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病号-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九十八章 病号

    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在一部飙风天王一部迷失之龙外加一部胡桃夹子chuán qí的过程中随着输液管中的液滴过去了,同时也再一次的证明了一点,猫和老鼠永远是经典,经典就是经典。

    “嘿,吃饭了公主大人,您可不要告诉我您一上午都在这里坐着,您不是说要在今天一天之内把游戏打通关的吗?”中午时分,永琳又推着手推车出现,然后就看见了跟我一起看着猫和老鼠笑的前仰后合的辉夜。

    “妈呀,忘了算了,这个比较有意思哈哈哈哈哈”辉夜那‘娇媚’的笑声几乎要把窗户的玻璃震碎了,要是放在古代她带领打仗绝对是高手,就凭这个笑声就能把自己手下的士兵全部洗脑,让他们达成一种‘我宁可死也不要再听到这种声音了!’的潜意识,这样的军队拉出去,有什么目标是打不下来的?

    “你看,就是这样,所以呢,你为我准备了什么?”我疲倦的打了个呵欠,慵懒的躺在床上,在输液了之后我感觉自己的症状确实减轻了,只要我别想起来这输液瓶里装的是什么东西,“有什么好吃的吗?有胡萝卜吗?”

    “先吃药,之前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两个小时之后吃药,现在已经过时间了。”永琳先是拿过来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脑残片药瓶,打开瓶盖,一只手撑开了我的嘴,把药片往我的嘴里面倒,直到将我的整张嘴都占满,瓶子里也空了为止,“好了,嚼吧。”

    “哦。”嘎吱嘎吱的,我开始咀嚼嘴里的药片,别说,这药片还挺好吃,有点像花生米,挺脆的,“然后呢?有胡萝卜吗?”

    “没有。”永琳给我支起了病床上的小桌子,然后将装着病号饭的金属托盘放了上来,不算主食,一荤一素一汤,作为单人餐来说是很不错了,“怎么样,你能自己吃饭吧。”

    “还好,还没到彻底瘫痪的地步。”我用微微发抖的手拿起了筷子,然后筷子掉在了桌面上,“抱歉,可以给我一个勺子吗?”

    “当然。”永琳收走了筷子,给了我一个勺子,“公主大人,您最好也现在去把饭吃了,如果您一直呆在这里可能会被传染。”

    “安心,永琳,我可是蓬莱人,你见过蓬莱人生病的吗?”辉夜是有恃无恐,真羡慕她这个不生不死的体质,既不会受伤,也不会生病,就是不知道***会不会也他娘的自我修复,“不过你这么一说倒还是挺饿的算了,嘿,你自己待着吧。”

    “你随意。”辉夜在不在这里我都一样待着,我是个很耐得住寂寞的人,只要我愿意,我可以跟一棵草说上一天的话,并且,我不会因为它知道的太多就把它灭口,反正我没什么需要藏着掖着的,“永琳,有什么其他的娱乐嘛?我是指除了电视之外的。”

    “有啊,半导体。”永琳用脚尖勾出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了个收音机出来,“这里面有全部的你一会儿自己听听就知道了。”

    “谢了,这次,真是无妄之灾。”以我的身体很少会生病,但是一旦生病,病情就会非常严重,我都好吧我习惯不了,“你觉得我是怎么感染上吸血鬼感冒的?”

    “这不好说,其实我也很奇怪,不仅仅是因为你一个不是吸血鬼的生物感染了吸血鬼感冒,更奇怪的是除了你之外幻想乡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感染,换句话说,这一次的吸血鬼感冒居然是从你的身上开始兴起的。”永琳是幻想乡的医疗部长,如果除了我之外还有任何人感染她都会立刻知道,像吸血鬼感冒这么严重的疾病是绝对会上报到她这里的。

    “真是诡异,但是要说这不是吸血鬼感冒那也说不过去啊。”永琳给我的药确实起作用了,对,只要不去想那药到底是什么,如果诊断有误,药不可能会如此的对症,“永琳,有件事,最近几天注意一下,看看有没有其它被感染的人。”

    “这我当然知道,但是我感觉问题应该还是出在你自己的身上。”永琳又放了三个药瓶在床头柜上,“吃完饭之后每隔三个小时吃一瓶,跟刚才一样用嚼的,然后看看效果。”她推着车又往外走,临了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心或将永不明,但我不会停止探索,我会找到原因,希望到那个时候你还没被我治死。”

    “没必要担心我,我的命硬的很,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杀了我的。”阿猫阿狗都杀不了我,更何况比它们小上那么多的病毒,“你找到dá àn最好,找不到的话就直接按照你的考虑来,我又不会说什么。”

    “嗯。”永琳出去了,我拿着勺子一点的一点的把病号饭吃了,如果不看食材,确实是不错的味道。

    下午,我正听着收音机里保留的老录音,单口大王刘宝瑞大师的解学士,门一开,两个大高个走了进来。

    “哟,你们怎么来了?”我暂停了播放,看着到来的两个人,勇仪和神奈子,“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多可笑,对吧?没关系,笑吧,我不会生你们的气,我自己都觉得这么好笑。”

    “得了吧,谁笑得出来?”勇仪把手里的小盒子放在了床头柜上,“慰问品,给你的。”

    “什么啊这是?”小盒子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从外面完全看不出内容。

    “烟,你上次不是说你抽烟袋嘛,我找人给你弄来的,这个烟跟别的不一样,抽完了养阴补气。”勇仪拉了两把椅子,自己坐了一把,“怎么样,还健在?”

    “嗯,暂时死不了。”话都说到这了,我掏出烟袋,拆开了小盒子,装上一袋烟,才想起来身上没有火,“呃有没有火?”

    “有。”神奈子伸出两个手指头一撮,引发了一次小小的爆炸,爆炸产生的火帮我点燃了烟,“我就没给你带什么,因为我那全都是酒,但是你现在这样子还是别喝了吧。”

    “我也这么觉得,看来最近几天我得戒酒了。”我嘬了一口烟,嘿,感觉真不一样,就这一口我就能品出不同的东西来,好烟!就这个烟放在外界可能比人参卖的都贵,人参不是什么人都能吃的,一般人吃多了非得窜血不可,可是这烟,谁都能抽,“诶,你胸口那镜子呢?”

    “嗯?”神奈子一愣,才明白过来我说的是她平时放在胸前的那面镜子,“哦,那个啊,那个其实不是一般的镜子来的。”

    “这我知道,如果我对你们的历史所了解的没有错误的话,那镜子应该就是真澄之镜了吧。”真澄之镜是诹访大神社的宝物,被神奈子随身携带才正常,可是今天却不见了,“你放家里了?”

    “啊,其实我今天来本来是给我自己看看身体的,只不过正好碰上过来的勇仪,我才知道你居然病了。”神奈子的表情些微的有点尴尬,“因为检查的时候真澄之镜很碍事我就放在神社了,对了,你家里那么多人怎么也没人来这里照顾你?”

    “还说呢,都喝趴下了,只有小魔就是小恶魔还醒着,估计现在正手忙脚乱的照顾剩下五个呢。”我倒是无所谓,我又不是废了,“你来检查什么?你也不舒服?”

    “是啊,跟你一样也是今天上午起床之后突然开始的,不过不是你这种感冒。”神奈子的样子看上去也不像是感冒的,只不过从她一进门开始,我就发现她的关节很僵硬,“其实”

    “哦,这样啊,那直说吧,让我也听听。”不知什么时候永琳居然又去而复返了,“别看我,我本来是奇怪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在我的住院部病房里抽烟,不过既然没有害处那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来,说说你的病情吧。”

    “啊,其实我今天早晨一起来就感觉全身都痛得不行,像是肩膀这里,腰间盘也痛得要死。”神奈子每碰到一个地方或是huó dòng一个地方脸上都涌现出痛苦的表情,看来问题确实挺严重,“尤其是膝盖,走到半路如果不是遇到了勇仪我估计我都没办法自己走过来。”

    “哦,难怪刚才你们两个搭着进来的。”我想起刚才进门的时候勇仪确实一直用手搭着神奈子肩膀,后来拿椅子的时候也是一次拿了两个,原来是因为这个,“把手伸出来,让永琳看看吧。”

    “哦。”神奈子听我的话伸出了右手,就是这一下的huó dòng又让她皱了下眉头。

    “嗯”永琳伸手搭上了神奈子的脉,闭目凝思了一阵子,突然脸色大变,“你得立刻住院,忌酒,忌辛辣,忌牛羊肉,忌海鲜,来,勇仪,帮我就把她直接抬到旁边这个病床上。”

    “啊?哦!”勇仪立刻搭上手,和永琳一起把神奈子抬到了床上,“她到底出什么问题了?”

    “内脏几乎都破破烂烂的了,再晚来三天必死无疑,就算是神农在世也救不了她。”神农氏可是遍尝百草百毒不侵之神人,要不是后来吃了我擦类闹不住菇“留琴,立刻过来,给守矢神社发送病危通知书!”

    永琳结束通讯之后就立刻跑出病房去了,留下全身都已经变得灰白的神奈子以及坐在两张病床中间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的勇仪,当然,还有我这个病患一号。

    “嘛,看开点,伙计。”沉默了许久,勇仪终于勉强挣扎着开口打破了沉寂,“至少你还有救不是?至少你没晚来三天不是?对吧,还是有好事的。”

    “啊”神奈子已经完全僵硬了,那样子根本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到勇仪说的话。

    看到这一幕,即使以我这个以看别人倒霉为乐趣的混蛋都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好好的一个神明,这么年轻,还有着大好前程,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想着想着,我不由自主的把自己代入了进去,然后我也变得灰白了。

    结果理所当然,神奈子也住院了,就在我的床位隔壁,通知已经下达,据说早苗很快就能赶过来。

    “嘛,那我就先走了。”即使以勇仪的豪爽,坐在两个灰白中间也是浑身不自在,正好借此机会打算撤离,刚走到病房门口,却被来给神奈子输液的永琳一句话叫住了。

    “难得来一次,你要不要也做个身体检测呢?”永琳可能是出于职业习惯的说了一句。

    “嘛”放在平时,勇仪才不会在意,但是今年天连续见证了我和神奈子的惨状,让她心里也有点含糊了,“检查一下也可以,万一有什么小毛病也好调理一下。”

    “嗯,那就跟我过来吧。”给神奈子输上液,永琳带着勇仪离开了病房。

    五分钟后,勇仪回来了,说是检查做完了,正在等待结果。

    又过了五分钟,永琳拿着体检报告单进来了,表情颇为凝重。

    “嗯”永琳将目光从报告单上转移到勇仪脸上,“你要马上住院,不然就算再喝一滴酒也会立刻死掉。”

    “”灰白,扩散了

    过了大约半小时,早苗没来,萃香却在永琳的带领下进来了,背着一大包的白酒啤酒黄酒洋酒。

    “哎呀请进请进”我们三个人同时开口,连字幕都是灰白的,“你来探病的吗?”

    “不,我是来嘲讽的。”萃香放下背包,开始大笑,“哈哈哈哈哈!你看看你们!没事住什么院啊!”萃香一下子打开了两瓶白酒往嘴里倒,“哈哈哈哈进口茅台酒超好喝啊!好可怜啊!明明这么好却不能喝了!哈哈哈哈!”

    “”我们三人同时看着永琳,同时开口,“医生,麻烦给她也检查一下吧。”

    五分钟后,永琳拿着单子。

    “剩三个月不努力一点能撑个半年”

    四个生无可恋的灰白并列躺在了四张病床上,看着陌生的天花板。21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