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保外就医-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零五章 保外就医

    “于是,我就来了。”脖子上挂着保外就医的牌子,我拖着尚未完全康复的身体坐在地灵殿的客厅里,跟小五交流着,“勇仪是出不了院了,所以就算跟她说了也没有卵用,只能跟你说了,你……能解决吧。”

    “我可以去约束一下他们的行为,让他们按照规矩来,不过就凭最近人之里抓住了那么多不按规矩来的人,就算我不出面,他们应该也很快就会学乖了吧。”小五不置可否,“不过为了防止他们太过于顽固,我还是去说说的好,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因为区区一个萝莉紫就拖着残破的身体到我这里来。”

    “人总是要有点追求的,你知道萝莉紫有多萌吗?”我对此不予置评,没见过萝莉紫的人当然不会明白萝莉紫有多么的……啊……果然年龄什么的根本就无所谓,“恋恋呢,你没把她留下吗?”

    “你觉得她会选择留下吗?”小五摇了摇头,“当她做出自己的选择的时候,我就应该明白这一点了,只可惜我最近才刚刚搞清楚,我是个不称职的姐姐。”

    “这一点,蕾米莉亚也许会跟你有共同语言。”看来恋恋是又离开了,她总是在幻想乡里游荡,这也说不上是坏事,“不过,如果你想改变的话,也不是没有机会,只是看你自己怎么想了。”

    “你看起来好像很了解的样子,偏偏对于你这样的人我无法读取你的心,知道吗?曾经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遇到一个我无法读心的人,不过现在……怎么说呢,我并不讨厌你,但是喜悦感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强烈。”小五一直以来都以阅读为伴,与人交流的时间并不多,所以并不难以理解她会产生这种疑问。

    “嗯,这个怎么说呢?一句话,你的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人类的劣根性在妖怪身上也适用,皆因为二者都使用着一颗类似的大脑,“你也没必要去怀疑什么,如果想交流的话随时可以,你知道,除了我之外世界上还有一些人即使被读心也不会在意,因为她们不会撒谎来的。”

    “鬼族……他们确实不错。”小五敲了敲自己的肩膀,差点把胸前的眼睛震下来,她手忙脚乱的接住,“啊啊啊,又掉下来了……”

    “呃,那个……是可拆卸的吗?”我记得以前跟恋恋一起的时候曾经试过恋恋的那只眼睛,结论是连接的非常结实,根本就是岿然不动级别的,没想到她姐姐小五的眼睛居然这么松啊,嗯,mèi mèi那么紧而姐姐却这么松,这代表了什么呢?嗯,可能什么也不代表,仅仅是一个说法而已。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小五从茶几下面拿出胶水在眼睛的周围涂了一圈,粘回了胸前的那几根像绳子一样的管子上,“不过对于你,我还有一个疑问,你能回答一下吗?”

    “那要看你这个疑问值不值得我回答。”我看了看时间,超级富裕,事实上因为病情突然恶化,我明天也出不了院,要不是萝莉紫死乞白赖的折腾我,我也不会这样过来,“我还不着急回病房,不过我在你这里待太久也不好,我这病还是有一定的传染可能性,虽然只是可能性,但是不能小看啊……”

    “我的问题也很简单,每个人来到世界上的时候,都有属于自己的任务,那么,你的任务是什么呢?”小五的这个问题还真的是很有独创性,本来我还以为她会问我一些更加俗套的问题,比如我结婚了没有,有没有房子有没有车有没有存款是不是父母双亡之类的。

    “为什么突然想起问这个?”自然而然,这个问题也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一般会有正常人对这种事情感兴趣吗?哦,对了,小五不是正常人,是孤独的读心妖怪来的。

    “因为我从来没遇到过像你这样的生物,所以……根本无法推断,至于为什么想知道,只能说是我的好奇心吧。”小五的解释完全站不住脚,于是我做出了决定,告诉她。

    “其实说穿了一文不值,既然你想知道那也无所谓,我诞生的目的是为了消弭一个存在,混沌之光,我失败了很多次,但是在成功之前我是不会收手的。”混沌之光也在幻想乡里销声匿迹很久了,光之圣杯到现在也没有再次出现,但是我并不觉得它已经消失或者离开了,它一定还在什么地方,时刻注意着我们的动向,随时准备在我们最脆弱的地方给我们致命一击。

    “那么,你想过没有,当你完成了这个目标之后呢,你又该做什么?”小武这个问题问的更加奇怪了,因为,这正好跟刚才她的问题一样,都是目标达成之后的问题,她是在真的找到一个无法读心的人之后感觉有点不知所措,至于我……

    “谁知道呢,也许完成了任务的我会就此消失,又或许我能狗屎运的留下来拖着这具躯体苟延残喘的寻找新的人生目标,不管是哪一种我都不会觉得意外,当一个人完成自己在世界上的任务之后,他就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这个时候他的去留,消失与存在都不过是这个世界的一念之差而已,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即使是我这个为了防止世界偏离正轨的执行者也是一样。”

    关于这一点,我不是没想过,但是想完之后就不在意了,就算在意又能如何?并不会影响世界最后做出的决定,我确实有跟创世神同级别的黑神的一部分力量,但是我并不是创世神,无法对这个世界做出更改,所以,既来之则安之,就算世界把我当成用完就扔的棋子,那又怎么样,我对付混沌之光也不是为了它,现在我仅仅是为了幻想乡这一亩三分地而已。

    “伟大的觉悟,又或者说,你本来就没把这些放在心上。”小五摊了摊手,“我的问题问完了。”

    “那我就告辞了,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事情应该算是再一次圆满解决了,等小五去说过之后,估计地底的这些生物也很快就能适应人之里和幻想乡地表的规矩,“如果到头来没有成效,可能八云紫就要亲自前来了,她不想面对你,但是反过来,你也不想看见她吧。”

    “你看的这么透彻也没有好处,所以,要来盘昆特牌吗?”小五突然话锋一变,说出了让任何人都无法拒绝的语句。

    “呃……呃……”我向外迈动的脚步被强制停下了,紧接着我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往回走,最终坐回了沙发上,“整个幻想乡里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最终,我成功的赢走了小五和阿空那里所有的稀有卡牌,阿燐见势不妙溜了,没有给我机会。

    离开了地灵殿,我走在人之里的街道上,一如既往的喧闹,遗憾的是我并不能长时间的待在这里,还是要回永远亭接受治疗,默默忍受永琳这个老司机在我的身上开车,文文也是,对于永琳开她的车这一点居然完全没有意见,铃仙就算了,她不敢反对永琳,可是你怕什么?

    “哦,秦先生,要来试试吗?”突然有人叫我,我转头一看,是一家点心店,看起来是新开张的,不过店主看起来不算面生,“别用那种眼神啊,我不过就是把服装店改成了点心店而已……”

    “服装店改成点心店?老弟,你这跨度可够大的。”我走了过去,看着柜台的透明玻璃之中展示出来的点心,“吼,东西还不少,你从哪进的货?”

    “真是失礼诶,我这可都是自己做的。”店主装作生气的样子。

    “不会吧,那你之前为什么一直卖服装呢?”这些点心可不是一般的厨师能做得出来的,必须是专业的糕点师才有可能,这么有才的人却去卖服装,这可就让我很难理解了。

    “啊,那是因为原来我老婆喜欢搞一些服装。”店主解释,“我只是附和她而已。”

    “那现在呢?”我让店主拿了一小块绿豆糕出来,放在嘴里尝了一口,我一直很喜欢这个的。

    “现在她死了。”店主风轻云淡的回答。

    “噗!”我一口绿豆糕全喷到了地上,即使这样绿豆糕的干粉还是糊进了我的嗓子,呛得我咳嗽不停,“咳咳咳咳……”

    “您注意点啊。”店主从店里给我倒了杯水出来,“来,喝杯水冲一下。”

    “哦,咳咳咳咳……咕嘟咕嘟……”我接过纸杯一扬脖喝了个干净,把纸杯一捏,“呼,呛死我了,怎么,你老婆死了?”

    “是啊,昨天的事。”店主表现的倒是不怎么悲伤或者心痛。

    “怎么死的啊?”我最近住院,要不然一般人之里有人去世这种事情我都会得到消息。

    “我说出来您都不信,她去河边散步的时候掉进河里了。”人之里由于人口增加进行过一次扩建,扩建之后正好有一条河从人之里的边缘穿过去,那段河道如今也被包裹在了正在建设的护城墙之内,河水平面以下用我tí gòng的钒合金护栏保护住了,钒合金即使泡在水里也不会生锈,是理想的防护材料。

    “淹死了?”我心说不对劲,即使有钒合金防护栏防护河道,那里的防御依然是除了四边大门之外最弱的,河边每天都会有人巡逻,包括夜间,如果有人落水不可能没人救援,那条河并不怎么太深,出事的几率并不大,“不可能吧。”

    “当然不是淹死的,事实上,她是掉进水里之后以为自己会淹死,于是在试图救她的人下水之前先把自己吓死了。”这样一说,我就知道为什么店主居然是这个状态了,幻想乡的人对生死看的其实都蛮淡的,再加上是因为这种不能说无聊但是真的很无聊的死因,简直……

    “知道吗,这让我想起了华夏历史上的一个人物。”死因奇葩就算了,这死法最大的问题是盗用版权啊,“初唐四杰里有一个叫王勃的人,他在唐高宗上元三年也就是六七六年的八月,自交趾探望父亲返回时,不幸渡海溺水,惊悸而死。”

    “这个我知道,所以我才这个表情。”店主指着他自己的脸。

    “好吧,节哀。”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绿豆糕给我装一些,味道不错。”

    拎着绿豆糕,我改变了方向,一路来到了三途川,小町今天难得的没有在偷懒,而是在撑船,这还是我跟她认识之后的第一次,此时她正打算将装载灵魂的小木船撑离岸边。

    “嘿,小町,我来看你了。”三步并作两步,我跑到近处冲上了船,拿了一块绿豆糕出来,“吃吗?”

    “哦,谢谢。”小町把手在胸前抹了抹,估计抹了一手的奶,然后接过了绿豆糕,“哦,味道不错,不过您这种大忙人怎么会有时间来看我呢?说实话吧,我不会把您从船上扔下去的,反正扔下去了您也能上来。”

    “好吧,其实我是打算来看一个有趣的灵魂。”我自己也拿了一块,嚼嚼嚼,“昨天刚死的,据说是掉到水里然后把自己吓死的,我打算参观一下。”

    “哦哦哦,我有印象我有印象,是不是一个女人?我上一波刚把她运过去,现在她应该正在排队准备接受映姬大人的审判呢。”小町吃人嘴短,立刻就想起来了关于那个灵魂的事情,“其实我也很好奇,所以今天连偷懒都延后了,您坐稳了!”

    小木船很快就到达了对岸,那一大团混合的灵魂先跳下了船,然后我和小町也跟了下来,小町赶着灵魂进了是非曲直厅,我走在了最后,既然之前刚刚才到,那就不用着急。

    当我不紧不慢的走进内部的时候,小町正在里面朝我招手,看来是到了目标受审判的时间了,当然,严格来说我们想看的并不是那个幽灵,而是……

    “有罪,死刑!”四季映姬看到这个灵魂死因的时候脸都绿成山田了,下意识地喊出了团的口语,好半天才调整过来,没错,我们想看的就是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