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 没有希望,没有问题-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二十三章 没有希望,没有问题

    光斑驳的阳光从屋子的窗户里透进来,虽然是大白天,屋子里却依然十分的昏暗,打开枪管下的战术灯,我们小心翼翼的走进屋子,检查着屋子里的情况,出乎意料的,屋子里居然连灰尘都没有积累多少,但是,没有任何活的生物存在。

    “检查每个房间,呃……如果发现什么最好不要碰。”茜娜拿着自己的41,走进了左边的房间,根据解析系统反馈回来的模型显示,那里应该是卧室。

    分头搜索了半天,我们在整间屋子里却是一无所获,当然,一开始我就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屋子里的这些东西上,根据惯例,这里一定有一条路能通往地下,如果没有我就吞粪自尽。

    “不应该啊,情报说的就是这里,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茜娜有些不解的走了回来,却看见我们一群人都聚在厅里,“嘿,你们都想什么呢?”

    “这个……”我们互相看了看对方,然后一起低头,“我们觉得地下可能有暗道,因为diàn yǐng里都是这么演的。”

    “哈?”茜娜一直在部队之中服役,要说diàn yǐng肯定是没看过多少,因为她自己的经历都完全要比那些diàn yǐng精彩的多,但是相对的,这种在diàn yǐng中常见的桥段她就不怎么了解了,“你们……说真的?”

    “当然。”我鸡贼的看了看除了茜娜之外的其他人,发现他们的眼神都跟我一样鸡贼,“找机关。”

    不出十分钟,吉尔就在餐桌的一条桌子腿下面发现了一块似乎不太寻常的地板,再仔细一看,桌子的另外三条腿都是用钉子钉在地上的,唯独这一条腿没有。

    “机关不会距离太远,而且绝对是一个能随手可以触及的位置。”机关最重要的问题就是隐蔽,其次就是简单快捷,如果一个机关开启就需要半个小时,那么那不几乎等同于是等着让人发现吗,“嗯……这里有个小方块……”

    在墙上镶着的油画画框的旁边,有着一小块不起眼的小方块,跟墙壁弄成了同一颜色,几乎没有缝隙,非常隐蔽,我用手轻轻一按,方块被按进了墙里,与此同时,油画的高度缓缓下降,后面是空的,里面是一个小小的拉杆。

    “你们信不信,这拉杆跟地板绝对有关系。”吉尔把我推到一边,一把拉下了拉杆,地板突然开始了震动,很明显,这是某种马达在开始工作,很快,之前被吉尔发现的地方就出现了一个洞,这个洞的一角正好就在桌子的下面,而桌子因为三个腿都被钉子钉住而没有任何移动,“我就说……可是这怎么下去?”

    “有梯子。”在洞口靠我们这一边的地方,有一架梯子镶嵌在墙上,由于位置原因,除了我的解析系统之外其他人都看不到,“嗯,看起来还挺深的。”

    油画在地洞打开之后就自己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上,这代表这个地洞的打开时间可能也是有限制的,虽然情报不明,但是也没有时间浪费,我深吸一口气,拍了一下茜娜。

    “来,你先请,女士优先。”

    幻想乡,人之里的灾难还在继续。

    “紫大人,已经将对付这些发狂人员的方式散布到幻想乡全境了……您还好吗?”蓝拿着一个高音喇叭从天上落下来,而紫正满头大汗的扶着墙站着,“您还能坚持住吗?”

    “如果我坚持不住,我会先对着自己的脖子来一下,没时间担心我自己了。”紫又晃了晃脑袋,“蓝,你……你也去帮忙,快。”

    “好的。”蓝收到指令,转身冲进了人之里内部。

    “快快快!把被打晕的人捆在木板上!然后搬进避难所里!”荷取已经带着自家的一群河童小妞驾驶着赶到人之里,她们的任务就是将被绑在木板上的着魔村民运送到尚未完工的避难所里,进行隔离,“这个用钢板也不行啊!”

    妹红终于还是狠心了一把,出手击倒了慧音,可是要限制住慧音的行动防止她醒过来之后继续乱来,那就是个很严肃的问题了,绳子和木板根本就做不到,就算使用钢板估计也没戏。

    “这个交给我。”紫强行飞了过来,在落地的瞬间腿差点跪在地上,“把绳子和木板给我,只要使用上一些境界之力,就连……秦钺炀和风见幽香也挣脱不开……好了!捆上她!”

    嘭!就在此时,一道身影撞破了民居的墙壁砸到了旁边的地上,砸出了一个坑,而紧接着另一道身影也冲了出来,对着第一道人影的脸就是一阵老拳。

    “给我清醒一点你这老东西!”细看之下,在场的众人才发现后来出现的那个不断挥舞拳头的人,正是加岛勇,他的手臂上也有好几个牙印,但是看起来他并没有受到影响,相反,被他压在地上胖揍的人则是一副凶狠的样子,在挨了这么多拳头之后依然没有失去意识,“加贺川!你给我正常一点!”

    原地胖揍了十几分钟,加贺川终于不动了,脸也肿的像是猪头一样,加岛勇喘着粗气站了起来,这才发现身边站着的幻想乡知名大八云紫。

    “抱歉,见笑。”加岛勇告了个罪,把加贺川往荷取的方向一扔,“这家伙也麻烦了。”

    “紫大人您看……”荷取知道加贺川也不是用绳子就能锁得住的。

    “好说……”紫又如法炮制,用境界之力强化了捕缚道具,绑好了加贺川,“你好像没有因为被咬而失去自制力?”

    “我的身体是半机械的,而且我的意识被系统磨砺的很厉害,所以没什么问题。”加岛勇指着自己来的方向,“在那边的房子里我救下了几个还没被咬的村民,能去看看嘛?”

    “没问题。”荷取立刻联系了一部,“去把人保护起来。”

    一阵狂风刮过,一群被打晕的村民随着风落到了地上,虽然风大的邪乎,但是这些村民落地的时候却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第四批了。”文文也紧接着落了下来,手里拿着扇子,“还有,有个意想不到的人来帮忙了。”

    “是吗……”八云紫虚弱的笑了笑,“谁啊?”

    “是我!”一个人直接从天上砸了下来,手上还拎着两个人,落地之后,才将两个人放在了地上,“你有意见吗老东西?我风见幽香想干什么还轮不到你来评论吧!”

    “我现在可没有精力跟你斗嘴,不过没想到你居然也被咬了?”紫看着幽香左手上的一个牙印,“你没受影响吗?”

    “开什么玩笑!”幽香似乎对于八云紫的说法很不满,“没人能控制我!”

    “那就好……个屁啊,这栋楼有多高?四十层还是五十层?看着比之前的医院还高,希望电梯还能用……”伍德仰望着楼顶,颇有一种想要高唱青藏高原的感觉。

    “估计没希望。”然而,我立刻就粉碎了他那美好的愿望,“因为很明显,这个开着直升机把自己摔死的家伙不是坐着电梯上顶楼的。”

    “啊?why?”伍德根本就跟不上我的节奏。

    “如果他能坐电梯跑到楼顶,那为什么不直接坐电梯跑到一楼来,难道他自己会不知道自己没有驾驶直升机的能力?”丧尸不会按电梯,因此无论身处哪个楼层,坐电梯到顶楼和坐电梯到一楼的风险是几乎一样的,“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是被追着跑楼梯上到了天台。”

    “所以呢?”伍德的声音已经有点颤抖了。

    “所以……爬吧!”一行人中还保留了主wǔ qì的只剩下之前在驾驶室里的茜娜和吉尔,以及弹药携带量最多的我三个人,在这种情况下,我和茜娜走在了最前面,吉尔走在最后面,中间是一群拿着小shǒu qiāng随时准备biubiubiu的。

    与我意料之中相同,电梯已经掉下去了,我们只有使用最古老的办法,一路走,一路杀,当我们爬到大约三十层的时候,除了我,茜娜和维罗妮卡之外的人都已经累的跟孙子一样了。

    费尽力气爬到楼顶,眼前的景象多少让我们有点欣慰,至少我们的苦头没有白白吃下去,跟我计算的一样,屋顶确实有两个直升机停机坪,其中一个上面有着明显的划痕,看来事情跟我推想的一样,而另一个则十分完整,上面是一架毫发无损的直升机。

    我们在外界奋战,为了一个未知的存在,而在幻想乡里,却也正发生着我无法预料到的事情。

    “我是一条小青龙,小青龙……我有许多的小藏密,小藏密……”文文正在客厅里哼着调调擦拭着钢琴,虽然西斯特姆可以负责整个彼岸居的清洁工作,但是有些时候文文也喜欢自己收拾一下,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算作情调但是只要她高兴就好。

    “文文!出事了!”就在这时,大门突然打开,铃仙从门外冲了进来,“人之里出了大事,要集合所有人。”

    “什么事居然这么着急?”文文放下了手里的抹布,皱起了眉头,像这样能被称之为大事的事情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了,能闹到自己这里就代表事情已经完全不是平时没事就猫着铃奈庵等任务的魔理沙能够解决的了。

    “人之里有很多人都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我也说不清那是什么!反正很多村民现在见人就咬,被他们咬过之后的人也马上就会变得跟他们一样,自警队因为猝不及防已经沦陷了一大半,总之现在需要我们去控制局面。”铃仙的话要是被我听到一定会震惊的无以复加,人之里居然也开始了生化危机?

    “好,我们立刻出发,我去叫一下艾尔和小,如果可能的话也让蕾蒂来帮下忙。”文文转身冲进了地下室,不一会儿就将所有人都带了上来,“就这样吧,小魔,你留在这里,如果我们需要什么,会立刻通知你。”

    “没问题,呃……需要通知主人吗?”小魔觉得这件事是不是也应该跟我说一声。

    “不,他现在也在外面奋斗,我们得证明不是没有他的参与我们就无法成事,好了,出发。”但是,文文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就是人类与妖怪的认知问题了,在妖怪眼里,人类的问题都算不上什么大问题。

    这种想法在她们赶到人之里的那一刻就已经分崩离析,因为场上的情况已经超出了她们的想象,妹红居然在慧音的攻击之下节节败退,而从幸存的村民口中一问才知道,原来慧音居然也被咬到了,而更可怕的问题是,这种东西居然对妖怪也同样有用。

    “听着,攻击他们的后脑,可以让他们陷入昏迷,在八意那老东西找出原因之前先把所有人撂倒!”八云紫突然从房顶上跳了下来,语气前所未有的沉重,而且……似乎还有一丝颤抖?

    “你……”文文一转头就看到了八云紫脖子上的牙印,“你也被咬了?”

    “没错,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抖,帕金森吗?”八云紫用力的晃了晃脑袋,好让自己保持清醒,“我还是第一次希望八意那老东西的效率能快一点,至少在我控制不住自己之前找出问题的原因来!”

    不过,如果我在人之里,就会发现这里的情况跟外界完全不同,这些看似被感染的人并不会吞食其他生物,他们只是在单纯的攻击,然后将自己的队伍扩大,换句话说,在你被咬了之后,只要他们确定你被同化了,就没人会再注意你,而不像外界连尸体都能被啃干净,至于慧音为什么追着妹红打个不停,那是因为妹红似乎无法被感染。

    对于这些着魔的村民,也只能先按照八云紫的方式操作,打晕他们,不过,没人知道这样做到底能坚持多久,更没人知道

    蓦地,**芙兰人格突然睁开了眼睛,她的眼白部分变成了一片漆黑,配合着鲜红的瞳孔看上去异常的邪气,简直可以媲美传说中的邪气眼,**芙兰二话没说的就朝着旁边的毁灭芙兰咬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