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章 治安恶化(庆贺SYD剧场版在B站噗啾!)-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零四章 治安恶化(庆贺SYD剧场版在B站噗啾!)

    湛湛青天不可欺,张飞喝断当阳桥,虽然不是好买卖,一日夫妻百日恩!

    hé píng的一天,天好看,地好看,还有一群快乐滴小伙伴,火伴皆惊忙,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

    “啊”妹红坐在街道旁边的长椅上,靠着椅背,脑袋后仰着,打了个呵欠,虽然已是寒冬腊月,但是幻想乡的温度并没有低到足以让妹红感到无法承受的程度,更何况,人之里的人气很好的驱散了严冬的肃杀和冷气,“hé píng啊真是美妙”

    妹红伸手进口袋想要掏自己的烟盒,却摸了个空。

    “啊,又没有了,算了,今天心情好,回头再说吧,那家伙也住院了不住院他现在也不抽烟卷了啊真是堕落的家伙。”妹红重新摊开手臂享受着提神醒脑的冷空气,眼睁睁的看着风见幽香叼着烟袋从她面前走过去,“该死的抽情侣烟袋的家伙炸裂吧现充!嘁,好像我也是”

    由于地上地下的空间因为我们的战斗而连通,不少的地底生物包括但不限于鬼族,土蜘蛛,卖水桶的,眼睛冒绿光的都来到了人之里,因此,多少给人之里的治安造成了一些问题,回想一下蜀山火属性地脉无故连通的时候吧,死了多少蜀山弟子和长老啊?幸好当年李逍遥的干叔叔南宫煌还在蜀山蹭吃蹭喝嘛

    人之里没有那么混乱,但是多少也出现了一些治安事件,因此连续几天以来,妹红带领着手下的自警队都在忙于社会治安,难得有如此清净hé píng的一日。

    想着想着,妹红从社会治安想到了盗窃,从盗窃想到了飞龙探云手,从飞龙探云手想到了李家,说起来南宫煌也是唯一一个懂得使用飞龙探云手的非李姓人了吧,虽然是跟李逍遥他老爹李三思学来的

    正想着,不远的街道上突然传来了sāo luàn之声,隐约还能听到自警队队员的喊叫声,妹红的眼睛陡然睁大,站起来就赶往了出事地点。

    街道之上,五六个身穿自警队zhì fú,手拿长棍的自警队队员正在追逐着一个快速移动的黑影,时不时的会有队员试图从正面lán jié,但是黑影的战斗力明显不低,基本上大部分负责lán jié的队员都是一个照面就被打落了长棍或是直接被打倒在地,那黑影的拳头似乎非常硬,打在坚硬的长棍上后也完全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说起为什么要用长棍作为wǔ qì,那是因为自警队行使的职责一般都是维持治安,因此wǔ qì上要有足够的保障力,但是又不能造成太大的伤害,因此自警队统一配备了合金制造的长棍,轻便的同时也不易损坏,所谓一寸长一寸强,对于不会用的普通人来说,棍子有时候要比刀剑还要来的好用,就算没有章法,随便抡中一下也是很疼的。

    然而,在如今这种情况下,长棍的效果就有点不太理想了,虽然本身不会损坏,但是也无法给目标带去什么阻碍,这种情况下也不能仅仅责怪wǔ qì,严格来说,今天负责追击和lán jié目标的自警队队员,身手上明显要差一些。

    “该死你们两个,从侧面绕过去!”带队的自警队小队长感到了一阵压力,他伸手挠了挠自己那颗比常人来的大上一圈的脑袋,下达了指令,没错,如果是我的话我一下子就能认出来,这家伙就是当初妖灵异变事件时候跟罪魁祸首住一条胡同的那个大脑袋,自称巨头的人,对于这个自称我表示呵呵,你是巨头,我现在还巨鳄饿呢!

    “干什么呢你们!”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越过了巨头和他的小队,同时巨头感觉自己手中一轻,然后才听到从前方传来的声音,“拿来用一下了!”

    突然出现的人自然是妹红,她一把从巨头手上抢过长棍,奔着前面的黑影就追了过去,黑影的速度不慢,但是比起妹红却是相差甚远,妹红几步就追上了黑影,长棍在黑影面前一拦,黑影下意识的一拳打在长棍上,妹红却借此旋转长棍,用长棍的另一头狠狠打在了黑影的后背上,黑影下盘不稳,一个踉跄往前摔倒在地,眨眼之间周围的自警队队员都围了过来。

    “哟,妹红队长,谢谢您的协助。”巨头指示几个队员将黑影用绳子绑起来,走到一边跟妹红打招呼,“最近真是焦头烂额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

    “所以呢,今天你带的这些是预备役?”妹红一眼就看出今天自警队员如此不给力的原因了,除了巨头之外,所有的队员似乎都是预备部队,也就是所谓的新兵蛋子。

    “是啊,最近太忙,人手不够,只能把预备役也拉出来了,但是您也看到了,预备役的训练都没完成,跟正规的自警队队员相比差距太大,一遇上像这样强一些的目标就很难很难掌控住局面。”巨头也没办法,如果给他一队自警队老队员,他完全有把握在上一个街口就拿下目标。

    “嗯这也没办法,新兵到老兵是需要一个时间的,不过估计领导层那边也快要出台什么对策了吧,总不能一直让治安这么乱下去,地下的那些人似乎还不怎么明白人之里的小小规矩。”妹红看了一眼被绑起来的黑影,把长棍扔回给了巨头,“带他下去,再教育。”

    “没问题,辛苦您了。”巨头接过了长棍,带着一群新兵和犯人一起离开了,留下妹红一个人站在原地沉思着,不过很快,周围就传来了掌声,妹红从沉思之中惊醒,发现不知何时自己身边已经围了不少人,对着自己鼓掌。

    “嘛也不坏。”妹红跟周围的村民打了下招呼,也离开了那里,打算去买包烟。

    妹红最终也没有想到什么,但是有件事情她说对了,领导层正在对于治安下降的问题大伤脑筋,试图找出一种比较有效的方法,毕竟在这不大的幻想乡里,人与人之间互相理解这种事情,并不怎么难以做到。

    “蓝,你觉得怎么办比较好?”紫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要说地下最能管事的就是星熊勇仪和古明地觉了,可是星熊勇仪现在住院不见客,就是见了她也没有用,她也不可能立刻出院去整顿手下,可是古明地觉啊啊啊,真是不想跟她那个妖怪面对面啊!”

    “紫大人,恕我直言,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更何况现在熊掌病了,您只有鱼可以选择。”蓝的声音依然冷静,不过我有理由相信这仅仅是因为橙现在不在,“如果您在不下定决心,人之里的治安将会一发不可收拾,到时候您和秦大人将近三年所耗费的苦心就全都白费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啦!再这样下去我都没脸去见那个病号了!可是要我去面对古明地觉,我啊啊啊啊啊!!!”八云紫是个牛气起来连永琳和幽香乃至月夜见都敢肛过去的人物,在这个幻想乡里能让她真正觉得头痛的只有三个人,四季映姬,我,还有就是古明地小五了。

    四季映姬不用说,自然是因为她那残念的性格,虽然我觉得她的说教还挺好听,跟唱歌一样,不过很明显其他人都承受不了,所以说我们这个睾雅艺术她们是欣赏不了啊

    而我自然就是因为我的行为常常超出八云紫的掌控,甚至有些时候她都完全会在我的计划里被我像棋子一样牵着走,再加上我本身背景太复杂,身上还有很多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未解之谜,别说她,连我自己有时候都会感觉我控制不住我记几啊!

    至于古明地小五,其实是最无辜的一个,因为她并没有被其他人讨厌的自觉或者说是心理准备,仅仅是因为她那完全无法自行关闭的能力导致了如今的结果,颇有些生活所迫的意味,这也让她跟我们不同,小五萌起来可是可以和蕾咪掰一掰手腕的,当然,在这一点上,四季映姬也是绝对不会输就是了,只有我,怎么看都像是被艹了的小明。

    “如果您实在是不想见到古明地觉的话,为什么不继续把任务外包呢?”蓝做足了军师的工作,恰到好处的给八云紫出谋划策,“我听说秦大人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不,就他那个性格绝对会放手不管看我出糗的吧,而且你信不信,如果我现在去把这件事跟他说,告诉他让他去,他能住院住到明年。”然而,八云紫太了解我了,跟几乎只会看到我的优点的蓝不同,紫连我屁股上长了多少根屁屁毛都一清二楚,她深知来找我的结果就是自讨没趣,所以,这个显而易见的选择她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

    八云紫想的太过于黑暗了点,不过,谁让我本来就是要黑暗的人呢?哈哈哈哈,吾乃黑暗之化身!凡人们!颤抖吧!在我这无边的黑暗面前颤抖吧!哭喊吧!哀求吧!挣扎吧!然后死吧!唉呀妈呀不行,好尴尬,太中二了,再说,我可不能让我的儿子以后意见别人就自称是黑暗之子什么的,那太过于呃反正就那个意思。

    “”蓝皱了下眉头,没有继续进言,她知道八云紫说的也是实情。

    “蓝啊,你说我能怎么办呢?你说我打他吧,得有半个幻想乡的人不同意,你说我要骂他吧我他妈还真骂不过他!”在紫的眼里,我就像是一块滚刀肉,怎么切都切不规整,“蓝啊,就这种情况,你说,你能怎么办呢?”

    “那可能就只有一个办法了。”蓝淡淡的回应着,“您去试试求他吧,秦大人心软,最看不得有女人或者孩子哭了,另外,如果哭的人同时具备这两种属性,也就是蕾米莉亚那种的话,求助成功率是百分之一万的,秦大人倒贴都会帮忙的。”

    “哦,这样一来就简单了嘛!”紫就像是突然找到了主心骨一样,一脸的不可一世,“归根结底不还是要用嘛,那家伙,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

    “不,我觉得能想歪到这个方面的紫大人您才是个变态。”蓝不觉得自己之前的话里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荤段子出现,因此,此时此刻,蓝在此时此刻新吧唧无名男主角津田隆利灵魂附体,对着八云紫就释放了一大波吐槽攻击。

    “嘁,蓝哟,你太小看我了,你以为这样说就能让我打消念头了吗?你还是太甜了啊!”紫突然一拍胸脯,胸前的两堆赘肉剧烈的摇晃了起来,“接招,少女与幼女的境界!”

    一道白光闪过,八云紫变成了超高校级的幼女,穿着一起缩小了的混沌道服,撑着小阳伞,要是不看本来的面目,到活脱脱是一个初临尘世的贵族千金,但是一旦想到她原本的样子,任谁都会在千金后面加上个片字,没错,八云紫也就跟千金片一个价值了。

    “呃”蓝满脸黑线,开始庆幸橙喵并不在这里,要不然,一旦让橙喵看到现在的这一幕,那一定是会学坏的,必须洗点重修了。

    “呦西!我现在向着永远亭,前进!”紫把小阳伞往前方一指,一道隙间在她面前展开,进化退化?后的萝莉紫一步迈了进去,隙间重新关闭,留下蓝坐在原地,看着萝莉紫消失的地方发愣。

    “紫大人不,紫小人该不会被秦大人玩坏吧”蓝的脑海中已经设想出了一万种蓝本,但是她完全无法确认我会选择哪一种,“啊,老天保佑”

    咔嚓!晴空万里的天际之上突然一道闪电劈了下来,正劈在八云之家的院子里,蓝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凶多吉少啊。

    “唉”蓝在丰满的胸前画了个十字架,闭上眼睛祈愿,“愿紫大人的灵魂能早已安息,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