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三章 庆祝四重奏-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九十三章 庆祝四重奏

    “干杯!哈!”四只酒碗轻轻的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酒碗之中的酒浆多少飞溅了一点,但是在现场热烈的气氛下这样的浪费只会更加的烘托气氛,虽然……四只酒杯里有一只红色的长得有点格格不入。

    哦,抱歉,可能很多人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吧?相信我,你们并没有漏下某一章没看到,更不可能是某一章被和谐了,我这么纯洁的书怎么可能被和谐?除非焚化部的那群人脑子又抽筋了。

    啊,好了,回归正题,诸君是想要知道为什么情况会突然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对吧?其实很简单,在小五的瘤子被成功切除之后呢,为了庆祝她的出院,还有异变的成功解决,恋恋的回归,还有d-的嗝屁朝凉卖拔糖,神奈子和诹访子在守矢神社举办了一场小规模的宴会huó dòng,诶,小宴会,参与会议的自然也都是熟面孔。

    “哈……这喝着痛快。”神奈子放下酒杯,拿起一大串烤大腰子,“来,给洒家倒酒!”

    “没问题。”萃香举起伊吹瓢,给四个酒碗依次倒满,“这东西你要多少都有!”

    “嘿,勇仪,把你的杯子给我,我倒也要尝尝到底是什么味的!”我没有拿起自己的酒碗,而是把手伸了出去,“来,别小气,啊,回头我给你看个大宝贝。”

    “没那必要。”勇仪二话没说直接把杯子递了过来,“喝着。”

    “哈哈……诶……”我接过星熊杯,一扬脖,吨吨吨……“噗啊!没兑水!”

    “废话!”勇仪一拍萃香的脑袋,“来,接着满上,那个谁!给我拿一条羊腿过来!”

    我们四个新酒友在这边喝得热火朝天的,不远处的墙角后面,八云紫抱着肩膀看着我们恨得牙根都痒痒。

    “你干什么呢?”八云紫咬牙切齿的声音听着就跟闹耗子一样,永琳站起来找了半天才找到声源,“你这又抽什么风?羡慕嫉妒恨啊?”

    “这混球,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啊!”八云紫偷偷地从背后指着我,不择手段的诋毁着,“以前跟咱们喝得那么欢实,现在认识新人就忘了旧人了,臭不要脸!”

    “……”永琳眼眉都耷拉下来了,“你有病啊,你喝得过他们吗?那一个个都跟酒缸一样,你要真想加入自己过去说去啊,你敢吗?”

    “你就不能跟我站在同一阵线一次吗?”八云紫很不爽永琳的态度,这让她感觉有点众叛亲离,没有永琳的支持之后,她就没办法从道德制高点上来谴责我了,“你这样很不理智,知道吗?我可是幻想乡的总管理员!讨好我,懂吗?”

    “我也警告你,老不死的,我跟你统一战线不止一次了,但是哪一次我都从来没得到过任何的好处!”永琳的火气也上来了,在幻想乡里生活,涵养那种东西是跟节操一样不存在的,“我早就看明白了,讨好你根本没有任何实际价值,你以为我会傻到听信你的鬼话?”

    “让开。”就在八云紫打算反驳的时候,一个恐怖的声音从两个人身边响起,“别挡我的路。”

    “谁!”紫和永琳同时回头,然后就看见了幽香的脸,“哦,你啊。”

    紫和永琳对视了一眼,各自向后退了一步,把路让开了,等幽香通过之后,两个人一起躲在了墙角后面往外窥探。

    “相信我,来找茬的。”八云紫信心满满,“我等这一幕等了好几张diàn yǐng票了!”

    “是吗?我赌一百万金币,打不起来。”永琳却保持着不同的看法。

    “哦?”八云紫四处看了看,没看到梅蒂欣,事实上她刚才就看到梅蒂欣跟着被蕾蒂带领的一众小盆友一起去外面的院子里玩雪了,而她很自信没有梅蒂欣就没有任何人能阻止风见幽香的发飙,“我跟你赌了,一百万金币,你加不加码?”

    “加,我要你的混沌道服。”永琳打的好一副如意算盘,“你敢不敢?”

    “好啊,那要是我赢了,我要你所有的研究成果。”八云紫也狠下心了,而且她也不觉得自己会输。

    “好,就这么定了!”永琳跟紫互相一拍手掌,算是将这个赌约成立了,然后两个人一起直勾勾的盯着我们这边,不想落下任何细节。

    “你。”幽香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了我们旁边,一指勇仪,“出来练练。”

    “哦?有趣……好啊。”勇仪什么时候怕过这种挑衅,站起来就要约架,但是一只手拉住了她的头发,把她硬生生的拉了回去,“喂,说好不许揪头发啊。”

    “别在这动手,今天是宴会。”敢直接这么动作的人当然只有幻想乡的究极作死小能手本大爷是也了,“如果你们想练练,回头我会给你们找地方,这里不行。”

    “你说了不算。”勇仪似乎同意了我的说法,但是幽香可没那么容易被说服,“让开,或者我连你一起打,你自己选。”

    “纠正一下你的说法,在幻想乡里,我说了算,别人说了才不算,你说了也不算。”松开拉着勇仪头发的手,我直接站在了幽香对面,“到底要怎么做,你也自己选。”

    “让开!”幽香二话不说一击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人不让之势如破竹的右勾拳打在了我的左脸上,我的头转了一下,身体却没动。

    “满意了?”我后退了一点,把脸从幽香的拳头上拿开,“现在呢?你做什么选择?”

    “……算了。”幽香放下拳头转身打算离开,又被我拉住了,“你又想干什么?”

    “坐下,一起吧。”四个人围坐,空当还是挺大的,就算加一个人也不会变的拥挤,“反正迟早会这样的,把过程提前一点,不好吗?”

    “好。”幽香皱了下眉头,然后又很快舒展开了,收拢裙子原地坐下,“给我一个碗。”

    “当然。”我也重新坐下,拿了一个碗递给幽香,又从嘴里吐出两颗脱落的牙齿,“来,我们继续喝。”

    事情就这么无声的解除了,八云紫看得目瞪口呆,永琳看得心花怒放,然后,八云紫就被永琳扒光了全身的衣服,又被迫写了一张一千一百万金币(混沌道服折合价一千万金币,永琳口中的友情折扣价)的欠条才把东西赎回来。

    “喂,你别这么嚣张啊。”宴会的另一边,文文居然和呆头鸟阿空对上了,“穿个星河披风就以为自己是逍遥派的了?不就是翅膀大一点吗。”

    “嗅,嗅嗅……”阿空没有接话,而是在文文身上嗅个不停,“满满一股秦老哥的味道……”阿空嗅着嗅着就把连凑近了文文的裙子,“嗯,这里的味道最密集。”

    “变态!”文文还是第一次把别人真正的看成变态,她捂着裙子连连后退,“你是乌鸦还是狗啊!”

    “有什么关系。”阿空帅气的一笑,“我是灵乌路空。”

    “哦……见鬼……”文文最不擅长应付这种头脑简单又阳光无限的生物了,小9的脑子虽然也不好使,但是小9是蠢萌,不是阿空这样的无脑阳光少女,“所以呢,你到底想证明什么?”

    “证明我才是幻想乡最强的乌鸦。”阿空的话跟前面的描述完全是矛盾的,但是……原谅她的智商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她控制不住她记几啊,“所以,还请麻烦你退位,只要乖乖听话就不会有苦头吃。”

    “你在外面这么吊你家里人知道吗?”文文已经彻底无语了,阿空这种迷之生物她连新闻(fēi wén)都编不出来,编出来也得有人信啊,“老公!护驾啦!我对付不了这个脑回路清奇的家伙!”

    “阿空,别闹,这是我夫人。”听见文文的呼救,我趁着喝酒的闲暇朝文文的方向喊了一句,“给我乖乖的,别惹事情,记住你自己的身份,安心当好宠物。”

    “哦……”阿空应了一句,开始静默,然后,然后就换了一副表情,“姐姐你好。”

    “诶……”文文的脸变得像是恶心丸一样,“这么神奇吗?”

    “好了好了……”小恶魔笑眯眯的走到两个人中间,把两个人的手一拉,“合好合好,从此以后一个乖乖当夫人,一个乖乖当宠物,各自独立,互不侵犯,多好啊。”

    “那你呢?”文文和阿空同时看着小恶魔,“那你又是什么?”

    “我?”小恶魔把头发一甩,“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肯定要有一个能干的mì shū你们说对不对?”

    “……”全场静默无声,只有霖之助默默的在墙角画圈撞头挠墙,朱鹭子在一边看得不知所措,好几次想要上去阻止,但是最终又放弃了,因为她完全没有信心说服霖之助放弃发泄。

    “你们在说什么?”全家最弱气也最惹人怜惜的声音,正是除了夫人和mì shū之后的最后一个主要角色,妻子,一个夫人一个妻子一个mì shū,这就是我的快乐生活,我的快乐生活~~~

    “没什么,只不过是进行一下区域友好交流。”文文使了个眼色,小恶魔点点头,把铃仙拉走了,铃仙是无法加入到这种交谈之中的,不出十秒钟就会cpu过热的倒在地上,没办法,铃仙简直是这个三俗的幻想乡之中的一股清流,堪称神之救济……好吧,这个词太不清真了。

    “荷取,关于蓝色命运一号机,我觉得还有可以改进的地方。”加岛勇在房间的正中矮桌边跟荷取激烈的讨论着,“exam系统的力量并没有被完全发挥,我知道你是为了防止机体暴走才跟过去一样安装了限制器,但是现在的我也跟过去不同,我有把握保证自己在短时间内不会失去理智,所以我觉得……”

    “我明白你的想法了,我会考虑一下的,对了,这次机体的头部被轰掉了,正好我想换个设计,你觉得直接用蓝色命运三号机的头部如何?我会进行重新上色让它看上去像是蓝色命运二号机的头部,还是说你还想用以前的吉姆头?”

    “其实我后来是开杰钢的……算了,用高达头吧。”新的设计被敲定了,只不过跟我这里方便快捷的流亡者工厂不同,河童重工想要改造一台机体依然需要庞大的时间和人力物力,并非一时之功,“关于近战wǔ qì,我还有些看法。”

    “这个嘛……很遗憾,虽然我也很希望,但是以我们的能力还做不出光束jun1 dāo,我们完全没有进行过关于米诺夫斯基粒子的研究……但是有个人可以。”

    “秦钺炀吗?但是他并不能直接tí gòng科技援助吧。”加岛勇知道我的光束剑所使用的并不是米诺夫斯基粒子形成的光束jun1 dāo,可是在威力上却要更强,而且也更稳定和耐用,但是他也清楚我并不能直接tí gòng我的科技,除非是比较紧急的或者特殊的情况。

    “他不能tí gòng科技,但是却可以直接tí gòng少量的成品,你懂我的意思了吗?”荷取的小嘴咧了咧,“这在正常人际关系当中叫做馈赠,不受八云紫的约束和限制。”

    “钻空子吗?”加岛勇当然是明白了,说得这么清楚再不明白那就不是理解能力上的问题而是智商问题了,“太坏了,不过我喜欢。”

    “你在想什么?”整个宴会之上,只有一个地方非常安静,就是小五所在的地方,为了防止她过于孤独,我特意让同样无法被读心的西斯特姆跟她交流,小五对于西斯特姆同样很感兴趣,只不过,终究仅仅两个人是无法一直交谈下去的。

    “我在想,让我这种生物来到这样的宴会之上真的好吗?”小五看着周围的盛况,“我是非常感谢你们能邀请我来,但是我的能力……我其实并不适合这样的场合,我不适合在这里出现。”

    “也许吧,但是记住,主人不这么想,所以,你大可以放心,安心地享受宴会吧,在这里,你不需要任何的拘谨。”西斯特姆的回答让小五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