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 温泉上的八云-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九十五章 温泉上的八云

    “……”我不知道鬼族是不是都这么直接,但是她难道真的不觉得这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吗?“我不知道你在防什么,不过这里没人会关心你上厕所上了多久,以及在里面干了些什么这种事,她们最多会以为我们在厕所里***,绝对想不到其他的东西。”

    “那至少扔个烟头可以证明我们没有***……你抽烟对吧?”勇仪这个回路也是颇为清奇,要是换个人过来绝对是跟不上节奏的节奏,至于这个节奏到底是怎么被带跑偏的节奏,那就不是我所能解释清楚的节奏了。

    “……下次麻烦你打听情报的时候问详细一点。”我掏出烟袋,点上嘬了一口,吐出一口烟,“我抽烟袋的,烟卷我已经戒了。”

    “算了,关我吊事。”勇仪直接发挥了鬼族的光荣传统:只要不去想,问题就不存在。

    默默的回到了宴会之上,没有任何人怀疑我们,就跟计划之中的一样,而且更奇怪的是,八云紫不见了,相反,小五却被一帮人拉着表演读心术,真是一帮不怕死的东西。

    “你注意到没有,八云紫不见了,而且……蓝和橙也不见了。”我环顾整间屋子,没有找到目标,我又使用解析系统sǎo miáo了周围所有的空间,没有符合特征的反应,“看来她真的很不擅长应付小五……四季映姬来了。”

    “你又惹事。”四季映姬带着小町,以标准的主仆阵容走过来,一开口就给我扣了一个大帽子,“算上上次,你这已经是第二次胡乱打破条约了。”

    “别激动,小丫头,条约和规则本来就是用来打破的,嘿,小町,最近睡得好吗?”眼前就是连八云紫都为之畏惧的阎魔,但是,我不畏惧,相反,她要畏惧我,“最近听说你升职加薪了?”

    “啊哈哈哈,是啊,托你的福,大佬。”小町笑嘻嘻的挠着脑袋,脸上满满的都是一副‘我赚钱啦赚钱啦,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花~’的既视感,“就是最近这个觉少了点,太困了。”

    “睡眠和金钱,你总要选一样,鱼和熊掌不可兼得,除非你会分身。”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带有锁链的大镰刀,我给小町扔了过去,“把你那破纸板扔了吧,用这个,以后把锁链拴在腰带上,就不怕掉下去了。”

    “哦,帅啊……映姬大人,为什么你从来没有想到过给镰刀上加个锁链这么简单的事情呢?”小町喜滋滋的接过庆祝升职的礼物,耍了两下,然后发现了盲僧……盲点,“那样之后的那些镰刀不是都不会掉进三途川噗~”

    “放肆。”映姬淡定的收回刚刚打出去的悔悟之棒,擦了擦上面的血,重新摆出一副山田的样子,“你在三途川上偷懒打瞌睡还有道理了?”

    “就是,小町,你这次可算是有勇无谋啊。”这一次小町确实做得太过火了,居然当着四季映姬的面问她的黑历史,这不是摆明了说四季映姬智商不够用吗?搁谁被手下突然骂成傻逼不都得发火啊,“不过……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就是打破规则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哼,若有尚方斩马剑,我愿取你项上人头!”四季映姬一拍板,“只可惜我没有,所以我并不能把你怎么样,只是赫卡提亚大人让我带一句话给你,既然你选了这条路,就要做好那样的准备,你注定……并不需要我来斩你。”

    “多谢她的关心,如果没什么其他事的话可以容我问一句吗?”赫卡提亚的担心完全多余,我生来就是干这个的,“你看见八云紫了没有,她去哪了?”

    “博丽神社的方向,带着她的宠物,还有宠物的宠物。”四季映姬朝博丽神社的方向看了一眼,“小町,好好享受吧今天晚上,明天你就没有休息的机会了。”

    “是……”小町头上肿着一个比沙包大的拳头还大的包,两眼泪汪汪的哭成了宽面条。

    “博丽神社……”随便想了两秒钟,我就知道八云紫去干什么了,作为核融合反应炉的灼热地狱已经停止工作,那么也就不会再有间歇泉,更不会有那么高的水温了,这样一来……温泉,这次是真正的温泉了,对于既想要好好享受又不想要面对小五的八云紫来说,这简直是绝佳的选择,“有趣,你以为我会让你逍遥自在吗?”

    我可是不会让八云紫一个人快活的,尽管我们真的有大把的时光,于公于私,我都得过去好好的捣捣乱,这样才能……反正挺好玩的对吧。

    “你要去捣乱?”勇仪端起星熊杯又喝了一口,然后喷了小町一脸,“妈的,又放太久了。”

    “没错,多有意思,帮我照看一下我家的小丫头们,别让她们出事,也别让她们把别人搞出事。”走出屋子,从地上抓了一大把雪揉成了雪球,放进了亚空间超级仓库里,我迈步就跑,一道火光直奔博丽神社后山的温泉,然后,我又原路跑了回来,因为我想到了一种更加快捷并且有趣的方式。

    与此同时,博丽神社后山的温泉里,紫和蓝正泡在温泉里,展现着一幅足以让任何处男(包括霖之助)喷血的美妙画面,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橙喵并没有在温泉里泡着。

    “紫大人,有些话我觉得……我应该说一下。”蓝的全身上下只剩下了头上那满是符咒的帽子,虽然泡在温泉里,但是她的表情很严肃,“这次间歇泉的异变,因为您的努力……我需要给您留面子吗?”

    “不需要。”紫的手里拿着一盅小酒盅,身上同样只剩下了帽子,她淡淡的看着杯里的酒,晃了晃,“你直说就好,我也想听听你的评价。”

    “好,这一次异变,由于紫大人您的情报保留差点就让事情一发不可收拾,好在在秦大人的强势介入之下,才控制在了普通异变的程度之内,不过,这一次异变的潜在威胁犹在蕾米莉亚的红雾异变之上。”蓝也完全没有给紫留面子,直言不讳。

    “确实,不过现在异变也算是圆满解决了,对吧。”紫抿了一口杯中酒,看着温泉水面上倒映着的圆盘,“真是不错的月亮呢……”

    “啊……是,这一次造成异变主要原因的守矢神社的两位神明的huó dòng,我觉得今后也有必要多加留意,虽然秦大人已经说明他成功劝说那两人的过程,但是,出尔反尔并不是人类的特权。”蓝差点被紫不着边际的话给带远了,不过良好的修养和高等级的智商并没有让她被带跑太远。

    “正因为是妖怪才会引起异变,就算她们不闹了,今后还是会有其他的妖怪来闹个够。”紫摆弄着指尖上的酒盅,脸上带着一抹微笑。

    “她们试图引发能源革命来将妖怪之山乃至整个幻想乡全部推行至工业化,这方面我觉得一定要留意。”紫的说法很大气,很空灵,但是偏偏就是有点不太讲理,“紫大人,您觉得如何?”

    “嗯,可以注意一点,但是也没有必要太放在心上,因为有个意外性超级高的家伙总会莫名其妙的插入一脚,然后……他那冷酷的心会让一切都重回我们的掌控之中,因为他不会违背所谓的大原则。”虽然有些不合逻辑,但是严格来说,我确实也能算是八云紫对抗异变的一张特殊底牌。

    “秦大人的能力毋庸置疑,但是……”蓝知道我的能力,各方面的能力,但是她依然不敢太过于放心,“就现在的情况,地上和地底的往来是无法重新切断了,而在可以和地底往来之后,今后很可能从中出现有强大力量或是特殊能力的妖怪,这也需要我去收集情报,即使是秦大人也不可能直接和未知的敌人对抗,风险太大了。”

    “说的没错,所以,以后还要辛苦你了,蓝,现在就油库里的放松一下身体吧。”八云紫打开了一道隙间,伸手探进,拎出了一瓶酒,就在酒瓶的底部刚刚脱离隙间的时候,一个雪球突然从里面打出来,冰冷的雪团糊了八云紫一脸,“啊!”

    八云紫难得的用本来的声音尖叫了一声,非常的萌,只有这一瞬间我才能从她身上感受到一丝近乎没有的少女气息,她慌忙的把手往脸上擦,酒瓶从手心脱落重新掉回了隙间里,被一只手托住了,下一秒,我保持着一只手端着酒瓶的姿势从隙间里钻了出来。

    “surprise!”我将自己整个身体爬出隙间,静静的看着惊慌失措中的紫,细细的将眼中所能看到的全部景象打包带走,当然,蓝也没落下,“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啊!!!”下一秒,蓝的嘴里爆发出了最大分贝的声响,壮观的景色也被两只交叉的手臂挡住了,“秦秦秦秦大人!为为为为什么会从那里出来啊!”

    “那是当然的了,我等这隙间可都等了十分多钟了。”一秒解除了包括混沌道服在内的所有武装,我举着酒瓶落进了温泉里,恰到好处的温度让我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哦,极乐……灵梦肯定会用这玩意来赚钱的,看来还得先从别的地方再开发一片温泉……妖怪山应该不错。”

    “你这……混蛋!”温泉水突然炸开,八云紫脸被阴影遮挡,头发倒竖的矗立在水中,就仿佛恶鬼一般,不过……这恶鬼的身材还真好,遇上这样的恶鬼是没人愿意回去的,“境界【幻想的罪……”

    “酒瓶投掷打击!”我直接扔出酒瓶,正中紫的脸上,然后我用最快的速度切换成索德布雷加形态,“好了,不闹,求不闹。”

    “你说不闹就不闹,凭什么啊!”虽然被我用酒瓶打断了施法,我也不惜用变性来平息她的怒火,但是紫依然是怒不可遏,指着我的鼻子大骂,“你这变态臭liú máng!想让我不闹就给我一个合理的能说服我的理由啊!你有吗!”

    “有啊。”我一指旁边的温泉,“因为你刚才那一下,橙喵的狗刨式好像撑不住了,现在……这是溺水的姿势吧?”

    “诶?”紫一愣。

    “cheeeeeeeeeeeen!!!!”一瞬间,蓝就像是一道闪电一般从我们两个的身边窜了出去,之前的害羞已经完全顾不上了,真不愧是又刚从戒橙所跑出来的。

    费了好大的力气,蓝才把喝了一肚子温泉水的橙从水里捞出来,平躺在了温泉边的石头上,蓝用双手按着橙的小肚子往外挤水,这温泉水里含有大量的硫磺及其他矿物质,是不能饮用的。

    蓝跟橙都是全身上下除了帽子再无他物,简直是比春(哔)图还要有yòu huò,只可惜老子迫于淫威不得不变成了这具身体,如今内心是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哼,你不在宴会上陪你新交到的朋友,跑到这来干什么?”虽然经过了如此巨大的插曲,但是紫依然是一张臭脸摆着给我看,“三个老婆都玩腻了,打算来玩我们吗?”

    “天地良心,我还想多活几年,蓝还可以,你就算了。”我不萌大妈,至少我不萌一部分大妈,所以,紫,你这是乌龟想吃王八肉,“不过,橙终究还是太嫩了。”

    “嗯?”八云紫突然明白了我这句话是在一语双关,“没错,在那之前,我们都还不能……”

    “所以下一次,麻烦你能不能不要用错误的或者说是有删减的情报来坑我?”我说出这话的一瞬间,感觉到紫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这让我很奇怪,“怎么,你的心跳的这么快?你以前……不会也这么干过吧?”

    “是,我干过,不止一次呢。”紫居然妥协了,虽然她也知道说谎对我是没有用的,但是这么痛快依然让我惊讶,“不过你不是还活着吗,那就给我继续奋斗吧。”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