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五章 一本突破-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百二十五章 一本突破

    地上的符文传来坚实的感觉,当然这对恐高的人没有任何作用。

    “这就是小川忍者流的秘文术……”魍心剑在手,我时刻警惕着所有分身的动向,某一刻,右后方的四个分身突然攻击了过来,我正要后退,背部却撞上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回头一看,是一面墙,一面跟空中平台相同的符文墙,只不过因为符文的使用方式和发动时间上的差异,这面墙比起符文平台要脆弱的多。

    被这墙壁阻挡了一瞬,四个分身已经逼近了上来,即使我现在摧毁墙壁也没有任何帮助,这些分身每一个都要比小川勘兵卫的本体要弱上许多,既然要打,那就快一点。

    “黑神斩波!”没有发射出去,我将黑神斩波附加在了魍心剑的剑身上,制造出了一种类似于wǔ qì附魔的效果,首当其冲的两个分身连wǔ qì带身体被一击斩成两截,但是,另外两个分身的手上各出现了一个大型手里剑,“斩!”这个时候,我才把黑神斩波真正的发射出去。

    “旋风/烈焰手里剑!”一红一绿两个手里剑被两个分身同时朝我扔了过来,与黑神斩波撞在一起,造成了剧烈的爆炸,烈焰手里剑原本就是为了爆破和点燃目标所使用的忍术,然而就在这时我感到一种不祥之兆。

    “靠!”我当即转身,发现身后的四个分身每一个的手上都拿着一个散发着紫色能量的大型手里剑,“忘了分身不止是四个了……”

    “雷击手里剑!”四个紫色的手里剑从不同的角度朝我飞了过来,我发动爆步闪开了三个,但是最后一个却终究差了一点意思,未及细想之下我一剑将其挑开,紧接着手臂就感到一阵发麻。

    “雷击手里剑附带麻痹效果……”将魍心剑交到左手,“居然能对我起作用吗?”

    “你在看哪里?”我的背后突然挨了一剑,无声无息,我立刻移动位置同时转身,但是我身后的位置却还是什么都没有,正在我的注意力转移的时候,我的背后又挨了一剑,“你真的,看不见我吗?”

    小川勘兵卫将所有的分身都解除了,而且还隐藏了自己的存在,居然连解析系统都发现不了,如果有面甲的话……啊,现在可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啊……不到三秒钟的时间我的后背已经挨了两下……‘噗!’好吧,现在是三下了……

    “我对于你这种在别人背后画z字的人很反感你知道吗?”转身一剑又劈在了空处,小川勘兵卫不仅仅是隐匿能力,可能连速度都在我之上,“这就是你们调动自然能量后获得的能力吗?”

    “可以这么说。”小川勘兵卫的身影不见,但是四面八方却都是他的声音。

    “那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打算再玩下去了。”严格来说,挨了三剑对于我来说完全造不成任何的影响,我之前只是想知道在剑客层面已经几乎满级的我面对顶尖忍者的时候到底是个什么状态,现在看来,完全不是一回事,不知道如果是妖忌来的话跟小川勘兵卫对打谁会赢,当然,是在不计算弹幕的情况下,“你准备好了吗?”

    “你想说什么?”老样子,声音还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但是我清楚,小川勘兵卫不可能离开这个空中平台,这样一来,要做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既然找不到他的位置,那就按照幻想乡传统的惯例,把这整个地方炸掉。

    “我想说……只要光明一息尚存,黑暗就永不消融……魍心剑……darknesscalibur!”魍心剑直接解放最大功率输出,未经过压缩的破坏力一瞬间席卷了整个空中平台,构成平台的符文开始像纸糊的一样被撕成碎片,整个平台开始渐渐消融,“看到了吗?这就是我所调动的自然恁能量,属于我的自然能量……你跑的还挺快。”

    “真有意思。”小川勘兵卫站在生化直升机的底部,头下脚上的倒吊着将自己的双脚吸附在生化直升机底部的表面,抱着肩膀,身上没有丝毫的伤痕,“那么……”

    小川勘兵卫将双手把持在了面前,凝聚了一颗紫红色的能量球,然后把双手向他的头顶,也就是我们所看到的正下方举了过去,能量球仿佛元气弹一样变成了一颗外紫内红的巨大球体,在游戏里,这是只有在剧情中才会出现的攻击,这一招仅仅是佯攻,小川勘兵卫真正的杀招是在这一招之后隐藏而出的居合能量斩。

    原作之中,小川勘兵卫以这两招重创了小川剑,而且这两招似乎对于小川勘兵卫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消耗,在之后的剧情中小川勘兵卫单用双臂就防御住了小川剑发出的血风刃光炮,什么概念呢?举个栗子来说就好像小莫的坑爹剑被棉被王徒手挡住了,而且还没掉血一样。

    小川勘兵卫将球体朝我扔了过来,怎么看怎么像是扔元气弹,只不过必须承认,这球体的飞行速度比元气弹大得多了,在这一瞬间,我隐约捕捉到了小川勘兵卫的右手握在了腰间的剑柄上,果然是二段连携攻击吗。

    球体来袭瞬间,我左手一记升龙拳(豪由根!)将球体朝上方打了出去,紧接着已经从麻痹之中解除的右手握住魍心剑按照来袭的能量斩垂直的方向一剑劈了下去。

    能量斩被我一剑劈碎,与此同时被我打上半空的球体也再次落了下来,我之前就有控制力道,并没有让它飞的太高,在它落到我面前的一瞬,我又打出一拳,球体原路返回径直命中了那架生化直升机,生化直升机的前半截被炸得完全消失不见,坠落在这楼顶之上,残余的几根触手抽搐了两下,不动了。

    “看,有趣吧?”在忍者方面,我拍马拍驴拍骡子也比不上小川剑,但是在单纯的破坏力上,我有这个能力,“还要继续测试下去吗?事先告诉你,像刚才那样炸了楼顶的攻击我可以连续释放几百次,而且都不带累的。”

    “那威力很巨大,但是还不够,你可能不知道虫母的本体,跟我来,我带你看看。”小川勘兵卫走到大楼边,一步迈了下去,我紧跟着跑了下去。

    一路冲击,我将所有试图阻拦我脚步的变异体全部清除,它们的能量炮击无法对我造成伤害,它们的角质层护盾在我的面前更像是纸糊的玩具,不多时,我们已经来到了生化东京铁塔脚下。

    “我们得一路跑到塔顶,你能跟得上吗?”小川勘兵卫没有等我的回答就直接跑上了生化东京铁塔的外层,说实话这里的部分跟游戏流程完全不同,所以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我能做的就是跟上去,看看到底搞什么鬼。

    东京铁塔的垂直高度只有三百多米,用奔跑速度很快就能到达塔顶,但是我也很清楚这座塔仅仅是一个wěi zhuāng,或者说是一个对外的生化防御wǔ qì,这些形成了生化铁塔的组织其实就是一大群扭曲的触手,而虫母是绝对不可能在塔尖的。

    “实话告诉你吧,虫母就在塔尖的正下方地下,懂吗?只有将全部的能量集中于一点,从塔尖垂直打下去才能命中她,你能做到吗?”小川勘兵卫在即将跑上塔尖之时停住了,“她把自己藏在地下非常深的地方,用你刚才那种大范围的能量释放是根本碰不到她的。”

    “能量集中?真不好意思,那是我最擅长的东西。”我没有停止脚步,紧跑两步一脚踩在塔尖之上,身体腾空,而我也瞄准了那最关键的一点,“只要光明一息尚存,黑暗就永不消融……魍心剑……darknesscalibur!”

    一束极其细小的黑光准确的穿过了塔尖,冲进了地下,我曾经用这一招洞穿了从妖怪山到旧地狱的所有地层,而如今的黑光比起那时更加细小,更加凝聚,除非虫母把自己躲进莫霍面之下,她有那能耐就试试。

    不多时,从地下传来一声仿佛是女人的惨叫,巨大的声音响彻云霄,无论是茜娜还是维罗妮卡全都听见了,下一刻,她们就发现周围的变异体一个接一个的自己倒了下去。

    “该死!”维罗妮卡一拳将一辆车的前机盖砸出一个洞,“居然这么快!”她看不到也根本没考虑过具体的感染率数据,但是她能隐约感觉到自己的升格还远远没到尽头,但是,时间已经没有了,城市模型里所有的变异体都在我的一击之下成为历史,相比松了一口气的茜娜,维罗妮卡简直要疯了,她自以为自此之后自己再也没有升格的机会,她哪里知道,幻想乡里的情况远远比这里要更加诡异得多。

    “终于结束了……又一次……”小川勘兵卫的身体也开始分解,他已经被阿尔法寄生虫寄生,无论如何都无法幸存下来的,“你是谁?”

    “秦钺炀。”最后的最后,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对这位牺牲自己的战士施以一个战士的礼节。

    最危险的一条道路被首先打通,汇合了不明所以的茜娜和一脸愤怒的维罗妮卡,我打算先离开这城市模型。

    “嗯?”然而,维罗妮卡的数据让我很是在意,她的感染率又从百分之零提升到了百分之二十三,回想了一下之前的情况,又看了看维罗妮卡那一脸残念的小脸,我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了,但是,我不说,“你似乎很不高兴啊,怎么,我活着回来让你感觉不爽?”

    “哼。”维罗妮卡鼻子一哼,把脸转过去了。

    “呃……谁能给我解释一下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茜娜的手里只剩下了我之前给她的hk-uspshǒu qiāng,她自己的枪和维罗妮卡给她的枪都已经不见了,估计是弹药耗尽被扔掉了。

    “没什么,我摧毁了那些变异体体内寄生虫的虫母,所以它们都死光了。”原作中是小川勘兵卫用自己的血液侵蚀了虫母,从而将其毒杀,虽然过程不同,但好在结果是一样的,“我们该继续前进了,不知道另外两条路上的情况如何。”

    第二条路上,比尔正用一把大铁锤猛击一只新出现的怪物,这怪物的上半身长得像是恶狗一样,四条腿就仿佛没有骨头一样弯在地上,四条腿中间是一坨紫色的一看就能明白但是谁也不愿意说出口的东西,总之很恶心,而更加恶心的是,这些被称作地狱犬的怪物会喷吐一种非常恶心的粘液,伤害很大。

    在身上全部的子弹都消耗干净之后,比尔三人终于发现,对付这些并不具备感染能力的怪物的最好方法还是近战攻击,尤其是铁锤和铁棍子之类的东西,几下就能打爆这些怪物的狗头,甚至之前还有几只无头无手的腐尸怪被吉尔用铁棍子抡到了墙上砸成了一滩绿色的泥,顺便一提,这些怪物的血液都是绿色的。

    “我们走了多远了?”比尔将面前的地狱犬的狗头完全砸成烂泥,回头问了一句。

    “不知道啊,谁有时间关心那种问题!”佐伊的wǔ qì最为奇特,因为三人之中她的力气最小,所以她也因此被分配了三人之中最强大的近身wǔ qì,一把从伐木工商店里找到的汽油锯,那发动起来,锯人跟锯狗似的。

    “看!前面的街道没有堵塞!”吉尔又打倒一只大口肥怪,在熟悉了大口肥怪的攻击方式之后,吉尔发现自己只要不断的攻击就能把这东西从活的打成死的,毕竟这里不像游戏里一样还有什么倒地保护,“如果我们能找到一辆能开的车,也许能一直开到出口,”

    “你知道出口在哪吗?”佐伊手上的汽油锯再次将一只腐尸怪从中间剖开,绿色的血液溅满了她的红色外套。

    “不知道,但我打算去距离咱们下来的那个升降机最远的位置。”吉尔不再恋战,几步跑到了最前面,一铁棍打碎了一辆警车的玻璃,打开门钻了进去,几下就强行发动了,“有人要一起吗?”js3v3