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地狱行动-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零六章 地狱行动

    四季映姬的效率很快,幽灵们很快就被分别进行了审判,然后进入了左边的通道,左边的进入冥界待产……等待转生,右边的……我不用说了吧。

    “我很想说欢迎你来,不过说实话我这里现在有些焦头烂额。”四季映姬叹了口气,朝我们走了过来,小町知趣的自己离开了,“所以呢,你来干什么?”

    “没什么,转转而已。”我掏出一块绿豆糕,“吃吗?”

    “谢谢。”四季映姬接过去的时候,手指碰到了一下我的手,随即,她的脸色微微一变,“你居然病了?”

    “啊,是啊,病了,最近又恶化了,只不过还在可接受范围内,应该可以控制的住。”四季映姬的脸上隐约闪过一丝纠结,但是这并没有逃过我的眼睛,没人能逃过猎手的眼睛,当然我指的不是那些被人杀成充电宝的猎手,“怎么,你遇到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了?刚才那个幽灵死的是很奇葩,不过你的反应也太大了点。”

    “我每天坐在这个位置,死得多奇葩的人都见过,放在平时我也不会那么失态……你猜的没错,我确实有事找你。”四季映姬拉着我回到了办公桌旁边,“不过我没想到你这种人也会生病啊,或者我应该等你好了再说?你觉得呢?”

    “如果你觉得等得起的话。”我行不行完全取决于四季映姬那所谓的事件是不是那么紧急,而且……“顺便有一句话我要告诉你,我确实病了,不过我还没死呢。”

    “呼,好吧,你来看这个。”四季映姬明白我的意思了,从桌子上拿起了一份报告单,“看看吧,你有何感想?”

    “嗯……”拿过报告我检视起了上面的内容,发现……“外界……美丽奸……生物数量在急剧下降但是……灵魂数量反而变少了?”

    “没错,你怎么看?”四季映姬舔了舔嘴角边的绿豆糕残渣,“你觉得,是什么情况?”

    “生物数量下降代表有巨大的伤亡,但是却没有什么灵魂到达地狱……话说美丽奸的灵魂也归你管?”我还以为四季映姬只主管霓虹这边的事情,没想到她的手都伸到大洋彼岸了。

    “我的力量提高了,自然而然我所管辖的区域就变大了,不过这不仅仅是我的问题,事实上另一位主要负责美丽奸事务的阎魔已经朝我这里发来求助了。”四季映姬从抽屉里拿出了那封求助信,“所你呢,你有什么想法?”

    “美丽奸肯定出了什么大事导致了大量人类的死亡,但是,这些灵魂却根本没有到达是非曲直厅……”如果说在过去,灵魂管理制度不完善,有些灵魂无法自行找到通往轮回的道路,因此游荡在外成为孤魂野鬼,这我理解,但是如今……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了,除非……“或者应该说,它们根本没有机会到达是非曲直厅。”

    “没错,那些负责勾魂的死神反应,她们在赶到死亡现场的时候,往往别说灵魂,连尸体都看不到,勾魂死神是不能长时间停留在人间的,在那种情况下她们除了转移回是非曲直厅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行动权限。”四季映姬的小手有节奏地敲着桌面,“你明白吗?找不到的不仅是灵魂,还有尸体,根据勾魂死神的汇报,她们往往只能在现场看到大量的血迹。”

    “我开始有兴趣了,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有血迹,大量的血迹,却既没有灵魂也没有尸体,这有意思了,难道尸体自己长腿跑了?

    “我希望你去调查的就是这件事。”四季映姬希望我做的就是找出原因,“但是这次并不是本土行动,你要远渡美丽奸,你现在是病人,我不会勉强你,你自己做选择吧。”

    “无所谓,反正我闲着病也不会好的快一点。”唯一让我担心的就是我这病的传染性,不过我在幻想乡行动了这么久还没有一个人被传染,估计这个问题也不用考虑了,“我同意了,不过美丽奸那么大,这你让我如何行动?有没有比较关键的地方?”

    “有。”四季映姬又拿起了那封求助信,“这上面有写着,当时问题最大的地方,上帝压狗。”

    “上帝压狗吗?好。”我把绿豆糕的袋子放在了桌子上,“我现在就行动,这个你帮我叫人送到我家里,没问题吧?”

    “你的盔甲呢?”四季映姬看着我。

    “爆了,还没修好……话说你不是有面镜子可以看到幻想乡里的一举一动吗?前两天那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不知道?”四季映姬有一面镜子,一面能反应幻想乡民生的镜子,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八云紫也是因为这点才对四季映姬产生了本能的厌恶,因为她觉得自己才是幻想乡第一tōu kuī狂,虽然四季映姬从来没打算过跟她争夺这个称号。

    “别提那破镜子了!”我一说这事,四季映姬反而生气了,“你跟我过来。”

    我不明就里,跟着四季映姬来到了休息室,在座椅的旁边放着的就是那面椭圆形的看上去装饰的非常绚丽的大镜子。

    “你去开机试试。”四季映姬也没有解释,伸手一指那面镜子让我自己过去试。

    “哦。”我走到镜子旁边,朝着镜子伸出双手,“魔镜,魔镜……”

    镜子里闪过开机画面,然后突然蓝屏了,随即镜子内部爆发出巨大的声响,还冒了烟。

    “明白了吧?打从一个月之前就这样了。”四季映姬摇着头,“结果我一看,一个月之前正好是保修期最后一天,第二天就这德行了,你说说现在这些人,真是有够不要脸的。”

    “嘛……重新买一个吧……”我耸了耸肩膀,对于这种魔法道具我是无法进行维修的,“你保重,我先走了,西斯特姆,帮我跟她们说一声,就说我出去打野食了。”

    “了解,sir,不过流亡者还处于建造之中,您确定要孤身作战嘛?”西斯特姆似乎是希望我等到流亡者完成重建之后再出发。

    “安心,别忘了,我还有魍心呢。”只不过现在的我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手无缚女之力(幻想乡的女人你空手缚一个给我看!)的秦钺炀了,“目标上帝压狗,穿梭次元,穿!”

    彼岸居,西斯特姆回来报告。

    “主人又去外界了。”西斯特姆如实禀报,“在跟阎魔四季映姬交谈之后。”

    “哦?他又去干什么?他病还没好呢!”文文一听就知道肯定有事。

    “主人说他去拉野屎。”西斯特姆‘如实’禀报。“嗯……对,他是这么说的。”

    “哦,打野食是吧,看来他是又接手了跟他无关的任务啊……”然而文文早就已经看穿一切了,看到没有?这就叫默契!“他去外界什么地方了?”

    “美丽奸的上帝压狗。”西斯特姆回答,“主人用穿梭次元直接前往的。”

    “嗯……”文文挠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外界,美丽奸,上帝压狗。

    “这是……”我看着周围的景象,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真的是那个上帝压狗吗?荒凉的街道,玻璃破碎的大楼,道路上七扭八拐相撞冒烟起火甚至已经烧成了框架的qì chē,到处都是散落的杂物,还有干涸的血迹,道路两旁的店铺都仿佛被洗劫了一样,店门破损倒地,里面也是混乱不堪。

    然而,这些都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问题是,我在周围看不到一个活人,解析系统甚至也没有在周围发现什么生命xìn hào,这代表,这块地区居然没有生物,这对于一个城市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上帝压狗足有接近一百四十万的常住人口,像这样连续好几个街道都没有生命反应这件事本身就很恐怖了。

    蓦地,解析系统突然捕捉到一个生物xìn hào,我立刻一步窜到路边,一把拉开树丛,看到了里面的……一条蟒蛇?而且还是一条公的,体型不大,花纹还挺漂亮。

    “呃……”我一瞬间感到有点尴尬,因为我的行为明显是把他吓着了,“过来。”

    我把左手伸了过去,小蛇顺着我的手臂爬到了我的肩膀上,我用右手把他的一部分身体托到我自己面前。

    “嗯……蟒蛇蟒蛇,你知道人都去哪了吗?”我看着他的眼睛问。

    “……”小蟒蛇吐了吐舌头。

    “你也不知道啊……那你是怎么在这里的?”一个城市里没发现人但是却有一条蟒蛇,这……“哦,你是原本被关在动物园的笼子里的,然后……有人发疯一样的攻击其他人,力气大的把你的笼子都砸开了?金属笼子?直接砸开了?”

    “……”小蟒蛇又吐了吐舌头。

    --------------------------------------------------------------------------------

    “我说出来您都不信,她去河边散步的时候掉进河里了。”人之里由于人口增加进行过一次扩建,扩建之后正好有一条河从人之里的边缘穿过去,那段河道如今也被包裹在了正在建设的护城墙之内,河水平面以下用我tí gòng的钒合金护栏保护住了,钒合金即使泡在水里也不会生锈,是理想的防护材料。

    “淹死了?”我心说不对劲,即使有钒合金防护栏防护河道,那里的防御依然是除了四边大门之外最弱的,河边每天都会有人巡逻,包括夜间,如果有人落水不可能没人救援,那条河并不怎么太深,出事的几率并不大,“不可能吧。”

    “当然不是淹死的,事实上,她是掉进水里之后以为自己会淹死,于是在试图救她的人下水之前先把自己吓死了。”这样一说,我就知道为什么店主居然是这个状态了,幻想乡的人对生死看的其实都蛮淡的,再加上是因为这种不能说无聊但是真的很无聊的死因,简直……

    “知道吗,这让我想起了华夏历史上的一个人物。”死因奇葩就算了,这死法最大的问题是盗用版权啊,“初唐四杰里有一个叫王勃的人,他在唐高宗上元三年也就是六七六年的八月,自交趾探望父亲返回时,不幸渡海溺水,惊悸而死。”

    “这个我知道,所以我才这个表情。”店主指着他自己的脸。

    “好吧,节哀。”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绿豆糕给我装一些,味道不错。”

    拎着绿豆糕,我改变了方向,一路来到了三途川,小町今天难得的没有在偷懒,而是在撑船,这还是我跟她认识之后的第一次,此时她正打算将装载灵魂的小木船撑离岸边。

    “嘿,小町,我来看你了。”三步并作两步,我跑到近处冲上了船,拿了一块绿豆糕出来,“吃吗?”

    “哦,谢谢。”小町把手在胸前抹了抹,估计抹了一手的奶,然后接过了绿豆糕,“哦,味道不错,不过您这种大忙人怎么会有时间来看我呢?说实话吧,我不会把您从船上扔下去的,反正扔下去了您也能上来。”

    “好吧,其实我是打算来看一个有趣的灵魂。”我自己也拿了一块,嚼嚼嚼,“昨天刚死的,据说是掉到水里然后把自己吓死的,我打算参观一下。”

    “哦哦哦,我有印象我有印象,是不是一个女人?我上一波刚把她运过去,现在她应该正在排队准备接受映姬大人的审判呢。”小町吃人嘴短,立刻就想起来了关于那个灵魂的事情,“其实我也很好奇,所以今天连偷懒都延后了,您坐稳了!”

    小木船很快就到达了对岸,那一大团混合的灵魂先跳下了船,然后我和小町也跟了下来,小町赶着灵魂进了是非曲直厅,我走在了最后,既然之前刚刚才到,那就不用着急。

    当我不紧不慢的走进内部的时候,小町正在里面朝我招手,看来是到了目标受审判的时间了,当然,严格来说我们想看的并不是那个幽灵,而是……

    “有罪,死刑!”四季映姬看到这个灵魂死因的时候脸都绿成山田了,下意识地喊出了fff团的口语,好半天才调整过来,没错,我们想看的就是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