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五章 未知异兽-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一十五章 未知异兽

    “天哪,看看这些……”比尔拿出了一支xiāng zǐ里的东西,那是一支看上去很像是泵动式霰弹枪的wǔ qì,但是口径却足有四十毫米,就跟一根大铁管子一样,相比之下霰弹枪的枪管只能说是铁棍山药,“我在越南的时候用过这东西,但是……”

    “中国湖泵动式榴弹发射器,美丽奸中国湖海军wǔ qì中心在一九六八年研制的原型wǔ qì,能以泵动式原理快速发射四枚四十毫米榴弹,但是我记得这东西的产量只有不到五万,而且有很大一部分都在越南战场上损失了,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看起来还是新的。”吉尔将榴弹枪拿起来看了看,“空的,没有装填榴弹,那么那些榴弹一定也在这,苹果落地,离树不远。”

    “看来我们得把这里其他的xiāng zǐ也打开,至于这东西……”关于这东西为什么是崭新的,并不难以解释,“正因为在越南战场上这东西的出色表现以及与之不符的低产量,美丽奸军工在今年又开始投产了,这些应该就是今年第一批货。”

    “这东西的弹仓只能容纳三发榴弹,要是想满装填需要先将第一发上膛,所以如果我们要用这东西,我的建议是每次发射三次就开始装填,完全装填需要很长时间,相反按我说的做就可以一举两得。”比尔曾经亲手使用过这wǔ qì,他很有发言权,“这样装填会很快而且还能留下一发以备不测。”

    “呃……你们三位内行最好过来看看,我们发现了一些长得不太像是枪榴弹的东西。”在我们三个人讨论的时候,维罗妮卡站在一边发呆,佐伊和赛斯则在撬动其他的xiāng zǐ,试图找到那批应该就在这里的榴弹。

    “哦?什么……holysh和谐it!不不不不不,这不会是我想的那东西吧。”吉尔转身看了看xiāng zǐ,然后就指着xiāng zǐ露出很奇怪的表情,那是一种……哭笑不得?

    “嗯,看起来这就是你想的那东西,这么多,足够把这监狱……不,足够把这周围的街区全都炸平了。”这边的xiāng zǐ里既不是榴弹枪也不是枪榴弹,而是许多方形的一小块一小块的被包裹的很好的东西,“不过我以为这东西已经被淘汰了?”

    “我也这么觉得,但是现在它们就出现在这里了。”比尔拿起了一块,放在手上掂了掂,“,如果我们跑不了,引爆这些倒不失为一个有尊严的死法。”

    “这东西在水里也不难引爆,但是我宁可用它们来治疗心绞痛。”我拿过比尔手上那一块包裹好的,重新放回了xiāng zǐ里,“我们还是继续找找榴弹,然后想办法把浴室的威胁解决比较好。”

    “榴弹就在这,不过看起来没有我们想象之中那么多。”佐伊的手里拿着两枚枪榴弹,扔给我一枚,“大部分xiāng zǐ里都只剩下包装用的塑料泡沫,明白吗?大部分榴弹都被人拿走了,剩下的只有一箱,大约四十多发。”

    “那也比没有来得好。”赛斯拿了一支榴弹枪,“拿四支榴弹枪,然后把所有的榴弹全部打包带走,至于这些……让它们在这待着吧。”

    “嘿!”就在这时,伍德有些慌张地跑了过来,“可看见你们了,有一大群丧尸在靠近,数量多到数不清!”

    “不对劲,丧尸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知道我们的位置?”吉尔把眼睛看向我,她好像觉得我就一定知道一样,当然,我确实知道,只不过是刚刚才知道的。

    “如果丧尸中已经出现了领导者,那就有可能……”这一点我之前都没有想到换句话说这次可能真的是我的锅,“那些在地下挖掘的丧尸,知道我们的位置……”

    “你是指丧尸之间已经开始相互交流了?”佐伊的表情有点恐惧,“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

    “当然,我们的战斗才刚刚开始,而丧尸会变得越来越难以对付。”这次失误让我们之前所有的计划都白干了,“没时间管浴室了,如果正门被攻破,浴室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没错,wǔ qì准备,弹药上膛,再把榴弹带上,我们可能要进行逃亡了。”比尔举起了手里的16,又下意识的打算去摸自己的烟盒,但是想到这里遍地的,暂时忍住了,“斯卡雷特,你能跟我一起先去门口帮帮李维特吗?”

    “当然。”在场的人里,只有比尔,我和维罗妮卡三个人直接把wǔ qì带在了身上,其他人身上只带了基本的shǒu qiāng,因为长时间携带枪支可是很累的,这里的人毕竟不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士兵,就算是比尔也是时不时的把16放在自己附近,而不是直接带在身上,“维罗妮卡,你跟我们一起。”

    “伍德,你跟我没人拿两个榴弹枪,然后带上所有的榴弹,我们去一下仓库。”就这样,我们七个人分成了两路,我们三个先去支援门口的李维特,赛斯四人则去仓库拿取wǔ qì。

    当我们三个来到大门,发现丧尸们已经丧心病狂的开始试图破门,丧尸群里赫然矗立着六个高大的身影,大屠夫,六个大屠夫,拿着完全一样的处刑巨斧,唯一的不同可能只有它们身上钉着的大钉子的位置和大小。

    “李维特去哪了?”大屠夫已经开始用处刑巨斧的背面敲打大门,但是大门已经被用金属焊接加固了,暂时还不会有什么问题,问题在于消失的李维特,跟比尔一样,他的21也是不离身的,根本不存在回仓库拿wǔ qì的可能,比尔环顾四周,试图发现李维特的蛛丝马迹。

    “他来了。”然而,解析系统却显示李维特正在从我们的后面靠近,在我的提醒下我们同时转身,发现李维特的身上多了一个背包,“嘿,你干什么去了?”

    “做一下跑路的准备啊。”李维特晃了晃自己的背包,“我去拿了一些罐头和水,如果我们要逃跑,这些不能一点都没有。”

    “如果有舔食者,它们能直接跳进来,为什么它们不出现?”维罗妮卡第一次在其他rén miàn前开口说话。

    “舔食者似乎不怎么喜欢有光的环境,至于晚上,我们会把监狱建筑内部的门也关上,它们来了也没有用。”舔食者的力量和速度,甚至灵活性都要比一般的丧尸高出一大截,但是这不代表着它们就不可阻挡,

    “我们能到这里还多亏了赛斯。”伍德笑着拍了拍赛斯的肩膀,赛斯的眼屎都差点被拍出来,“这小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突然有被迫害妄想了,所以他一直没结婚,反而是在自己的房子里储藏了好多护甲和wǔ qì什么的,结果这次反而用上了,我们三个汇合之后就是依靠那些wǔ qì和护具走到这里,不过那些丧尸的力量越来越大,我们的护具都报销了,正好看到监狱我们就爬墙躲进来了。”

    “哦,你就非得提这种事情吗混球?”赛斯突然表现得很不爽的样子,“说得好像你个鲍鱼脑袋结婚了一样!一个黑人居然梳着一个金大浦洞的发型!”

    “你说什么黑鬼!”伍德伸手抓住了赛斯的衣领。

    “你也不撒泡小便好好照照自己,看看咱们两个到底谁更像黑鬼?”赛斯嘴上完全不留德,看得出来,他们的感情是真的好,不然,绝对不会把黑鬼这样一个明显带有歧视和侮辱性质的词语随便挂在嘴边上,而李维特的反应也印证了我的想法。

    “不用管他们,等下就没事了。”李维特扔过来一罐可乐,“你都不会相信我是在一间独立牢房的床底下发现这东西的。”

    “有钱的犯人,有什么东西拿不到的?”我拉开了拉环,递给了维罗妮卡,“对了,刚刚我在浴室里发现了一点小小的问题。”

    “什么小问题?”我的话一出,连伍德和赛斯都停战了。

    “你们有没有注意过浴室的下水道?我仔细看了看,那下面是空的,只有一层薄薄的混凝土和瓷砖保护着,而且下面有悉悉索索的挖掘声,嗯,大约再过几个小时浴室就要被丧尸的盗墓大队挖穿了吧。”我漫不经心的把问题说出来了,“不用太担心,只是小问题而已。”

    “这哪里是小问题啊!”平底锅飞过来了,被我一把接住,放到了一边,“这不是都火烧眉毛了吗?”

    “哦,冷静点佐伊,我不是说了吗,还有好几个小时呢,我们现在就采取行动不就好了。”我倒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浴室在地下室,而且在地下室的最角落,依靠着这监狱中的废弃材料我们有一百多种办法可以阻止它们,“实在不行我们直接砌一堵墙把浴室隔离开,大不了以后不用不就好了,反正监狱里有水的地方也不止浴室。”

    “好,那就立刻开始吧,伍德,你跟我去想办法加固监狱大门,斯卡雷特,你们就负责浴室,必要的话就把浴室隔离开。”李维特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扔给我,“这是监狱区所有的铁栅栏门的钥匙,我在值班室找到的,那些门很结实,空隙也小,好好利用吧。”

    “很好,不过我还需要一张监狱的地形图。”监狱不高,只有五层,但是内部环境错综复杂,想要完全将浴室隔离就必须考虑到各个方面。

    “地图我在值班室也看到过,你去拿就行了。”

    在比尔的带领之下,我们一行六人来到了值班室,并且在抽屉里找到了监狱的地图,但是,很快我就发现,在地下室里有一块灰色的区域,没有任何标注。

    “有人知道这块地方是什么吗?”不知道为什么,那块地方非常的吸引我的注意力。

    “不知道,我们倒是去过那边的走廊,但是貌似那扇门有些不太一样,不是用钥匙开的。”赛斯回答,他是最早一批到来的人,他说不知道那肯定就是不知道,“要过去看看嘛?”

    “那样最好,被这么严密的保存起来的东西,也许会对我们有用。”一间被改成军械库的监狱里的神秘房间,怎么想都不一般吧,里面指不定有什么呢,也许是惨剧人寰的人体实验,也许是惨无人道的测试wǔ qì,反正在hé píng时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赛斯没有废话,我们很快又赶到了地图上标记的地点,在对应的位置的墙上,有一扇门,一扇电子门,不是用钥匙,而是需要用密码才能打开,密码……监狱……军队……

    “吉尔,你能打开吗?”要说我们这里和军队关系最密切的就是吉尔了。

    “别闹了,我确实在部队里待过,但是现在我只是个一般探员,我怎么可能有密码。”吉尔都不知道,那么早已退役的比尔就更不可能知道了,既然这样,那就只有试一下……强行破门了,枪械和爆炸物肯定不能用,万一门里面有什么爆炸物我们所有人都完蛋。

    “那就只有用点脑子了。”我将眼睛凑近了密码盘,上面有从零到九十个数字,而在其中的五个数字上,我发现了大量重叠的指纹,“三,五,六,七,八……这五个数字的排列中应该就有一个是密码。”

    “可那样要试验一百二十次。”佐伊不觉得这有什么帮助,实验一百二十次,还要保证不能重复,“而且你怎么知道这密码一定是五位数?就不能有一个数字被使用两次以上吗?”

    “我说是直觉,你信吗?”其实我已经在用解析系统进行密码破译了,而且已经破译了前三位,很快的,后面两位也出来了,确实是五位数密码,“嗯,试一下。”

    五,八,六,三,七,确认,当我按下确认键的时候,电子门剧烈地震动了一下,然后缓缓的打开了。

    在比尔的带领之下,我们一行六人来到了值班室,并且在抽屉里找到了监狱的地图,但是,很快我就发现,在地下室里有一块灰色的区域,没有任何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