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 疯狂的治疗-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零一章 疯狂的治疗

    “我就姑且认为你是在夸我了……”我伸手挠了挠后背,把后背挠破了,伸手去拿水瓶的时候却发现瓶子里已经见底了,我按下床头的呼叫器,“留琴,麻烦给我再运一箱矿泉水过来,对,一箱,嗓子难受死了……又干又痒……咳咳……噗!”

    从床边拿起垃圾桶,往里面吐了一口,我打了个呵欠,打算劝八云紫回去了。

    “喂,你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建议你快点走,天知道我这病会不会传染。”吸血鬼感冒既然已经出现在我这个跟吸血鬼毫无关系的生物身上了,再传染到别人身上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去去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幻想乡的台柱子不能同时都住在医院里。”

    “好,那我走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别让自己死在医院里了。”八云紫也不打算多待,起来就打算往外走,结果正好遇到永琳进来,四目相对,双方都有点尴尬,“呃……别给他治死,啊。”

    “放心吧,实话告诉你,就他这个病,一点也不难治,只要用上我的药,保证他去世,知道吗?”永琳一张嘴把屋里的人全都吓傻了,“再配上我独门研制的药引子,我敢保证治一个死一个,就像噶韭菜一样,不信你试试?”

    “呃,我先走了……”紫一秒钟都不敢多待了,迈步就跑,留下永琳在病房里冷笑。

    “哼,居然敢怀疑我的医术?”永琳满脸的不屑,转过头来看着我们几个,“干什么干什么,都给我从灯上下来!治不死你们啊!再不下来我真让你们三副药肯定去世信不信?”

    “好好好……”我们四个在吊灯上互相看了看,觉得还是下去的好,下去还有活的机会,不下去就是死路一条,就等于判了死刑,“你可别公报私仇,紫惹得你你别在我身上发泄。”

    “哼,我还没那么无聊!”永琳从推车里伸手一抓一扔,四个药袋子分别挂在了我们四个人的输液架上,“都躺好了,输液!”看得出来,跟紫刚才的面碰面让永琳的心情很不美丽,这要是真被噶韭菜了那不值当的,“好了,乖乖躺着。”

    永琳给我们输上液,一转身,那条麻花辫一下子甩过来抽在了我的脸上,当时我感觉自己的牙都开始松动了,不过还好,这种程度还好,姑且还不至于出事。

    输液进行了大概十分钟,门一开,留琴搬着一xiāng zǐ矿泉水进来了,给我放在了床边,而正好我刚打算用床头的呼叫器,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输液之后我感到有一点若有若无的眩晕感,头晕,但是昨天输液的时候就没有这个症状。

    “留琴,帮我看看我输液的药袋子上写的是什么?”隐隐约约的,我总感觉是今天的药有问题,我的直觉从来都很准确,如果我觉得是药有问题,那十之**就是药有问题,“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头晕,还有点恶心。”

    “哦,稍等……”留琴爬上了我的病号床,查看药袋子上的名字,“这是……哦……四亚jiǎ jī二砜四胺……四亚jiǎ jī二砜四胺!开什么玩笑!”

    “日了狗了!”我当时自己一把拔掉了输液针,从床上爬了起来,穿上拖鞋就召出了魍心,“八意永琳,老娘今天跟你拼了!”

    “等等等……”留琴死命的抱着我的腰拦着我不让我出去,“您在这等着,我去叫好不好?您先冷静,冷静……”

    “这你叫我怎么冷静!”我指着输液架上的药袋子,“拿毒鼠强给我当药用!她干脆直接点一枪崩了我不是更快吗!”

    旁边三个床位,神奈子勇仪和萃香听见四亚jiǎ jī二砜四胺这个名字之后已经抱在一起瑟瑟发抖了,谁都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七毫克就能致人死命,而我他妈已经输了整整十分钟的液了!难怪以我这几乎百毒不侵的体质都开始头晕了呢!这不是寿星老吃pī shuāng,嫌命长了吗?

    “是是是,您一定要冷静,永琳大人应该不是故意的。”留琴还在拦着我,“她那一袋子药应该不是给您用的,只不过是输液的时候拿错了而已,一定是这样的,您要冷静!”

    “哦,是吗?那她原本打算药死谁啊?”我这话一出口,抱团的三个人抱得更紧了,体型最小的萃香已经快要窒息在那汹涌澎湃的波涛之中了,“行了,放开我吧!”我收回了魍心剑,大马金刀的往床上一坐,“把永琳给我找来,我倒要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大约三十秒不到,永琳就出现在了病房里,风轻云淡的面对着我的怒气冲冲。

    “别看了,我给你用的就是四亚jiǎ jī二砜四氨,而且我也完全没搞错。”永琳毫不避让的直视着我,“而且,跟八云紫那老东西不一样,我从来没想过干掉你。”

    “所以呢?解释一下吧。”冷静下来之后,我姑且也不会那么生气,但是表面功夫是一定要做的,不然怎么能得到真实的dá àn呢,“这到底什么意思,给我把毒鼠强当输液药用,为什么不用氰化钾?”

    “哪一种你都死不了的,我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治好你。”永琳拿起掉落在地上的输液管,拆了下来,换上了一根崭新的,“吸血鬼感冒虽然症状很像普通的感冒,但是致病原因却跟感冒完全不同,既不是细菌也不是病毒,而是一种微小的特殊生物,用四亚jiǎ jī二砜四氨可以比用什么药都更快的杀死它们,这是只有你才能用的特殊药方。”

    “姑且就算是这样吧,那你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我的毒抗性再怎么高,毒也依然是毒,用多了多少会感到一些不适,这一点永琳不可能不知道,既然如此,她应该在输液之前就先告诉我,而不是等到我气的快要把她砍了的时候。

    “如果没有八云紫那老东西捣乱,我本来是打算告诉你的,只不过被她一打岔,我忘了。”永琳的理由依然这么强大而我行我素,“还有,关于你最后那个问题,那是因为我手里没有那么多氰化钾可以在你身上浪费,但是四亚jiǎ jī二砜四氨这东西我有的是。”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有什么办法能缓解头晕和恶心吗?”反正我也毒不死,索性就先相信永琳的说法,但是……如果有办法谁愿意受罪呢?“你最好给我个办法,不然我宁可保守治疗,不就是再撸两管子吗?我才不在乎。”

    “两管子?你知道昨天为了凑成你那一袋子药,你那小mì shū让你爆发了多少次吗?二十五次,也不知道你的身体怎么长的,就用不完吗?”永琳用看着研究对象的目光看着我的兄弟,让我心里直发毛,决定在住院期间暂时都不要睡觉了,万一永琳趁我睡着了,抬手就是一刀……然后谎称扔进马桶里冲掉了,那我找谁哭去?

    “你是不是傻?”但是这个时候我更加怀疑的果然还是永琳的智商问题,怎么她们脑子就是转不过弯来呢?“你还记不记得我的体质是生命力自行恢复的?那不就结了吗?我爆发出去的可都是老子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那些是生命的源泉懂不懂?别说二十五次,就是两千五百次我也能恢复的过来!祖先有训:要想成为一个牛逼特工首先就需要发达的繁殖能力。”

    “祖先?你也有祖先?谁啊?”没想到我会如此回答,永琳的脑子明显有点跟不上节奏了,“你这种几乎要跟天地同寿的家伙也有祖先?”

    “当然了,如果我过去的推算没错的话,我的老娘就是黑神夏蓉,然后神绮是我妹。”我跟神绮平辈,比创世神低一个辈分,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至于黑神夏蓉,现在就在这。”我指指我自己的脑袋,黑暗之种就在那里,虽然谁也无法发现它,但它就在那里,“所以,我说的话就等于是她说的话,也就是我祖先说的话,你……懂了?”

    “我很想打人。”永琳抄起了一根大棒子就要捅我菊花,被我伸手拦住了,“有句话我想要问你,请问我能不能狠狠给你几耳光啊。”

    “忍住,都给各自留点面子,你想打我几耳光,我又何尝不想用乱棍打你呢。”误会解除,而且由于这样的一闹医闹?,永琳的念头也通达了不少,只不过,还是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到底有没有办法让我解决头晕恶心想吐的问题啊?”

    “有啊。”永琳转身出门搬了个冰箱进来,打开一看,里面都是一份一份的刨冰,“吃吧,等你脑子冻木了就不会觉得头晕恶心想吐了。”

    “不是吧,大冬天的你让我一冰箱一冰箱的吃刨冰?你是打算给你自己创收吗?”即使是我这连黑暗料理和shā rén料理都能消化的神胃,也不一定撑得住这种吃法,“事先说好,我就算吃坏了肚子也不会让你给我看病的!你给我听清楚哦!”

    “嘁。”永琳隐蔽的撇了下嘴。

    “嘁了对吧!你刚才嘁了对吧!看来我还是没说错嘛!你以为我不懂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吗?你知道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我遇见过多少有良心的好医生和多少像你这样的黑心大夫吗?”只有在面对我的时候,永琳的医德会严重的下滑,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是抓准了我不会发脾气这一点吗?

    “你吃不吃?不吃我拿走了!”永琳不打算争辩了,而是直接拿出了必杀技,我去,这犯规啊!“我给你数到三,三!”

    “我吃!”我用力一拦,输液针又从我手上拔了出去,一滴液滴飞溅了出来,正好落到了旁边看热闹顺便抱团的勇仪的嘴里,“诶?有趣……永琳,你要创收了!”

    “是啊……可我一个人忙不过来……”永琳也变成了跟我类似的诡异表情,“要不你来帮我吧……反正你什么时候输液都没关系……”

    “好啊……”我仿佛机械一般的从床上坐起来,顺手拿了一份刨冰,而永琳也仿佛机械一样的走到了已经倒在床上以为自己要死了的勇仪旁边,“立刻送手术室……”

    “好啊……”我也跟了过去,和永琳一起吧勇仪抬出了病房,就此不知所踪。

    五分钟后,神奈子和萃香缓过了神来,对视了一眼,均是满脸的惊愕。

    “刚刚……发生了什么?”神奈子怔怔的看着萃香,“你有没有看到?”

    “没有……去看看吗?但是我现在没办法下地走路啊……”萃香的腿都不能动了,只能用手撑着自己下床,可是就算下了床也是走不了,“怎么办?”

    “那边有轮椅,我推你过去吧。”神奈子仿佛梦游一样的下了床,从柜子里拿了一架轮椅出来,弄好,把萃香抱了上去,“手术室在哪里?”

    “我不知道,但是。”萃香把头转向门外,“走廊大厅的位置有永远亭的俯瞰图,应该能找到,走?”

    “走。”

    手术室里,勇仪毫无四天王尊严的惨叫着。

    “啊……要死要死要死……医生,救救我!”一滴四亚jiǎ jī二砜四氨液滴其实完全不可能对勇仪这种强韧的身体造成任何的效果,但是……人在生病的时候就会变得很脆弱,鬼也不例外啊,“我要死了!救命啊!我要死了!我都喊不出话来了!”其实,勇仪的嗓门叫的声音比谁都大,手术室里的回音都快能把玻璃震碎了。

    “别着急,马上手术就不会有问题的。”永琳带上全套的装备,拿起手术用具,“秦钺炀,请进行麻醉。”

    “没问题……”我一伸手,从架子上拿起了一大一小两个铁锤,“勇仪,选一下吧,你想用哪种麻醉剂呢?小锤四十,大锤八十。”

    “呃……我想……”勇仪想说她还可以抢救一下。

    “好的,我明白了。”我扔掉小锤,抡圆了大锤朝着勇仪的脑袋uang的就是一下,“八十!”

    随着飞出去的锤头砸进了墙里,麻醉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