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二章 萌字头上一把草-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零二章 萌字头上一把草

    半个小时之后被一锤子砸成昏迷不醒的勇仪被我们抬回了病房,放在了床上,不过有件事我要提前讲清楚,我们只是把她砸晕了晾了一会儿而已,绝对绝对绝对没有做什么不人道的生化医学实验,我要有一句瞎话,天打雷劈劈碎了她。

    “唉”永琳走了,离开了病房,又剩下我一个人在病房里无聊了,虽然之前已经吃了一份刨冰,但是重新输液之后眩晕感依然很快就来袭了,我又拿出一份刨冰,考虑了一会儿,还是拿出了勺子,“吃吧,吃吧,谁临死还吃不上一顿好的呢?”

    一边吃着刨冰,我躺在床上思绪万千,想象着我认识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地方,彼岸居,红魔馆,白玉楼,地灵殿,有顶天不知道她们现在都在干什么,希望不要在这个时候给我找麻烦,我没力气去管了。

    我所没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并不是只有我在想别人,也有人在想我,真是闲着没事干了,想我干什么?

    “唉”文文坐在彼岸居客厅的沙发上叹气,“唉”

    “你唉了三个小时了,就不能换个字吗?”蕾蒂躺在她对面的沙发上打着呵欠,目前由于旅行结束,蕾蒂会暂时寄住在我的地盘,反正大家都熟,幻想乡里也没有什么所谓的风言风语,更没有人会寻求什么所谓的高雅。

    有位高人说得好,你缺什么才会要什么,你想要水,那证明你渴,你想要饭,那证明你恶,你想要床,那证明你累,你想要高雅,那只能证明你是个下三滥啊,要知道,像我这样的liú máng,混到顶点都是大佬。

    “他病了的时候我居然在宿醉,唉这多丢人呢?”文文叹气不为别的,其实就为了这么点小事,我觉得是小事她可不这么觉得,“你多好啊,干什么都行。”

    “行了,别自怨自艾了好不好?”蕾蒂拿起茶几上的果汁,打了个响指,杯子里出现了几块冰块,“西斯特姆不是已经告诉我们他没事嘛,还让我们不用过去看他,免得被传染,他就不是个小气的人,你非得钻牛角尖。”

    “是我一个吗?”文文抬起脑袋面色不善,“铃仙已经在靶场里待了四个小时了,琪露诺和艾尔自从知道他病了之后就一头扎进训练场去了,到现在都没出来,你以为是为什么?还不是用这样的方式发泄自己心里对自己的不满?可惜我没有暴力倾向,我很安静,就在这唉两句,你还来挑我的刺,你有意思吗?”

    “可是她们做那些至少还能有点效果,你在这叹气能得到什么?”蕾蒂喝光了果汁,连带着把冰块也嚼了,这么冷的天也只有她敢这么干,我是指女性,“你这样还不如跟小恶魔一起出门采购,好歹还能帮上点忙,别忘了昨天我们睡的跟傻逼一样的时候是谁在照顾我们。”

    “嗯,好主意。”文文点了点头走出屋外,眨眼间就不见了。

    “白痴啊果然那句话说的没错,爱情,会让人失去智商,变成一个大傻逼,小恶魔都已经出门两个多小时了,你现在去有什么用?知道她在哪吗?”屋里没人了,蕾蒂保持着姿势狠狠地吐着这个没效果的槽。

    地下室,训练场内部,琪露诺正和艾尔进行着一场年深日久的战争,然而,战况并不像想象的那样简单,拥有s级别能量,全力爆发可以和高级大妖怪级别掰一掰手腕的艾尔居然被压制着打,而她的对面却是那只曾经弱鸡到连冻气控制都不怎么精确的笨蛋小9,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可以说任何人都会难以置信。

    “圣辉之刃!”艾尔挥动圣剑斩出一道金光,看起来像是类似剑冲击一样的攻击,但是实际上这是地地道道的魔法,光属性直线攻击魔法,只不过艾尔将圣剑当做了法杖来用,这种事情对于艾尔来说轻车熟路,完全不会降低魔法的威力。

    “冻凛冲击!”琪露诺的身上装备了高达9,但是,她却仅仅使用了高达9的推进系统,到目前为止她所进行的所有攻击都是她自身发动出来的,作为冰之妖精,而且是纯化纯狐:不是我干的,别看我之后的冰之妖精,琪露诺甚至能用本身的力量模拟出许多的水属性魔法,就比如眼下的这些。

    冻气和金光撞在了一起,金光居然被渐渐地冻住了,这是纯粹的能量压制,这只能代表,此时琪露诺所使用出来的能量等级已经在艾尔之上,否则作为下级元素的水冰是不可能将上级元素的光元素冻结住的。

    金光最终被完全冻结破碎一地,但是双方的施术者早就没有在意这边了,战斗还在继续,而且绝不会轻易终结。

    红魔馆,我们的蕾米莉亚傲娇萨玛正歪坐在自己的王座上,单手支撑着脸颊听从着咲夜例行公事的外界报告,由于吸血鬼跟人类的作息时间完全相反,即使经过矫正之后也有一定的时差,因此咲夜每隔几天就要对于红魔馆之外发生的事情进行一次汇报,倒不是蕾米莉亚有多关心幻想乡实事,而是这其中有些事情其实很好笑,她就是为了让自己高兴而已,只不过,今天,看来她是笑不出来了。

    “你说什么?秦钺炀病了?还住院了?怎么样!严重吗!”蕾米莉亚上来就是连续贯口,直到看到咲夜那似笑非笑憋到内伤连太阳穴都在抽搐的表情才慌忙冷静下来,装作若无其事毫不在意的样子,端起红茶杯喝了一口掩饰之前的尴尬,“咳,他那么那么那么混蛋的人也会生病吗?什么病啊?”

    “是,大是”咲夜说到这里拉了下长音,因为她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实话实说,当然,这种犹豫也仅仅是转瞬即逝,身为女仆的自觉让她下意识的选择说真话,“据说是患上了吸血鬼感冒,正在用四亚jiǎ jī二砜四氨进行输液治疗”

    “噗!!!”蕾米莉亚嘴里刚刚喝进去还没来得及往下咽的红茶被完整的喷了出来,一滴不剩,“你说什么?吸血鬼感冒?他一个人工生命怎么可能患上吸血鬼感冒?还有你刚说他输液的那个什么三亚”

    “四亚jiǎ jī二砜四氨。”咲夜恰到好处的进行了纠正,“有四有二,没有三。”

    “对对对,那不就是撒在墙角毒老鼠的那东西嘛!那东西能当做药输液吗!”蕾米莉亚就算再怎么少不更事好歹也活了五百多年,该有的常识还是有的,比如杀蟑药是对付蟑螂的,耗子药是消灭老鼠的,吸血鬼感冒想治好是需要液的,这是某个本子里写的,但是却是没有出错的,“他还活着吗?”

    “是,活得好好的。”咲夜心里偷笑,“大xiǎo jiě,只是提醒,秦钺炀先生,他的体质是很特殊的,区区毒物是无法对他形成什么作用的。”

    “嘛嘛我我当然知道了,刚才的只是只是只是基于人道主义的关怀,明白吗?仅仅是因为他好歹也在红魔馆工作过,算是我们红魔馆的半个员工而进行的人道主义关怀,听到了没有!”蕾米莉亚把话说的煞有介事的跟真的一样,而且还摆出了一副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的姿势。

    “是,大xiǎo jiě,我完全的明白。”咲夜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可能也只有蕾米莉亚不知道,“还有一点,这件事需不需要告诉mèi mèi大人知道”

    “绝对不要!”蕾米莉亚斩钉截铁的回答,“如果她知道了绝对会吵着去看他的,风险太高了,我们不能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去靠近他”

    “我已经听见了,姐姐大人”重叠的声线从蕾米莉亚的王座后面传出来,蕾米莉亚大吃一鲸立刻回头,发现自己的王座后面居然不知什么时候被开出了一条地道,而此时,第二个芙兰正在从地道口往外爬,旁边站着的是第一个芙兰。

    芙兰可以用禁忌的四重存在将自已一分为四,并不是一个人分成了四个,而是她原本个体上精神分裂出的四个意识分别获得了身体,因此四个身体的主意识相同但是性格却天南海北,总结来说可以分为普通芙兰有些傲娇,有些毒舌,有些腹黑,但本质上还是好孩子,红雾异变之后升格为主导人格,文艺芙兰纯粹的软妹芙兰,非常乖巧,很弱气,很容易害羞,**芙兰吸收了所有意识的中二气息,中二之王芙兰以及最后的毁灭芙兰最为恐怖的人格,凶狠残暴,曾经在被关在地下室的时期作为主导人格,但在红雾异变之后被其他三个人格压制,收敛了不少,但在对付某些bs时依然会暴露本性四种。

    但是这一次,在蕾米莉亚的注视之下,从地道口里爬出了第五个芙兰,没错,第五个芙兰,而且蕾米莉亚能感觉得到,这绝对是一个货真价实存在的芙兰,不是什么普通的分身幻术或者是其他人假冒的。

    只有在面对我的时候,永琳的医德会严重的下滑,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是抓准了我不会发脾气这一点吗?

    “你吃不吃?不吃我拿走了!”永琳不打算争辩了,而是直接拿出了必杀技,我去,这犯规啊!“我给你数到三,三!”

    “我吃!”我用力一拦,输液针又从我手上拔了出去,一滴液滴飞溅了出来,正好落到了旁边看热闹顺便抱团的勇仪的嘴里,“诶?有趣永琳,你要创收了!”

    “是啊可我一个人忙不过来”永琳也变成了跟我类似的诡异表情,“要不你来帮我吧反正你什么时候输液都没关系”

    “好啊”我仿佛机械一般的从床上坐起来,顺手拿了一份刨冰,而永琳也仿佛机械一样的走到了已经倒在床上以为自己要死了的勇仪旁边,“立刻送手术室”

    “好啊”我也跟了过去,和永琳一起吧勇仪抬出了病房,就此不知所踪。

    五分钟后,神奈子和萃香缓过了神来,对视了一眼,均是满脸的惊愕。

    “刚刚发生了什么?”神奈子怔怔的看着萃香,“你有没有看到?”

    “没有去看看吗?但是我现在没办法下地走路啊”萃香的腿都不能动了,只能用手撑着自己下床,可是就算下了床也是走不了,“怎么办?”

    “那边有轮椅,我推你过去吧。”神奈子仿佛梦游一样的下了床,从柜子里拿了一架轮椅出来,弄好,把萃香抱了上去,“手术室在哪里?”

    “我不知道,但是。”萃香把头转向门外,“走廊大厅的位置有永远亭的俯瞰图,应该能找到,走?”

    “走。”

    手术室里,勇仪毫无四天王尊严的惨叫着。

    “啊要死要死要死医生,救救我!”一滴四亚jiǎ jī二砜四氨液滴其实完全不可能对勇仪这种强韧的身体造成任何的效果,但是人在生病的时候就会变得很脆弱,鬼也不例外啊,“我要死了!救命啊!我要死了!我都喊不出话来了!”其实,勇仪的嗓门叫的声音比谁都大,手术室里的回音都快能把玻璃震碎了。

    “别着急,马上手术就不会有问题的。”永琳带上全套的装备,拿起手术用具,“秦钺炀,请进行麻醉。”

    “没问题”我一伸手,从架子上拿起了一大一小两个铁锤,“勇仪,选一下吧,你想用哪种麻醉剂呢?小锤四十,大锤八十。”

    “呃我想”勇仪想说她还可以抢救一下。

    “好的,我明白了。”我扔掉小锤,抡圆了大锤朝着勇仪的脑袋n的就是一下,“八十!”

    随着飞出去的锤头砸进了墙里,麻醉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