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住院-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九十九章 住院

    就这样,我们四个加起来可以颠覆幻想乡规则的家伙的住院之旅,开始了。

    “呐,勇仪,你想吃什么吗?”也没有心情再去听相声了,我躺在床上看着雪白一片的天花板,问着没有营养的话,“赶紧想好了,没准可以改变晚上的菜谱。”

    “我想吃”勇仪的声音流露着凄凉,“màn huà肉”

    “这个难度太高神奈子你干什么?”màn huà肉现实里倒不是不存在,只不过凭借永琳是很难复刻出来了,勇仪就只能想瞎了她那双好眼,只不过,神奈子突然开始把头往墙上撞的行为让我觉得很好笑,这是打算放弃治疗了?那也不能撞墙啊,那墙招你惹你了?“你要是想死,现在自己回家就行了,不用撞头。”

    “不是,我困的受不了了,但是我一会儿得吃药,所以我不能睡”神奈子说着那脑袋就往下耷拉,很快就变成了脑袋一点一点的姿势坐在床上冲盹,“呜”

    “哦”我眼珠一转,肚子里这三本坏账里的东西就自己往上涌,一直荡漾到我的嗓子眼,“月儿明,风儿轻,树叶遮窗棂啊,蛐蛐儿叫铮铮,好比那个琴弦儿声”唱到这,我一指神奈子,“倒!”

    神奈子躺在床上,当时就人事不省了,那呼噜打的,玻璃都快碎了。

    下午接近傍晚的时间,病房里迎来了一批一批的客人,都是来探病的,当然也有像八云紫这样过来送嘲讽的,而她的下场也很简单,就是被正好也来病房的幽香暴打了一顿,比起她来,幽香还是向着我一点,而紫这家伙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是为什么。

    人一拨一拨的来,又一拨一拨地走,说实话,我并不喜欢把生病这种事情搞得人尽皆知,相比于有人探病,我更喜欢安安静静的在病房里待着,给我一本没有内容的书,我能看一个月,病房里太热闹对我来说反而有些别扭,所以最终,我连小魔都没有留下,据她所说家里的五位‘酒仙’还在大睡,都快招苍蝇了,她正打算联系殡仪馆。

    早苗倒是也来了,只不过神奈子考虑了一下同样没有让她留下,不管之前病的多严重,既然来到永琳这里基本上就算是把命保住了,包括之前被说成‘努力一点能撑个半年’的萃香,再撑个一年是绝对没问题的,所以,相比之下还是传教收集信仰更加重要一点。

    “喂,萃香,别不说话,你真打算死在这里吗?”在我说睡了神奈子之后,我也闭上眼睛开始休息了,留下勇仪在床上躺着总觉得不对味,她迫切的想找个人来聊天,“来,笑一个,你之前嘲讽我们的时候我们不是也没说什么吗。”

    “我没什么好说的,之前,抱歉”萃香在距离我最远的床位,我们四个按照顺序从我这边开始分别是我,神奈子,勇仪,最后是萃香,此时,她把脸转向另一边侧躺着,头上的角把枕头都扎破了,“这是惩罚对吧啊我好像看见某个明明整天偷懒却还升值加薪拿到专用镰刀的臭不要脸死神了”

    “我说,有必要这么埋汰我吗?”刚刚走进病房的小町皱着眉头,一脸的富鱿凯,“我可是好心才来看你们呢好吧?早知道你们是这个态度,我就不去偷偷的查看生死簿了!”

    “哦嗯?”三秒之后,萃香复活了,“怎么说?”

    “哼,庆幸吧,你们三个且死不了呢。”小町的眼睛依次扫视过我旁边的床位,“欢呼吧,等什么啊?”

    “万岁!”三个人同时跳了起来,连同已经睡的跟死驴一样的神奈子也醒过来了,“诶,三个人?”

    “对啊,就是你们三个,毕竟生死簿上”小町解释着,不过她的话并没有说完。

    “生死簿上没有我的名字,对吧?”我放下手里只有白纸的书,抬了抬眼皮,“我的存在有些特殊,可以说有点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意思,而且我本来就是得了个死不了的病,我脸上灰白成这样都是你们照的知道吗?”

    “对了,您这镰刀还真好用诶,掉下去之后直接拉上来就行了。”话题转到我身上之后,小町就想起我送她的那把镰刀来了,“而且三途川居然都无法侵蚀,什么做的?”

    “百锻精金,挺不错的材料,就是太重了,不过给你用正合适。”小町的力气并不小,而且一旦镰刀落水由于重量牵扯小町的腰就会把她从睡眠之中唤醒,真要是一直泡下去百锻精金也受不了三途川那种变态的环境,“记住了,别让镰刀在三途川里泡太久,不然可能会发生变形。”

    “哦,知道了。”小町放下手里的慰问品,一箱地狱特产的冥河结晶,吃下去之后可以帮助睡眠,同时还能治疗嘴里没味,当然,吃多了就会有孟婆汤的效果,一天最多不能吃超过三十斤,xiāng zǐ旁边就是天子送来的有顶天仙桃,说是来自有顶天,其实我有理由相信这就是她刚从帽子上揪下来的,“那我就不打搅了,几位,好好享受生病住院时候的优先人生吧,啊我也想住个几天医院然后睡到死啊”

    我和三人对视了几眼,同时打消了让永琳也给小町做个身体检测的念头,要是小町再加入进来,五个酒篓子凑一起,这戒酒可就不一定坚持的住了,虽然生死簿那么写着,但是谁知道这时候喝酒会不会再发生什么变化?我修改过是非曲直厅的备案,知道那东西想要修改其实比想象之中要来的简单。

    由于小町的到来,三个人的心情都正常了许多,我再次打开了收音机,在病房里播放起了音乐,在这种环境下,音乐是最适合用来放松心情的了。

    不知不觉的,夜幕降临,勇仪从盒子里抽了一张卫生纸出来,团成了一团扔了出去,打在了开关上点亮了屋里的灯,纸团反弹正好到了我的手里,我重新摊开纸团,放在鼻子上用力的擤了几下,扔进了我床边已经几乎满了的垃圾桶,感冒之后,用纸数量是成倍的上升啊

    “你这扔了这么多纸,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撸了多少呢。”永琳进来给我们送药,顺便帮我们收拾了一下卫生,本来这个活应该是因幡帝要做的,只不过今天我一整天都没看到她,也不知道是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快吃饭了,你们晚上都想要吃什么?别太过火的东西我还是弄的出来。”

    “我们现在不是忌口吗?”神奈子挠了挠头,“你说说我们还有什么能吃的呗?”

    “很多啊,鸡肉可以。”妹红打了个哆嗦,“鱼肉可以。”若鹭姬打了个寒颤,“还有驴肉也可以。”阿空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为什么她打喷嚏呢?因为她跟驴有个共同点,吃稳蠢,跟我读,吃稳蠢,“所以呢?说吧。”

    “màn huà烤鸡。”x3,除了我之外另外三个人居然异口同声,气得永琳鼻子都歪了,màn huà烤鸡自然就是猫和老鼠里面那种,那东西比màn huà肉还要难以做出来,我在一边拿着那本没有内容的书静静地看着她们作死。

    “哦,我明白了,你们不用吃饭,直接用葡萄糖水就行了是吧?”永琳脸都黑了,二话没说就给三个人的输液架子上一个人挂了一瓶葡萄糖,然后才走到我这边,四个人中我距离窗口最近,距离大门最远,“你怎么不跟她们一起?”

    “你也想给我直接用葡萄糖吗?”我伸出手,“要扎针就直接来吧,我可没有在病房里跟你闹的兴趣,我们互助那么久了,我还不了解你?”

    “也是,你想吃点什么?”永琳也没有跟我逗来逗去的兴趣,本来嘛,我和那三个作死小能手不一样,早在她们登场之前,我就已经是永远亭的常客了,当年我还在玩源氏呢,再看现在,我已经变得只用美妈和堡垒了。

    “素的,来点野菜吧。”我的喉咙此时就仿佛有火焰在灼烧一样,并不是疼痛,而是一种又痒又麻就仿佛吃东西噎到一样的感觉,根本吃不下什么,相反,来点苦口的菜系反而能压一压,“有苦瓜最好,不要放糖,来点醋一凉拌就行了,还有,胡萝卜”

    “这个没有。”永琳直接制止了我接下来的话,直言永远亭没有胡萝卜,确实,胡萝卜是月之都特产来的,尤其是在嫦娥那里,“苦瓜是吧,提前提醒你,你说的那种吃法一般人可受不了。”

    “你什么时候有了我是个普通人的错觉?”我并不打算改变主意,苦瓜不苦,那叫什么东西呢?“就算我吃不下去,你也没什么损失吧。”

    “随你。”永琳转身离开了病房,留下了三个挂着葡萄糖的傻妞,三个人加起来还没有我的零头大,哈哈哈哈哈

    “鱼,好大的鱼,虎纹鲨鱼,拿铁篱捞大鱼”继续看着我手中的无字天书,传说这玩意,传说看了这本书就能领悟出绝世武功,可是我看了一下午了,连个毛都没领悟出来,果然不能轻信谣言,“喂,不要一直这么看着我,雄性动物很稀罕吗?”

    “不,只是奇怪你拿着一本什么都没有的书看了一下午,你到底看什么呢?”果然我这种行为不是只有我自己才会觉得奇怪,“你该不会是在脑补剧情吧?”

    “有什么问题吗?我可是天才。”如果说琪露诺是天才,那我就是超级天才,跟琪露诺之间有三百六十度的差距(神奈子云:三百六十度不是正好回到原点吗?),“天才看书从来不看内容,都是用自己的脑子想象的,可晓得?”

    “你厉害。”神奈子败退,顺便拿走了我床边的收音机,“我来放点温柔的吧。”神奈子将半导体频道调整了几下,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公共频道。

    “欢迎收听你点我播,我播你点,点点播播,播播点点节目,我是主持人点播”收音机里传出一个碎嘴子的主持人的声音,“好,那么我们现在收到了热心听众的短信,一位昵称叫做‘钢加农’的听众说,她现在与三位朋友同时生病,住在同一间病房,所以想点播一首歌曲预祝大家早日康复,点播的歌曲是威风堂堂(柿チョコ版)?”

    “”连同主持人在内,我们都一起沉默了,“神啊你不是说要放点温柔的吗?”

    “威风堂堂不够温柔吗?”听着收音机里传出的柿姐的声线,神奈子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做的奇怪了,“你们不喜欢柿チョコ吗?”

    “不,喜欢倒是喜欢可是”收音机里的娇喘简直让我们起鸡皮疙瘩,“也亏得这主持人还真的敢往外播放啊,也不怕被告吗?”

    -----------------------------------------------------------------------------------------------------------------------------

    “嗯,那就跟我过来吧。”给神奈子输上液,永琳带着勇仪离开了病房。

    五分钟后,勇仪回来了,说是检查做完了,正在等待结果。

    又过了五分钟,永琳拿着体检报告单进来了,表情颇为凝重。

    “嗯”永琳将目光从报告单上转移到勇仪脸上,“你要马上住院,不然就算再喝一滴酒也会立刻死掉。”

    “”灰白,扩散了

    过了大约半小时,早苗没来,萃香却在永琳的带领下进来了,背着一大包的白酒啤酒黄酒洋酒。

    “哎呀请进请进”我们三个人同时开口,连字幕都是灰白的,“你来探病的吗?”

    “不,我是来嘲讽的。”萃香放下背包,开始大笑,“哈哈哈哈哈!你看看你们!没事住什么院啊!”萃香一下子打开了两瓶白酒往嘴里倒,“哈哈哈哈进口茅台酒超好喝啊!好可怜啊!明明这么好却不能喝了!哈哈哈哈!”

    “”我们三人同时看着永琳,同时开口,“医生,麻烦给她也检查一下吧。”

    五分钟后,永琳拿着单子。

    “剩三个月不努力一点能撑个半年”

    四个生无可恋的灰白并列躺在了四张病床上,看着陌生的天花板。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