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 温泉会-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九十六章 温泉会

    “你知道,如果我的记忆……我是说我已经恢复了的那一部分记忆没有出问题的话,我的辈分应该仅仅比创世神低一个辈分,所以,建议你最好不要这么跟我说话,讨好我,懂吗?”在我面前,任何人都没办法充大辈,我一拍自己的大腿,“过来,坐这里。”

    “嘁,明明腿比我还长,胸比我还大,居然还让我坐过去,你自摸不好吗?非要胡我的牌?”八云紫自顾自的倒上了酒,把脸转向了另一边,她的金发将她真正不可描述的位置都遮掩的结结实实的,根本什么都看不到,相比之下,蓝那边……嘿嘿嘿……

    “如果不是因为你们太大惊小怪,我有必要变成这样?你知道这羽翼沾了水之后有多重吗?”上次在小行星上被太阳烤成鸡翅膀的羽翼早就已经恢复了,现在沾满了水变得像是沙袋一样重,好让人不自在,“说起来为什么这样你们就能接受,变成男的你们就不接受,其实里面,还不都是我?”

    “你真的觉得两个都是你吗?”说到这个话题,八云紫居然自己游过来了,“你有想过这个问题吗?变成索德布雷加之后,你到底还是不是你。”

    “我当然是我,这有什么疑问吗?”八云紫的突然靠近反而让我觉得有点不适应,我皱了下眉头,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就是这一步,让我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等等,这是……为什么?”

    “发现了对吧?”紫的身体停下了,重新跟我保持了距离,“我见过完全单纯的性别进行了转换的人,他们的特点是除了性别,也就是身体变了之外,性格和思考方式上完全不会有任何的变化,但是你有些不同,虽然不明显,但是你在变身前后,性格终究还是有一点差异的。”

    “没错,如果是平时的我,绝对不会去试图躲着你,相反,你要躲着我,但是在这个形态下,我却……”这是一种很难以言明的感觉,明明我就是我,也只能是我,可是与此同时我却又感觉有一小部分的我不是我,这是一种……

    这一刻,我突然想到了成龙diàn yǐng中那首里的那两句歌词:昨天我是谁,今天谁是我,笑过哭过,无心之过,何必是我,谁是我是谁,我是谁是我,是我非我现在的我不是我。而我的脑子也像当初第一次听到这两句话的时候一样,又变的乱七八糟的。

    “或许,两个都是你,只不过侧重点不同。”我的脑子乱的不行,八云紫的智商就凸显出来了,“两个身体,两种性格,哪一种都不会让人觉得突兀,也许你一开始就是为了达到这种效果而被设计成两个不同的你也说不定,归根到底你的两种身体形态也是各有各的优势。”

    “优势?”我只知道变成索德布雷加之后我就能随意地使用任何意义上的剑,剩下的,还会有什么优势?“我的脑子里现在进了水银了,你能说清楚点吗?”

    “好吧,就好像你平时的身体比较矮小,可以钻进一些高个子和大凶钻不进去的地方……我没开玩笑,把你的手从我的屁股上拿开。”八云紫挣脱了我的手,退后了一截继续说,“你以为这是在取笑你吗?你就是长得再矮也比我高好吧?”

    “好吧,姑且相信你一下,不过,如果让我最后发现你就是在变着法骂我,你就死定了,我会把你的脑袋塞进你的菊花里去!”我平时的身高是我一生之中永远的痛,作为一个男淫实在是太他妈的矮小了,且看同为男淫的霖之助有一米八五以上的高度,而我却只有变成女人之后才能跟他掰一掰手腕,尽管打起来我能打他一百……一千个,那也弥补不了我内心的伤痛!

    “相信我一次吧。”八云紫不置可否,“但是在正常状态下你会表现出正常男人的价值观,你也可以利用这种方式来进行一些特殊的……计略。”

    “好吧,我懂你的意思了。”男的是这样,那么女的自然也有对应的思考方式,我并不是想不到,只是缺少一个药引,“对了,说到底,你为什么要带着蓝和橙跑到这来?该不仅仅是因为小五的原因吧?”

    “我是真的很不喜欢她的能力,如果我脑子里面的东西被她读取出来,不,如果我的想法被在幻想乡里公布于众,幻想乡会在一天之内瓦解,相信我,就连你也会恨不得宰了我。”八云紫这个时候反而异常的肯定,也不知道脑子里怎么想的。

    “如果幻想乡瓦解了,我当然会宰你,你又把我的家给毁了。”我漂流了一百多年,才找到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可以长时间定居的地方,如果这个地方又没有了,那我不是很凄惨?那样的话,我就得让某些人变得比我更凄惨,才能让我的心里稍微平衡一点,归根结底,我最喜欢看别人倒霉了。

    “不,不是因为那个原因,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但是我确实做出那种决定了,所以……”八云紫又开始说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了,她这样子怎么能让我……怎么能让我相信她呢?“到那个时候,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吧,给我一个机会。”

    “怎么给你机会?”我皱着眉头看着她,觉得这个时候的八云紫身上充满了让我无法忍受的东西,几乎就是那种让我恨不得想狠狠打上几个耳光的那种感觉。

    “以前我没得选择,现在我想做个好人。”八云紫瞪着她那自以为真诚的双眼看着我。

    “好啊,到了那个时候你再跟我说,看看那个时候我会不会同意让你做个好人。”现在的我无法为以后的我做出决定,因为我并不能认定那个时候的我会像现在的我这样进行思考,尤其是在当我知道了一些我现在还不知道的或者说是忘记了的东西之后。

    “那就是让我去死。”八云紫的眼睛里流露出强烈的失望。

    “对不起,我是坏人。”坏人才可以不负责任,好人不行,所以我依然是坏人。

    “谁相信啊……”八云紫笑了,“所有人都会相信你是个好人,而且没有人不会相信我是个坏人,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区别。”

    “别把自己看得太低,我只能这么告诉你,无论什么时候,至少不会每个人都把你当成坏人。”我伸了个懒腰,从温泉之中站起身来,来到了依然因为溺水而处于昏迷状态的橙旁边,蓝已经急得抓耳挠腮了,即使在我过去之后,她都没反应过来要把自己身上遮一下,遗憾的是,现在的我对这种景色完全没有任何兴趣,“蓝,把这个给她闻一下。”

    “哦,好。”蓝接过我递过去的小瓶子打开塞子,在橙的鼻子下面一晃,橙的眼睛当时就睁开了,而且那表情完全就像是一只……一只……一只成年期的猫一样,有明确的目标时候的表情,她一把抢过小瓶子,开始往嘴里倒,“cheeeeeeeen!!!!!”

    蓝开始了新一轮的尖叫,只不过这并不能阻止橙的疯狂举动,直到小瓶子里什么都不剩了,橙才放下瓶子,蜷缩成一团,呼呼大睡起来。

    “秦大人,您这是……”蓝这才拿起那个空瓶子,然而里面的东西已经被橙的小舌头舔得一干二净了,什么都没有剩下,“这到底是什么呀?”

    “一种植物提取素,会让猫科动物产生无法形容的兴奋感,不过对你这种犬科就完全没有效果了。”这东西我本来是搞出来打算送给阿燐的,不过现在就用掉了,也算是值了,橙也不是外人,“我有预感,以后会遇上更大的猫科动物,这也算是一次实验。”

    “更大的猫科动物……老虎吗?”蓝联想了一下,要说更大的猫科动物最先想到的就是老虎了,“幻想乡会有老虎吗?”

    “天知道,幻想乡什么都有可能出现的,嘛,我泡够了,先走了,拜”重新穿好衣服,我保持着索德布雷加的形态冲上了半空。

    “幻想乡会出现老虎吗?紫大人,秦大人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蓝目送着我飞走,满心狐疑无处宣泄。

    “撒,谁知道呢。”紫淡定的喝了一小口,“他的预感……总是灵验的莫名其妙,虽然他自己也什么都不知道。”

    “哦……”蓝应了一声,抱起了呼呼大睡的橙,有点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西斯特姆,小五怎么样?”没有选择回到宴会会场,我直接回到了彼岸居,“她还适应宴会的气氛吗?”

    “从没有这么好过。”西斯特姆的声音也透着一股子兴奋,“他们现在在玩真心话大冒险,让小五当裁判呢,如果发现谁说的不是真心话,嘿嘿嘿,那就要被罚到外面大喊:有鸡没有!有会洗衣服的鸡没有!”

    “啥?”我一听就愣住了,这哪里像是人话啊?“还会洗衣服的鸡?那他妈的鸡有管洗衣服的吗?”

    “sir。”西斯特姆的声音里透露出一股无奈,“我知道您以前常去那个点着小粉灯的地方,但是您也得考虑这里的人都没去过啊,他们能知道吗?”

    “嘁,无聊,你知道我有多久没去那种地方了吗?”我现在可是三好公民,而西斯特姆所说的这种话完全就是诽谤,我是不会承认的!“现在一个夫人一个妻子一个mì shū我已经够知足的了,你别给我乱搞事情。”

    “sir?您敢对天发誓您对风见幽香就没有点什么想法?”西斯特姆的语气转变为了揶揄,“别忘了,您如今这个关系网似乎还差一个好姬友,俗话说得好,蓝颜知己蓝着蓝着就绿了,红颜知己红着红着就黄了。”

    “得了吧,除非我死了,否则她看不上我的。”我现在在幻想乡里已经可以说得上是个英雄了,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一种身份能比英雄更受人敬仰,那就是……一个死了的英雄,“不过我暂时还不打算死,所以,遥遥无期啊。”

    “也许会有其他的变故呢?”西斯特姆好像比我还积极,“sir,您可要好好发扬您的光荣传统,不修电脑,只求过夜。”

    “好了,你就给我好好的观察宴会的情况吧,我今天要早睡。”温泉水泡的我全身滑滑的,可我是男的啊,这太别扭了,“啊……睡吧,明天还有漫长的工作呢……”

    迷迷糊糊的,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鬼压床了!天哪,夭寿了,我还从来没见过有胆子这么大的家伙敢压我的床!老子的脸长得就辟邪!我气愤难当,睁开眼睛就要看看到底是个什么邪祟压在我身上,然后……

    “我的天啊!为什么会这样!”我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没有别的,只因为此时我的身上居然一口气躺了六个人!难怪我居然会被压得一点动身的余地都没有!“文文铃仙小魔艾尔小9蕾蒂你们搞什么鬼!”

    “呜……吵死了……”距离我最近的就是小魔,她整个身体都压在我的胸口上,听见我的嚎叫之后不满的揉了揉眼睛,又翻了个身继续睡,“呼……”

    我正奇怪于为什么我这么大的嗓门都没能把她们叫起来,仔细一闻,好一股浓浓的酒气,一晚上了居然还没有扩散干净,天知道在我走了之后她们几个人都喝了多少,也难怪一个个都叫不醒,可是这样一来……我起不来床了!

    “呜!!!!!”我用尽全力想把手臂抽出来,可是完全不行,六个人就像是把我封印了一样将我牢牢地固定在了最下面,脖子以下均是完全动弹不得。

    “西斯特姆,这到底怎么回事!”无奈之下,我只有求助场外观众,“想办法把我弄出去啊!”

    “sir,您还是自己想办法吧,为了重建流亡者,我忙着呢。”西斯特姆的回答既冷酷又无情,让我顿感世态炎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