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一章 新的升格-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一十一章 新的升格

    最终,我们还是稍微绕了一点路,先来到了一间儿童服装店,不过因为维罗妮卡的某些部位发育的实在是太过于超常规,我不得不将给她的衣服的胸口位置剪开并且重新进行加工缝纫,使其变成开胸款,才能让她的小身板套进去,所以说咲夜绝对会发疯的。

    “喂,你注意到没有,怪客?”因为我的名字太过于中式,维罗妮卡似乎很不习惯,所以她干脆就管我叫怪客,也不错,我的外号辣么多,不差这一个,“那些后出现的丧尸会主动攻击我治下的丧尸,明明都是丧尸,可是却似乎势不两立。”

    “这一点我考虑到了,但是你有没有注意到另一件事?”事情是有两面性的,而我就可以同时看到两面,“我们姑且把后来出现的那些疑似感染了t病毒的丧尸称之为行尸,就像你说的一样,行尸会主动的攻击丧尸,但是丧尸却只有在受到攻击的时候才会反击行尸,而且……往往不是对手。”

    “哼,我得承认,那些行尸的变异程度比我们高,那些舔食者,我感觉我并不能……它们之上还有更高级的?”维罗妮卡的心情有些凌乱,本来她们这些丧尸已经将人类逼到绝路,但是现在却出现了更强大的物种,有句话说得好,生物链上出现了人类难以企及的生物对于人类自身来说是一件非常操蛋的事情,这一点用在丧尸身上也是一样的。

    “你不会相信的,你看到那些外形严重干瘪的行尸没有?那些其实是已经死去的尸体被二次感染之后重新站起来的。”维罗妮卡的这种病毒只能感染活人,或者是被刚刚咬死的人,而无法唤醒那些已经埋在坟墓里的尸体,但是另一种就不同了,连那些快要变成干尸的尸体都被重新唤醒了,这是耐奥祖在开玩笑吗?

    “天哪……”维罗妮卡将视线移开,看了看方向,“继续吧,我们快要到达那座监狱了。”

    路上到处都是相互撕打的丧尸和行尸,而且看上去丧尸损失极大,但是行尸一方损失却很小,不难以理解,那些行尸需要破坏大脑或者脊椎顶端,就像生化危机里的设定一样,可是丧尸一方,只要对身体造成足够的伤害就能杀死它们,就像求生之路里一样,相比之下高下立判。

    “先等等,你听到没有?”本来丧尸们已经帮我们吸引了所有行尸的注意力,而且在这条街道上我们也没看到任何像舔食者这样的相对高端的变异体,但是,隐隐约约的,我却从远处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一种……金属与不平的表面相互摩擦所发出的拖拽声,这是……这声音很像是三角头,但是生化危机里怎么会有三角头呢?

    生化危机,我的脑子里不停的回想着自己关于生化危机的记忆,生化计算机的记忆库被我重新打开,很快找到了符合的目标,会发出这种声音的,应该就是那该死的斧子男了,也就是大屠夫,这种巨大的变异感染者在拖拽自己那巨大斧头的时候就是这种声音。

    “这是什么声音?”生化病毒自然也强化了维罗妮卡的感官,尤其是听觉和嗅觉,但是她似乎还没意识到,毕竟以她生前的年纪,知道生化危机和t病毒很正常,然而在二零零九年初的冬天大屠夫这个单位还从未出现过,大屠夫的登场已经是在二零零九年的九月中旬,在生化危机的第五部游戏之中才登场。

    “大屠夫,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不过说到底,现在世界已经乱套了,有两种完全敌对的生化病毒在肆虐,这样的情况下即使真的有三角头出现我也不会觉得奇怪了,只不过……以我内心的罪孽来说,三角头应该是无敌的了,有时候,我们必须直面自己内心的恶魔。

    情况没有我想的那么遭,不多时,远处的街拐角转过了一个高达三米的巨大身影,头上套着麻袋,全身都是大小不一的金属长钉,背后背着一根铁钩,手里拖拽着一把巨大的金属斧头,没错,确实是大屠夫。

    “你能感觉到吗?”我和维罗妮卡躲在一辆废弃的出租车后面,悄悄地观察着,我默默的转头看着维罗妮卡,“你跟这个家伙,你觉得你们谁比较强?”

    “应该是我,但是,如果同时遇到两个,我可能需要逃跑,在没有额外的wǔ qì的情况下。”维罗妮卡的判断比较完善,大屠夫的身体十分坚韧,能承受大量的火力,即使是头部被子弹击穿也不会倒下,想徒手对付它需要很大的力气,得把它的脑袋跟身体彻底分家才行,“你呢?你要花多少力气?”

    “一拳,一拳足矣。”不过,即使是大屠夫,也抵抗不了我的一拳,就这么简单,“你注意到没有?那些行尸,在把你手下的丧尸吃掉之后,速度开始变快了。”

    “嗯,它们在进化,而且进化速度比我们快得多,进化条件却又过于简单了。”此时,那些行尸一改之前的蹒跚步伐,一个个跑起来跟博尔特一样,虽然只是形容,但是很难想象一般的普通人能跑得过它们,“对了,你不能被我这种病毒感染,那么它们那种呢?”

    “我已经试过了,两种都对我没有用。”然而依然很遗憾的是,那些疑似t病毒的生化病毒也无法突破我的免疫系统,明明是一具连吸血鬼感冒都无法抵御,到现在都没康复的身体,居然免疫生化病毒,这真是太过分了,“看,大屠夫开始攻击了。”

    远处的大屠夫抡起大斧,直接将一只丧尸从正中间一开两半,同时还劈开了丧尸身后的一辆警车,警车宛如玩具一样被撕开成两半,斧刃砍进了路面,又被大屠夫轻松的拔了出来。

    “如果它们吞噬我们就能获得进化,那么反过来呢?”维罗妮卡看着大屠夫的身影,心中百感交集,“虽然你说可能导致未知的变化,但是我必须赌一把。”

    “你确定吗?”这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作为我来说是很不推荐的,但是,不推荐不代表我就会完全地反对,因为在看了这么多的菜鸡互啄之后,至少我应该能确定两种病毒不会相互抵消,换句话说最坏的结果不会出现,“你打算用大屠夫来试验?”

    “嗯,你能明白吗,我是个升格者,我诞生的目的就是不断的进化,升格,你觉得现在到底有多少个感染程度接近极限的升格者?”如果现在的维罗妮卡打算用正常的方式来再进一步,那么就需要一个跟她同为感染程度百分之九十九的存在,但是,感染程度百分之九十八就已经是丧尸领主了,之前那个被我一刀劈了的属于极少数的例外,更何况就算是丧尸领主一共也没有多少。

    “平时的方法太困难了,所以你打算赌一赌,不过你想过吗?吞噬掉大屠夫之后你可能也会变成它那样腰围跟水缸一样粗的怪胎哦。”

    很快,两波丧尸先冲突到了一起,而且维罗妮卡召唤过来的丧尸群完全无法抵抗对面的丧尸大军,它们就像骨牌一样被打散,然后被吞没。

    “这可不好。”我已经开始后悔那么早的给四季映姬报告了,现在看来问题完全不仅仅是一种生化病毒的扩散那么简单,如果出现了两种丧尸,那就只能说明至少有两种病毒在这上帝压狗之中肆虐,因此,比起直接用魍心剑把这些来袭者全轰掉,我还是更倾向于先研究清楚,“看来我们应该先撤退。”

    “怎么撤退?”维罗妮卡看着周围已经完全围满了的丧尸,“想穿过这样的丧尸群,指不定会被啃成什么鸟德行呢。”

    “那我们就不穿过去。”我右手一把揽过维罗妮卡的腰,顺便从她胸口的衣服破洞伸进去吃了点小豆腐,在她发出惊叫声之前我助跑了两步突然起跳,我们的身体在丧尸群的头顶之上越过落在了街道对面的建筑残骸的外墙上,“你们会爬墙,但我看它们不会。”

    保持着单手揽住维罗妮卡的姿势,我在垂直的墙壁上拼命奔跑着,没办法,稍微跑慢一点就要掉下去了,我的脚底下可没有吸盘或者查多拉……查克拉那种东西,更何况这栋楼貌似有二十多层,靠,这也太费劲了。

    “你要把手放在我胸口上到什么时候?”维罗妮卡终于说话了,而且一开口就是对我的口诛笔伐,“放开我,我自己能爬。”

    “哦。”我把她按在了大楼外墙上,随着我的奔跑不停的摩擦,“我可不能停下来,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松手了!”

    我的右手松开了,维罗妮卡朝下面掉了下去,然后又以更快的速度手脚并用宛如壁虎一样的爬了上来,速度比我跑的还快。

    经过一阵奋战,我们终于冲到了楼顶,顺着楼顶的边缘往下看,楼下挤满了新来的丧尸。

    “真没想到我一个丧尸领主居然还要躲着丧尸!”维罗妮卡用脚踢着楼顶散落的空易拉罐,两只手死死地捂着胸前,“而且还被一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给非礼了好几次!”

    “你别小看它们。”我忽略了她后面说我的那些话,看着左手掌心的一片血迹,那是我在起跳前的一瞬间,从一只最靠近我的丧尸身上提取到的,“就目前来看,你和你能控制的那些丧尸所感染的病毒很像是求生之路里出现的变异狂犬病毒,但是这些……看看那舔食者吧,怎么看都像是t病毒。”

    “你可别开玩笑了,这个世界上可没有什么安布雷拉公司。”看来维罗妮卡生前也曾经了解过求生之路和生化危机,毕竟是那么经典的东西,“你能确定吗?”

    “我正在试图确定。”我用解析系统sǎo miáo着我提取到的血液样本,“嗯,好消息和坏消息,只不过坏消息很多。”

    “第一次听见这种说法。”维罗妮卡一脚将空易拉罐踢下了楼,“说吧。”

    “我并不知道t病毒的具体构成,但是很明显这些丧尸体内感染的确实是和你所感染的完全不同的病毒,而且,他们的大脑似乎被什么东西锁死了,即使我调成同步的脑波也无法控制它们,不过凭借你的感染程度,舔食者也不会是你的对手。”维罗妮卡现在的感染程度所带来的战斗力绝对在舔食者之上,而且是远远超过,但是……“但是这并不代表你可以安心的跟它们打肉搏战。”

    “为什么?”这次维罗妮卡确实不理解了。

    “因为你们所感染的是不同的病毒,我完全无法确定当两种病毒结合到一起的时候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也许会让你更强,但是更大的可能是让你失去一切。”想要知道两种病毒结合后的准确结果,需要完整并且大量的实验,现在可没有这个条件,“所以,千万千万,不要让它们伤到你。”

    “好吧……好吧!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一个丧尸领主居然要小心自己不要被丧尸感染!”维罗妮卡的小心脏快要接受不了了,“然后呢!还有什么!”

    “我的wǔ qì太扎眼,而且你也不能跟它们打肉搏,所以,我们需要wǔ qì,你是……好吧,至少曾经是这片地方的领主,你知道哪里能搞到wǔ qì吗?”我有预感,再往前走我们一定会碰到其他的幸存者,到时候,我可不希望因为我的光束shǒu qiāng和魍心剑而造成什么新的变化。

    “知道,过三个街区之后有一座监狱,至少曾经是一座监狱,两年前监狱停用,之后就一直作为美丽奸国民警卫队的中转站和后勤补给仓库。”维罗妮卡知道的还真挺清楚,“至少我上次解决掉的那几个人类在被我袭击之前是这么说的。”

    “嗯,对了,最后提醒你一点,虽然我觉得你可能也知道。”我又看了一眼楼下的丧尸群,“既然连舔食者都有,至少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