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七章 风邪-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九十七章 风邪

    最后,我不得不浪费了一次宝贵的穿梭次元才将我自己从六个人下面解救出来,六个人;轮流落在床上,床腿都要断了,可是她们居然真的就是一个人都没醒,这太imb了,无量佛……诶,我怎么好像只有一个鼻孔能出气?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右边鼻孔无论我怎么努力都呼吸不到一点空气,简直就像是被什么人蓄意的堵塞了一样,哼,只有八云紫才会做出这么无聊的事情,虽然我并不需要呼吸,不过习惯太久了,我还是用嘴喘气吧……

    俗话说得好,天真使人落后,虚伪使人进步,如今,我就发现自己太天真了,因为,我的嗓子,喉咙的位置居然堵得比鼻孔还厉害,感觉就像是有一大块凸起卡在那里一样,跟我以前慢性咽炎转急性咽炎的时候一模一样,整个喉咙又干又堵,还有一股怪异的味道,让我几欲作呕。

    “呕!!”我没忍住,弯着腰一阵干呕,呕出了一些带着血丝的粘稠液体,紧接着,随着鼻子里突发异变,我没能忍住,一个喷嚏打了出来,喷了一地的鼻涕,跟刚才那口痰争相辉映,相得益彰,这下,我大概知道问题的所在了,“嗯,感冒导致咽炎和鼻炎的并发症,最好的办法是……找永琳。”

    打定了主意,我迈步就走,正好头天晚上我睡前根本没tuō yī服,可以就这么直接出门……诶,腿软了……

    一步迈出之后,我的身体瘫软在了地上,感觉全身一阵阵的虚弱感传来,嗯,要死,这是要死啊。

    “西斯特姆,如果可以的话,帮我叫救护车。”刚才的冲劲消退之后,带来的就是全身的乏力,我甚至都没办法支撑起我这过于沉重并且两边重量不平衡的身体,“快点……我挺不了多久……”

    说完这话,我就脸朝下趴在了地上,也没听到西斯特姆到底是怎么回复我的,就算她坑我,我现在也没有力气反击了。

    “唉噫唉噫唉噫……”不知道过了五分钟还是十分钟,隐隐约约的,我听见外面似乎有警灯的声音,紧接着,一双柔软的手和一双有些僵硬的手合力将我抬了起来,由于我的脸朝下,我根本看不见这两个人都是谁,只是隐约看到站在我头里的人穿着……好吧我没看清楚,然后我就被搭到了一个比较柔软的地方,也不知道是担架还是移动病床。

    随着意识越来越模糊,我感觉全身上下的感觉越来越让人难以忍受,最后,无法保留正常意识的我直接关闭了生化计算机,给大脑放了个假。

    迷迷糊糊的,我的意识又在不知多久之后恢复了一点,同时,也多少能感觉到一点周围的环境了,有人在我的周围,有两个人……不,三个人,只不过有一个人身上没有味道,一时之间没闻出来,我的身体已经被翻成了正面朝上,我没有试图睁开双眼,因为这太……太累了……

    不过,即便如此,我的意识也是渐渐的清晰了起来,生化计算机也重新启动了,拜这所赐,即使我不睁开眼,我也能用耳朵捕捉周围的动向。

    “他怎么样?”嗯,熟悉的声音,不是我家的人,但是很近,关系很近,“难得看到他这副样子,这不是一般的感冒吧?”

    “绝对不是,但是要说他具体是怎么了,还要进一步查证,这不像是我做熟知的任何一种疾病,症状非常像是感冒,但是能把他折腾到这个动弹不得甚至失去意识的程度,可一点都不简单。”另一个人,另一个声音,比之前的那个更加知性,更加冷静,也更加的……但是有一点是一样的,不是我家的人,但是关系很近。

    “……检测已经完成了,有些像是一种特殊的感冒病毒亚种,但是很奇怪,因为这种感冒理论上不可能感染……”第三个声音,相比前两个,语气之中带有一点点的恭敬,这代表这第三个人的身份地位应该比前两个要低一点,“这是……”

    三个人明显都是在针对我目前的症状,只不过,这不是普通的感冒吗?我会得上什么奇怪的病吗?hn?hn?还是病毒怪兽埃博拉?我要死了吗?真不想就这么一事无成的死掉啊,别的不说,混沌之光还健在,幻想乡,文文她们时刻都还会受到威胁啊……

    皮肤被刺穿,似乎是针头被刺进了我的身体,随着这一下,又是一股强烈的倦意袭来,我无法抵抗,再一次入睡了。

    “呃……”蓦地,我睁开了眼睛,周围是一片惨白的颜色,“啊……陌生的天花板,又是陌生的天花板……我为什么要说又?”我举起自己的右手手臂摆在眼前,“好……好大一棵树在挡着我啊!”

    “你醒了?”门突然被推开了,紧接着,永琳推着一辆医用手推车走了进来,上面满是药瓶,还有各式各样的医疗用具,我这才发现,原来这个惨白的房间就是永远亭的住院部,“你似乎很惊讶?有这个必要吗?”

    “啊,看来我还是被救回来了。”我放下手臂,尽力转头看着永琳,“之前我迷迷糊糊的听见你们说我这不是普通的感冒,怎么,我还是要死吗?早知道这样昨天泡完温泉我就不应该全身湿着飞回家……”

    “那是有一定的原因,不过并不是最主要的。”永琳,拿起一大瓶药,连接上输液管,最后将输液针扎进了我的手背,“西斯特姆联系的时候居然把通信发送到公主大人那里去了,当时公主大人还以为她在开玩笑。”

    “呵,这混蛋……”西斯特姆至少没有把我留在家里自生自灭,这次就姑且算了,“谁把我弄过来的?”

    “我开的救护车,公主大人和留琴把你抬上担架的。”永琳给我调整好了输液速度,又给了我一个**,“好了,安心休息吧,你想看点什么?这电视里能看的东西挺多的。”

    “哦?都有些什么?”输液的时候,人是尽量不要移动的,正好现在就是让我动我也没那个力气,看看电视,权当放假了,“说说看。”

    “有喜羊羊,熊出没,猪猪侠……”永琳刚刚连说了四五个名字,我就用尽最后的力气把**扔到了地上。

    “把这破电视给我砸了!”妈了个蛋蛋的,听了这几个名字之后我感觉自己更难受了,永琳这是嫌我还不够受罪,打算从精神层面再来摧垮我吗?“永琳,你要是想让我死,那就直说好不好?没必要这么折磨我吧?”

    “急什么,我还没说完呢。”永琳也不生气,从地上捡起了**重新放到我的手边,“傻大猫和崔弟,中不中?”

    “中!中!”我这浑浊的双眼,骤然亮了一下,看着跟灵魂出窍一样。

    “兔八哥嘞?”永琳这次学乖了,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的往外蹦。

    “犀利!”要不是没有力气,我就竖大拇指了,这也太好了,病房福利啊。

    “啄木鸟伍迪怎么样?”永琳继续介绍,这是老片子,但是绝对不过时,就像是老酒。

    “没毛病啊!”我感觉自己病情已经稳定了,“还有别的没有?”

    “猫和老鼠如何?”永琳最后放出大招,这可就是陈酒佳酿级别的了。

    “哈哈哈哈哈!!!!”这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堵塞的鼻孔一下子就通开了,哎呀这个顺畅啊!“永琳,神了!神人!活神仙!妙**心!”

    “妙手回春,记住了,啊。”永琳拿了一壶水放在我病床边的柜子上,“还有,多喝热水,多喝热水,多喝热水,重要的话我跟你说了三遍,别不当回事。”

    “等下!”永琳推着车就要走,被我再次拦下了,“我说,有猫和老鼠看当然很好,不过你是不是也应该先告诉我一下……我他娘的到底得的是什么病?”说到这,我欠起身子,往床边的垃圾桶里吐了一口痰,感觉嗓子里依然是那种怪异的感觉。

    “呃……其实关于这一点,我也觉得很奇怪,理论上你是不可能感染这种病毒的,但是现在你的症状明显又是……算了,你自己判断吧。”永琳清清嗓子,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我,“你现在患上的,这种特殊的感冒,叫做吸血鬼感冒。”

    “蛤?wht-re-you弄啥嘞?”就这一句话,差点没把我的脑血栓吓出来,“你他妈在逗我吗?吸血鬼感冒?你指的是那个本子剧情里的那个?必须从内部注射o液才能治愈的那个?那个东西男人也能得上吗?”

    “咳,我觉得你的第一关注因素应该是你并不是吸血鬼却也感染了,嘛,虽然原来的本子剧情里这种病毒就是会感染非吸血鬼种族……”永琳说到这,脸上的怜悯变得更加的强烈了,“也许你可以变成索德布雷加,然后随便找个男人对你来一发,也许能马上就把病治好了也说不定?”

    “我才不会搞那种飞机!老子宁死不屈!”我气的都把当年美军在太平洋战场上的口号都喊出来了,“所以呢,你现在给我输液输的到底是什么?”

    “其实……我从你身上提取了一些o液,然后进行了提炼,现在给你用的就是从你自己身上搞出来的提取物。”永琳的话说的我连自爆的心都有了,我堂堂的秦钺炀居然被自己给ntr了?我这算不算是自攻自受?我宁可去日狗啊!

    “阿嚏!”妖怪山上,椛椛在巡逻之中突然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她疑惑的朝左右看了看,什么都没发现,无所谓的耸了下肩膀,又继续去往前巡逻了。

    “……好吧。”过了五分钟,我勉强把这个事实接受了,反正我也没有能力改变历史,也没有能力让时间倒流,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确认,“永琳,有一件事你必须一五一十的告诉我,如果你有一丝隐瞒,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好,你问吧。”见我说得这么斩钉截铁,永琳也下意识的站直了身体,两眼望着我,“你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我会实话实说。”

    “你是怎么从我身上提取o液的?”没错,这可是重中之重,作为一个奇妙的生物,我的某些机能是被设定为锁死的,只有在极端条件下才会解除,所以,无论我怎么做作死,都不会出现霖之助常常出现的梦遗现象,但是反过来说,想要提取我的o液,就必须让我的机能提升到极端条件……天哪,我已经不敢想象了。

    “这个简单,其实……”永琳正打算解释,就看辉夜从门外冲了进来。

    “哟,你终于醒了啊,看来药还挺好用,不枉我为了你费了那么大的力气。”还有一边说一边甩着手,看到这一幕当时我的心里就凉了半截,天哪,不会吧?这我可消受不起啊!“喂,干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药还没吃吗?”

    “吃?”我看了看我手上的输液管,如果还有说的是吃的药,那也就是说她跟我现在输的液没关系了?呼,天哪,简直吓死宝宝了。

    但是,这个时候我是绝对不能把这种想法表达出来的,“吃药?永琳,还有吃的药吗?”

    “有啊,不过还要再过两个小时才能吃,到时候我再给你。”永琳被辉夜一打岔,差点又把之前要解释的事情给忘了,直到她快推着车走出门的时候才想起来,回头看着我说了一句,“你的小mì shū还挺放得开,就是不太容易叫醒。”

    “小mì shū?小魔吗?”永琳这话一出,我反而把心放下来了,自己人,没问题,这种事情就怕出现外包,“对了,你叫醒了几个人?”

    “就她一个,剩下的那五个人跟死在床上了一样。”永琳推着车离开了,病房里只剩下了我和辉夜。

    “咳,所以……要看猫和老鼠吗?”气氛有点尴尬,为了打破僵局,我发出了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