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 文盲魔理沙-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零三章 文盲魔理沙

    “所以呢?”芙兰端坐在王座上,翘着二郎腿用俯视的眼光看着抱头蹲防的蕾咪,“为什么不能让我知道啊?”

    “你不是都听到了吗……”蕾咪保持着自己的绝对防御,小声反驳,虽然自己的mèi mèi居然如此的有威严让她这个(自诩为)威严的化身感到有些压力,但是,蕾咪更清楚如果这个时候解除抱头蹲防,自己的下场可能就和咲夜一样了,“吸血鬼感冒可是我们的天敌。”

    “所以,你以为我会无理取闹的非要过去探病吗?”然而,芙兰接下来的回答让蕾咪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姐姐大人,你也长大一点吧,那种事情谁会做啊?你说这个谁懂啊!”

    “……”蕾咪可能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这个原本只会破坏的心智不全的mèi mèi已经成长成可以扛着大狙去缅甸崩毒贩子的精英士兵了,“是,这次是我错了……”

    “那就好。”芙兰跳下了王座,“回去坐着吧,别在这卖萌了,咲夜已经快死了你没看到吗?你以为这其中有多少是我造成的效果?我只是起了个头,后面的……全都是因为你啊。”

    于是,虽然没打算探病,但是,咲夜却被送到永远亭来了,但是恰在同时,魔理沙也来到了永远亭,看病,魔理沙来看病,昨天她还兴致勃勃的过来看我,顺便留下了一袋子毒蘑菇,今天就病了。

    “说说吧,你到底怎么了?”永琳去抢救咲夜了,所以我这个病人又要再客串一次医生,只不过,今天的魔理沙跟平时有点不同,动作很扭捏,那表情还有点……娇羞?我去,不会是怀孕了吧?爱丽丝的?这么神奇吗?“喂,别脸红了,说话啊……”

    “其实……我最近……那个……我不好意思说……”魔理沙的声音下降了三百分贝,跟蚊子哼哼一样,娇羞的像是个刚过门的小媳妇,对于我这种知道她平时什么样子的人来说,这简直要让我发疯。

    “我去,大姐啊!你还能有不好意思的事情吗!”我这时候甚至想要直接把华扇召唤出来,然后用百药枡装点萃香的酒给魔理沙灌下去,部分鬼化之后的魔理沙虽然难以沟通,但是至少不会像这样别扭,“我现在是医生啊,但我也是病人啊,你不要耽误我的时间好吧?”

    “小哥你好坏啊……好吧,告诉你好了,我最近……排泄方面不太顺畅,我是说大的。”结果魔理沙仅仅是因为这种小事,这不就是便秘吗?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呢?

    “首先我要告诉你,郑重的告诉你,这个事情并不脏,你知道吗?”要治病先治心,我得先端正她的态度,让她正确的认识这个事情,然后剩下的事情才容易解决,要不然,等下再提到的时候又不知道要浪费多久,“你看啊,人吃五谷杂粮,第一没有不生病的,你看我这德行,该病不是还得病吗?第二就是,没有不上厕所的,不管你多高的身份多高的地位过高的能耐,你不上厕所?那你是个貔貅啊。”

    “小哥你这就过分了啊,哪有是貔貅的人呢?白泽倒是有一个。”魔理沙被我的描述逗笑了,捂着肚子一阵哈哈,幸好慧音不在这,不然魔理沙这便秘都不用治疗了,慧音一头槌连早饭都能给她砸出来,从下面。

    “哎,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左右看看,连忙让她打住,“别说白泽了,再过段日子还有个狛犬呢,你怎么知道以后就没有貔貅啊?天知道zun神姜汁汽水喝多了又会创造出什么角色来,这可是我都无法把握的东西啊。”

    “呃……好吧。”魔理沙接受了,但是不知为何脸色还是那么红,而且仔细看看的话,魔理沙连眼珠子都有点发红了,“小哥你接着说吧。”

    “我还说什么?你理解了我就不用说了。”就魔理沙现在的状态,光看面相就让人觉得不对味,“你便秘……昨天怎么不说?”

    “昨天我还以为是个别情况,今天又拉不出来我才过来的。”魔理沙说的倒是也有点道理,人偶尔是有可能出现某一天什么都排泄不出来的情况,但是连续两天就有问题了,“呐,效小哥,我到底出什么问题了啊……魅魔大人也说她解决不了……”

    “魅魔?哈哈哈哈,那种庸医。”我哈哈大笑,伸手给魔理沙号了下脉,“嗯?你最近……是不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没啊,最近资金紧张,我连续三天吃的都是窝头腌菜,那也不至于便秘吧?”窝头配腌菜,可能是简单了点,但是要说能直接导致便秘还是不太现实,“对了,我的腌菜是自己在家里腌的,是不是跟这个有关?”

    “你腌的什么?”既然魔理沙提到了,那就不能忽视这一种可能性,因为根据魔理沙的脉象上来看,问题确实是出在她吃的东西上,“你哪来的菜?”

    “我从魔法森林里挖的,那里有片地方遍地都是那东西,都是三斤往上的分量,吃着还挺脆。”魔理沙在围裙里翻了一会儿,掏出来一个,“你看,就是这东西,是不是萝卜啊?不过我看长得也不太像。”

    “……”看着桌上这东西,我内心一个军团的***奔腾而过,不过姑且,我还是先压抑住了内心的愤慨,先继续问问,俗话说得好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十年呢,慢慢等啊,“魔理沙亲,你,用,什,么,腌,的,这,玩,意,儿?”

    “小哥,为什么要一字一顿的说话呢?”魔理沙可能是被我无意之中散发出的杀气吓住了,从椅子上站起来往后倒退了两步,“因为我喜欢甜食,所以我去爱丽丝那里要了不少红糖,用红糖腌的,味道倒是真不错,我一顿就能吃两根,不过吃了这么多还是便秘,你说我是不是吃少了……哎哎哎哎哎!!!!小哥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

    “魔理沙,我来告诉你吧,你挖出来的这个东西,从生物学的角度上来讲,叫做人参,而且根据这个人参本身的特征来判断,这批人参的年份有三千年以上,你居然一天吃……你一天几顿饭?”我都有点佩服魔理沙的身体了,就她这吃法,居然能活到现在,还仅仅只是便秘而已。

    “三顿。”魔理沙不知道我要说什么,而且她似乎完全不了解人参,不然她用不着在脑子里开搜索引擎。

    “你居然一天吃六根三斤往上的千年人参!还他娘的用红糖腌了!你还活着简直就是个奇迹了你知道吗!”就魔理沙这个吃法,别说是人了,鬼都受不了啊!就是换了勇仪估计都得吃蹿血啊,“呼呼呼……”一口气把吐槽吼完,我喘了两口气,从药柜子里拿了两瓶开塞露,“给你,回去别他妈再吃那玩意了!一口都不许吃明白没有?在用这个,就行了。”

    “哦……”魔理沙接过开塞露,另一只手拿起了桌上的人参,看了半天,那表情居然还有点舍不得,我心说你是真的就不怕死啊,反正这次要是再吃死了,老子也不管救人了,让永琳去头疼吧!“那我走了……”

    “快点滚吧!”我暂时不想看见魔理沙的脸了,我一个本来就虚弱的病人已经根本承受不住她的奇葩病历了,再这样下去我也根本不用住院了,人都形神俱窥了,直接装在棺材里埋了就行了。

    魔理沙走了之后,我蹒跚着回到病房,跟病房里正**的三个病友打了个招呼,就躺在床上了,眼皮一阵阵的打架。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我突然惊醒,一看表,正好睡了两个小时,而就在下一秒,魔理沙从病房门外冲了进来,看她的表情,我知道,自己死定了。

    “小哥,不行啊,两瓶我都用完了,不管用啊!”魔理沙的脸比之前离开的时候更红了,眼珠子都快瞪出血了,“当然我承认,你给我那药是挺好喝,但是光好喝没有用啊,不解决实际问题,两瓶我都喝完了,也还是一点都不想上厕所……诶小哥,诶诶诶你别晕啊!”

    意识渐渐远去,渐渐地,我连魔理沙的喊叫声都听不到了。

    ‘匝!’猛烈的一阵电击来袭,我的大脑也在一瞬间被重新激活,生化计算机显示机能一切正常,我睁开双眼,看到的是正拿着电击器的永琳。

    “终于醒了,你比红魔馆的女仆昏迷的时间还长。”见我醒了,永琳放下了电击器,端了杯水给我,“喝吧,看你脸上都没有血色了。”

    “魔理沙呢?”我虚弱的出声。

    “我给她又开了两瓶,然后告诉她怎么用之后让她回去了。”永琳拎着我的头发把我上半身拽了起来,让我从平躺变成坐姿,“不过这次你还是真够倒霉的,谁会想到这世界上真的会有把千年人参当萝卜啃而且还喝开塞露的人啊……”

    --------------------------------------------------------------------------------------------------------------------------

    但是这一次,在蕾米莉亚的注视之下,从地道口里爬出了第五个芙兰,没错,第五个芙兰,而且蕾米莉亚能感觉得到,这绝对是一个货真价实存在的芙兰,不是什么普通的分身幻术或者是其他人假冒的。

    “芙兰?这……这是什么……你有丝分裂了?”蕾米莉亚的生物是化学老师教的,但是眼前这一幕确实够惊悚,mèi mèi凭空多了一个,而且严格来说,多出来的这个还跟另外四个不一样。

    这第五个多出来的芙兰,体型和外貌比芙兰更加的幼小,看上去只有四五岁左右,小脸晶莹剔透带着一丝淡淡的粉红,背后的led翅膀一扇一扇的,穿着跟芙兰同款式但是要小上好几号的衣服和小皮鞋,气鼓鼓的看着蕾米莉亚,那情景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萌,没错,比原本身为大萌物的蕾咪还要萌,这第五芙兰可以说简直就是萌的化身,不仅仅是蕾咪快要把持不住,就连咲夜也有生以来第一次的因为蕾米莉亚之外的另一个人喷出了鼻血。

    “姐姐大人,您的学历是胎教吧?”第五个芙兰也就是最小的芙兰开口说话了,虽然体型小了很多,但是声音倒是没有退化,跟芙兰平时的声音是一样的,“我是在卡密大人的号召下,融合了其他四个人格所有的优点而诞生的个体,完美芙兰,只不过因为四个人格的优点加起来之后能融合的部分实在是太少了,所以我也只能达到这个半吊子的大小。”

    “哦……哦……”蕾米莉亚可以说是惊魂未定,连语气都无法维持了,“可是你怎么会想到做出第五个……卡密大人又是什么鬼啊!”

    “其实……好吧,所谓的卡密大人根本不存在,是因为欧尼酱以前说过吧,四天王有五个人是常识,那么四重存在有五重化身才应该是基本要素吧?”自称完美芙兰的小芙兰解释着,听起来理由很荒唐,过程更荒唐,但是从另外四个人格就像保镖一样围在她身边站着不说话这一点来看,她说的应该是真的。

    “……”蕾咪蹲在了王座上,开始抱头蹲防,她此时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掩饰内心的胆怯了,没有人能与萌为敌,因为萌即是正义。

    “……”四个芙兰对视了一眼,一起走上王座,将蕾米莉亚的身体抬了起来,搬到了王座之下,而完美芙兰则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了王座上,摇晃着纤细的小腿笑个不停。

    最下方,咲夜的鼻血已经将红魔馆的地毯全部重新染了一遍颜色,闻到血腥味冲进来抢救的美铃正将双手按在咲夜胸前不停地用气功波进行心脏复苏,许久,就看见咲夜朝上抬起了右手,伸出了大拇指,另一只手沾满了血在美铃的衣服上写了几个字:命绝于此,无怨无悔……

    遗憾的是,这一切我都完全不知道,要不然,哈哈哈,我绝对会很高兴,萌之力的提高足以让我也提升力量。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