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 另一种病毒-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一十章 另一种病毒

    “哦……酷……我现在更想知道你是什么了。”丧尸小萝莉的牙齿终于在这个时候重新长齐了。

    “tht&#s-ll-right?”我回头看了看她,同时踢了一脚脚边的身首分离的尸体。

    “yeh,never-”丧尸小萝莉靠近了尸体,首先拿起了那颗脑袋,“接下来的画面你可能不太愿意看到,呃……你要回避一下吗?”

    “你觉得这周围还有可以回避的地方吗?”我环视四周,但是很遗憾,周围的一切都已经在刚才加油站的爆炸之下烟消云散了,只有我之前所站着的地方还保留了一点点的原样,“你想做什么就直接开始好了,不管看到什么我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相信我一个外来人的判断。”

    “随你,到时候可不要叫出来。”丧尸小萝莉明显是打算看我出丑,也不再提醒,而是直接张开小嘴,用刚刚生长出来的新牙用力的撕咬起手上的脑袋,同时她的心里也在默默地倒数着我所能坚持的时间,然而,直到她把脑袋啃完了一半,她也没听到她希望听到的动静,“我说你……喂!你在干什么啊!”

    当丧尸小萝莉转过头来的时候,我已经将那入侵者的翅膀啃得只剩下骨架了,我吐出一口小碎骨,舔了舔牙齿,“真不明白你为什么喜欢吃这个,味道一般,而且还牙碜,小碎骨太多了,哦,我似乎理解幽幽子一直以来的怨念了。”

    “你你你你你……”丧尸小萝莉手上的半个脑袋掉到了地上,指着我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就跟卡带了一样。

    “我我我我我什么啊?打鸣吗?”我把手上的翅骨扔到地上,一脚踩了个稀碎,擦了擦嘴角的血,“赶紧的,我还打算去其他地方看看呢。”

    “你真是个怪胎!你该不会也是感染了什么病毒之后变异而来的吧!”丧尸小萝莉嘴上不饶人,居然敢把我拉到跟她同一等级,这简直是……算了,我不介意。

    丧尸小萝莉很快啃食完了剩下的半个脑袋,然后又将尸体上的内脏挨个啃了一遍,我已经在后悔刚才炸毁加油站的时候没有先从货架上拿几管牙膏了,不用说也想得到吧,丧尸啃完另一个丧尸的内脏之后嘴里会是什么味道,相信我,吃一辫子蒜也遮不住。

    “呼,多谢款待。”最终,丧尸小萝莉擦了擦嘴从地上爬了起来,与此同时,在我的解析系统中,丧尸小萝莉的感染程度从百分之九十八提高到了百分之九十九。

    “这是……你们的进化方式?”这种方式有点意思,,“能具体跟我说一说嘛?从头说起,我挺感兴趣。”

    “嗯,很简单,我是不知道这病毒是从哪来的,或者说怎么扩散开来的,反正很猛烈就是了,当我在公园的时候,被一条该死的丧尸狗咬了,然后,幸好它没把我完全啃干净。”丧尸小萝莉拍了拍自己的小屁股,“不解风情的死狗,居然咬我屁股,为了对它表示感谢,我后来第一个吃了它。”

    “看得出来,你有一副好牙口,对了,我叫秦钺炀,你还有名字吗?”说起来,也是时候仔细的交流一下了。

    “名字?那种东西我已经忘了,不过既然你都问到了,那么……”丧尸小萝莉看着周围远处的建筑物,最终她的目光落在了远处一个巨大的广告牌上,“叫我维罗妮卡吧。”

    “ok,维罗妮卡,你们又是怎么进化的呢?”我已经有一种推测了,只不过这种推测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存在,这让我无法确定自己的结论是对是错。

    “你相信吗?在被感染之后,并非所有变异者都失去了自我。”维罗妮卡指着自己的小脑袋,“当我被感染之后,我的脑袋里就被突然灌注了一条信息,也就是进化的手段,我们需要吞噬感染程度跟自己相同或者更高的丧尸的大脑和内脏来强化自己,当然如果能吞噬感染程度比自己高的那效果就会更好。”

    “原来如此,我还在奇怪就算有这样的进化方法,以丧尸的大脑又怎么能够理解,不过,我是通过机械才能分辨出感染程度,你又如何分辨?”除了这一点之外,维罗妮卡所说的进化方式跟我的结论完全一致,百分之一吞噬百分之一就会成为百分之二,但是百分之一吞噬百分之二虽然能得到更多的好处,却无法达到百分之三。

    “感觉,如果是感染程度比我高或是跟我同数量级的存在,我能感觉得到,只不过不能间隔太远,就像这家伙,我没想到他已经又进化一次了,看来在到我这里之前他还吃掉了别的倒霉蛋。”维罗妮卡表现的有些如释重负,如果没有我的插手,以她原来的感染程度对上这家伙绝对没有赢的机会。

    “那么感染程度百分之一百之后呢,又会发生什么?”进化的终极就是毁灭,但是百分之百的感染程度应该并不是进化的终极,而是一个稳定期,就好像人类的进化一样,到达一个程度就会趋于稳定。

    “那我就不知道了,但我感觉那应该不是什么坏事。”维罗妮卡抬了抬肩膀站起来,“好了,你不是还想到别处看看吗?走吧,在我的地盘里我暂时还能……嗯?”

    不远处的街拐角突然冲出了一只丧尸,紧接着,一整只丧尸大军从拐角转了过来,扑向了我们这边。

    “怎么会!”维罗妮卡皱着眉头似乎在用大脑发号施令,但是她的表情很快就慌张起来,“我控制不了它们!怎么会!”

    “这是……”我用生化计算机将脑波同步到了之前设定好的丧尸频率,但是,依然没有用,跟维罗妮卡一样,我的控制力也失效了,再仔细看看,这些新出现的丧尸……跟之前遇到的丧尸似乎有些不一样。

    之前遇到的那些丧尸,速度是很快的,虽然相比起我就很迟钝,但是它们确实能用那腐烂的身体进行超越人类速度的奔跑,甚至能攀爬墙壁,缺点就是身体极度脆弱,但是眼前这些,我能感觉到它们是在往我们这边冲,但是脚步却很迟钝,似乎速度还不如一般人,而且连半人多高的垃圾箱都无法翻越,但是相对的,在解析系统的sǎo miáo显示中,它们的身体强度比之前那些强上一大截。

    “不对!这些……这些跟我不同!它们是其他的丧尸!”维罗妮卡再一次控制失败,但随即她发现在我们身后的位置有一大群被她所控制的丧尸冲过来了,这就代表她并没有失去控制低级丧尸的能力,而是那些从我们正面冲过来的丧尸有问题。

    “我已经看到了。”然而维罗妮卡不说我也明白了,归根结底,我在那冲过来的丧尸群体之中发现了几个特殊的存在,那是……舔食者,“可是怎么会这样呢?”

    很快,两波丧尸先冲突到了一起,而且维罗妮卡召唤过来的丧尸群完全无法抵抗对面的丧尸大军,它们就像骨牌一样被打散,然后被吞没。

    “这可不好。”我已经开始后悔那么早的给四季映姬报告了,现在看来问题完全不仅仅是一种生化病毒的扩散那么简单,如果出现了两种丧尸,那就只能说明至少有两种病毒在这上帝压狗之中肆虐,因此,比起直接用魍心剑把这些来袭者全轰掉,我还是更倾向于先研究清楚,“看来我们应该先撤退。”

    “怎么撤退?”维罗妮卡看着周围已经完全围满了的丧尸,“想穿过这样的丧尸群,指不定会被啃成什么鸟德行呢。”

    “那我们就不穿过去。”我右手一把揽过维罗妮卡的腰,顺便从她胸口的衣服破洞伸进去吃了点小豆腐,在她发出惊叫声之前我助跑了两步突然起跳,我们的身体在丧尸群的头顶之上越过落在了街道对面的建筑残骸的外墙上,“你们会爬墙,但我看它们不会。”

    保持着单手揽住维罗妮卡的姿势,我在垂直的墙壁上拼命奔跑着,没办法,稍微跑慢一点就要掉下去了,我的脚底下可没有吸盘或者查多拉……查克拉那种东西,更何况这栋楼貌似有二十多层,靠,这也太费劲了。

    “你要把手放在我胸口上到什么时候?”维罗妮卡终于说话了,而且一开口就是对我的口诛笔伐,“放开我,我自己能爬。”

    “哦。”我把她按在了大楼外墙上,随着我的奔跑不停的摩擦,“我可不能停下来,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松手了!”

    我的右手松开了,维罗妮卡朝下面掉了下去,然后又以更快的速度手脚并用宛如壁虎一样的爬了上来,速度比我跑的还快。

    经过一阵奋战,我们终于冲到了楼顶,顺着楼顶的边缘往下看,楼下挤满了新来的丧尸。

    “真没想到我一个丧尸领主居然还要躲着丧尸!”维罗妮卡用脚踢着楼顶散落的空易拉罐,两只手死死地捂着胸前,“而且还被一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给非礼了好几次!”

    “你别小看它们。”我忽略了她后面说我的那些话,看着左手掌心的一片血迹,那是我在起跳前的一瞬间,从一只最靠近我的丧尸身上提取到的,“就目前来看,你和你能控制的那些丧尸所感染的病毒很像是求生之路里出现的变异狂犬病毒,但是这些……看看那舔食者吧,怎么看都像是t病毒。”

    “你可别开玩笑了,这个世界上可没有什么安布雷拉公司。”看来维罗妮卡‘生前’也曾经了解过求生之路和生化危机,毕竟是那么经典的东西,“你能确定吗?”

    “我正在试图确定。”我用解析系统sǎo miáo着我提取到的血液样本,“嗯,好消息和坏消息,只不过坏消息很多。”

    “第一次听见这种说法。”维罗妮卡一脚将空易拉罐踢下了楼,“说吧。”

    “我并不知道t病毒的具体构成,但是很明显这些丧尸体内感染的确实是和你所感染的完全不同的病毒,而且,他们的大脑似乎被什么东西锁死了,即使我调成同步的脑波也无法控制它们,不过凭借你的感染程度,舔食者也不会是你的对手。”维罗妮卡现在的感染程度所带来的战斗力绝对在舔食者之上,而且是远远超过,但是……“但是这并不代表你可以安心的跟它们打肉搏战。”

    “为什么?”这次维罗妮卡确实不理解了。

    “因为你们所感染的是不同的病毒,我完全无法确定当两种病毒结合到一起的时候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也许会让你更强,但是更大的可能是让你失去一切。”想要知道两种病毒结合后的准确结果,需要完整并且大量的实验,现在可没有这个条件,“所以,千万千万,不要让它们伤到你。”

    “好吧……好吧!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一个丧尸领主居然要小心自己不要被丧尸感染!”维罗妮卡的小心脏快要接受不了了,“然后呢!还有什么!”

    “我的wǔ qì太扎眼,而且你也不能跟它们打肉搏,所以,我们需要wǔ qì,你是……好吧,至少曾经是这片地方的领主,你知道哪里能搞到wǔ qì吗?”我有预感,再往前走我们一定会碰到其他的幸存者,到时候,我可不希望因为我的光束shǒu qiāng和魍心剑而造成什么新的变化。

    “知道,过三个街区之后有一座监狱,至少曾经是一座监狱,两年前监狱停用,之后就一直作为美丽奸国民警卫队的中转站和后勤补给仓库。”维罗妮卡知道的还真挺清楚,“至少我上次解决掉的那几个人类在被我袭击之前是这么说的。”

    “嗯,对了,最后提醒你一点,虽然我觉得你可能也知道。”我又看了一眼楼下的丧尸群,“既然连舔食者都有,至少这病毒跟t病毒很类似,那么,它们就能感染动物,而且用水淹不死。”

    “这我当然知道,告诉你,我也淹不死。”维罗妮卡下意识挺起了小胸脯,然后,又漏(和谐)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