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 古明地小五的灾难-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九十二章 古明地小五的灾难

    “我就知道以鬼族的脑袋当不了设计师,只能当当施工队。”这一点,我早有猜测,只不过并不确定是哪一些人,“所以这次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不尽然。”我是这么想的,不过没想到小五居然否认了,“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想拜托你帮我寻找我mèi mèi的下落,她已经失踪很久了,以前她也会莫名其妙的不见,但是从来没有像这一次一样,消失这么长时间。”

    “很担心她吧,尽管她已经感觉不到。”恋恋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一个活泼但却因为自身的能力而不被任何人接受的小丫头,但是,在连续跟她交流了几次之后,我感觉到了异样,我所看到的恋恋所表现出来的情感,仅仅是她表现出来的情感而已,却不是她真正的情感,换句话说,她只是在扮演,“在她封闭自己内心的一刻,她的情感也被一起封闭了吧。”

    “没错,她宁可如此,也不愿意被人因为她的读心能力而厌恶,但是……”但是恋恋的读心能力并没有因为封闭内心,关闭第三只眼而消失,这一点可能只有她自己不知道,“我知道你能看到她,所以,我希望你把她找回来,至少……至少帮我找到她,然后……然后就没什么了。”

    “我到是很想帮你,可是问题并不这么简单。”小五对我的情报看来并不太了解,或者说,她仅仅是道听途说的,“我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知道我能看到恋恋的存在的,但是你却只是一知半解,我能看到她,但我也看不到她,只有在近距离,在一种极端情况下我才有看到她的能力,而你现在要我漫无目的的去找,就算我愿意,那也找不到。”

    “怎么这样……”小五惊呆了,她在此之前已经考虑了所有的可能性,包括如何说服我,甚至是利诱我,但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我能找到恋恋的大前提上,她没有想过问题从一开始就不在我身上,而是在情报上,情报出了问题,结果列车爆炸了,“就没有办法了吗?”

    “有。”但是说实在的,这个问题一开始就搞错了,想知道恋恋在哪,并不一定需要找到恋恋本人,“没人能找到古明地恋,但是不代表没有人能找到其他人。”

    “什……什么意思?”小五几乎快要被这起伏不定的回答搞得心脏病发作了,她甚至不敢肯定如今到底是峰回路转还是再一次的空欢喜,“找谁?”

    “一只貘,马来貘,是恋恋在人之里收养的宠物,智商很高,我上一次分别的时候曾经拜托他照顾恋恋,所以至少可以肯定恋恋没有出什么问题,而现在,你就可以发动你的人脉去找这只貘了。”小五当然在地底有着自己的人脉,并不需要我去多此一举,当然,如果恋恋现在还在地上,那就不好说了,总之先排除地下,“知道马来貘长什么样吗?很好认的,一个大白肚皮……”

    啪!东西掉到地上摔碎的声音,正在讨论的我们同时回过头,发现阿燐满脸惊愕的站在门口,手里的托盘歪到一边,茶壶茶杯碎了一地。

    “怎么了?”在阿燐的sǎo miáo结果中,我感受到了惊讶,错愕和难以置信,“你想到什么了?还是其他的什么?”

    “如果……如果是马来貘的话,我前两天就见过一只。”阿燐的声音都在颤抖,“那只马来貘似乎完全不被怨灵所敌视,所有的怨灵都绕着他走,当时我也很奇怪地下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奇怪的生物,但是那时候阿空对尸体的需求很大量,所以我没在意。”

    “这就对了。”我一拍巴掌,把阿空吓了一跳,连鸟头都炸毛了,“那些怨灵并不是害怕马来貘,而是在下意识的回避恋恋的存在,怨灵也看不到恋恋,但是它们会因为恋恋的存在而感到恐惧。”

    怨灵有一种虚无缥缈的感应能力,让本来智商不高的它们能分辨一部分目标好不好惹,当然这种能力并不是对所有的目标都有效,比如遇上灵梦的时候它们就会没完没了的找死,但是上一次跟勇仪对打的时候,一路上所有的怨灵都绕着我们飘。

    “阿燐,你还记得你是在哪里看到的吗?”小五立刻开始探听细节,“那只马来貘最后出现在什么地方?”

    “记得,就在附近的一条洞穴里。”阿燐立刻回答。

    “现在就带我们去!”小五拉起了阿空火急火燎的走了,连地上的碎瓷片都没来得及收拾,几秒钟的时间,地灵殿里就只剩下了我们三个人。

    “又一个死妹控,我还以为这样的姐姐只有红魔馆一家呢……”神奈子摇了摇头,站了起来,“我去鬼族的地盘打打秋风,看看能不能再交几个酒友。”

    “你直接找勇仪就行了,相信我,跟萃香差不多。”幻想乡最不缺的就是酒友,更何况是在鬼族,只不过大部分鬼族并不能满足正常人的审美,所以要找还是直接找勇仪就好,只不过……“当然了,可能在喝酒之前你们要先打一架,勇仪现在比你强,不过也不需要你赢,让她打过瘾了就行。”

    “行,我试试看。”神奈子摆着手出去了,地灵殿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你怎么样?”我从茶几上拿起了一本,似乎是小五正在看的,因为读心能力,让她非常不喜欢也不需要跟别人交谈,相反,无法直接看到结果的书籍就成了她最好的消遣方式,随便的翻了几页,又把书按原来的样子摆好,“你不跟她一起去吗?”

    “我可没有她那么大的酒瘾。”诹访子叹了口气,表情颇为没落,“本来这一次的能源革命计划就是我主导的,神奈子只是tí gòng了八咫乌而已,整个灼热地狱的改建方案都是我先设计出来的,现在就这么放弃,不甘心啊……”

    “那你就努力成为神灵吧,成为神灵之后,就没人会管你了。”有拳头就是老大,这句话在幻想乡也是部分适用的,不然为什么幽香从来没人敢惹?“好了,那你就自己在这缅怀吧,我先回去了。”

    从地灵殿离开之后,又过了两三天。

    “啊,烦死了……”流亡者的重建工作太过于麻烦了,由于这一次是完全的损毁,所以整个机体要重新制造,麻烦大了,这让平时并不喜欢按部就班干什么事情的我感到无比的蛋疼,“文文,最近有什么新闻吗?”

    “有啊。”文文掏出了自己的小本,“我给你看看……嗯,古明地恋找到了,古明地觉一高兴抽风抽过去了,被抬到了永远亭。”

    “这也算新闻?”以文文的逼格来说,这样的新闻是不是太无聊了点?简直不像是会被文文关注的类型,“该不会还有什么后续吧?”

    “当然有了,古明地觉被抬到永远亭之后,永琳一检查才发现,古明地觉的身体里居然长了个瘤子,当时就勒令住院了,说是要马上开刀,这不,今天……再过十五分钟就是手术时间了。”

    “哦?有趣,我得去看看!”这种事情可是比干这种枯燥无聊的工作好玩多了,“西斯特姆,剩下的交给你了,文文,走了。”

    “好啊。”文文收起了小本,弯腰把内裤穿上了,没错,因为太无聊,我们刚刚来了一发热的,“去围观一下。”

    再一次来到永远亭,我和文文直奔住院部,在住院部门口看到了被铃仙用病床推出来的小五,还有跟在她旁边的永琳和阿燐,至于阿空,因为要忙着进行灼热地狱与河童的交接工作,所以并没能赶过来。

    事实证明,小五并没有平时看上去那么坚强,此时她就像是个病弱少女一样脸色苍白凄美的躺在病床上,满脸的生无可恋。

    “嘿,小五,怎么这副表情?”我凑上去,伸手在小五眼前晃了晃,没有反应,她的瞳孔就好像扩散了一样,而她胸前的眼睛更是直接就翻了白眼了,“就是个手术而已,你想开点啊,难道这还能比考驾照还难吗?”

    “我没考过驾照。”小五终于开口了,声音嘶哑干枯就好像沙漠里的枯枝一样,“再说了,我这可是第一次做手术,你让我怎么能想得开!”

    “唉,你瞧你这话说的。”永琳也开口劝导小五,“你说你是第一次做手术,那谁不是第一次啊?”

    “啊?”小五当时都要从床上坐起来了,“我要换个医生!”

    “来不及了,你都上了我的贼船了。”永琳摆出一个非常有幽香风格的冷笑,“把口罩戴上了,推到手术室,准备手术,秦钺炀,你要观摩吗?”

    “可以吗?”我牵着文文的手,示意永琳如果要观摩那就不能是一个人,“你确定?”

    “走吧,我都在手术室里给你支好桌子摆上火锅了。”永琳盛情邀请,我岂能拒绝,跟着永琳拉着文文直奔手术室,今天我倒也要看看怎么给这个萝莉做手术,没准以后用的上呢。

    手术室,永琳和铃仙捯饬好了,打开无影灯,永琳脱掉了小五的上衣,铃仙直接给小五打了一针麻醉,这样一来,小五已经是半身麻醉了。

    “好了,古明地xiǎo jiě,现在我们可以讨论一下这个医疗费的问题了。”永琳拿起了手术刀,却并没有直接开始手术,而是搞起了黑心医生那一套,打了麻药,病人就跑不了了,这跟割包皮割到一半加钱是一个道理。

    “嘿,永琳,别跟我来这套。”我闷了一口酒,从锅里夹起了两片肥牛放进嘴里嚼着,“直接上真格的吧,再让我看一会儿小五都要娇羞致死了。”

    小五无法读取我的思维,这是她的xìng yùn,否则如果她能看到我在看到她上半身之后脑子里都想了一坨什么东西,她绝对会连脑袋都因为充血而爆开,或者干脆就发展成本子剧情。

    “行,你说了算。”永琳也不在逗乐,挥手让铃仙又给小五打了一针,这下,小五全身麻醉,躺在床上睡着了,永琳一刀从上到下,直接切开了小五的皮肤,“嘿,你那锅里还添点什么东西吗?”

    “不用,没看我这忙着呢吗?”我探着身子跟文文忙着喝交杯酒,完全没时间注意永琳到底是打算给我这锅里增加点什么,不过肯定不是什么正常的东西,小五这么萌的小妞,怎么能吃呢?“你赶紧手术,把瘤子切了就得了。”

    时间不长,一个小瘤子从小五的身体里被切了出来,放在了盘子里,奇怪的是这个瘤子在脱离了小五的身体之后居然还能动,这个动不是指移动,而是颤动,小五的伤口被重新缝合,并且在永琳的特效药物和妖怪的体质帮助下很快就愈合了,连个疤痕都没留下。

    “这个瘤子……真有点奇怪。”手术结束了,小五由铃仙和手术室外的阿燐负责送回病房静养,但是永琳则端着那个装着瘤子的盘子走了过来,距离手术结束已经五分钟了,但是这颗瘤子依然保持着活力,“你要看看吗?”

    “算了吧。”手术室里的气氛让我们有点新奇,所以我们决定直接在手术室里趁着酒劲再来一发,至于瘤子什么的,埋掉就好了,“这种破玩意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就行了,不过是个瘤子而已,还有,从外面给我们把门带上。”

    “臭不要脸的你们两个。”永琳羡慕嫉妒恨的看了我们一眼,转身端着盘子出去了,同时门锁传来咔哒一声,明显是上了锁,这下就万事俱备了,我和文文在新的地点开始了新一轮的征战。

    永琳也因为心思被我们搅乱而没有去研究那颗瘤子,而是将其随便埋在了迷途竹林里,直到被埋住的那一刻,这颗瘤子依然没有失去活性,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之前生长在妖怪的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