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二章 游戏人生-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一十二章 游戏人生

    “确实不错,你现在,是个新的物种了。”我也是个新物种,所以我们是老乡,不过要是把这句话说出来那就太不解风情了,我不是那些故意将自身的感情系统设定成迟钝的坐在靠窗倒数第二排的男主角,也不是普通rì běn高中生……噗,我给你讲个笑话,普通rì běn高中生……哈哈哈哈……“不过……”

    “不过什……呃……”维罗妮卡话都没说完就捂着脑袋趴在我肚子上了,“怎么会……身体……”

    “你的意识,你的灵魂并没有跟上你的身体进化速度,我不知道你这种能力消耗的是精神力还是灵魂力,但是无论是哪一个,你都还差的远呢。”我带着银宕的笑容把她的身体放平,让她趴在了我的大腿上,然后伸出了巴掌。

    “喂,你……你要干什么……”维罗妮卡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受到了威胁,对,这里就是威胁,不是猥亵,我并没有打错字。

    “测试一下你的身体强度变化。”我一巴掌拍在了维罗妮卡的小屁屁上,哦,弹回来了,嗯,抗冲击性能良好,现在她这具身体应该能抵抗轻wǔ qì的射击,只不过遇上大口径的火力或者火炮的话还是挡不住的,“比我差了不少了,不过我也开始期待你的完整进化版本了。”

    “说这话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把我放下来啊!”维罗妮卡的小肚皮贴在我的大腿上,这个姿势她要是想自己下去那太困难了,而且这间接证明了……维罗妮卡好像还没进化到能随意控制身体发出触手或者菊花嘴一类东西的程度。

    “那可不行,还有一点东西没有测试呢。”力量和速度根本不用测试,这种直观特性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是有两种特性是单凭解析系统看不出来的,就是抗性和自我愈合能力,在完成这次进化之前,维罗妮卡就可以再生内脏,断肢以及牙齿,但是说实话那些对于丧尸来说本来就不是那么重要的东西,“现在你的再生能力可以再生大脑了吗?”

    真正牛叉的感染者就是无论是被炸成了碎肉还是脑袋被打穿,或者是先被打穿了脑袋后被炸成了碎肉依然还能再生的存在,比如a哥那种。

    “别开玩笑了,那至少要再进化一个层次才有可能。”维罗妮卡立刻捂住了自己的脑袋,“你可不要想着测试啊!!哇哇哇哇哇……”

    “哦……果然萌到爆啊!”我把维罗妮卡抱起来对着脸一阵猛亲,“就算是我偶尔也会有这种少女心泛滥的时候啊!!”

    “你这是痴汉心吧!”一只拳头打在了我的肩膀上,传来了清晰的骨骼碎裂的声音,“所以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啊!为什么比我还结实啊!”

    “嘛,哈哈,我补充了很多蛋白质,嗯……以前我喜欢偶尔去去健身房。”幻想乡没有健身房,这一点颇为遗憾,我也没有在自己家里搞一堆健身器材的打算,只有我一个人用,太浪费了,不过好在住院的时候听勇仪说她打算在人之里开办一间健身房,如果能成那就太好了,“对了,有件事情……你现在太像普通人类了,所以如果我们遇到幸存者的话……别露马脚,知道吗,加入幸存者有时候会遇上很好玩的事情。”

    “这……”维罗妮卡想要维护自己一个丧尸的尊严,但是我突然吐了下舌头,她就无可奈何的同意了,“好吧,好吧,我听你的就是了,别用你的舌头舔我,听到没有!”

    “真可惜,我本来打算舔到你同意的。”维罗妮卡的新陈代谢规律已经完全改变了,根据解析系统分析她甚至不需要大小便,理论上是一个怎么舔舔哪里都完全不需要在意的完美……哦,我不能再继续说下去了,“先去监狱,如果你上次干掉的幸存者里有人知道那里有大量的军火,那么就有可能还有别人也知道,那些人有可能已经先到监狱了。”

    “所以呢?”维罗妮卡反问。

    “监狱可是个好地方,物资充足,易守难攻,房间独立,仅有的弱点就是大门和下水道,不过这里的人都因为电子游戏而导致生存能力和防范意识提高了好几个等级,所以,我们可能会遇到打算在监狱长期驻扎的幸存者,对了,在你们出现之后,军队有什么动静吗?”

    “他们好几次试图进来清扫,但是每一次都因为弹药告罄而撤退,不是所有rén miàn对我们都能表现得像你一样,不过他们有重型装甲车,我们也没办法把他们留下。”维罗妮卡回忆着,“不过在我记忆里他们也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出现了。”

    “我现在希望他们不会孤注一掷的扔一发核子飞弹过来,那样的话……太无趣了。”我还挺享受目前的生化危机的,如果被核子飞弹炸平了,那我还玩什么呢?“啊,你觉得你现在扛得住核子飞弹吗?”

    “当量多少的?”

    “嗯……要是想把这里的感染完全清除的话……大约需要……嘛,姑且来个七千吨吧。”我是懒得计算具体的数据,所以干脆随便搞个数字出来,“怎么样?”

    “挡不住,你呢?”

    “我啊……我裸露的皮肤可能会严重的受损,核辐射可能给我的身体带来未知的影响,还有就是因为emp的作用我的系统可能会有一部分发生当机,我可能需要重启自己的系统。”

    “一拳,一拳足矣。”不过,即使是大屠夫,也抵抗不了我的一拳,就这么简单,“你注意到没有?那些行尸,在把你手下的丧尸吃掉之后,速度开始变快了。”

    “嗯,它们在进化,而且进化速度比我们快得多,进化条件却又过于简单了。”此时,那些行尸一改之前的蹒跚步伐,一个个跑起来跟博尔特一样,虽然只是形容,但是很难想象一般的普通人能跑得过它们,“对了,你不能被我这种病毒感染,那么它们那种呢?”

    “我已经试过了,两种都对我没有用。”然而依然很遗憾的是,那些疑似t病毒的生化病毒也无法突破我的免疫系统,明明是一具连吸血鬼感冒都无法抵御,到现在都没康复的身体,居然免疫生化病毒,这真是太过分了,“看,大屠夫开始攻击了。”

    远处的大屠夫抡起大斧,直接将一只丧尸从正中间一开两半,同时还劈开了丧尸身后的一辆警车,警车宛如玩具一样被撕开成两半,斧刃砍进了路面,又被大屠夫轻松的拔了出来。

    “如果它们吞噬我们就能获得进化,那么反过来呢?”维罗妮卡看着大屠夫的身影,心中百感交集,“虽然你说可能导致未知的变化,但是我必须赌一把。”

    “你确定吗?”这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作为我来说是很不推荐的,但是,不推荐不代表我就会完全地反对,因为在看了这么多的菜鸡互啄之后,至少我应该能确定两种病毒不会相互抵消,换句话说最坏的结果不会出现,“你打算用大屠夫来试验?”

    “嗯,你能明白吗,我是个升格者,我诞生的目的就是不断的进化,升格,你觉得现在到底有多少个感染程度接近极限的升格者?”如果现在的维罗妮卡打算用正常的方式来再进一步,那么就需要一个跟她同为感染程度百分之九十九的存在,但是,感染程度百分之九十八就已经是丧尸领主了,之前那个被我一刀劈了的属于极少数的例外,更何况就算是丧尸领主一共也没有多少。

    “平时的方法太困难了,所以你打算赌一赌,不过你想过吗?吞噬掉大屠夫之后你可能也会变成它那样腰围跟水缸一样粗的怪胎哦。”我用嫌弃的眼神看了看远处耀武扬威的大屠夫,又若有所指的看了看维罗妮卡的小肚肚,啊,果然好萌……

    “我才不信。”可惜啊,维罗妮卡并不是小孩子,没那么好蒙,“我可告诉你,我在感染之前就是这个身材,不然你以为我们刚见面时候我穿的那套衣服是从哪来的?”

    “嗯,明白,你一定是激素吃多了。”我从车后面站了起来,既然她已经决定了,那就不用躲着了,“看好了,让我给你表演一个好玩的。”

    从车顶上一步一步迈过,我渐渐的靠近了,大屠夫,而大屠夫也将应该是脸的位置转向了我这边,我加快脚步,大屠夫也奔跑起来,我们之间的距离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缩短,最终,我们之间的距离差不多正好有大屠夫的斧子那么长的时候,大屠夫一斧子劈了下来。

    一声巨大的金属颤音,大屠夫的斧子被我的左手死死地抓住了,大屠夫用尽力气往下压,但是很快它就发现他不仅没能劈开我的手,甚至连自己的双脚都离开地面了,我抓着斧刃将斧子往上翘,斧子另一端的没脑子的大屠夫也被一起举了起来,这一幕要是拍成diàn yǐng绝对震撼,一个身高刚刚一米七出点头的人单手抓着斧刃将斧子另一头抓着斧子柄的足有三米高一吨重的大屠夫举在半空。

    由于大屠夫本身的体重太重,即使是金属的斧子也已经开始承受不住,被我抓住的斧刃部分已经开始有些变形,我左手用力一抛,将大屠夫扔上了半空,大屠夫以极大的气势冲天而起,然后又以更快的速度落下。

    我将斧子一抛,双手接住斧柄,看准大屠夫的身体落下来的瞬间,一斧子横着抡了出去,冲天的血液喷出,染红了整个地面。

    “哼,轻松愉悦啊……”将斧子竖起来狠狠插进地面立住,我一手拎起大屠夫的脑袋,另一只手抓住大屠夫的无头身体,一步一步地往回走,走到惊呆的维罗妮卡面前把东西一扔,“嘿,在找这个吗?”

    “呃……谢谢……”维罗妮卡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着大屠夫那套着麻袋扎满了钉子的脑袋,“虽然说是这么说,总感觉这家伙恶心的让我都有点接受不了。”

    “嘛,这次我背过身子好了。”说着我转过了身子,“还没有人知道大屠夫的麻袋下面到底长着一张什么脸,我也不知道,所以我也根本描写不出来,还是不看的好。”

    “你还真实诚……”维罗妮卡似乎是花了一小会才忍住胃里的翻腾,撕开了大屠夫的麻袋,然后就是铁钉掉在地上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儿,才传来明显很是抗拒的咀嚼声,这次我没凑热闹,即使是我,对着大屠夫这种刺比鲫鱼还多的身体也完全提不起胃口。

    过了一会儿。

    “嗯?”解析系统突然弹出警报,我身后的某个数据正在以一个极其夸张的速度提高,我立刻转身,看到的依然是维罗妮卡那小小的身体,只不过,现在她的眼睛之中时不时地会闪过一丝红光,“升格了?”

    “嗯。”维罗妮卡的表情很复杂,有兴奋,有喜悦,然后……还有恶心。

    “感觉怎么样?”解析系统显示维罗妮卡的感染程度变成了零,这只有一个解释,两种病毒已经在她体内完全融合了,想要再提高这个数据,就需要其他的猎物,而且是行尸系的猎物,原本跟她同源的丧尸系应该已经完全无法对她产生什么作用了。

    “呃……很难形容,我好像失去对丧尸的控制能力了,而且我也没办法控制那些后来的,不过……”维罗妮卡一伸手,往上一抬,我们身边的那辆废弃的计程车居然浮上了半空,“力量,速度,再生能力都提高了,而且现在我可以使用念动力,但是……嗯……果然是好恶心,我这辈子都不想在吃这什么狗屁大屠夫了。”

    “这简单,大屠夫上面还有暴君呢,暴君虽然骨头多了点,但是还是可以接受的,反正肯定比大屠夫容易接受。”以现在的情况而言,那些丧尸应该很快就会被后来出现的行尸舔食者大屠夫之类的侵蚀干净,估计……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