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章 院内院外-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章 院内院外

    “嗨,米娜桑!晚间愉悦!我是幻想乡永远的少女偶像八云油咖喱哒哟!”今天,主角变了,世道变了,幻想乡的一切都颠覆了,“因为那个讨人厌又没有人气的主角秦钺炀成功地把自己给作死作到医院里去了,所以,从今天开始,幻想乡的主角重新变成你们的妖怪贤者大人咯!”

    “呃……不,紫大人,您用这种方式介绍对于秦大人来说是不是有点不公平?”蓝搬着一摞文件进来,听见八云紫的介绍感觉有点厕所里跳高的意思,“您就不怕他知道了之后,出院来找您的麻烦吗?”

    “矮油,大丈夫大丈夫,我刚刚偷看剧本了,那家伙再过不了几年就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只要再坚持一下,到时候谁还能找我的麻烦?”八云紫举着手上的一本书,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剧本两个字,“你要不要看看,他走的老惨了。”

    “呃……我还是算了吧……”蓝把手里的文件放在了桌子上,“您对于秦大人必死无疑这件事就这么高兴吗?”

    “嘛,也不算,秦钺炀这个人虽然混蛋,不过多少也有点优点,按照我的想法这种人流放就好,没必要一刀咔嚓了。”说到这一点,八云紫反而有点支支吾吾的,“如果要是我来写结局的话大概会把他的手脚砍掉然后扔到野外吧。”

    “那,实话呢?”蓝面无表情,明显是不怎么相信,尤其是当她看到了那剧本之后。

    “这么好用的杂兵就这么突然没了太可惜了!”紫连思考都没有就直接脱口而出。

    “嗯……”蓝姑且点了点头,“紫大人,您今天的工作就是这些文件处理,都在这里了。”

    “喂!为什么这么多啊!”紫看着那一大摞文件,脑袋当时就大了一整圈,“平时不是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吗?为什么今天会这么多啊!蓝!难道又地震了吗!还是富士山喷发了?啊!难不成……塞牙星人侵略地球了吗?地球有危险啊!话说,这关我什么事?”

    “……不,其实每天的文件都差不多有这么多,只不过平时大部分文件都可以委托给秦大人……或者说是委托给西斯特姆的外包小队来解决。”蓝淡定的站在原地解释着,身上是满满的九尾狐的幽雅,知道吗,你们绝对不会相信的,蓝啊……啧啧啧,我都馋了。

    “那为什么今天不外包给那个机器怪啊!”紫非常的不满,“秦钺炀住院了她又没住院!”

    “我也这么想过,不过西斯特姆的回答是秦大人住院之后流亡者的修复和改良工作都要她一个人进行,所以分不开身,当然准确来说是分不开脑子,就像那句话一样,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所以请爱护地球,她西斯特姆只有一个脑子,所以请爱护她的脑子。”蓝不紧不慢,反正她的职责是主外的,不用负责文件处理,在这里消耗多久都没关系。

    “该死的……这对主仆全都是一个德行的混蛋!”巴掌拍在桌子上,然后,桌面塌了,文件散落一地,光是想要整理起来就需要不短的时间,八云紫也傻眼了,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蓝,“蓝……救我……我不想死……”

    “紫大人,人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这一点连橙都做到了,所以作为一名优秀的式神,我希望您也能做到。”然而蓝已经走到了门口,拉开了大门,“还有,麻烦您注意一点,您手上那本所谓的剧本的右下角,那里还有两个字来的。”

    蓝说完就离开了,留下个人rz的趴在房间里,不经意间又看到了那本剧本,右下角模模糊糊的写着两个字:废案。

    “……”除了无语,八云紫已经表达不出任何东西了,现在,她已经变得忍辱负重,镇定自若了,身上也带上了一个你的其他随从获得的光环效果。

    住院部病房。

    “嗯……好无聊……”将手上的无字天书放下,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一直对着白纸盯着看太费眼睛了,“喂,老几位,来干点什么吧?”

    “好啊,你说吧,你打算干谁?”勇仪趴在床上,用头上的角戳着软乎乎的枕头,宽大的病号服被她那更大的装甲撑得高高的,压在床上之后从侧面挤出来相当多的分量,看得我老是想伸一根手指头过去戳一下,可惜我们两张床中间隔着一个神奈子,完全让我下不去手,“我帮你压着她,不过别弄到我身上。”

    “你他娘的别瞎jb乱想。”这可是对我人格的严重侮辱,我是那么饥不择食的人吗?要是真的那样,那我跟北乡一刀有什么区别?我跟他的区别就是我砍得人多开的光少,而他正好跟我相反。

    “我没那玩意。”勇仪又戳爆了一个枕头,随手扔到一边,从旁边的推车里拿了一个新的,推车里满满都是崭新的枕头,是永琳在她的拜托下特意拿来给她解闷用的,“又破了一个,确实挺无聊的,所以呢,你打算干点什么?”

    “不好说啊……”说是想干点什么,其实我心里也没有一个准确的主意,无力地躺在病床上,我看着天花板哼起了小调,“国王听说达拉崩巴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他打败了昆图库塔卡提考特苏瓦西拉松,就把公主米娅莫拉苏娜丹妮谢莉红嫁给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啦啦达拉崩巴公主米娅幸福地像个童话……”

    我们这里超级无聊,但是在八云紫那里,事情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原子能过剩?搞什么啊!之前不是还说不够用吗?”八云紫挠着头看着河童送来的报告,随着原子能的不断产出,河童的部分已经出现了满溢的迹象,毕竟她们并不是所有东西都需要用原子能来进行供能,在大型物件上原子能确实好用,但是在中小型的机械上,还是晶耀石能源更胜一筹,“就算你跟我说用不完我也没办法啊,总不能让我把原子能都吃了吧!”

    其实由于能量即将满溢,河童方面已经通知了地灵殿方面停止灼热地狱的运行,但是由于设计上的失误,或者说是本身技术上的不娴熟,灼热地狱必须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空转才能完全停止,而在这期间原子能的产出确实会下降,但是却不会完全停止,而这个时间段大约在十天左右,对于河童来说有点难以承受,毕竟以灼热地狱的工作效率,在这十天里产出的原子能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思考了半天,紫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知道该让那些多余的原子能去哪里了,只不过,话又说回来,她也知道她自己在能源啦,机械啦方面的水平比门外汉的水平也强不了多少,想是这么想,她却并不敢直接去施行,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会念叨我的好处。

    “啊……该死的秦钺炀,在这么关键的时间居然住院了,要是他的话这种问题完全不需要考虑嘛……烦死了烦死了!”紫在房间里像是更年期一样发着疯,也幸好我没在,要是我在的话绝对立刻马上出门给她买口服液去了,对,让她静静心。

    “紫大人,出什么事了喵?”就在这危急关头,消防员突然到场,谁呢?刚睡醒还保持着迷迷糊糊的大脑就走过来的橙喵,“喵呜……”橙坐在了地上,下意识的舔了舔自己的手背,“紫大人怎么又在发脾气了喵?”

    “啊……”八云紫的气势当时就泄下来了,比益母草膏还好用,“没什么没什么,只不过秦钺炀住院之后我有些事情没办法问他,有点头痛。”

    紫平时虽然不着调,橙也一直是由蓝负责照顾,但是实际上,紫还是很宠溺橙这个可爱的小家伙的,但是她更清楚单纯的宠溺对妖怪没有任何的好处,尤其是对于一个以后将要继承八云之姓氏的妖怪来说更是如此,世界上可能也只有我这个怪咖会把八云这个姓氏不当回事,而且还随便用也不会被人咔嚓了。

    “诶?”橙知道我生病住院的事情,昨天,也就是我生病住院的第一天,她还跟着紫和蓝一起去永远亭看过我,也知道我仅仅是感冒导致身体虚弱,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是我这一没有太大的问题,问题就来了,“紫大人您为什么不直接去医院问问秦大人呢?秦大人不是说他只是身体虚弱,其他方面没有问题吗?”

    “对啊,他脑子没问题啊……嗯,我脑子有问题。”惊,然后发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橙所说的这种简单至极的方式,她……忘了,“橙,把墙角那一摞报纸给我拿一张过来。”

    “哦……”橙听话的去拿了报纸过来,递给八云紫,“紫大人您要做什么?”

    “做什么?”八云紫拿过报纸就开始往下撕,“我老年痴呆啊!!!”

    “鱼,好大的鱼,虎纹鲨鱼,拿铁篱捞大鱼……”继续看着我手中的无字天书,传说这玩意,传说看了这本书就能领悟出绝世武功,可是我看了一下午了,连个毛都没领悟出来,果然不能轻信谣言,“喂,不要一直这么看着我,雄性动物很稀罕吗?”

    “……不,只是奇怪你拿着一本什么都没有的书看了一下午,你到底看什么呢?”果然我这种行为不是只有我自己才会觉得奇怪,“你该不会是在脑补剧情吧?”

    “有什么问题吗?我可是天才。”如果说琪露诺是天才,那我就是超级天才,跟琪露诺之间有三百六十度的差距,“天才看书从来不看内容,都是用自己的脑子想象的,可晓得?”

    “你厉害。”神奈子败退,顺便拿走了我床边的收音机,“我来放点温柔的吧。”神奈子将半导体频道调整了几下,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公共频道。

    “欢迎收听你点我播,我播你点,点点播播,播播点点节目,我是主持人点播……”收音机里传出一个碎嘴子的主持人的声音,“好,那么我们现在收到了热心听众的短信,一位昵称叫做钢加农的听众说,她现在与三位朋友同时生病,住在同一间病房,所以想点播一首歌曲预祝大家早日康复,点播的歌曲是……威风堂堂?”

    “……”连同主持人在内,我们都一起沉默了,“神啊……你不是说要放点温柔的吗?”

    “威风堂堂不够温柔吗?”听着收音机里传出的柿姐的声线,神奈子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做的奇怪了,“你们不喜欢柿吗?”

    “不,喜欢倒是喜欢可是……”收音机里的娇喘简直让我们起鸡皮疙瘩,“也亏得这主持人还真的敢往外播放啊,也不怕被告吗?”

    一曲终了,也别说,我们还真的都放松了不少,身体都瘫软在各自的病床上了,还好没人知道那个钢加农就是神奈子这二货。

    “吃饭……你们都怎么了?”永琳这时候正好推着手推车进来,一看我们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进化成了史莱姆,大吃一鲸,“你们不会偷喝我放在柜子里的药了吧?就算是偷喝了我也没做过软化药剂吧!”

    “没什么,只不过被惊吓到了。”我将自己还原成固体,并且调整了一下扭曲的五官,“我的苦瓜嘞?”

    “在这。”永琳拿着一个金属小盆放在了我的小桌板上,“按照你的要求,我一点糖都没有放。”

    “谢谢。”接过永琳递过来的馒头和筷子,我开始大嚼起来,一回头,看见了三双好奇的眼睛,“你们也想来点?”

    点头,点头。

    我不缺这一口,所以一人分了一筷子苦瓜过去,分别送进了三个人的嘴里,然后就欣赏了三场变脸绝活。

    一分钟后,三张苦瓜脸躺在病床上看着各自的葡萄糖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