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一章 原子能末日-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九十一章 原子能末日

    “如果我想要清醒,我会选择朝自己脑袋来一拳。”人如果不闲下来,其实是很难感觉到困意来袭的,你们看吉尔焦裕禄什么时候睡过觉?就是他想睡小五也不会同意啊,“流亡者全毁了,重新造一台可不容易,这次的流亡者被非想天则一炮打的毫无回收价值了。”

    之前的流亡者正面抵抗了非想天则的x死光,损伤基数超过了百分之七十,所以我连回收都放弃了,仅仅让西斯特姆趁着夜里回收了歌利亚的大部分还可以利用的材料,跟太阳精金不同,无论是普通精金还是百锻精金,都是可以回炉重铸的,所以说千万不要让铸剑为犁的时代来临,你的所有wǔ qì收藏都会被统统上交给国家,然后你再碰就是犯罪了。

    “好吧,你随意,不过这次你们在地底下的有点大,人之里有不少老房子都被震动搞坏了。”永琳背过了身子,“趁这个机会刷一波好感度吧,这可是你跟八云紫博弈的关键。”

    “博弈?你在说什么,我们关系很好的。”你们不要以为我跟八云紫心里互相在打着什么小算盘,我是不会承认的!

    “好吧,就当是这样。”永琳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你的会诊时间到了,请吧。”

    “哼,跟我来这套?希望你的下场不要像gt里的心理医生一样惨。”于是,基本方针确定了,先去人之里看看行情,决定一下要不要派遣流浪者,然后回家把流亡者的重建计划规划一下,再然后……啊,好困,但是不想睡觉,玩点游戏吧,去年下载的恋姬英雄谭到现在都没通关……

    人之里村口,还是老样子,没建完的城墙,忙碌的施工队,守门的自警队,还有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说实话,人之里的房子坏了是小事,分分钟重建起来,我只希望我们在地下玩巨人摔跤的时候没有影响到人之里城墙和避难所的施工进度。

    “您来了。”负责守卫的自警队队员跟我打招呼。

    “啊,村里情况怎么样?”就我所看到的情况来说,问题不算大,但是具体的情况也不是我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还好,之前的震动只是震塌了几栋年久失修的旧房子,对于后来的房屋和城墙都没有造成影响,只不过最近我们打算再在村外开垦一块地,还没选好地址。”守卫回答。

    “啊,开垦的事情简单,回头告诉妹红,让她上妖怪山找穰子就好,丰收之神,专业种田几百年。”传说中幻想乡少女不会种田,但是实际上,在幻想乡里面其实有不少擅长种田的高手,比如秋姐妹,比如雏,比如荷取她们,甚至是爱丽丝都可以,连因幡帝的胡萝卜都是自己种的,可想而知其他人,“最近的事情有点乱,人之里的意识形态可能会出现变化,记住,如果发现什么情况,立刻去铃奈庵发布任务,再急一些就直接让妹红联系我。”

    “知道了。”

    离开了人之里村口,我感觉眼皮一阵阵的发酸发涩,就是那种无论如何都不想要张开的感觉,嗯,计划有误,我可能根本没办法活着坚持到家里……

    “哦,发现了一具不是尸体的尸体。”电动小马达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有空吗秦老哥?觉大人邀请您去地灵殿一趟。”阿燐推着小推车走过来,不由分说的把我抬进车斗里了,“您就先好好休息吧,到了我会跟您说的。”

    阿燐的小推车里完全没有尸体味,只有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闻着有点像太平间,由于太过于亲近,我很快就睡着了,太平间,几乎就跟我的家一样,因为曾几何时我也是整天住在冷冻柜里或是铁板床上,盖着白单子,直到后来我住的腻了。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我感觉有柔软的羽毛贴在我的脸上,而且温度非常高,我奋力睁开bà gōng的双眼,看到了一只胸前长有红色眼睛,头上戴着王冠的地狱鸦,她一看我醒了,就落到了我头上,用自己的喙啄我的脑袋,发出了类似啄木鸟的声音,要是堡垒听到这声音,那是会脑子疯掉的。

    “阿空,乖,让我再睡一会儿。”一把将那显眼的地狱鸦从头顶上揽过来,我翻了个身,继续睡,顺便哼起了摇篮曲,“夜深啦,月牙出来啦,人都说那月牙像月老,月老他教给我提着刀就把人杀啊……”

    “觉大人,您看这个……”阿燐和小五站在手推车旁边,面面相觑,“这个现在怎么搞呢?连我们的鸟头都没起作用,还被带着一块睡了。”

    “这个……两位有什么看法吗?”小五转过身,看着自己身后穿着大黑斗篷从头包到脚一看就很鬼祟绝对是见不得人的家伙,“哦,这样啊,好,明白了。”

    “……”其实两个人什么都没说,只不过小五也本来就没有打算让她们开口,她转身只是为了得到dá àn,读心能力就是这样,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心中的想法都会在我面前一览无遗,所以恋恋才会不惜……诶,恋恋去哪了?

    在她们的默许之下,我又额外的睡了三个小时才被叫起来,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是至少不像之前那么困了。

    地灵殿,我大马金刀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左边是在我胳膊上乱蹭的阿空,右边是瑟瑟发动的阿燐,颇有一种董卓的风范,如果按这么算的话我早晚有一天会被梅蒂欣(干儿子)打死,不过我很奇怪的是阿燐为什么要发抖?别说是董卓了,就是真吕布在她面前都不够她开车撞的。

    “阿燐,你去泡点茶来。”小五给了阿燐一个指令,阿燐如释重负的跑开了。

    “她为什么会怕我呢?”直到阿燐离开之后,我才把这句话问出来,小五读不了我的心,自然也没办法直接给我dá àn,“之前把我搬上车的时候还没这样呢。”

    “你身上有一种气质,你自己没发现吗?”小五依然是那一副瞪着死鱼眼的表情,我特别想在她这副表情上贴一张纸条,写着:瞪谁谁怀孕。“你的这种气质会让所有的黑暗生物都为之恐惧,只不过大部分人不会表现出来,但是你可能不知道,阿燐其实胆子很小的。”

    “我可从来没打算过让任何人怕我,这一点提前说好,而且……魍心,是不是又是你搞的鬼?”我自己的气质我自己清楚,连个骷髅兵都吓不住,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魍心又偷偷的冒出来透气了,“我不是说了吗,我没允许的时候你不能出来,下次再这样,我就把你的下半截插到带鱼嘴里。”

    “暴力反对!”魍心在我的脑子里硬生生呃的刻下了这四个字,然后就匿了。

    “好了,现在可以说正经事了,二位,把帽子摘下来吧,只有傻逼才认不出你们两个。”我看着对面一高一矮两个黑斗篷人,其中那个矮的,脑袋的位置大的出奇,明显是里面还套了什么东西,“早苗都被你们蒙在鼓里,你们隐藏的真深,我看你们直接改名,一个叫土肥圆真二,一个叫土肥圆更二。”

    “咳……我们这不也是……想要搞个实验嘛……”两人尴尬的摘下黑斗篷,正是神奈子和诹访子这两个已经彻底沦为逗比的逗比神明,而之前将诹访子的黑斗篷撑成大头娃娃的当然就是她那顶大帽子,大绿帽子,“只是个小小的核试验,那***不也在搞这玩意嘛?”

    “这是两个概念!”我一拍桌子,“***?朝鲜半岛的人都死光了也跟我没关系!但是这里是幻想乡!而我的工作是保护幻想乡不被任何人的攻击伤害!包括我们自己人!”

    “没……没那么严重吧……”诹访子站起来想套近乎,被我一眼瞪了回去,尴尬的笑了笑。

    “自古以来,过于强大的力量招来的只有毁灭,恐龙怎么样?亚特兰蒂斯怎么样?大西洲怎么样?阿瓦隆怎么样?瓦尔哈拉又怎么样?如果我们毫不顾忌的走上这条老路,那跟外界的人类有什么区别?你们两位见证了千年的人类兴衰存亡,难道连这一点还都没看明白?”

    都说亚瑟王最后去到了阿瓦隆,但是劳拉早就已经证明阿瓦隆其实就是北欧地狱,那里没有永生,有的只是行尸走肉。

    “人类之中有一位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被释放的原子能已经改变了一切,除了我们的思维模式,因此我们正在滑向空前的灾难。遗憾的是,现在外界人类最大的追求就是想方设法证明他的话是错的。”

    “你的意思是……并不是不可以使用原子能,而是在使用之前要先将思维方式改变为适合使用原子能的?但是这用什么来界定呢?”神奈子觉得这个说法太笼统也太过于唯心,因为在这一点上人类,包括所有生物都根本没有一个界定标准,思维方式的界定标准从来就没有规范过,也根本就没办法规范。

    “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为什么到现在都不使用原子能?在某些层面上原子能比晶耀石能源还要方便。”我是个合chéng rén,我被月夜见评价为最接近鬼才的生物,但是,即使是我也没办法界定这一标准,原子能是宇宙秩序的一环,换句话说,原子能本身就是一种沾染了法则的能量,而不像其他的能量那样简单,“恐怕,也只有像阿空这样得天独厚的小东西才能没有后患的使用原子能,还有神灵。”

    神明和神灵,差了一个字,内在可是差很多的,神绮一个神灵能打一百个守矢神社,而要是对上秋姐妹那去多少对于神绮来说解决也只是时间问题。

    “讨厌,就算你再怎么夸人家,人家也不会高兴了啦!”我只是在阐述事实,却似乎被阿空这个小呆头给误解了,只见她闭着眼睛一巴掌就朝我拍了过来,看那气势这一巴掌的威力绝对不在李狗蛋之下,好在,老子也不是李靖!

    “噤声。”我一根指头就撑住了阿空的巴掌,“你玩你的,不用关心我们这边。”

    “哦。”阿空应了一句,继续在我的胳膊上蹭,话说她到底是有多喜欢我衣服上的狐绒啊?乌鸦跟狐狸关系不是不好吗?

    “那按照你现在的说法,这原子能我们到底是还用不用呢?”神奈子问到了关键的问题。

    “别用了,关于灼热地狱这边我会让河童来进行合作,至于你们那个能源革命计划还是直接取消吧。”核能肯定是不能浪费,但是要让河童来处理,荷取她们从来没想过利用核能去谋取什么利益,这样反而不容易跑偏,“而且,你们的计划原本就有问题,你们以为原子能就能帮你们恢复信仰?八云紫是不会允许人之里出现原子能的。”

    “如果人之里的人直接接受了原子能,她又能做什么?”诹访子还不死心,想当年她也是相当凶残的神明,虽然是个萌物。

    “她?她可以抹去所有人关于原子能的记忆,还可以让我把你们轰出去,而且我不会反对。”如果人之里也变得像外界一样,那幻想乡还有什么意义?这本来就是绝对不能允许的事情,“别忘了,是我带你们进来,只要我愿意,我也能随时让你们从幻想乡消失。”

    “好吧,惹不起,我们就此撤退。”诹访子抬起了双手摆出投降的姿势,坐回了沙发上。

    “这就好,下不为例。”这次事件已经结束了,那就没有一个劲儿较真的意义,对于已经过去的事情纠缠不休是一种非常傻逼的行为,说得好像你能让时间倒流一样,“小五,回头我会让河童来这里跟你们进行洽谈,起草新的合同。”

    “嗯,我会提前联系好,我们这里也有施工队,可以相互帮忙。”小五点点头,“你可能不知道吧,黑谷山女所属的土蜘蛛一族,是我们地底的建筑和工程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