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一章 部分暴露-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二十一章 部分暴露

    头疼死了,先将就一下,明天会补上

    在那之后,我们又检查了一遍路障,以及其他的一些之前忽略的小细节,比如通风管道或者其他的不起眼但脆弱的可能被丧尸入侵的通道,并将其完全强化的不可能在一夜之间被破坏。

    李维特将自己带出来的罐头和水分了一下,趁着这顿晚饭的时间,我们聚集在一起探讨了一下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也就是这一次行动的最终目的地。

    “根据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情报。”茜娜将地图摊开在地上,然后掏出了一支笔,貌似是她从某一间办公室里找出来的,“这次丧尸爆发的中心点,其实并不在上帝压狗的城市中心,而是在这里。”

    茜娜的手指划过市中心,在某一点上画了个红圈,那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而紧接着她标出的位置,位于上帝压狗东部的山林之中,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某栋别墅。

    “所以,我们明天的目标就是全速赶到这里,然后搞清楚这里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茜娜用笔在目标位置画了两圈,“不过我也不知道我们将会遇到些什么,所以,现在想退出的话还来得及,等明天一到,再想反悔就没有机会了。”茜娜看了看我们,突然发现自己的说法好像有些不妥,“这样,今天我们每人各自住一个屋子,反正这里办公室多得是,想退出的人,可以在明天早晨之前离开。”

    就这样,讨论结束,每个人都各自挑选了一间屋子当做自己的休息室,我则是强行拉着维罗妮卡进了其中一间,我必须盯着她,不然明天早上起来可能所有人脸上都会被画上一只王八,而且,有这种抱枕不用那是傻子。

    夜晚,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却隐约感觉门外有人影一闪,我警惕的睁开眼睛,不动声色的把同样惊醒过来的维罗妮卡放在了床上,自己翻身下地,出门的一瞬间,远端的走廊里又是人影一闪,但是这一次,解析系统捕捉到了数据,我顿时明白了。

    走到了走廊尽头,我进入了左边的门,里面是这一层的卫生间,此时,这里面自然是空无一人,我打开窗户,爬出窗外,顺着垂直的医院外墙向上攀爬,并且很快就看到了楼顶的外檐,伸出双手扒住外檐,轻轻用力,下一刻,我已经站在了医院屋顶之上,而在对面,正有一个人站在那里,纤细的身体充满美感,长发随着夜晚的风飘荡着。

    “找我有事?”我并不惊讶,早在解析系统捕捉到她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她是谁了,“有必要这么掩人耳目的爬到这楼顶上来见面吗?”

    “嗯,只是想确认一点点事情,也算是探查**,不过有可能的话还是请你解释一下比较好。”人影正是茜娜,也只有她才能不通过电梯直接到达这楼顶上来,至于她上来的办法自然是跟我一样,根据游戏设定,茜娜和她的三个队友都有着在垂直的墙面上攀爬的能力,“为了不把事情完全闹大,我才没有通知其他人,或者说我应该去通知一下吗?”

    “还是算了,太麻烦。”我摆摆手,“有话直说吧,我也很困的,你知道像今天一天这样刺激有多消耗体力和脑力吗?”

    “好吧,事实上我悄悄地sǎo miáo了一下你的身体,然后发现……无论怎么看你都不是人类的样子,那么这样一来,是谁派你来的呢?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我需要一个dá àn。”茜娜展开了自己的wēi xíng腕部显示器,上面是她sǎo miáo出来的关于我的身体数据,每一项数据都远远超越人类极限,这也是当然的了。

    “我并不是什么人派来的,严格来说,我只是受到朋友的邀请,过来帮一下小忙。”我现在确实是在帮助四季映姬工作,但是这不代表她可以指派我,事实上,就连我爸爸都没有指派过我,单凭四季映姬,还不够资格,“至于我的朋友……嘛,你可以当做是一个好管闲事的人,总之,我的最终目的跟你是一样的,而当这一切被解决的时候,我将会离开这里。”

    “听起来你就像是被请来修复这个世界的救世主一样,但是我姑且就先相信你好了。”茜娜也曾经拯救过世界,虽然现在时间已经完全偏差,但是这并不会影响已经发生的事实。

    “维罗妮卡,警惕我们身后,赛斯,你就只管扶好比尔。”我一脚踢开左边的一扇木门,里面空无一人,“茜娜,我们得清理一路上所有的房间,一个都不能留下。”

    “这会消耗很长时间。”茜娜也冲进了右边的房间,然后就响起了枪声,“不过就这么办吧。”

    一楼主要是大厅,在我们的速度下很快就被清理了,至于过道连接着的其他地方,那就不用理会了。

    “看,有指示图。”在二楼走廊尽头,我们发现了一张医院内部的指示图,这会给我们tí gòng不少的便利,“外科手术室主要集中在二十六层,所以我建议我们最好是找一部电梯,电梯在东北角。”

    说实话电梯加上生化危机这种组合在我的心里可有着不小的阴影,但是要一口气爬上二十六层,估计赛斯就得在比尔之前做手术了,不过,虽然医院的电力还没有中断,但是电梯能不能用还是个未知数,解决了几只砸碎了房门从一间诊室里冲出来的丧尸,我们快速移动前往东北角。

    “对了,说起来为什么你要用4呢?”一路披荆斩麻的来到了电梯间,我们惊喜的发现电梯居然还能使用,只不过,现在电梯停在三十三层,这是寓意三十三重天吗?按下电梯钮,看着面板上的数字逐渐下降,我们一边警戒一边稍作休息。

    “事发突然,魂斗罗部队的特种装备运不过来,我就从军械库里随便找了点东西过来了,只有那辆车是魂斗罗部队专用的货运车辆。”茜娜手上的其实是41,美军标配,只不过在我的嘴里被简称成了4,但实际上4和41是两把不同的枪械,4没有全自动射击模式,因此在41列装之后很快就被军方淘汰了,“我跟你打赌,电梯里会有丧尸。”

    “这种事情不赌也知道好吧。”如果电梯里有幸存者跑出来了,那么电梯应该停在一层,而不是三十三层,这就代表进入电梯的人没有机会按下一层楼的按键,可能是被咬了之后逃进电梯结果变异,也有可能是跟丧尸或者被丧尸咬伤的其他人一起进了电梯,不管哪一种,电梯里的样子一定都不好看。

    电梯面板的数字已经下降到了四层,我和茜娜将枪口对准了电梯门,而维罗妮卡依然掩护着我们的后方。

    叮。电梯到达了一层,电梯门缓缓打开,四五具扭曲的丧尸从里面冲了出来,或者说不能算是冲出来,因为其中有两个已经连下半身都不见了,完全是用两只手爬出来的。

    我和茜娜默默的开了枪,biu的一下就把丧尸给打懵逼了,五个丧尸,无论对于我还是茜娜来说都完全算不上威胁,在其他位置的丧尸被我们的枪声吸引过来之前,我们先走进了电梯,关上电梯门,按下了二十六层的按键。

    电梯里满地都是发黑的血迹和破碎的肉块,整个电梯散发着一股恶臭味,这味道让我想起了当初妖灵事件的时候,我和幽香妹红三个人一起发现那个行凶杀妻又被妻子变成的妖灵吓死的人所在的地下室的时候,那里面的味道。

    “臭死了,这电梯里到底死了多少人?”赛斯皱着眉头,努力的把鼻子往比尔嘴上叼着的烟头那里凑,似乎是想要借助烟味遮一遮电梯里的腐烂尸体味,但是收效甚微,“再多呆一会儿我就要先躺在病床上了,我说你们都闻不到吗?。”

    “闻到了,习惯了。”我,茜娜,维罗妮卡三个声音说出的却是同一句话,随后我们三个互相看了看,各自都装出一副很诧异的样子,“还有,我们已经到了。”

    电梯已经上升到了二十六层,电梯门打开,周围很安静,只能看到走廊的远端有两三个丧尸在游荡,由于距离太远,我们的到来也并没有惊动到它们,我正在诧异为何这一层的丧尸数量如此之少,茜娜就先冲上去把丧尸解决了,而与此同时,解析系统的反馈也到来了。

    “哦,有趣……”原来,二十六楼的楼梯间居然被人用大量的桌椅堵死了,无论是朝上还是朝下的楼梯都一样,这直接导致了上面楼层的丧尸下不来,下面楼层的丧尸也上不来,整个二十六层只有电梯可以用来进出,然而,丧尸会用电梯吗?当然不会,所以,可以说这二十六楼几乎就是一间安全屋。

    很快,茜娜就从不知什么地方跑了回来,“嘿,我四下清理了一下,这一层楼都没有其他丧尸了,楼梯间也被路障堵住了,如果我们能再加固一下,今天晚上我们可以先把这里当作据点。”

    “那很好啊,那就……”我也装成是刚刚才知道的样子,说出了我心里早已打好的草稿,“那茜娜你就先找找有什么东西可以用来加固楼梯间的路障,我来找找有没有还能用的手术室,赛斯,你把比尔放下,跟维罗妮卡一起坐电梯下去让李维特他们四个人也上来,比尔,你得自己呆一会儿了。”

    “不,我跟你一起去找,休息了一路,我感觉自己也能走走了。”比尔说着居然真的从地上扶着墙站起来了,我去,好强悍的老头,也难怪,跟兰博是老战友,没有一个简单人物,“对于医院这种地方,我可有很强的直觉,比如我现在就觉得,这边有手术室。”

    不知道比尔是真的有这种直觉还是运气好,在他所指的方向的尽头,居然真的就有一间能用的手术室,手术室的门是上了锁的,也许正因为这间手术室在病毒爆发的时候没有被使用才保留下来。

    “很好。”随便用两根铁丝撬开了手术室大门的旧式门锁,我开始检视工具,“比尔,把上衣脱了,自己躺在手术台上没问题吧?我准备一下工具。”戴上手套,口罩,眼罩,耳罩,口球……咳,这个没有,我看着面前的一排工具,感觉非常满意,“嗯,剪钳,斧子,开山刀,八十块的大锤,电锯……齐活了。”

    连续两针麻药让比尔完全睡过去,我开始了我无牌无证无师自通惊心动魄的手术过程,把手术室搞得像个屠宰场一样。

    没过多久,当楼下负责掩护的李维特连同下去迎接的维罗妮卡一行六人坐着电梯上来的时候,茜娜正好也刚刚加固了楼梯间的防御力,但是,当他们走到手术室门口的时候,却发现我正坐在手术室门口的凳子上,靠着墙抽着从比尔的身上偷出来的烟。

    “诶,你没给比尔手术吗?”茜娜看见我的样子就是一愣,“要我帮忙吗?”

    “不,手术已经做完了。”我吹出一口烟,“麻药的劲还没过,比尔再过一会儿才能醒过来,骨头已经帮他弄好了,然后就是我一激动啊,返了个场,帮他把肿瘤切了。”

    “啊?”七个下巴掉到地上的声音,就连维罗妮卡都是一脸的不信,直到比尔醒过来,莫名其妙的问我为什么伤口一点都不疼,他们的表情才从不信变为了惊愕,开玩笑,我后来用的可是永琳送给我的药,要是疼才是怪事。

    “开始吧!”李维特和伍德两个人优先从车头上跳了下去,开始攻击靠近的丧尸,维罗妮卡则一脚踢开了车斗后板,我和赛斯抬着比尔下了车,“吉尔,佐伊,帮把手!你们快走!”

    “就这么办吧!”茜娜喊了一嗓子,“都把头低下,我们要抄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