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七章 地狱守卫-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一十七章 地狱守卫

    出了点意外,时间来不及了,先假更一下,凌晨会补上

    “呼,哈哈!”即使是李维特也忍不住开始欢呼,毕竟这次的脱离几乎可以用奇迹来形容,“我都没想到我们居然真的能成功!”

    “也许,不过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比尔毕竟是老兵,看得比一般人要更远,“我们消耗了大量的榴弹,都看看还剩下多少吧。”比尔说着摊开了手,“我还剩下两个。”

    “我这就一个了。”赛斯把自己剩下的一个榴弹递了过来,“给你吧,你用着明显比我熟练。”

    “我也还有一个。”李维特举起了自己的榴弹枪,“不过已经在这里面了。”

    “我的都用完了。”四个人的榴弹分配数量并不是完全一样的,当时时间紧急,所以直接把榴弹分成了四堆,现在看来伍德拿到的是最少的。

    “四发榴弹,正好够满装填一次。”比尔把自己的榴弹枪扔到了一边,对着李维特伸出了手,“把你那个给我,然后把剩下的榴弹枪扔出去,没有榴弹那东西还不如水管好用。”

    “注意,前面的路被堵住了,我们得从人行道上过去,会有颠簸,预计就是……现在!”吉尔的话音刚落,我们就感觉车子猛地震了一下,“有谁能帮我点根烟吗?”

    “好了,这样就行了。”比尔将剩下的三枚榴弹也装进了李维特的那把榴弹枪里,然后把另外三把空的榴弹枪扔到了我这边,“扔了吧。”

    “呃……有谁能帮我点根烟吗?”吉尔没得到回应,又问了一遍,结果就听见后面传来咣的一声,“喂,你们在后面搞什么鬼?”

    “没事,扔出去的榴弹枪撞在消防栓上了。”我重新拉上车门,“开车别抽烟,小心烫着自己的脸,要抽也得我来抽……靠,没烟了!”

    “你不是抽烟袋的吗?”佐伊的声音从副驾驶传过来。

    “烟袋的烟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啊。”抽烟袋又不只是叼着个烟袋就行了,那也得有烟啊,要不然抽烟袋还不如抽水管呢,好歹水管子粗,好通气。

    “喂,前面又开始出现丧尸了,你们先别纠结烟袋的问题了!”吉尔已经再次将车开回了主路上,透过前挡风玻璃,可以看到前方的道路上出现了不少丧尸,但是好在路况还算不错,这里的道路并没有完全被废弃的车辆堵死,“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撞过去,另一个是加速撞过去,你们选哪个?”

    “我看不用我们选了!”佐伊指着前面的丧尸群,悍马的引擎轰鸣声已经将它们全都吸引了过来,所以无论怎么样,它们都会像疯子一样自己跑过来撞在我们的车上,“来了!”

    撞击导致的震动传来,最先冲过来的丧尸毫无悬念的被卷入悍马的车轮之下,然后就是一声仿佛西瓜被一拳打碎的声音传来,随后就是越发密集不断的撞击感,同时也有不少丧尸的手已经抓住了悍马的侧面,跟着车一起前进。

    “确定车门都已经上锁了吧!”我可不希望出现车门被丧尸一不小心拉开的乌龙事件,“吉尔,油料还有多少?”

    “不算多,再走一段估计我们就得下车了。”吉尔用野蛮的方式驾驶着悍马,试图将车上的挂件甩出去,“根据地图,再往前面会离开城市进入工业区,再往前一直到河流,军队在河对岸设置了哨站,我们的目的也是到达那里。”

    在吉尔的驾驶技术下,我们甩开了车上所有的挂件以及其他好客的群众,冲进了荒漠公路,这段荒漠便是城市区与工业区的分界线,地广人稀,这导致这里的道路上无论是车辆还是丧尸都很少,但是,这里另一种东西就很多了,被感染的鸟类,尤其是乌鸦。

    “伙计们,坏消息。”佐伊将身体往后面探了过来,“我们有客人了,而且是些不速之客,这次用稻草人是没办法赶走它们了。”

    “知道吗,其实我很喜欢乌鸦的。”我非常不想跟乌鸦为敌,但是这些乌鸦等于已经死了,“不过这些乌鸦不在此列,安心,这辆车的防护足够挡住它们的尖嘴。”

    这些被感染的乌鸦有着跟丧尸一样的混浊双眼,它们的视力也已经等同于没有了,但是在如此空旷的环境下悍马的大功率引擎就像是一个嘲讽机器人一样,会不断地把那些丧心病狂的东西吸引过来,丧尸乌鸦开始在空中盘旋,然后向箭一样朝我们冲了过来。

    啪啪啪啪啪……大部分乌鸦撞在了悍马的顶棚和前挡风玻璃上,不是被撞飞就是直接被撞成了一地的黑毛,血浆和碎肉渐渐糊满了前挡风玻璃,吉尔启动了刮水器,但是很快刮水器就被乌鸦撞坏了。

    “这样我看不到前面!”失去了正面的大部分视野之后,吉尔已经无法准确的行驶了,车子像是醉汉一样开始在路上左右乱晃,如果不是路上什么都没有估计早就出车祸了,“谁来想个办法!”

    “用洗涤器试试!”佐伊一把启动了洗涤器,一股洗涤剂喷了出来,冲在了挡风玻璃上,居然还真的将血迹冲掉了一小块,虽然不大,但是勉强可以看到前面的路。

    “上帝保佑,我们加速了!”乌鸦的攻击还在继续,但是很大一部分已经跟不上悍马的速度了,而吉尔又趁机再次加快了速度,渐渐地将乌鸦群甩在了脑后,“前方进入工业区!还有,油量快要见底了!”

    “找个安全的地方停……大屠夫!”李维特突然指着那一小块干净的玻璃大叫,由于面积太小,导致盲区变得非常大,结果就导致了居然只有李维特的位置才能看到外面的大屠夫,而吉尔和佐伊却看不到,“绕不过去了,方向盘往左打四十五度,直接撞它!”

    嘭!前所未有的猛烈撞击感,所有人的身体都往前撞了一大截,大屠夫的身体被正面撞击,处刑巨斧脱手而出砸在了车顶上,钢板加固的车顶被砸出了一个凹陷,随后处刑巨斧自己掉了下去,悍马也从大屠夫的身体上碾了过去。

    “该死!转向失灵了!”从后车窗看去,大屠夫的身体倒在地上,丝毫没有再次爬起来的意思,看起来是已经完了,相对的,我们也要完了,“所有人准备迎接冲击!”

    在吉尔的全力制动之下,悍马以一个撞不死我们这些车里人的速度撞在了一个矿洞的洞口,矿洞外侧的岩石崩塌将右侧的车门堵死了,只有左侧能开门,但是,左侧出去之后直接就是矿洞内部,由于悍马和掉落的岩石的位置恰好堵死了整个洞口,想出去可不容易了。

    “先出去再说!”我一脚踢开了左后的车门,第一个从车里钻了出去,然后发现这里的矿洞居然不是矿道,而是一个被开发成大约一百平米左右的空间,安装了电灯,启动之后还能正常使用,“来,都先出来。”

    启动了照明设备之后,我拉开驾驶室的门,用之前从仓库里找到的刀子割断了吉尔身上已经卡住的安全带,吉尔从我手上接过刀子也如法炮制的割开了佐伊身上的安全带。

    大约过了五分钟,尘埃落定,我们坐在矿洞里休息着,矿洞的洞口没有被完全堵死,留有一点空间,因此不用担心空气耗尽,除了佐伊和维罗妮卡之外,我们每个人叼着根烟,盯着矿洞被堵住的入口。

    “呼,这有点太刺激了,对于老人家来说还真有够受的。”比尔吐出一口烟,“我太老了,不适合干这个。”

    “至少我们都还活着。”赛斯将手上的烟屁股扔在地上踩灭,“再休息一下,也许我们能用榴弹炸开这辆悍马,到时候又要跑路了……谁放屁了?”

    “嗯,真的,好臭……这不是屁味吧?”被赛斯这么一提醒,所有人都捂起了鼻子,我和维罗妮卡虽然不受影响,但是还是配合的把鼻子捂住了,伍德不信邪的往矿洞口的位置走了两步,“嗯,好像是从矿洞口外面传进来的!”

    “伙计们,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李维特举起了自己的2,瞄准了洞口的位置,同时将自己腰上的9shǒu qiāng的保险也一起打开了,“我们好像走进了某个陷阱……”

    “说的没错。”我也举起了自己的up45,“仔细看看,悍马是不是在动?”

    在我们所有人的目光中,那辆报废的悍马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操纵着一样开始不断地摇晃,以此为xìn hào,八个人各自散开,wǔ qì上膛瞄准了洞口的位置,比尔自己拿着榴弹发射器,将6交付给了李维特,他的2并不适合在这个距离下的战斗。

    悍马的摇晃程度越来越厉害,最终,悍马突然在我们的目光之中消失了,不,不是消失,而是被举起之后扔到一边了,随即,一个恶心的怪物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而且我可以百分之一千的确定,生化危机系列里根本没有这种怪物。

    怪物的腿是弯曲着的,就好像始终处于半蹲状态一样,长着比人类更长的手臂,全身**,青绿色的皮肤,反射着令人作呕的光泽,畸形的大头,锋利的牙齿,一对巨大的肿眼泡甚至突出了脑袋,似乎闭不上的大嘴里往外流着血液,但看起来并不是它的。

    怪物的手脚都是狰狞的尖爪子,手上有四个指头,而脚上则只有三个指头,从它那张开的大嘴里可以隐约看到猩红的蠢蠢欲动的舌头,除此之外,这东西看来没有,果然是变异来的生物吗?

    这怪物的全身都没有一丝与之前的感染者相似的地方,仿佛就是纯粹的怪物一样,它甚至不是人形,唯一与人类相似的地方就是它身上的肌肉,不多不少,要是放在男人身上肯定是个完美身材,但是放在这样一个怪物身上带来的只有恶心。

    “这是……什么东西!”佐伊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我,因为大屠夫的消息也是我带给他们的,但是很遗憾这一次我要让所有人失望了,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虽然我隐约的觉得这东西有点眼熟。

    “不知道……但是很明显了吧,臭味就是从它身上传出来的……”这是一股上百尸体堆在一起腐烂之后才会产生的气味,即使是维罗妮卡都不一定能在那种环境里完全适应,“我们现在被堵在这里了,而它显然不是来好心的帮我们打开通道的……”

    即使矿洞里有灯光,依然无法与外面的太阳光相比,怪物似乎一时之间还没有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变化,而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干掉它!”随着李维特手上的6迸发出子弹,除了比尔之外的所有人一起开火了,所有人的想法都是一样的,如果这怪物的真实力量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恶心,那就不需要浪费榴弹,很遗憾,这一次我们搞错了。

    怪物抬起双臂挡在了自己脑袋的前面,无论是数量最多的p5k的九毫米帕拉贝鲁姆shǒu qiāng弹,我的45apshǒu qiāng弹还是李维特手中6a的五点五六乘四五北约制式步枪弹居然都没能穿透怪物那粗壮的手臂,一阵弹雨过后,怪物的身上已经全是弹孔,恶臭的血液不停的往外流着,但是,这好像没什么用。

    “这家伙没什么再生能力……”唯一的好消息可能就是这一点,怪物身上的弹孔并没有愈合,但是谁也不知道这家伙需要多少子弹才能干掉,而在适应了矿洞里的光线之后,怪物动了。

    “好快!”比尔正好在这时发出了一发榴弹,榴弹擦着怪物的脑袋飞了过去,打在了岩壁上炸下了不少岩石,几乎就在下一秒,怪物展现出了与那粗壮的身体毫不相符的速度,冲到了伍德和赛斯中间,一爪子刺中了伍德手里的p5k,并将其完全撕裂,伍德立刻松手连退了好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