来,不仅仅是我,还有本来就快睁不开眼的文文和小魔,三个人互相搀着滴里当啷的往卧室的方向膜,半路上还跟坐在冰箱外面冲盹的蕾蒂撞了一下,随便找了不知道是谁的卧室,我们一头扎进去,连床都没上,趴地上就休克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在剧烈的头痛之中睁开了眼睛,睁眼之后才发现原来头痛居然是做梦,我试图起身,却做不到,文文和小恶魔两个人的身体把我像个精神病人一样拘束在了地上,所以以后要记住,昨天那种情况下一定不要走在最前面。

    又花了半个小时把我身上的两坨妹子叫醒,我才终于脱离地心引力的束缚,得以从地上爬起来,爬起来的一瞬间,我突然想到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

    “文文,昨天你说后来去了外援?谁啊?”昨天的话题就到这里结束,然后就光剩下吃了,“让我猜猜……好吧我猜不着。”

    “人挺多的,有妹红和慧音,有海棠和椛椛,还有加贺川,上次中邪事件的时候暴打怨灵的那个铁塔兄也来了,然后我就看见他手撕怨灵,跟手撕鸡腿似的。”文文睡的都快断片了,比划着手指头一个人一个人的跟我倒,“对了,还有……你的小毒人偶,带着她两个家长。”

    “两个家长?我在地底呢!”梅蒂欣一共就两个家长,一个是幽香,一个是我,哪会来第三个的?

    “好吧,那她就不是家长,不过她也确实去了,你知道的,就是魅魔。”文文又打了个呵欠,嘴里一股昨天的炒菜味,“对,那是魔理沙的家长,不是梅蒂欣的……”

    “嗯,我知道了,小魔,去,剥一辫子蒜,给文文多吃点,遮遮她嘴里那股味。”其实我嘴里的味道也好不了多少,我们这种土鳖又不像灵梦那样有先天祝福,吃土都不会把嘴弄脏了,更别提口气了,灵梦那嘴里,跟路易十三一样,你连着闻能闻出不一样的香型来。

    你刚一闻,嗯,茉莉香型,再琢磨琢磨,不对,是荔枝香味,再好好闻闻,橘子香味,最后使劲再闻,值钱了,球鞋味。

    刷牙,刮胡子,修剪鼻毛,嗯,感觉良好,出门,浪去。

    一来到院子里,就看见小9铃仙艾尔和蕾蒂四个人正在一张新的桌子旁边聊天,气氛很是活跃,我没有打扰,悄无声息的溜出了院子,来到了永远亭。

    “呵,怎么,你也被咬屁股了?”刚走进永远亭的院子,就听到了颇为欠揍的声音,我抬头观瞧,因幡帝正躺在永远亭的屋顶上做日光浴,真是太过分了,做日光浴的时候怎么能穿着衣服呢!“看什么?你瞧你那个龌龌龊龊的样子。”

    “好了,笨兔子,你给我闭嘴。”正在我四处找砖头的时候,永琳从走廊的另一边走了过来,主持了大局,“进来说吧。”

    九曲十八弯,我跟着永琳来到了永远亭里最大的建筑,虽然同样是合式建筑,但是体积上大得多,这里我以前都没有来过,是在永夜异变,也就是永琳和辉夜把永远亭外面的结界消除之后才建立起来的,入口上挂着三个大字,住院部。

    一个晚上的时间已经足以让大部分城管的屁股恢复正常,因此,如今只有我们可爱的小妖梦还保持着屁股上裹着绷带的样子趴在床上抱着自己那同样被咬了个牙印的半灵,看着无聊的综艺节目。

    眼看着永琳和我走进来,让她的眼睛亮了一下。

    “哟,妖梦,感觉如何?”我从床头柜上拿了一个苹果,咔哧一口,将手里的苹果皮扔到垃圾桶里,然后吐出了苹果核,“听说你被咬了屁股?怎么搞的?”

    “灯笼裤的质量不过关,我应该早听霖之助的话换一条浩克牌的。”在两年前,幻想乡一直流行紫龙牌的灯笼裤,但是后来这种灯笼裤却被曝出质量不过关,于是霖之助特意从特殊渠道(八云紫牌黑幕)搞来了一批浩克牌灯笼裤,顾名思义就算是浩克变身也撑不破的灯笼裤,很快就重新占领了幻想乡市场,受到幻想乡灯笼裤群众的一致好评。

    可是妖梦似乎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资金(都花在伙食费上了),而导致与社会发生了小小的脱节,才导致了如今的悲剧,唉,真该给幽幽子施行断食处分,以儆效尤。

    “唉,好吧,坚强。”这种情况下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略表心意,给妖梦换一条灯笼裤呗,“永琳,这次的事情具体的你清楚了吗?”

    “大概吧,不过我听说这件事归根结底好像并不是某一方的错。”永琳在凳子上坐下,跟我详细交流这次异变的细节,“好像跟妖怪山上的那两个神明也有关系,是吧。”

    “没错,她们在地底私自寻找合作伙伴打算针对自己即将推行的能源革命进行试验,却无意中导致d-以非想天则暗中窃取核能,不仅仅是这一次异变,还有前不久月之都的小行星被袭击,损伤惨重,都是因为这家伙。”关于非想天则被摧毁的情报,西斯特姆已经传递给了月之都,“这件事上我也有责任,我当时没有彻底的解决掉d-。”

    “事到如今谁对谁错都无所谓了,反正事情已经解决了,但是真没想到,原本已经不知道去到何处的鬼族,结果居然就生活在我们脚下。”即使以永琳的性格,都忍不住要发笑,“八云紫瞒得真够深,这次她有的解释了。”

    “我倒是很希望地上地下能以此为契机重新联系起来,就算做不到合而为一,至少也是互通有无共存共荣,这样多好。”如果所有人都能共存共荣了,那幻想乡就太平了,我也可以趁早退休生两个孩子玩玩,“只不过……问题应该挺大的,毕竟鬼族不同于一般的妖怪,对于人类的威胁有些与众不同,再加上大部分的鬼族又没有萃香和勇仪那么好的先天条件。”

    当年萃香就是被人之里的萝莉控团体强行迎接下来的,而换成勇仪也仅仅是团体变成御姐控而已,但是其他的鬼族……呃……还是让他们安心朱在地底吧。

    “嗯,任重而道远啊……这次你确定d-彻底消失了吧?”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d-还有一次借尸还魂的经历,不能不小心防备,永琳可不希望哪天突然一看diàn biǎo发现自家的电被偷了。

    “放心吧,这次绝对没有可能,他将自己的本体藏在了非想天则的核心里面,我直接用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把那东西轰掉了,连渣都不剩,如果他还能再跑出来,我就吞粪自尽。”我知道有不少坏人憋着看我吞粪自尽的打算呢,不过很遗憾,d-这次是真的被pss掉了,以后不会再出场了,没看临时演员的盒饭都领走了吗?你知道想找一个跟我长得这么像的临时演员有多不容易嘛。

    “你看上去还是没有完全恢复,以我一个医生的观点你最好再静养两天。”永琳到墙边的柜子里拿了一个盒子出来,“这应该是你的,现在还给你。”

    “这不是我给灵梦的嘛……”盒子里正是之前我给灵梦的药剂盒子,里面还剩下四支激增内啡肽和那支难以触及药剂,“她卖给你了。”

    “果然你一下子就能猜出来她是卖给我的。”永琳指了指那支红色的难以触及药剂,“那个我研究了一下,所以里面的总量少了一点。”

    “研究出什么了吗?”总量少了一点并不会影响药效,做多也只是减少一点持续时间,无关紧要。

    “没,你知道我跟你擅长的方向不一样。”听着永琳说完,我把盒子又递了回去,“你不要了?”

    “你才是医生,何况这也是你买来的。”我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晃了晃头,“好好研究,造福幻想乡吧,就当是我投资医药了。”

    “其实灵梦不懂行,我用很低的价钱就买来了,不过……好吧。”永琳把盒子放回柜子,“要我给你打一针吗?看你疲劳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