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四章 加固监狱-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一十四章 加固监狱

    ()    “西斯特姆。”将维罗妮卡也先打发到地上,我偷偷的联系上了西斯特姆,“把这里的事情全部转告给四季映姬,告诉她问题复杂了,一切没有我们想象那么简单,我会继续留在这里调查。”

    我可没忘了我最早是来干什么的,现在世界已经变得乱八糟,可是最应该出现的安布雷拉公司居然根本就不存在,那么问题来了,大屠夫那种变异生物是怎么来的?之前说是那么说,但是我很清楚大屠夫那种生物根本不是单纯依靠病毒自身的进化就能孕育出来的,就算能,它们里的处刑巨斧又是从哪里来的?

    “了解,sir……需要跟家里说一声吗?”西斯特姆可还没忘了我如今是病人的身份。

    “说一下吧,就说我帮四季映姬出门跑外勤,不过,记住别告诉一些不该告诉的人,比如魔理沙,魔理沙,魔理沙什么的。”魔理沙自己是没有能力离开幻想乡的,但是一旦她说服或者利诱了魅魔的话,魅魔可是有自己的hòu mén来出入幻想乡的,至少她可以先把魔理沙从入魔界,再由魔界改道进入外界。

    “明白了。”

    午餐说是准备,其实也就是大量的罐头混合一下然后加工一下,主体……也就是猪肉和豆子,对,猪肉和豆子,你们玩h11的时候会在意自己吃下去的是什么罐头吗?反正我看不懂,如果说日语我还能靠半听半看半猜知道意思,那yīng yǔ我就完全无能为力了。

    “怎么了比尔?”吃完了饭之后,比尔坐在xiāng zǐ上点着烟闷闷的抽着,“哦,都来照顾一下,别忘了我们这里还有老人呢。”

    “行了,我只是有点不消化……胃口比不了你们年轻人了……”比尔苍老的脸上浮现着和蔼的笑容,这让我想起了在附加关卡‘牺牲’比尔为了弗朗西斯人的安全而自愿牺牲的那一刻,还有他留下的那句话‘你们就是我的一切了……’,如今世界变动,我有会让老比尔也活下来。

    “好吧……对了,你们六个又是怎么凑到一起的?”虽然有点电,但是监狱里可没有什么还能用的娱乐,在这种紧绷绷的环境下,最大的危险不是丧尸,而是人心的崩溃,一旦人的弦绷得过紧,就有可能会出现‘炸营’那样的可怕效果,体现在人身上就是幸存者因为巨大的心理压力而导致精神崩溃或者心理变态。

    “严格来说并不是我们六个,而是我们个和他们个。”吉尔摸了摸身上,掏出了一包皱巴巴的烟,自己叼了一根,“要吗?”

    “不,我更喜欢这个。”我掏出自己的烟袋晃了晃,“不过火要借我。”

    “啊……”吉尔自己点着了烟,把火扔给我,“我之前也说了吧,我是本地警局的探员,丧尸刚开始出现的时候,我们接到命令阻止它们的前进,尽量保护其他人撤离,我们携带了大量的火力,用警车组成了掩体,本来以为这会有用的,可惜,我们都太天真了。”

    “怎么说?”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吉尔她们最早遇上的是哪一种丧尸,我得知道现在这些就像是t病毒丧尸的玩意到底是一开始就有还是后来突然冒出来的。

    “那些丧尸对于子弹几乎没有感觉,往往要用子弹把它们打成筛子或者直接用霰弹枪整个打爆它们的胸腔才能让它们倒下,现实跟游戏或者diàn yǐng不一样,枪枪爆头这种事情对于员警来说也是很困难的,这不是像游戏里压枪还是什么就能解决的问题。”吉尔描述的丧尸轰开胸腔就能解决,这就代表她们最一开始遇上的丧尸是跟维罗妮卡同类型的,而不是现在这种,当然,在他们看来这只是丧尸进化了,没人会想到外面居然有两种不同的丧尸。

    “这我明白,diàn yǐng里那些随便一个人抓出来就能百步穿杨都是胡扯,第一次开枪的人能把准头固定在目标一米以内就不错了。”开枪是个技术活,不同的枪支先不说,就是不同的持枪姿势都会对后坐力的卸除造成不同的影响,所以一般每一个射都会有一个自己最习惯使用的固定姿势,比如铃仙就习惯将枪斜着握,用来减少射击死角。

    “没错,所以我们很快就不得不后退,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渐渐被冲散了,那些丧尸神出鬼没,经常从房顶上跳下来什么的,我们有很多人就那么被咬了,然后没过多久就变成它们之的一员。”吉尔叹了口气,眼睛有点泛红,看来同僚的结局还是让她有些纠结,“结果现在更好,不打爆它们的头就拦不住它们了,不过它们居然也不会爬墙了。”

    “有得必有失,它们在进化道路上选择了更难以被击杀,那就必然要放弃一些能力。”我只能这么解释,好在也不是说不过去,“然后呢?”

    “我周围已经全都是丧尸,我只能自己逃,我逃进了一间教堂,但是里面居然藏着那种长舌头……我差点就被干掉,幸好比尔和佐伊突然闯进来,当时比尔就拿着这把16,他解决了那东西,然后我们就一起了。”比尔的步枪就是当年越战时期他自己使用的那一把,不然仓库里是不会出现这么老的型号的。

    -------------------------------------

    过了一阵,所有人一起集结在了这间房间里,开始进行一次简短的讨论。

    “我们不可能一直在这里固守,这里储藏的食品虽然够用,但是根据斯卡雷特的说法,那些丧尸正在不停地进化,我们必须在它们变得无法阻挡之前离开这里。”我们八个人的间摊开着一张地图,上面满是红蓝色的标注,“听广播说军队在这里再往北边设定了隔离哨站,在那里布置了重型火力,如果我们到达那里,应该就可以暂时松口气了。”

    “前提是他们不会先把我们当做感染者一起清除掉。”佐伊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说实话我并不怎么相信军队,我们也没办法确定他们真的是要救我们而不是让我们靠着墙站成一排然后射杀我们。”

    “这一点不用担心。”佐伊的想法其实跟我的想法差不多,不过老比尔看来还有更劲爆的消息,“我有个……老战友现在还在军服役,而且很xìng yùn的事情是附近负责军事封锁的部队正好是他的管辖范围。”

    “你怎么知道?”佐伊反问。

    “还记得我们来这里的时候看到的那架坠毁的武装直升吗?”比尔把烟头扔到地上用脚一踩,“我在那上面看到了他的部队特有的胡狼标记。”

    “呃……你那位老战友叫什么?”说到越战,我不记得求生之路的设定里比尔有什么仍然处于服役状态的老战友,那么只有可能是世界线又混乱了,“也许我听说过呢?”

    “约翰-兰博,前绿色贝雷帽特种部队成员。”果然,当比尔说出他老战友的名字的时候,我又卧槽了,兰博啊,按照时间线他早应该退役进监狱然后躲到湄公河畔了。

    “嗯,如果是他的话,他是不可能射杀一般民众的。”如果这个兰博真的是我所知道的那个兰博的话,佐伊的设想应该就不用担心,“不过按距离来计算,这里离军事哨站可一点都不近,我们要走很长的一段路。”

    “没错,所以在那之前我们还要先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做好充足的准备……”吉尔把玩着自己的枪,“我们这里暂时不缺少物资和军火,但是我们缺乏交通工具,如果我们出去,那些丧尸会像疯了一样袭击我们,而我们只要被伤到任何一点都会被感染,步行前往等同于自取灭亡。”

    “嗯,不管怎么说,伍德,先带着斯卡雷特去地下室的浴室里洗个澡吧。”李维特结束了这一次讨论,“然后带他们去仓库里拿一些wǔ qì,佐伊,可以准备午饭吗?”

    “没问题,吉尔,能帮忙吗?”佐伊点点头从xiāng zǐ上站起来。

    “当然。”

    地下浴室。

    “嗯,这里环境还不错吧,而且有充足的水。”伍德带着我来到了一处巨大的浴室,拧开了水龙头,“当然,别指望有热水了。”

    “哦,冰冷刺骨,我喜欢。”我用接了一些冷水,感觉不错,“对了,能帮我转告维罗妮卡,先到wǔ qì仓库门口等着我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她看起来好像不怎么喜欢说话。”伍德呲牙一笑,一嘴的白牙跟他那足以和我们全员肤色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用管她,告诉她就好,她的性格有点别扭,但是玩玩枪还是没什么问题。”我又不能直说维罗妮卡是丧尸升格者,一张嘴就要咬人。

    “那好,好好享受吧。”伍德转身离开了浴室,而我也立刻将身上已经恶心的要死的衣服脱了下来放到了水里冲洗着,与此同时,我的解析系统开始sǎo miáo浴室下水道的情况,发现,情况已经很蛋疼了,下水道之下出现了很多空洞,而且还是连续的,同时出现的还有感染者xìn hào。

    距离它们挖穿下水道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最多几个小时,不过,我可不打算像diàn yǐng里那样等它们出来再进行应对,我们会从大门大摇大摆的出去,而不是钻下水道然后顺便再损失一些人员。

    还有剩余的时间,我将衣服仔细的洗了洗,然后重新穿在了身上,关上水走出了浴室,虽然血迹洗不掉,但是味道确实没那么强烈了。

    “哦,你出来了。”伍德就等在门口,“我已经带她先过去了,走吧。”

    “嗯。”

    wǔ qì仓库同样在地下一层,但是位置跟浴室正好相对,而且这边明显能看出通道变得狭窄,而不像其他地方为了保证囚犯的通行而建造的很宽阔,而维罗妮卡正站在仓库门口,对着墙壁发呆。

    “你们两个自己进去挑吧,反正多得是,我先回去吃饭了。”伍德带到这里就停下了,看得出来他等开饭已经等了很久了。

    “嗯。”眼看着伍德转身走向楼梯,我继续向前把放在了维罗妮卡的小脑袋上,“想什么呢?”

    “只是觉得可笑,又有点可悲,本来我们跟人类完全是敌对关系,可是那些后来者……就算没有你的出现,最后也只能是我们跟人类组成统一战线,你明白吗?就是那种深海栖姬跟舰娘合作打海雾舰队的感觉,又或者是盟军和苏联合作对抗升阳帝国?”维罗妮卡的心情我大概能够理解,大概就像是我记忆的那些破事一样。

    “别忘了,你现在是全新的物种,既然如此,就别被过去所迷惑,我们都是只有未来没有从前的人,我们要做的就是往前,倒下才是终点。”我推开仓库的门,走了进去,仓库里非常昏暗,但是好在电力还在gòng yīng,打开电灯之后,屋里的wǔ qì足以让人眼花,“酷……”

    “这些wǔ qì你都认得?”维罗妮卡跟在我后面走了进来,顺关上了门。

    “当然。”我从架子上拿下一支p5k,“而且我推荐你用这个,就算以你的体型用这个也不会觉得困难。”维罗妮卡的体型非常小,胳膊也短,像是16那样的wǔ qì她就很难应用,不过p5k正好,轻便短小,但是近距离的攻击效果很好。

    仓库里跟我想的一样,不仅仅是美国本土wǔ qì,这里还有很多德国hk公司的wǔ qì,而且说实话,相比美国货,我确实更看好hk公司的wǔ qì,虽然最近hk公司不怎么景气。

    “再给你这个,9枪,跟p5k同样使用九毫米帕拉贝鲁姆枪弹,然后就是多拿些弹药,反正我们不用在意体力问题。”我自己的选择就很简单了,up45配hk-usp枪,同样都是使用45ap枪弹,可以说,好东西,“你还有什么看上的东西吗?”

    “不,我本来就不怎么认识这些。”维罗妮卡的衣服太小了,wǔ qì只是直接挎着,弹药也带不了多少,但是这就可以,一个小女孩儿开太多枪还是容易引起注意。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