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四章 三分天下-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二十四章 三分天下

    拒“不,我拒绝。”维罗妮卡站在原地没动。

    “我就知道你会拒绝,所以我只是开个玩笑。”我将上衣全部脱了下来,光着上半身,将衣服交给了维罗妮卡,“我也是时候拿出一点真格的来了,你们两个在我身后躲好了。”

    举起右手遮挡住脸部,我抬脚就迈上了那块红色的地毯,对面的防卫机枪立刻开始工作,子弹撞在我的身上感觉就跟夏天闹虫子一样,我大步迈进,越过地上越来越密集的子弹头,最终来到了防卫机枪正前方。

    “真不知道谁设计的这东西,这么明显,是人就知道想办法。”我伸出右手抓住了枪口,用力一捏,将枪管拧成了废铁,“要是再隐蔽一点,保不齐就有人能上当呢。”

    “只有你才有资格这么说吧……”茜娜伸手敲了敲我的前胸,“是肉做的啊……怎么会这么……呃……难以理解。”

    “你难以理解的事情还多着呢,比异形更强大的生物这个世界上多的是。”我把自己的往茜娜手里一扔,“我用不着这个了,你拿着吧,那边有个升降机,看来我们还得继续往下走。”

    “你岔开话题的方式真落伍,那你打算用什么?拳头?”茜娜拿着在手上来回转圈,“你不会还要去找个什么消防斧吧?”

    “那只是实在没办法好吗?”我随手一挥,魍心剑再次登场,吓了茜娜一跳,“我说了,你没见过的东西还多着呢。”

    登上了升降器并且将其启动,升降机平台开始了缓缓的下降。

    “你猜这下面会是什么?”维罗妮卡一直低着头,虽然她并不能透过升降机的平台看到更下面的情况,“我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我也一样。”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升降机下面的东西绝对会很有意思,而且会超乎我的想象。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升降机终于停了下来,面前的大门缓缓打开,而当我们看到大门外面的景象的时候,感觉一切都乱套了,大门之外居然是……城市……

    “啊,是啊,城市的模型。”我立刻想起了生化危机里的桥段,如果说地下出现了城市,那就只有这一种解释,至于想要判断是不是真的也很简单,只要抬头看看就好,“嗯,全息顶棚,比生化危机里做的还要更华丽啊……这样连星空都可以模仿出来。”

    “sir,大量极其特殊的热能xìn hào正在靠近。”西斯特姆突然传来警告,紧接着,我也看到了,那些……

    “这些又是什么东西,你见过吗?”茜娜和维罗妮卡看着周围不断靠近的生物,做好了反击的准备,只不过,这些生物并不是她们所见过的,而且样子也跟之前遇到的所有感染者都不同。

    这些生物全部都是人形,光着脚,身上只穿着过膝的仿佛工作裤一样的深色裤子,全身的样子就好像人类的皮肤溃烂之后又干枯形成的样子,嘴巴已经完全异化,一直分裂到胸口,大部分都是空手,有一些在手臂上发育出了一层坚硬的角质层,就好像护盾一样,但还有一些更特殊的,它们的单只手臂变得像是肉做的炮管一样,而且是确实可以发射的。

    “这些……是忍者之刃里面的主要敌人。”这些生物太过于好认了,仅仅一眼我就能说出它们的身份,“对你们应该没什么威胁,小心那些手臂变成了炮管的,它们在发射能量弹之前会有一个充能的过程,在这期间它们的肩膀会剧烈的膨胀,它们不会预判,所以直接躲开就行……什么声音?”

    “直升机的声音……”茜娜举起了两把枪,“它们的弱点呢?”

    “全部,也可以说没有,只要对它们造成足够的伤害就能杀死它们,感染它们的不是病毒,而是一种阿尔法寄生虫。”我抬起头看着远方飞来的直升机,直升机的玻璃已经完全破碎,在驾驶舱里的是一个长着触手的巨大生物质,“各自为战,我来对付那个。”

    “那是什么东西?”茜娜也看见了那明显不对劲的直升机。

    “生化直升机,是被阿尔法寄生虫感染的直升机,原作里它们最终都是被小川剑摧毁的,但是我并不会小川剑的那些手里剑忍术和超忍力,不知道能不能行。”此时此刻我无比庆幸是我来到了这条路,因为忍者之刃是二零零九年一月底才发布的游戏,除了我之外,这个时间线上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些生物怎么对付,“来了……”

    在地面部队包围过来之前,我先跳上了一栋大楼的墙壁,开始向上奔跑,对付生化直升机只能在楼顶这种高处才有可能,否则,一直待在地面上只会被生化直升机的机炮和火箭弹当作活靶子,最坑爹的是,这些生化直升机还搭载了地狱火dǎo dàn,虽然数量不多,但是绝对要命。

    “维罗妮卡,你能……你在干什么?”茜娜正打算发布一些战斗计划,就看见维罗妮卡直接把枪套都摘了下来,同时将自己的裙摆也撕掉了一半。

    “我的枪也给你。”维罗妮卡将裙摆整整撕掉了一圈,“我也该huó dònghuó dòng了,我得承认,跟人类接触的感觉确实不错,但是归根结底,我可是个升格者呢。”

    维罗妮卡自从完成升格以来的感染率一直都是百分之零,而且她也没有机会再去吞噬其他的变异体,如今,正好是绝好的机会,这些新出现的生化怪物很可能对她来说有着积极的作用,几个起落,维罗妮卡就冲进来袭的大军之中看不见了。

    “哦……我的队伍里总是没有正常人……”茜娜将维罗妮卡的枪和子弹也收在了自己身上,“算了,孤军作战也不错,至少……不担心误伤了。”

    与此同时,比尔和李维特分别率领的队伍也陷入了类似的局面之中,只不过,三条不同的路将我们三队人引入了三个不同的城市模型,遇上了三种不同类型的对手。

    “大口肥怪!小心,这些是腐尸之屋3里面的精英怪!”佐伊一边开枪在不远处正快速蠕动过来的两只大口肥怪身上打出大量血洞,一边提醒比尔和吉尔关于这种怪物的情报,“它们攻击的时候脖子会伸出很长来咬我们,别靠的太近!”

    “它们不会也像地狱守卫一样有两个形态吧!”吉尔利用自己敏捷上的优势,绕到了一只大口肥怪的背后,然后用刚才从附近的警车里找到的**870霰弹枪一枪在大口肥怪的脑袋上打出了一个洞,拉动枪栓套管的同时转身将靠近的一只无头无手怪的胸口打得粉碎,“这些又是什么!”

    “游戏里最低级的杂兵腐尸,没什么威胁,还有这两种怪物都没有第二形态!”佐伊在比尔的帮助下用一根撬棍将一只大口肥怪的肚子挖了出来,一阵恶臭紧接着传了出来,“咳咳咳……第二形态都是……咳咳咳……才有的特权!”

    “那就……好了!”吉尔又是一枪喷倒了一只腐尸,然后转身一脚将另一只腐尸踢了个跟头,“非常好!”

    比尔一行人遇到了腐尸之屋3的怪物群,而李维特三人则最为xìng yùn。

    “射击,射击!别让这些丧尸靠过来!”李维特三人遇到的是丧尸群,跟外面那些一样的丧尸群,而且其中,居然没有掺杂着特殊丧尸,比如舔食者和大屠夫之类的,三人此时在城市模型之中找到了一间jǐng chá局,重新补给了大量的41卡宾步枪和弹药,为此,他们直接在jǐng chá局建立起了简易的阵线,开始跟丧尸大军打起了消耗战。

    三房同步混战,我早就说过,这要是能记录下来绝对有趣。

    “我打!”维罗妮卡从一辆车的车顶上跳起来一拳命中了一只变异体手臂上举起来的角质层护盾,并且将其打成碎片,另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人不让之势如破竹的速度打进了变异体的脑袋,一击毙命,同时维罗妮卡又拎起拳头上挂着的尸体往右旋转了六十度,尸体正好帮她挡住了两发来袭的能量炮弹。

    维罗妮卡将尸体扔了出去,砸倒了那两个想要继续发炮的变异体,同时将手上抓着的东西一口吞进了肚子,那是之前的变异体被阿尔法寄生虫完全占领的大脑的一部分,而维罗妮卡发现似乎只有这个位置才能对自己产生促进作用。

    维罗妮卡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在这一切结束之后我是绝对会把她带到我的地盘,虽然她不知道我的地盘具体是什么地方,但是她却知道在我的地盘是绝对没有机会再来依靠这种方式提升自己的力量,因此,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在维罗妮卡所在位置的大约五百米之外,茜娜正在跟一群炮击型变异体进行鏖战,她一手拿着枪,另一只手却举着一块明显是变异体手臂上的角质层护盾,利用这块护盾和周围的地形,茜娜已经击倒了大量的变异体,这些变异体某种程度上来说比丧尸还要脆弱,它们最危险的地方终究还是远程攻击能力以及它们体内的阿尔法寄生虫,但是后者的应对方式跟应对丧尸一样,只要别被它们用身体伤到就行了。

    “哦,真没想到变成这种局面……”站在楼顶之上,我看着面前的人,“我是真的没想到那生化直升机仅仅是过来运送人的。”

    “谁都有考虑不到的时候,这种事情在所难免……就好像剑一样,他从来没想过为什么我会自愿被寄生虫感染。”站在我对面的人穿着很古朴的衣服,留着胡子,怎么看怎么像三国志里老年版的曹操,但是我知道他不是,他是……

    “小川勘兵卫……我可不是你儿子剑,所以,你为何要来对付我呢?”我很头痛,小川勘兵卫的实力本来就强,再加上现在被阿尔法寄生虫附身之后又获得了非人类的能力,想打赢他并不容易。

    “你知道我们父子的特殊之处吧,我们是实验室制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杀光阿尔法寄生虫,这被诅咒的血,我们的血,将终结这一切,但是我的血没有剑的那么强大,必须有足够的数量才能杀死它们,所以,必须有个人在它们的主巢里杀死我才行,这个人,谁都可以。”小川勘兵卫转过了身,“跟我来吧,我带你去主巢,只要我的血杀死了虫母,一切就能结束。”

    “我知道那主巢的位置,生化东京铁塔,所以,你的死活其实并不会影响这一切,因为……我有能力直接杀死虫母。”我遥望远方,在东京铁塔的旁边,耸立着一座完全由生化物质构成的塔,那之下便是虫母的所在,“我的力量,魍心的力量,比你们那把忍者刀更强大。”

    “是吗?那就让我试一下。”我不愿意合作,小川勘兵卫也不愿意把一切赌在我一个陌生人的身上,虽然,这个小川勘兵卫并不是那个真正的小川勘兵卫,可能只是kè lóng体什么的,但是,他的思维方式并不会有什么本质上的变化。

    “请便,你用出异形化也没关系。”我并不想打,但是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推诿只会让双方的理念都蒙羞,“来啊。”

    小川勘兵卫一掌按在地上,也就是天台的地面之上,一层布满金色符文的透明平面扩散了出去,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平台,“这样就够大了……分!”

    小川勘兵卫的身体一分为四,四分为十六,包围了我周围所有的位置,我很清楚,这些分身都是真的,而且受到攻击也不会消失,只有对他们造成足以致死的伤害才有用。

    “啊,要是有超忍力就好了……”超忍力可以看出这些分身之中到底哪一个才是本体,哪些又是分身,而且还能减慢周围的时间流动,至少我的解析系统做不到这些,在解析系统的识别xìn hào中,所有的分身都是本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